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夢!】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夢!】

"啊!"岳陽自夢中驚醒,坐了起來.

"怎麼啦?"正在酣睡中的海藍也被驚醒了,帶點慵懶地問.

"我做了一個夢."岳陽努力回憶,但感覺原來很清晰的夢,一醒來之後,就什麼都不記起了,皺著眉頭:"在夢中,我好像回到了通天塔,不對,似乎有一個聲音在喚我,然後我回到了通天塔……也許是喚我回通天塔,我在夢里明明很清楚的,怎麼一醒過來就忘了呢?"

"睡吧!"海藍猜測岳陽也許是因為先前的一場苦戰,再加上來自惡神危光那邊的巨大壓力的影響,于是安慰岳陽道:"好好休息,盡快調整過來,我們都會全力支持你的!"

"但是我……"岳陽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似乎有某種事情急需自己去做,但自己卻偏偏遺忘了似的.

百思不得其解的穿越男,又一次睡下.

夢中,他仍然感覺有個聲音.

在遙遠處呼喚自己.

他一路的尋找.

想要找出是誰在不停地呼喚自己,但無論如何,也找不到蹤跡.

再等他醒來,意識中仍然帶有一點迷茫,但很快反應過來,讓周邊的人給嚇了一大跳.此時,不知何時,已經圍滿了人,病美人,岳雨,醉貓禦姐,茜茜公主她們都在,甚至就連鳳仙美人和南疆妖王她們都坐在床前,所有人都大眼不眨地'圍觀,著某一個窘迫的穿越男.

因為睡前做了某件有益身心的壞事的關系,岳陽同學身上沒有任何衣物全身處于赤果果的真理狀態.

幸好還有薄薄的被子遮掩.

否則,岳陽同學在這麼多人這麼強力的圍觀之下,得找一個地縫鑽進去才行.

"你們怎麼來了?"岳陽趕緊裹緊被子,生怕調皮的南疆妖王或者鳳仙美人她們使壞一拽.

"海藍說你精神不甯,睡夢中一直說夢話她很擔心你,所以我們來看看."病美人最是溫柔,不僅拿出手帕替岳陽擦擦虛汗,還給他遞上一杯茶解渴.

"做個夢罷了!"岳陽故作輕松地喝了一大口.

"但你這個夢做了一天一夜,而且,似乎非常的痛苦,你一直在說夢話我們又聽不明白你在說什麼,只勉強聽說燃燒,戰爭什麼的,全是打打殺殺的東西你在夢中與誰開戰啊?"醉貓禦姐頗是不解地問,本來大家有心靈絲帶相連接,可以心心相印,但像這種奇異的夢境,卻無從感受,她們能感覺到岳陽的迷惑,不安但無法清晰地感知他在夢中發生了什麼.

"我……"岳陽拼命回憶,他發現自己在夢中很清晰的夢境世界,又一次遺忘了,本來努力想記住某一件很重要的事,在夢中似乎一直叮嚀自己,要牢牢記住偏偏一蘇醒,就完全給忘記了.

"伊南不在,否則,擁有靈鏡的她說不定能知道一點."茜茜公主最想說的是雪無瑕,如果有她的真相之書和與岳陽最為接近的心靈感應,那麼肯定能弄清楚是怎麼回事.因為岳陽的異常反應,所以大家都有點懷疑,是否是那個惡神危光在搗鬼呢?

莫非,是惡神危光在通過某種手段某種方法來影響岳陽?

如果影響了岳陽的狀態.

那麼惡神危光無疑會在接下來的大戰更加有利.

只是有一點,惡神危光是用什麼辦法什麼手段來影響岳陽的呢?岳陽可是呆在自己的寶典世界里,而且,後來還進入了海藍的寶典世界,就算惡神危光再強大,他也沒有辦法影響到別人的寶典世界吧?那可是神也無法影響的無上法則,由遠古神明所制訂,任何意志都不可能摧毀和改變的存在!

如果不是惡神危光,那又會是誰?

又會是誰,能夠讓岳陽這種即使是入夢也能保持清醒狀態的准神階強者接二連三地在惡夢中徘徊呢?

所有人都陷入了思考之中……因為這一個詭異的事件發生,岳陽原來想替青萍重塑完美之軀的計劃被迫中斷了,幸好仍然躺在珍珠母貝里靜靜恢複的青萍也茫然不知,否則一定會很失望.

因為,她期盼與心中那個大色狼重逢,無疑是就連脖子也盼長了.

"不管如何,惡神危光,我一定要干掉他!"岳陽並沒有讓這件事打擊到,反而斗志百倍.

試煉之地的收獲,並不在于神典.

那不是心中想要就能獲得的.

神器擇主.

神典更是如此,世間任何人都強求不得.

岳陽在試煉之地最大的收獲是每次沖關時的感悟,自第四關欲谷開始,到第七關人谷,每一關,都帶給他不同的人生體驗和生命感悟,最為影響深重的同時也是表現上最不自覺的一個收獲,就是在銀色寶典的無盡世界里的三個小蘿莉創造,毀滅和永,她們啟迪了岳陽,告訴他真正的真相,讓他第一次明白什麼才是真正的創造,什麼才是真正的毀滅和什麼才是真正的永琚K…不懂得這個真相的武者,那怕在各個等階,那怕是神境中再牛,表現出來的實力再強大,也不過是空虛飄渺的浮塵,時間的過客,根本不值一提.

也正是她們的啟迪,再加上劍靈禦姐的指引,兼有茜茜公主她們的一路相伴.

岳陽才以准神階的等級,超神階的意志和自己也無法介定的實力.

干掉了強得簡直前所未見的神秘人.

神秘人,可是與中央神殿的神殿至尊'天禦,同一時代的牛人,就連天之驕子姬無日,在他面前也打得像死狗一樣落荒而逃……當然,干掉神秘人岳陽不認為是自己所能掌控的真正實力,主要還是依靠各種底牌,尤其是命運巨人.

真正要挑戰神秘人都還太早,更別說擊殺.

這一次苦戰,也讓岳陽意識到了自己與那些老不死的差距無論是那個被創造,毀滅和永琱T個小蘿莉認為是笨蛋的魔龍,中央神殿第一智慧的'東方…又或者是神殿至尊天禦,甚至那個還關在封印中的無雙皇絕世,以及眼前即將要開戰的惡神危光……等等等等這些老貨,他們之中或敵或友,或是陌生人或是潛在威脅若是面前的對手或是未來的目標,這些都不可定認,這些老鬼都是岳陽暫時還無法超越的巔峰強者!

要想追趕上這些老家伙挑戰他們,還得付出更多的時間和更大的努力!

"開始訓練吧,我先跟你打一場!"茜茜公主似乎忘了岳陽曾經當眾打過她小屁屁的羞窘之舉,現在的她,看向斗志昂揚的岳陽,表面不說出來但內心中卻是絕對認同的,這個從來不會退縮,永遠挑戰極限武道,斗志直敢與天比高的男子,才是她心中最願意看見的,同時,也是她生命最大的驕傲.

"好!"岳陽激動得一躍而起,昂首挺胸戰意騰騰.

他渾然忘了自己原來處于赤果果的真理狀態.

一躍起來.

被單在身上滑落,頓時原形畢露.

醉貓禦姐楞了;南疆妖王捂嘴偷笑;鳳仙美人則伸了一個大拇指;茜茜公主扭頭就走,她對某狼已經徹底無語了;岳雨捂住額頭,為這個冒失的弟弟感到頭痛,這早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坐在角落的柳葉羞得滿臉通紅,捂住小臉,不敢再多看那怕一眼;原來對于岳陽同學做惡夢表示很淡定的夏衣,現在對于近在咫尺突然呈現殺氣騰騰威武無雙的某物,卻驚得目瞪口呆張大嘴巴,半天也合不回來.

這也難怪,因為她目前這個角度看得太清楚了.

只有最溫柔的病美人和最乖巧的小奴,才沒有忘記拿起被子和衣服,給他遮一遮,稍微消除下這簡直窒息般的尷尬氣氛.

通天塔.

首層,龍騰大陸,天羅皇宮.

守在皇宮門外的衛士,沒有一個人看見,甚至就連值班的公認最是忠誠兼警惕性最高的'千目將軍…也沒有發現任何的異常.直到陛下身邊的使女,准備出門傳膳,才發現有兩個陌生人,不知何時已經站在大殿之外.平時這個地方,就連岳陽這個經常跑去打擾陛下宮人皆知的岳家三少,如果沒有獲得許可,也是不准進來的.今天,卻有陌生人不速而至,真讓出乎宮人的意料之外.

能夠瞞過衛士和千目將軍,瞞過宮中的明崗暗哨,來到陛下起居大殿仍不無人覺察的兩個陌生人.

顯然不可能是弱者.

作為在陛下身邊伺奉行走的宮中使女,她有著世間最好的教養.

在大吃一驚後,她沒有驚慌失措地大叫刺客,也沒有花容失色地奔回護主,而是調整心態,小臉露出彬彬有禮的微笑,向兩位陌生人輕輕地施了一禮,同時還不曾忘記自己的任務,繼續給陛下傳騰而去.

留下這兩位也不知是刺客還是訪客的兩人,自己輕捷又鎮定地離開了.

此時,遠處和殿中也各有使女發現這邊的異常了.

她們都同樣沒有慌亂,在受驚之後,亦像之前的那個使女一樣的反應,各自忙碌,似乎這兩個陌生人並不存在似的,繼續她們手上的工作.

"淳于先生,看見了這一幕,我真心覺得家里的那些侍女要學習進步一下了.什麼是教養?什麼是氣度?什麼是禮儀?什麼是靈性?這就是!我想,世間上,也只有這里,才會有這樣**的秀女!"站在稍前一點的,是一位身著白袍的中年人,此人眉清目秀風骨奇雅,一看即可知是那種飽讀詩書天下盡在胸中的淵學文人,那深邃的雙目透著難以言喻的智慧之光,別說普通人,就是天下名士,若是看見了這雙眼睛,相信也會忍不住自慚形穢自歎不如.

似乎沒有任何的武力,但僅僅是一雙眼睛,就能讓人感到他擁有普世之上最強大的力量.

這種超越萬物通達天地的知識和智慧.

除這位文士之外.

任何也從來不可能擁有.

那怕站在這位中年文士身邊,那位鶴發童顏的老人也是智慧之長老,但因為站在了這位明空皓月般的文士身邊,立即星光暗淡,讓人幾乎完全忽略.

這種智慧,不僅僅是知識,也不僅僅是氣度,還是一種力量.

一種天地盡在胸內萬物難出手心的力量!

"兩位,萬里而來,僅僅是為了討論我家的侍女?"陛下的聲音如夢似幻,又若空靈幽谷的泉水叮咚.

"當然不可能是僅僅為此而來."鶴發童顏被中年文士稱為淳于先生的那位老人,哈哈一笑:"早聽說陛下擅長夢境造物,海市蜃樓,絕妙無窮,老夫同樣亦是好夢之人,萬里前來,有心向陛下探討一下那些凡夫俗子迷茫苦思捉摸不定的'夢…還請陛下不吝賜教!"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人至賤,則無敵】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我就是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