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無盡的夢】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無盡的夢】

淳于先生又羞又怒,氣得大吼一聲.

等他冷靜下來.

發現自己不知何故地站在天羅皇宮的門口,就跟進來時一樣,腳步仿佛一步也沒有邁過.與他同樣感覺的還有那位中年文士打扮的東方殿主,此時,兩人面面相覷,誰也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剛才不是進去見過天羅皇宮里的那位陛下了嗎?明明進入海市蜃樓里破夢了才對,怎麼會變成這樣?

站在天羅皇宮門口的值班衛士,目不斜視地肅立在自己的崗位上,仿佛沒有看見面前有人似的.

那位最警惕最忠心的'千目將軍,手中按著寶劍.

同樣一動不動.

就在此時,有位宮女自里面款款而出,淳于先生和東方殿主都認得此女,正是先前在陛下宮殿前遇見的那位彬彬有禮令人贊賞的傳膳使

這位小使女輕步如蓮,來到淳于先生和東方殿主的面前,微微一禮,聲如清鈴:"貴客光臨,陛下有請.

剛才,不是已經說過話了嗎?明明還說了個故事來暗諷的,現在怎麼會變成這樣子?

難道之前的一切,都只是在做夢?

東方殿主心中微動,在小使女離開之前,問了句:"請問你給陛下傳膳了嗎?"

那位小使女聽了微微一笑,並沒有直接回答,她停下腳步,回身向東方殿主微微施了一禮,才邁著輕快的小碎步離開.等兩人的目光看著她的背影消失回過來對視一眼,又驚懼地發現,自己兩人,不知何時,已經站在陛下的大殿之前.

里面有位小使女正邁著輕快的步子走出來……正是那位傳膳的小使

看見了東方殿主和淳于先生.

她似乎吃了一驚.

但神色很快恢複如初微微施禮,福了一福,繼續傳膳去了.

淳于先生和東方殿主都感覺如墮夢中,弄不明白,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剛剛不是已經發生過了嗎?

難道……

兩人忽聽身後有聲,立即回頭.

一看之下,山崩于前也不動容的兩人終于忍不住為之色變原因是,有另外一個淳于先生另外一個東方殿主正站在那里,旁若無人評頭品足地開口道:"淳于先生看見了這一幕,我真心覺得家里的那些侍女要學習進步一下了.什麼是教養?什麼是氣度?什麼是禮儀?什麼是靈性?這就是!我想,世間上,也只有這里,才會有這樣**的秀女!"

"兩位,萬里而來僅僅是為了討論我家的侍女?"陛下的聲音和責問再一次響起.

"當然不可能是僅僅為此而來……老夫同樣亦是好夢之人,萬里前來,有心向陛下探討一下那些凡夫俗子迷茫苦思捉摸不定的'夢…還請陛下不吝賜教!"這是另一個淳于先生說的.

以旁人的角度,淳于先生看得很清楚.

在說這一番話的時候.

那個'自己,的臉上有掩飾不住的得意和挑釁.這個發現讓淳于先生很吃驚,因為他從來沒有發現自己的態度竟然是如此的囂張,自己的眼神,是那麼的狂妄和傲慢.如果沒有經過之前發生的種種,他也許不會覺得有多過份,但是現在,他除了滿頭冷汗,就是徹底的無語.

沒錯,就是對自己的無語.

在里面那位陛下的面前,這種狂妄和傲慢未免暴露得太早了.

緊接下來原來曾經發生過的一切,說故事,對話,然後是自稱是夢中之神的驚天之語,威壓全場,玩轉時間,花開花落,召喚流星,落英繽紛……淳于先生發現自己該漏的和不該漏的破綻,全漏了,那種原來自己看起來很拉風的示威之舉,現在看起來簡直傻逼透頂,厚臉皮如淳于先生這等老貨,此刻也羞得滿臉通紅,無地自容,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陛下,你覺得如何?"東方殿主看見另一個自己這樣詢問陛下.

"一個不錯的夢,堪比剛才那個故事!"陛下仍像此前那樣回答,不過,現在的嘲諷意味似乎更足了.

"你說什麼?"淳于先生看見另一個自己發怒了,他很清楚地看見了自己發怒的羞態,又窘又懼,恨不得立即離開,永遠不再踏足這個天羅皇宮.

"用某個玩劣的臭小子的話來說,你就是個神經病!跟你說話簡直浪費唇舌,我要休息了,好走不送!"陛下仍像先前那樣開口,這回,不等陛下說完後面的那句,淳于先生就用盡生平最快的速度,逃出天羅皇宮,他感覺自己還真是一個神經病,天下間哪里都不去,偏偏來這個天羅皇宮,明知這位陛下是世間最擅長夢的,偏偏要不自量力地來破夢.

如果說剛才的羞愧,是大槐樹下一覺醒來,自己發現螞蟻窩的那種'癡人說夢,.

那麼現在,就感覺自己是螞蟻窩里的某個螞蟻.

夢見了別人夢中的荒唐.

夢醒,甚至還不是人,只是一個進入別人夢中的小螞蟻罷了,……

這一路也不知逃出了多麼萬里,直到東方殿主連聲呼喚,安慰他不要氣餒,淳于先生才停下腳步.他痛苦地閉上眼睛,他只要一睜眼,仿佛就能看見那個狂妄的自己,在天羅皇宮的大殿之前,得意洋洋地高舉雙手,大聲宣稱'我就是神,我就是夢中之神,我無所不能,的那個可笑的影像.

別說夢中之神,就連一個人都算不上.

在那位陛下的面前,數千年來苦修的自己,自以為無所不能的自己,只多是闖進別人夢中的一只小螞蟻,偏偏不自量力,張牙舞爪,還自稱是神……

淳于先生仰天狂笑起來,兩行老淚滾滾而下.

直到今天.

他才第一次看清自己.

原來,以前一直都生活在夢中,從來沒有真正看清過自己,從來沒有看清過這個世界!

"淳于先生,此戰非力之敗,失敗很正常,我早有預料."東方殿主好言安慰道:"如果那個人真的這麼容易對付,那麼有許多隱在暗處的人早就動手了,不僅是我們,就連殿中那位,也沒有把握能夠破夢啊!誰都知道,眾神廢墟核心的唯一安全入口,就在那個海市蜃樓之下,可是,又有誰,能有辦法安全通過呢?"

"不甘心,真不甘心啊,數千年之功,竟然渺小如蟻!"淳于先生痛苦地握緊了拳頭.

"破夢不易,此番雖不成功,卻是一次很好的嘗試,最少我們全身而退了不是嗎?那怕天界之大,又有幾人能夠在那海市蜃樓中做到全身而退呢?"東方殿主耐心地安撫,淳于先生不敵,破夢失敗,他早就有心理准備,失敗一次不要緊,重要的是,淳于先生有破夢的天賦,如果能夠繼續進境,假以時日,必有成功破夢的一天!

"真……真的嗎?"淳于先生心結稍解,睜開雙目,意圖繼續尋找更多的安慰.

不過他這一看,卻失聲驚叫起來.

因為他發現.

自己不知何時又回到了那座天羅皇宮的門口,門前衛士依然挺立如槍,目不斜視地肅立跟前.

里面有位小使女,邁著輕快的步子自里面出來,彬彬有禮地見禮,其聲如清鈴:"貴客光臨,陛下有請."

這一下,就連東方殿主,也皺起了眉頭,與恐懼得渾身顫抖的淳于先生不同,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准備開口繼續詢問此前的問題:"請問你給陛下傳膳了嗎?"

那位小使女不等他開口詢問,停下來,回過身子施了一禮:"小婢已經給陛下傳過膳了!"

東方殿主目光先是似被鷹啄般一痛,但隨即還禮.

恢複此前飽學名士的君子風范.

再看,淳于先生渾身顫抖,東方殿主目光轉為惋惜,微微地搖了搖頭.

景象再變,又一次返回到那大殿之前,里面依然有位傳膳的小使女碎步而出……淳于先生整個人手舞足蹈想掙脫什麼,繼而瘋狂地嚎吼起來,聲中既驚又懼,哀音嫋嫋不絕.可是,這一切阻止不了所發生過的景象還原,對話,說故事,責問,自稱是神,示威……所有的一切,都在重複進行.淳于先生恐懼得跪倒在地面上,窒息似的看著這一切,眼睛暴凸,就像活活勒死的絞刑囚犯.

與之相反的是,東方殿主風輕云淡地看著這一切.

在陛下說'好走不送,後.

他還向大殿里施了一禮:"請出無雙皇絕世,東方再來與陛下聚話."

大殿內,似有若隱若現的歎息,又似風聲,更像仿佛什麼都沒有發生過,東方殿主微微思考,回憶發現,似乎第一次景象時,在陛下說'我想,我說得夠清楚了!,之後,就有過這樣的一聲歎息.

難道在那個時候,陛下就知道自己會說出無雙皇絕世的名字嗎?

東方殿主帶著這個心中疑團,再度出現在天羅皇宮門前.

淳于先生就像瘋子一般尖叫起來,沖天而起,就像流星般劃過天空……東方殿主微微搖頭,他又向大門內微微施了一禮,邁動腳步,穩穩地踏出一步,兩步,大步邁向外面的廣場,而就在此時,剛才化成流星消失的淳于先生,又再出現在宮門,驚懼得癱倒地上,沖著宮門里走出的那位小使女擺手尖叫:"不要,不要過來,求求你,不要過來,放過我,放過我,我永遠也不敢再來通天塔了,我永遠都不來了,求求你,放過我……"

東方殿主輕輕地搖頭.

數千年之功.

就換來這一個恐懼得連意志也崩潰的瘋子……

"不愧是選為鎮守眾神廢墟的存在啊!有意思!"東方殿主背負著雙手,瀟瀟灑灑地走出去,一路向前,腳步毫不停滯,口中一邊喃喃自語:"正因為這樣,才要摧毀這個通天塔啊,也正因為這樣,毀掉這里一切,才更有意義呢!"

東方殿主站在大街上,看著車水馬龍生機勃勃的都市.

他滿臉笑容.

又說了句:"夢如人生,人生如夢……只是為何,當初不允許我擁有夢呢?既然我沒有夢,那麼我就把所有的夢都毀掉好了,這樣,就公平了!""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我就是神!】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活活地撐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