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瘟疫兔子】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瘟疫兔子】

在獅子座流星雨,轟來之前.

惡神危光的行星化身,將手中那隕石團,狠狠地砸摔向大地.

高速砸下的隕石團.

包裹著應龍號.

連同無法掙紮的岳陽在內,一起撞擊向地面.

由惡神危光神力推動的隕石高速摩擦,沿途炸出千萬道雷光閃爍,一團無法估量的恐怖蘑菇云沖天而起,不過搶先一步擴散的沖擊波,已經將席卷整個天地.

等撞擊的沖擊波遠遠地超越了山外山法則秩序的負荷,一瞬間,不僅是天地,就連空間也破碎了,巨大的黑洞誕生,並且將一切吞噬進去,別說黑洞內的萬物,就連那些崩潰天地的沖擊波,也全部逃脫不出黑洞的吸收,無論是閃電,還是隕石,又或者是濃煙,甚至爆炸的聲音,統統消失于天地間的那個黑洞之內.

無聲.

但整個天地仿如末日.

黑洞肆虐,好像一個永不厭足的洪荒怪獸,瘋狂地吞噬著它巨口中的一切.

除了一條應龍,只有可以破界而行的它,才能夠自那完全湮滅的世界中掙紮逃離……盤旋著奪路而出的應龍號,一邊抵禦著黑洞的吸引力,一邊躲避著不斷拋飛進來的岩石,山頭.

岳陽此時頭腦一片暈眩,若非有應龍在外保護著,僅憑自身的防禦力,是不可能抗禦惡神危光行星化身盡力一摔的恐怖打擊的.饒是有隕石和應龍在外,消去大部分的沖擊,岳陽也感到腦內一片空白,久久,無法恢複正常的意識.

當然,這其中更多是因為惡神危光的神識沖擊.

惡神危光,一直以神階的意志.

無時不刻地打壓岳陽.

黑洞出現得快,消失得也快.

山外山的天地法則絕對不至于讓此一炸就全面崩潰,黑洞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縮小,消失,最後消失得無影無蹤,仿佛從來沒有出現過似的.

只是讓它瘋狂吞噬掉的那一塊大地,出現了個觸目驚心的缺口.

缺掉一只大拇指的蓋天重掌按壓而下,惡神危光以神力定滯住岳陽和應龍,另一只拳頭轟隆隆地砸擊下來.

這一刻,天崩地裂,原本就缺失近千公里山川的大地,尤在冒煙的缺口周圍全部粉碎崩塌深陷,應龍號掙紮不脫,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天空,看著滿天烈焰,然後被那只巨拳一拳砸入地底.天空中,那只神力威壓的缺失拇指的重掌依然存在,保持著對岳陽和應龍號的壓制……山川大地粉碎,化成齏粉擴散,下一秒,又在惡神危光的神念之下攏聚成形,化成新的岩石和泥山……行星化身的兩只巨手,在缺口周圍奮力一摟,一座上萬米之高的巨山屹立于懷抱之中,鎮壓在岳陽頭頂的深坑之上.

不僅如此.

惡神危光還控制雙手,不停地扭住行星化身的頭顱.

他的另一個計劃,是准備舍棄那顆頭顱,將這顆吸引獅子座流星雨的頭顱砸在那巨山上,讓獅子座流星雨徹底把召喚它們的主人,也就是還埋在下面的應龍號和岳陽,自食其果地埋葬和封印在下面.

轟隆隆地扭斷了行星化身的頭顱.

惡神危光卻意外地發現,這些獅子座流星雨,並非是追蹤自己行星化身的頭顱.

而是自己退縮回的龐大身軀.這也就是說,其實真正讓獅子座流星雨攻擊的,其實是惡神危光的神識,標記的對象亦是惡神危光的神識,而不是那個龐大得不可思議的行星化身.錯愕之下,惡神危光來不及查探為何那種劍氣能夠標記自己的神識,馬上當機立斷地整個撲下來,控制著也不知有多麼巨大的行星分身的無頭身軀,整個向相比之下很小的近萬米高巨山砸壓下來.

整個山外山的天空,頓時黑暗下來了.

如果讓這個行星化身撞擊上的話,也不知山外山會不會因此碎裂.

比惡神危光更快的是,應龍號已經自泥山中鑽出來,仰天長嘯,原來威壓于頂的神力,在岳陽至尊意志的反擊之下,對消于無形.

"好個後生,老身不來,尚不知道通天塔真有了如小姬歌口中那樣出色的小男孩!年紀輕輕,就敢與出名凶惡的危光單挑,膽子還真是……嘖嘖嘖,要殺掉像你這樣可愛的小孩子,老身還真是有點舍不得!出來吧,讓老身看看,是怎個俊俏模樣,若是讓老身滿意,說不定能求殿尊饒你一命,收你做個看門童子!"一道意識穿過惡神危光的神識封鎖,直接映入岳陽的腦海,在本來暈沉沉的識海中,炸出了一道閃電霹靂般的意念波.

"是誰?"岳陽大驚,應付一個惡神危光就已經夠吃力了,現在還有老鬼前來?

"給老身自這小傀儡里滾出來吧,沒禮貌的小不點,你家大人沒教你禮貌嗎?"有道黑影不知從哪出現,于岳陽和惡神危光兩人瘋狂的神念交戰中突兀出現,無人知道是怎麼回事,瞬間就躡上了應龍號的頭頂.

有黑光詭異一閃.

本來與應龍號人龍合一的岳陽,出乎意料地自應龍口中飛了出來.

失去岳陽意識控制和威能輔助的應龍號,完全不敵惡神危光的恐怖威壓,再加上那黑影使壞,不知使用了什麼手段,一百零八公里長的應龍,轟隆地摔落地面,深深陷入那岩石泥土中,怎麼也掙紮不脫.

岳陽來不及作出還擊,發現有詭異的戰獸咬噬而來.

險象環生地躲過後,驚愕地發現

那詭奇的戰獸,竟然是一副不停開合的假牙.

它疾飛而前,堪比光速,天空落下的隕石和前面阻擋的山峰,統統讓它一張一合地咬噬掉,簡直比剛才那個黑洞還要誇張.

這又是怎麼戰獸?

怎麼會是假牙一樣的形態?

而且,像這樣的戰獸,怎麼可能會提升到如此恐怖的等階?

岳陽尚沒回過神來,那個黑影又拋出一團惡心的綠光,直射向岳陽的身體.

"危險!"岳陽心頭警兆立生,沒有用任何力量去攻擊和任何手段防禦,而是用了最保險的傳送,直接劃開空間,逃出數萬米之外.那團綠光嗖地一聲,在前進的過程中,以無法解釋完全背離正常法則的突兀,浮現于岳陽的面前.

背後有一座山峰'轟,地崩塌下來,仿佛有只神手在中間折斷了它.

又呼地推前.

似乎有只神手在背後推動著它.

在無法躲避的惡心綠光團,砸中岳陽的瞬間,那折斷的山峰與岳陽交換了一個位置.

就在岳陽的面前,那座與岳陽交換了位置的山峰,不可思議地變成了一只跟普通的兔子差不多大小的瘟疫兔子……岳陽差點嚇尿,要是自己也變成了個瘟疫兔子,不給惡神危光一腳踩死,就是給那個黑影一巴掌拍死.

這是何等歹毒的攻擊啊!

簡直就是妖術!

"沒禮貌的小毛孩,干得不錯啊!竟然在老身面前,還敢玩花樣?好,我看你能用力量折斷幾座山峰,現在的小孩子啊,稍微掌握一點星力,看看都囂張成什麼樣子了!"黑影隨手一灑,成千上萬的綠光團,出現在天地之間.

"**!"岳陽同學天不怕地不怕,不怕傷不怕痛,不怕挨揍不怕拼命,不怕嚇唬不怕算計,但被敵人變成兔子這種詭異的妖術,可把他嚇尿了.

鋪天蓋地的惡心綠光團,現在要怎麼躲啊?

最要命的是,那個惡神危光,正落井下石地全力威壓,整個天地在他的意志下變成一塊鐵板似的,想輕易傳送不太可能了.

岳陽砸出一團星爆,又揮灑出滿天烈焰.

可惜.

那見鬼的假牙戰獸不知何時飛了回來,把星爆和滿天列焰吞噬一空

要不是岳陽躲得夠快,說不定連岳陽也給那排惡心的假牙給吃了……滿天滿地,都是那種自動追蹤的綠色光團,岳陽這輩子,還沒有那樣害怕過綠色,綠色不是代表環境嗎?尼瑪綠色怎麼都變成了瘟疫了,而且還是妖邪的瘟疫兔子.

這個老貨,哪里冒出來的?

她跟惡神危光,以及姬無日,又是什麼關系?

就在岳陽感覺這回真打不過怎麼返回寶典世界避難,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突破這種封鎖時,一個他從來沒有想過的人出現了.

是小奴.

不.

准確來說是與小奴完全一體的前厄運女神潘多拉!

平時潘多拉是不會出來干涉岳陽戰斗的,無論是打得多麼慘烈,她都不願意插手,覺得這是對岳陽成長的一種磨練.不過,今天的她,卻出乎岳陽意料地出現了,而且還怒氣沖沖!

"該死的老妖婆,竟然敢盜用我姐姐的力量!"潘多拉一手叉腰一手指著黑影,出現在岳陽身邊,高聲怒叱.

"先別顧生氣,還是先解除這些綠光團再說吧……你會解嗎?"岳陽趕緊阻止潘多拉的怒罵,現在可不是罵人的時候,再罵,說不定兩人都得變成兔子,一蹦一跳的讓人追殺.滿天的綠光團漸漸的迫近,幾乎要把兩人淹沒其中,所過之處,任何觸碰物,全部變成瘟疫兔子.

"區區化瘟術算得了什麼!"潘多拉極是不屑地哼了一聲,讓岳陽同學大喜,可惜下一句,卻差點沒有讓岳陽一頭撞死在她面前,因為潘多拉緊拉著迷惑地搔搔後腦殼:"化瘟術的解法很簡單,不過,我一時想不起來了,滅神一戰,中間丟失了太多的記憶……如果姐姐在就好了,就是一揮手的事!"

"你姐姐是誰?"岳陽無語了,現在叫你姐姐來救命,也已經來不及了好不好,還是自個想辦法解決吧,別管什麼一揮手了!

"我姐姐?"潘多拉表情更加迷蒙了,頭上的呆毛搖晃一下,然後沮喪地垂了下來:"我怎麼想不起來我還有一個姐姐?我不是一直孤獨一個人嗎?"

"你是故意出來搗亂了吧?"岳陽恨不得給自己一嘴巴,明知這小妞的記憶力不行,還跟她廢話,真是二!

"不是不是,主人,小奴絕對不是出來搗亂的!"可憐的小奴一聽,立即自意海中搶出來,趕在潘多拉的說話之前,表明鐵杆粉絲加忠貞女奴的心跡:"小奴是擔心主人,才讓潘多拉出來幫忙的,對不起,小奴錯了!"

"哎!"岳陽同學感覺一團糟,潘多拉這個失憶小妞指望不上,還要安慰內疚得快哭的小奴,真是暈!

那些綠光團在黑影的意志指引下.

一齊向岳陽和小奴籠罩.

成千上萬的數量.

別說阻擋,就是想逃脫也絕不可能……在最後的絕望之中,岳陽摟緊嚇得渾身發抖的小奴,大叫一聲:"上門收租,順便查水表了!"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獅子座,流星雨】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七彩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