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不屬于你的,你不能強求!】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不屬于你的,你不能強求!】

岳陽本來想先行返回天羅皇宮,去見一見四娘.

要知道,他最擔心的.

就是她和小丫頭.

就在各族統領率隊進通天塔傳送,准備迎戰天界入侵軍團時,一股奇特無比又具有一種挑釁性的意志,自千里之外,准確地傳來,通過召喚寶典,貫入岳陽的意識海中.岳陽感應後,初是一愕,隨即反應過來,這,應該就是那個幕後黑手的訊息了……君無憂和岳海老人看見他臉色有異,趕緊詢問何故.

茜茜公主就站在他身邊.

她與他,有一定的心靈感應,雖不百分百真切,但也隱隱約約明悟到一些.

不僅是擁有六識天賦的茜茜公主一個人,就連落花城主和鳳仙美人她們,也感覺到了那股挑釁的遙遠意志.

"我有一種說不出的感應,可能有事情發生,我必須前往那里處理.你們先行前往光明大陸,不要等我,在我沒有回來之前,戰場上,你們以無瑕為首,若無瑕不在,就以茜茜和天罰兩個為首……"岳陽以戰斗直覺感應了一下,神色凝重地將所有人都自寶典世界放出來,包括極少參與戰斗的病美人和岳雨她們,甚至,就連戰力不強的夏衣和寶兒她們也不例外.

最後,岳陽只留下小文麗一個.

就連饕餮和星羅天蠍它們,都命令追隨在茜茜公主她們身後參戰.

可以說是第一次,岳陽幾乎將所有的底牌,都用了出來,他第一次是如此毫無保留地傾盡自己的戰力,並將它們全部地投入到這一場戰斗中.

"難道一開始,就要決戰了嗎?"岳海老人看了岳陽的舉動為之震驚.

"明白了!"倒是君無憂,不愧是世間的帝皇,他一看就完全明白了,並且能夠狠下決心.他用上最後一縷柔情看了看自己的寶貝女兒,顫抖的手想撫摸下她的頭頂,但在下一秒,他又將慈愛和關懷全部收起來,伸出的手變成拳頭,緊握如鋼.他的氣勢如烈焰騰空不複之前那種優雅淡然的人間瀟灑君子之態,而是徹頭徹尾地變成了一個猛虎般的戰士.

他收回仲手女兒茜茜公主的右手,擎出腰間的寶劍.

與同樣無聲地告別孫子的岳海老人一起,肩並肩,一起邁向通天塔的首層傳送點.

無論是身為一個人間的帝君,還是身為一個守護家園的戰士,他都覺悟了這是一場從開始就要決戰的生死之仗,沒有半分喘息的時間,敵人的攻擊,根本不是數月之後才會大軍壓境,而是從一開始就會進行決戰.

在剛才,他還以為通天塔有足夠的時間休整.

不過岳陽那種傾盡一切的動作.

讓他一下子明白了.

真正的敵人,在岳陽返回通天塔的一刹那,就會開始總攻,就會開始決戰……敵人的目標,是面前這個小家伙,敵人早就算計好了一切,包括他的返回.

不用想也可以知道結局只要岳陽這個小家伙輸了那麼通天塔會沉淪得比當年的獄皇更加嚴重.

甚至會徹底毀滅,從此不複有一個生靈存活.

所以,在這一刻開始,覺悟了的君無憂就不再是一個人間的帝皇,而是一個守護家園的戰士,一個守護自己寶貝女兒的父親!

"海哥,還記得我們第一次上戰場的情景嗎?"君無憂昂首發現旭日東升,朝霞滿天.

"今天跟那天一樣都是一個好天氣!"岳海老人也看了看天空,忽然笑了.

他開始在輕笑.

但是越笑越大聲,最後變成了豪氣沖天的大笑.

在朝陽之下,沐浴在燦爛晨光之下的君無憂和岳海老人,笑聲直沖云霄,久久不絕.

岳陽與茜茜公主她們逐一擁抱告別,就連寶兒這個小妮子也不例外.讓他稍微感到遺憾的是,雪無瑕據說去冰吟的仙境世界找伊南和冰兒了,沒能趕得及回來……他並不擔心伊南和冰兒她們,在麒麟女冰吟的照拂,她們一定會很安全,但雪無瑕在大戰前缺席,沒有一個她溫暖如玉的擁抱,讓岳陽心中稍微感到有一點兒遺憾.

他知道她不會再錯過這場戰斗,可是,還真不知她什麼時候才能回來.

拋開雜念.

岳陽朝茜茜公主她們露出了他獨一無二又陽光燦爛的微笑,盡量寬慰大家的緊張:"也許我去一會兒,就能把事情解決了,你們等著我,我一定不會讓你們失望的."

"我相信你,我在前面等你!"茜茜公主難得主動地親吻了岳陽一下.

就連岳雨也忍禁不住,張開雙臂,給他一個擁抱.

倒是柳葉,羞答答地躲著.

直到茜茜公主要帶著大家離開,已經走出好遠,才瞬間傳送回來,自穿障之鹿上跳下來,勇敢無比地抱住師父,埋首她一直依賴的胸懷中,但不等岳陽的大手輕撫她的秀背,又瞬間傳送離開,回歸到隊伍中去,那慌失失的小模樣,仿佛岳陽會咬她一口似的.

平時經常闖禍但嘴巴經常無意中帶出幸運信息的寶兒,老遠回身給岳陽揮手:"不用怕,如果你打不過,我會去救你的,這次,本姑娘一定會好好表現,讓你這個大色狼刮目相看的!"

"……"岳陽同學很無語,你個小丫頭片子,不給大家添亂不用別人去救就不錯了,還想救別人!

要不是心中一種有難以捉摸的預感.

岳陽還真不想將大家讓寶典世界中出來到外面參戰.

但是,他的意念中,戰場直覺就是不能將大家留在身邊,為了她們的安全,岳陽決定相信自己一次,冒險地將病美人和岳雨她們送到戰場中,不再像以前那樣,保護性地將她們留在寶典世界里面.難道在這一次戰斗,就連寶典世界里面,也不再安全了嗎?

如果有時間,真想回去,問一問四娘,或者陛下.

也許,她們會有更好的答案.

還有在天梯里修煉的至尊和夜後,不知她們是否獲得了強敵入侵的信息呢?

此前通天塔的寶典並不擁有相互通訊的能力,又是誰提供了什麼辦法竟然讓南宮老人他們可以相隔整個天界距離,給自己通傳信息呢?

岳陽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強敵在前.

而且,這是一個可怕得算計一切的強敵,恐怕就連自己的回歸,就在他的算計之內.

面對這樣的強敵,岳陽生平第一次感到不太妙.自己可以不畏懼強大的敵人,縱然是誰級的敵人只要用盡心力去拼搏,那麼獲勝者必然屬于自己;可是面對這種多智近妖的家伙,處處算計自己而且掌控全局的強敵,想要戰勝這種可怕的對手,還真是有點心怯呢!

"至尊意志,金剛不動."岳陽極力將心中的雜念和各種情緒抹去強行壓迫自己進入極度專注的狀態.

一念間.

岳陽輕易地洞穿了時空的隔閡.

如同一個旅人在萬里之途的跋山涉水中隨便邁出了一步,又像一個清雅閑人在自己的後院中悠然自得地隨意而行……順著那挑釁性的意念的方向和指引座標,岳陽瞬間就穿越了千里之遙,出現在這個完全陌生卻又仿佛尋常可見的山壁之下.

山壁一邊有瀑,白練如虹.

沒有那種飛流直下三千尺的驚人之勢,倒有涓涓細流林間滑石的甯靜.

另一邊有松,其大如蓋老軀虯枝兩條自然伸展而出的蒼臂,似熱情的主人,歡迎遠途而來的貴客.

松下.

一石一棋.

隱帶綠苔痕古石上,漫不經心地散落無數棋子.

點點若星空倒映在朝暉的晨光中,閃耀著它們的溫潤華彩.

有兩只仿如玉石的手指,輕輕拈起其中一顆.那背負于松下石邊拈棋微笑的中年文士,就像知己好友相見那樣向匆匆而來的穿越男,向這位完全陌生的岳家三少自特別**深邃的瞳人中展現出他獨特魅力的微笑:"你來了,坐吧!你來得比我想像中還要快……"

僅此一句話,岳陽就有種立即輸掉的感覺.

如果不立即反客為主,那麼面前這個人就會變成通天塔的主人嗎?

"通天塔是我的,就算說歡迎,也應該由我來說!"岳陽斬釘截鐵地表明自己的態度.

"是嗎?還真是一個自信的年輕人啊!不過,通天塔還不是你的,明白嗎?最少,現在還不是!"中年文士毫不生氣,淡然一笑.

"現在還不是,那未來的它屬于我,我就是它的主人!既然我是它的主人,那怕是未來的主人,那麼也有權力主宰和決定在它里面的一切,尤其是它的未來!"岳陽盯著這個中年文士,一字一句無比認真地說道:"我才是通天塔的主人,你不是!無論過去,現在,未來,它都不屬于你!"

"是不是,得下完這一盤棋才能說得清楚."中年文士哈哈一笑:"也許,在下完這一盤棋後,未來會發生某種改變呢?"

"無論下多少盤棋,未來都不會改變!"岳陽百分百肯定道.

"不試一試怎麼知道?"中年文士輕輕地,將手中所拈的棋子放在石面之上,將它放回混亂的棋子中.

"因為命中注定."岳陽忽然坐了下來,坐到石前,隨手抓起一把棋子,撒在中年文士剛才所放的那顆棋子周圍,將混入棋中毫不起眼的它找出來,並牢牢地包圍住.在中年文士的注視之下,岳陽將剛才那顆棋子挑出來,隨手扔掉,口氣冷酷無情地哼道:"屬于我的,我不用費力就可以擁有,不屬于我的,我從不強求!"

"年輕人,不是相信努力可以逆天嗎?你怎麼那麼相信命運呢?"中年文士就像老朋友聊天那樣,同樣在岳陽的對面坐了下來,相隔一石桌,他又信手拈起一顆棋子,想隨意地放置在石面上.

"我相不相信與你無關,但在這里,警告某些人,他的命中沒有,怎麼強求也是沒用的!"

岳陽速度極快.

他抄起了一顆棋子,先中年文士一步地放置在石面上.

恰好,就是中年文士放的那個位置……聽見岳陽說'命中沒有,怎麼強求都沒用,時,中年文士的神色終于微微一變,動作稍緩,讓岳陽搶先放了一顆棋子,他懸腕在空,眼睛沒有看向岳陽,倒是定定地看著那顆讓岳陽搶先放置在石面上的棋子,仿佛那是他一生夢寐以求但渴盼不得的寶貝似的.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天意,莫測】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時光倒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