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誰敢欺負我小弟?】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誰敢欺負我小弟?】

對弈中的岳陽,一直沉吟不語.

舉棋不下.

中年文士靜靜地等著同,顯得耐心十足.對于一場結果注定了會最後勝利的棋局,他沒理由感到煩燥,只要快輸的人,才會火氣沖天坐立不安感到處處不順心,比如像現在的岳陽同學,就非常的不爽,一拍棋子,大聲叫罵起來:"什麼狗屁棋子,摸起來一點兒手感都沒有,難道就不能用稍好一點的玉石來做棋子嗎?這種爛棋子,就算抓在手中,也一點靈感都沒有!"

誰都知道下棋跟棋子其實沒什麼關系,棋子的質地,與結果完全無關.

覺得有關的人,都是一種人.

那就是快輸的人!

岳陽看上去就是這種人,……中年文士看著他,轉換角度,設想自己是這位岳家三少,一下子面對比如神殿至尊天禦,無雙皇絕世,妖帝,金帝和不動至尊等諸多超級強者,都會覺得頭大如斗頭痛欲裂.別說前面幾位,就是排在他們之下的東,西,南天界的五位巨頭,也絕對不是好惹的主兒.

當年,獄皇為了封印西天界的三位巨頭,就犧牲自己.

現在的岳陽,不僅要同時面對多達五位天界巨頭,還要面對更加強大的天禦,絕世,妖帝,金帝和不動至尊等五位巔峰強者.十人就像十座大山,任意一座也會壓得人喘不過氣來,現在十人齊至,教人又如何不愁腸百結愁眉苦臉愁云慘霧呢!

中年文士設心置想,覺得自己要是岳泰坦,拿著他手中的那一把牌,在十位強敵的大軍壓境之下,也只有死路一條.

贏不了.

這一局棋想贏簡直比登天還要難!

自己替這位岳家三少思考,也想不到任何的辦法能贏;自己再替自己思考,想不到任何的理由會輸!

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年文士覺得自己可以稍微地放下萬年以來的郁悶和處心積慮,靜靜地等待萬年之前就栽下並在萬年之中一直培植的勝利成果瓜熟蒂落了……現在是享受的時刻,現在是欣賞敵人痛苦和抓狂的時刻,現在是報複發泄萬年之前失意的時刻!中年文士仰首向天,唇角勾起一絲絲冷酷的微笑:當年那些看走了眼和拒絕擁戴自己登上通天塔第一人之頂的那些傻瓜嗎?如果你們的英靈不遠,那就用死不瞑目的眼睛看看吧因為你們的固執和錯誤,反而錯失了最好的繼承者,因為你們,通天塔徹底淪陷並且毀滅,原來的無上榮光將要不複存在,甚至化成永世難洗的恥辱,遺臭萬年!

這就是你們的選擇!

是因為你們是因為你們不選擇我,通天塔才會變成今天這樣的,一切的錯,都是因為你們!

通天塔,我得不到它,那麼任何人都得不到它!我得不到它那麼我就親手毀了它!我要讓這個拒絕我的美麗家園變成真正的煉獄,讓它變成生靈塗炭的絕望深淵,讓億萬子民為它血流成河,讓千千萬萬的不幸者在它的里面埋葬,並且發出最後的痛苦哀鳴!

中年文士緩緩地握緊了拳頭,儼然就像握緊了通天塔的命運和億民生靈的咽喉.

"啪!"

岳陽忽然憤怒地將棋子拍在石桌上.

發出一種出奇大的聲響,表情雖然不至于氣急敗壞但絕對不是計上心頭.

看見了這手中年文士臉上露出了親切的微笑,勸慰道:"小朋友,下棋不能沖動,要知道有時一手棋就能決定整個大局的走向,耐心和觀察是非常重要的.你確定要下這一步?你真的確定?要不這樣,看在你是我同鄉後輩的份上,我給你悔一步你先好好地想清楚,再下也不遲!"

"不用身為你的後輩那是一種恥辱,最好永遠也不要提起."岳陽同學目光如劍地瞪著中年文士,如果目光真是劍,估計中年文士身上會多幾百個透明窟窿:"本少爺下棋,愛怎麼下就怎麼下,覺得不爽你可以自殺!"

"贏棋的人不會自殺,自殺一般是輸棋的人做的."中年文士一聽就笑了.

"我沒輸!"岳陽重重地哼道.

"現在沒輸,不過估計快了."中年文士不覺得這小子還有扳回來的可能和機會,他看了看棋盤,忽然伸手點了點石桌上的白色棋子,沖著岳陽笑道:"我這顆棋子可是無雙皇絕世,一個能夠吃掉所有棋子的大棋,你下的這顆棋子能擋得住?"

"我這也是大棋!"岳陽示意中年文士別動自己的棋.

"你的大棋,大到什麼程度呢?"中年文士怎麼看也不覺得這步充滿陽剛霸氣有余陰柔不足的棋子能擋得住自己的無雙皇絕世.

能夠擋住自無雙皇絕世,必須是征服女皇費雯麗.

可惜,這不是她.

而且就算這一步棋是由她來擋,那麼後面還有神殿至尊天禦,妖帝,金帝和不動至尊呢?又由誰來擋?

岳陽同學再次將中年文士准備把它清出棋盤的黑色棋子推回原來的位置,鄭重警告:"別碰本少爺的棋!我這樣下,當然有我的道理!你的棋子是無雙皇絕世,他很大嗎?我的棋可是當年橫掃整個天界的魔龍,要想擋住你的無雙皇絕世根本就是小意思!"

"魔龍?"中年文士一楞,他不明白岳泰坦這小子怎麼會認識魔龍那種牛人,于是眉頭一皺,迫視著岳陽一字一句地駁斥道:"你,根,本,就’,不,認,識,魔,龍!"

"我不認識魔龍?他是我放出來的,我會不認識他?"岳陽冷笑反擊道:"世間上,除了我之外,還有誰能夠解除他的封印,除了本少爺之外,還有誰會拼命地抱大腿哭著喊著要認我做親戚?要不是看他哭得可憐,他想做我大哥做夢!"

"就算魔龍是你大哥,他也不可能來通天塔,更不可能與無雙皇絕世為敵!"中年文士忽然哈哈大笑.

"為什麼?"這回輪到岳陽不明白了.

"因為他剛剛脫離封印不久,還沒有恢複到巔峰狀態."中年文士大笑而搖頭:"他現在肯定是躲起來,躲在一個極之隱蔽的地方自療,你就是想找他,也根本找不到!"

"我難道不會通知他嗎?通過寶典信息!"岳陽表示發個信息很簡單.

"不可能的!"中年文士還是搖頭:"只有擁有通天之鑰的人,才可能讓通天塔的寶典在短期內,指向性地通報信息比如發出征召令,又比如指向性地給你信息!除了這種手段之外,別無它法!也就是說,魔龍不是通天塔的人,他永遠不可能獲取你的信息,而且,指向信息也不會流向他因為整個通天塔要尋找的人,是你,是你這個岳家三少,而不是誰都不認識的魔龍!最後我要說的是,通天之鑰是我奉獻出來的,因為它使用了之後,會讓整個通天塔在一年時間內,再也不可能發出第二次征召令或者指向性的信息,通天塔的召喚寶典,將會沉默一年時間來恢複它的聯系能量……不要這樣看著我,岳家三少,也許你覺得我不是一個聰明人但事實上我並不比你笨也不比你反應慢,我只是沒有你那種得天獨厚上天垂愛的命運罷了!"

中年文士將岳陽拍在棋盤上的黑色棋子拈起來,隨手拋棄.

他覺得.

這是一步廢棋.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忽然有一只手,自天地交接之間伸了過來,相距萬里的一仲手,輕輕松松地將那顆棋子接住了並且輕輕一拋,將它重新拋回岳陽所下的那個位置上.

就在中年文士臉上色變一刹那有個慵懶又霸道的聲音響起來:"其實我還真不是愛管閑事的人,不過,如果有人欺負上門,嚇哭家里的小孩子,身為一個大哥,沒理由不站出來說句話.

雖然封印了十萬年,但不要當老子不存在了好嗎?從來都只有老子欺負別人的份兒,沒想到十萬年後,竟然有人欺負上老子的門了,要是讓龍神至尊那個老家伙知道,怕是要打斷我的腿不可!"

"魔龍!"中年文士怒吼一聲:"還真是你!"

"非常不好意思,讓你算計失敗了,多麼聰明的你,可惜你萬萬沒想到老子會躲到通天塔里恢複吧?小打小鬧的,小孩子要想玩點過家家的游戲,老子身為一個前輩,按道理是不能出手管閑事的.但你尼瑪的,不能當老子不存在啊,要想欺負老子,等老子真死了站在老子的墳頭上再吹牛好嗎?"那慵懶又霸道的聲音,就像教訓小孩子一樣訓斥著中年文士,在他面前,不好意思,活了一萬幾千年的中年文士只能勉強算是玩尿泥的小屁孩,想平起平坐?再活十萬年再來討論好嗎?

中年文士的臉色再變,但仍然鎮定自若.

只有一個遠遠沒有恢複到巔峰狀態的魔龍,根本不算什麼,他能不能擋得了無雙皇絕世還不好說,就算能擋得了,神殿至尊天禦,妖帝,金帝和不動至尊他們,可不會袖手旁觀!

像趁虛弱狀態強行圍殺一個天界魔龍這種好事絕對是千年萬年不遇的良機,誰知道了都會心動.

也許,這一仗不僅算計了岳家三少,還可以將魔龍也一網打盡.

"小子,我是你大哥,當初是有點抱大腿的意思,但絕對沒哭,老子哭了嗎?那是激動!"慵懶而又霸道的聲音哼了聲:"老子對你那麼好,記得以後在龍神至尊面前多美言幾句,最好讓他嫁個超漂亮的女兒給老子,最多老子生了女兒再考慮是不是嫁給你兒子,來個親上加親!"

"***吧你!"岳陽同學火氣十足地大罵:"就你那模樣,也想娶人家龍女公主,你丫的不是坐牢太久了犯花癡了吧!快滾,現在要你救場子,你還要這里擺譜,少吹一會兒你會死啊!"

"**,白關心你小子了!"被噴了一臉的魔龍很無語.

"誰稀罕你關心,有本事你去干掉天禦!"岳陽同學除了美女之外,不需要任何人的關心.

"老子現在要能干掉天禦那貨,還在這里吱歪個屁,早跑去中央神殿搶地盤了.就是絕世那小子也夠嗆,你別指望剛坐牢出來的老子能有多麼牛逼以一敵十,這個真不能吹!"魔龍生怕岳陽同學加派任務,聲音還沒有說完氣息就已經消失不見,溜之大吉了.

"第一步你看到了,現在本少爺再下第二步,誰說我輸定了?"岳陽回看著中年文士,啪地一聲,又將一顆黑色棋子拍在石桌上.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為了自由】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誰是妖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