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金帝】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金帝】

天梯五層,白河谷,血se祭壇.

當岳陽提出賭約決斗時,無論黑怖族,天龍族還是九頭一族,都沒有立即回應.第一個上場,不等于能第一個吃到螃蟹,相反,第一個出手的人,往往是別人的墊腳石,槍打出頭鳥,雖然通天塔和天界沒有這句諺語,但這個道理誰都懂.

就在各人以四十五度**視角仰首向天裝著沒聽見岳陽話的時候,有一個人站了出來.

他原來一直坐在血se祭壇上.

靜靜不語.

無論認識他的人,還是不認識他的人,所有人沒有想到,這個應該在最後出手爭奪勝利果實的人,竟然要第一個出手.

為什麼?

這一個疑問,別說他們,就連做足了心理准備的岳陽,以及智珠在握掌控全場的中年文士,也大感不解.

一個最不應該也最不可能出手的人,偏偏第一個站了出來.

主動請纓,要與岳陽一戰.

何故?

全場所有人都看向他.

此人長得相貌堂堂頗是威武,怎麼看也不像是個腦殘的長相.

他濃眉大眼,國字形臉龐再加上滿頭迎風不動根根如鋼針倒豎的短發,給人視覺沖擊感極強,尤其是那輪廓分明的整體線條,就像刀斧鑿刻而出那般粗獷,雄xing氣場十足,要是時光倒流,回看年輕時候,說不定還是個讓小姑娘看得砰砰心跳的帥哥呢.此人臉上,帶有一種久曆風霜的成熟和堅忍,那剛毅的眼神,銅澆鐵鑄的雙手,以及堡壘般屹立的身軀,無時不刻都呈示著一種這樣的事實.那就是強大!

看見這位氣勢可隱而不發但一爆發即可直吞天地的男子一步步自殘缺神像下走出.雙頭龍古昂他們一干人禁不住有種窒息感.

那位渾身燃燒著烈焰的美豔女王直看得小心肝亂顫,咽喉有話忍不住沖口而出.

"你是金帝,你.你是湯谷三足金烏之主!"

金帝!

這個名字一說出來,全場的氣氛,頓時又沉重了數倍.

雖然雙頭龍古昂他們能猜到.但不願意輕易提及,因為這是一個強大得可怕強大得讓人絕望的名字.現在讓美豔女王無意中說出來,大家聽入耳中,都齊齊忍禁不住地打了個寒噤.

雙頭龍古昂現在很不明白,像金帝這麼強大的存在,為什麼不靜等戰爭結束,坐享其成?他根本就不需要出手,無論他是否出手,在一切爭端平息之後.任何人勝利,都會自願分給這位湯谷主人一份,沒有人敢虧待或者貪沒這位三足金烏族帝尊的份額.

無論天界又或者通天塔.都沒有人敢那樣做.

相信即使是神殿至尊.天界第一強者,也不願意與這位有著'金帝’之名的三足金烏帝尊交惡.

一個不需要出手.即可獲得最後勝利果實的金帝,他何故要第一個站出來,與那位岳泰坦決一死戰呢?他根本沒有必要這樣做啊!以他的身份和地位,以他的權力和實力,他隨意指派族中的高手過來,就可以名正言順悠然自得地獲取最後的勝果……但他偏偏親自過來,還爭著第一個出手,這,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啊?難道金帝與通天塔有著無人可知的血海深仇?

岳陽也很費解.

大BOSS不是應該在它自己的領地,等著大家去刷的嗎?

怎麼跑到新手村來了?而且還主動刷玩家,這特喵的還有天理嗎?玩人也不帶這樣的!

"我們認識?"岳陽同學決定問個清楚.

"不認識."金帝否認了.

"那我以前放火燒過你家的房子扛過你家大門去換麥芽糖吃?"岳陽同學摸了摸後腦殼,貌似自己沒干過這種壞事啊!

"沒有."金帝搖頭.

"那我天生長了一張嘲諷臉?"岳陽同學郁悶了,難道我這小臉蛋天生吸引仇恨?

"看不出來."金帝表示不是這個原因.

"那你急匆匆的出來與我決斗,到底是什麼原因呢?我又沒招你惹你,小臉又長得不太欠揍,你老長得有型有格又有身份有地位,不能以大欺小這麼沒有紳士風度啊!"岳陽同學簡直急了,他拿出一副'你要敢欺負我,我就哭’的無賴表情.

"很抱歉."金帝忽然向岳陽道歉,態度相當誠摯:"其實跟你一點兒關系都沒有,只是因為我欠了別人一個很大的人情,沒有辦法,所以才迫不得已要這樣做的."

"你欠了人情,但也不能用揍我來還啊!"岳陽覺得自己太冤了.

"雖然說出來有點打擊你,但我估計,這個'人情’,還真是揍你一頓就差不多可以了."金帝很誠實地答道.

"等等.要說到人情,我還救過你的兒子,兒媳婦和孫子孫女呢!這又怎麼算?"岳陽忽然記起,八王子烏海好像是這個老家伙的兒子,當初烏海和雀鸛美人以及那對孿生蛋,還是他和寶兒給救下來的.雖說做了一件好事就要好處,這樣有點市恩,但岳陽同學沒有達到學雷鋒做好事不留名的境界,現在通天塔存亡之際,要是能講點人情關系,那還是要說的,臉皮是什麼?不要也罷!

"我聽說過這件事,也很感激你的義助,逆子也就罷了,死不足息,但那對可愛的小家伙,要不是你出手相救,說不定已經成了別人口中美食,又或者變成下賤戰獸,被粗劣的傭兵奴役一生."金帝向岳陽點了點頭,肯定了岳陽的義舉.

雙頭龍古昂他們一聽不妙,立即看向中年文士.

現在風向好像有變?

這位金帝,很念人情恩惠.他是受邀前來征服通天塔的,偏偏兒孫深受岳泰坦的大恩,又一直未報,難道他第一個站出來,意思就是要與這位岳泰坦和解罷戰?要是真是這樣.那就太可惜了.金帝絕對是天界軍團的一大助力,有他在,勝利最少多了七分的把握.

要是反過來.金帝偏幫向岳泰坦,那就更加糟糕了.

怎辦?

所有人又一次注目中年文士.

希望有著zhōng yāng神殿第一智囊之稱的他拿個話,給大家一個准信兒.也給大伙兒一顆定心丸吃吃.

中年文士不作言語,臉上依然保持著微笑,仿佛沒有聽見金帝與岳陽的交談似的.他出人意料的自信,讓雙頭龍古昂他們錯愕不止,一個個暗忖,這位東方大殿主如此鎮定,難道他另有秘招?

"我對你們有恩,又不曾招惹冒犯,大家都是熟識.何不化敵為友?"岳陽來個順水推舟.

"化敵為友不太可能."金帝緩緩地搖頭:"如果老夫將你殺死,那麼倒是可以讓兒孫們長大後為你報仇,以還當ri救命之恩."

"尼妹!"岳陽同學氣得內傷.差點沒有吐血.

本少爺將你這老家伙打死.再讓孫子找自己報仇還差不多,虧你想得出來!

雙頭龍古昂他們一干人聽了金帝這話.禁不住哈哈大笑起來.同時對中年文士的計策信心百倍,果然不愧是zhōng yāng神殿第一智囊,沒有把握的事,人家根本就不會做,既然做了,那麼就肯定有必勝的把握!無論這個岳泰坦對三足金烏族有著如何的大恩,看來金帝要動真格的心是不會變了.有了金帝這個勁敵,這位岳泰坦,就算有逆天之能,也不可能翻身,他,絕對死定!

岳陽同學一輩子也沒有這麼讓人欺負過,從來都是只有他欺負別人的,哪有今天這樣,讓人聯手欺負他,而且還是不能出聲喊冤的那種!

啞巴虧吃了.

接下來,是默默地認了,還是將敵人撕碎,一並吞進肚子呢?

不過,岳陽同學,從來就不是默默認了的那種人.

他是絕對不是白被人欺負而不作聲的.

與其跪著生,不如站著死.

戰.

拼盡一戰.

這才是通天塔中人稱岳家三少的他.

岳陽緩緩地擎出上弦月,緊緊地握在手中,深深地呼吸,長長地舒緩出心中的負面情緒,穩穩地抬手.

舉刃直指面前屹立如山的金帝,斬釘截鐵地發出挑戰:"來吧!湯谷三足金烏的帝尊,金帝,如果你覺得欺負一個後輩能夠滿足你那自以為是的上位者心理,那就大錯特錯了.讓我這個通天塔的新一代獄皇來告訴你,讓我這個征服女王的弟子來告訴你,讓我這個眾神廢墟未來的主人來告訴你,什麼是對,什麼是錯!你所堅持的那些,根本就是你自己為了滿足自己扭曲心理而營造出來的可笑之極的借口,不要因為你是一位老前輩,就可以放縱和放肆你的言行,這個世界,可笑的借口,永遠是可笑的存在,永遠不可能讓別人認同和信服."

"我只知道,神說的,就是真理."金帝昂起了他的頭顱,身上爆發出讓雙頭龍古昂等人立即避退三舍的金烏神焰,他身上散發的光芒,比天上的太陽還要光耀千倍萬倍.

金帝,以神力大現而變成金se眸子,凝視著岳陽.

他伸出一只同樣散發著太陽光輝的右手.

指向岳陽:"年輕人,我也告訴你一個事實,我就是神,真正的神.所以,我說的,無論你認為對錯都無關重要,因為它就是真理,一種屬于我獨有的以我神格以基准的以我神力為延伸的永遠不能消亡也無法抹殺的真理.年輕人,你聽清楚了沒有?"

岳陽在金帝神力的光輝照she之下,根本無法與對主正視.

他舉手遮掩著眼睛.

即使擁有天目慧眼的他.

也無法在這種光輝下睜開眼睛.

這,就是金帝的神力威能,就是金帝獨一無二的神格特質以及法則意志!

"如果你已經聽清楚了,那麼就去死吧!違背了我意志逆向而存的你,是不可能繼續生存在這個世間的,因為,你不是神,不是擁有du li神格和法則的真神!"金帝的聲音,如同沉雷遠播,等他一說完,那只右手立即激she出更勝太陽一千倍一萬倍的極晝光輝.

他面前的一切,無論是血se祭壇不可破損的地面,還是天地法則存在的天梯空間,又或者拼盡全力持刃守禦的岳陽,都瞬間讓這股神力汽化湮滅了.

滅絕.

金帝這位真神的面前.

違背他意志存在的任何存在,都瞬間消亡,永遠地消亡.

*** *** ***

恢複更新.

這幾天,一直沒能更新,原因不說了,只想說一句,霞飛還活著,並沒有讓外星人抓走,也還在地球上,所以,這本書還會繼續更新的,而且一定會完本,這是不可阻止的,屬于霞飛的意志和心願.

*** *** ***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妖姬天賦】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六十章:【你們覺得岳泰坦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