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任何人都不可能逃脫!】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任何人都不可能逃脫!】

"不說掌控整個命運巨人的力量,也不說開發你那無窮無盡的潛力,只要你能夠在神智清醒狀態,掌控千米高度命運巨人的力量,就足夠打敗東方了."擁有'神目’,能夠洞悉絕大部分真相的至尊,給岳陽作了一個判斷.

"按照我的修煉速度,你估計,我在清醒狀態下掌控千米高度的命運巨人之力需要多長時間?"岳陽問.

"三年."至尊微微沉吟了一下.

"那我們現在還有多少時間?"岳陽一聽即額頭見汗.

"以東方的多疑,我們最多只有三天的時間."至尊一說,岳陽差點沒有暈倒.

最少需要三年時間的任務,三天時間間怎麼可能完成?就算自己是傳說中萬年一遇的變態天才,也沒有這個能力好不好!這也太難了,根本就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修煉任務!

要換平時.

岳陽保准放棄了.

這個根本就不是努力和態度的問題,三天時間,能做什麼?就算每一秒都掰成十份,每份都能提升一次,三天時間也掌握不了三年時間才能掌控的力量.要真算起來,岳陽感覺除去吃飯娛樂玩耍休息等等時間,自己穿越後修煉到現在,說不定還沒有三年時間呢!再說,自己的修煉可是連睡覺也算上的,在夢境世界里,跟劍氣大蘿莉苦修,不像別人睡覺就是浪費……

要照這樣算,那豈不是要再次從零開始從一無所有的廢柴開始,再到現在准神境那麼久的時間,才能在清醒狀態掌控千米高度的命運巨人力量?

"……"岳陽很想樂觀地說這是小菜一碟,我半天時間就拿下了,但那種大話還真說不出口.

"夜語為了給你爭取三天時間,她已經把性命豁上了.為了吸引敵人的注意,她一改平時的戰斗習慣,以無比強勢的態度迎戰中央神殿的神境強者.如果你來不及掌控命運之力,那麼她百分百會隕落,因為圍攻她的,不僅有三位昔日曾經謀害過星光公主的神境強者,還有東方和天禦,他們是絕對不會讓已經晉升神境的她,活著離開天梯的!"至尊的話,讓岳陽沒有辦法逃避.

全力拼一把,最後極有可能還是失敗.

不過,如果連拼不都不敢拼,眼睜睜坐等失敗,那還算是個男人嗎?

至尊雖然只拿夜後作例,事實上,還有雪無瑕和茜茜公主她們,如果失敗,那麼統統都會隕落……還有維持著海市蜃樓鎮守眾神廢墟真正入品的陛下,以及帶著小霜兒一直盼著自己回家的四娘,她們將無一例外.

要是那樣,就算自己在數年或者數十年後,最終獲得了勝利.

那又有什麼意義?

"我."岳陽用力地握緊拳頭,為了守護住這一份來之不易的幸福,為了守護大家甜蜜的笑臉,三天時間就三天時間,有希望,就要堅持,這是大家給自己爭取的時間,即使是一秒鍾,也要珍惜,也不能輕言放棄.難行,能行,一定能行!

"我能行!一定能行!在三天時間里,我一定能夠掌控命運巨人之力,我一定不會讓大家失望的!"

"我是誰?"

"我是通天塔人稱變態天才的岳家三少!我是萬年一遇的天才,我是創造無數奇跡的天才,不,就算我是一個普通人,一個廢柴,只要有希望,只要我相信奇跡,相信命運,我也能夠將它掌控在自己的手中,我,我是它的主人,我不是它的奴仆,我是我自己生命的主人,我可以掌控自己的一切,我可以的!"

岳陽仰天咆哮起來,如雷驚世.

他的身體因為激動而顫抖.

那不是恐懼.

而是一種意志燃燒到極限的噴發,一種超越自我延伸無限的生命之力正在覺悟,正在升華……

至尊此時看向他的眼睛,才真正感到滿意,感到欣慰,也有一種如釋重負的解脫,為了激勵他的成長,她的任務其實比夜後與強敵拼命更難百倍.

夜後不能失敗,她更不能失敗.

與強敵拼命的夜後失敗了,只是隕落夜後一人,但如果她失敗了,那麼結果極可能全盤皆輸,那些陪伴在他身邊的小女孩們,說不定沒能剩下幾個,他因為那樣的挫折,也可能心性大變,再也不複今天這個朝氣蓬勃欣欣向榮不斷成長的岳家三少……要是那樣,也許他會變成一個發狂的魔頭,血屠天界,最後被遠古大神深深地封印,永遠不得出.

那樣的結果,不是他想要的,也不是大家想要的.

所幸,他沒有讓大家失望,即使是世間最困難最具挑戰的任務,他也無所畏懼地迎難而上.

有了這樣的心態,有了這樣的動力,有了這樣的堅持,他最後一定會成功的,因為,這將會是他生命中創造的無數個奇跡中的一個.

緊握自己命運的人,永遠不會被命運拋棄.

因為他是自己命運的主人!

"你會成功的,只有你相信奇跡,只要你心中永存希望,你永遠不會失敗!"至尊張開雙臂,輕輕地擁抱著懷中的他,用自己的心,用自己的支持,給他無盡的撫慰:"我也會幫助你的,就用你媽媽授予我的那個秘法,還有大家,所有人的,都會給你支持……你,一定會成功的!"

岳陽昂首,看著天空.

他怕自己一低頭,那滿眶的盈熱就會滴灑下來.

朦朧的視線中,似乎在那極高極高的天穹,有一張甜美的笑臉,正在凝視著自己,恍惚之間,看不清她的模樣,但依稀,就像夢中才會偶然可見的那個慈愛的影子.

媽媽,是你嗎?

是你一直在天空注視著我嗎?

通天塔七層,夢縈山谷,魅魔殿.

海胖子,葉空,雪貪狼以及天羅王子等人,趕到這個夢縈山谷魅魔殿時,發現這里變成了一個血火戰場.成千上萬的天界雜兵,就像潮水般洶湧而上,沖擊魅魔殿的山門.與通天塔雷堡等地方毫無抵抗之力不同,魅魔一族在女王以及四大祭司的率領下,進行了誓死不退的戰斗.

這份血性,這份斗志,讓海胖子和葉空這些堂堂男子漢也感到汗顏.

整個通天塔也沒有幾個種族,敢抵抗天界軍團.

那怕,入侵的只是一些附庸的雜兵.

而非中央神殿的精銳兵團.

殺聲震天的戰斗中,魅魔一族與天界軍團都倒下無數,戰局呈現出窒息的僵持狀態,雙方都咬緊牙關,不退一步.

魅魔一族是為了守護自己的家園,而天界軍團方面,則是因為他們的背後,站著一位神將.

天鋮神將.

一位特意前來,等待通天塔出身魅魔殿且擁有一位魅魔女皇為生命守護戰獸的超級強者'天罰’的神將.在十八神將中,天鋮神將肯定不是最強大的,也肯定不是最聰明的,甚至不是最得東方大殿主信任的.不過,他絕對是十八神將中最敢拼的一位.

為了獲得更多的功勳,為了贏得主上的賞識,為了鋪平未來的光明大道.

他選擇了風險最高的魅魔殿.

搗毀那位'天罰’的家園.

得罪一個在通天塔數得著的強者,沒有一點冒險精神,還真不敢干.只要不是傻瓜,稍微收集一下情報,都可以知道通天塔不是岳泰坦一位強者.比如人類至尊,天誅,天罰,龍皇,冥皇等等,都在岳泰坦的帶動下,突飛猛進,甚至一度殺上過天界……也許天罰還沒有提升到神將級別,但盛名之下,無論是最具實力紫微神將,還是最具智略的天機神將,甚至是十八神將的主上東方大殿主,都沒有輕視過這位'天罰’的實力.

可惜,天鋮神將派出麾下的附庸種族攻打了半天.

那位天罰,始終沒有出現.

她肯定收到了求救.

為什麼不來呢?

天鋮神將沒有自大地認為是對方害怕了自己,而肯定了另一點,那位'天罰’,肯定是對戰更強的天界強者去了.難道那個天罰,要去挑戰天界的巨頭嗎?

如果她真有那樣的實力,那麼自己也許應該考慮撤退了……

"快看,那里有一只金甲蟲!"海胖子恃著自己身上還有遠古之森和上古荊棘的祝福,沖天鋮神將大呼小叫.

"羅嗦個屁!"葉空朝海胖子的大屁股猛踹一腳,將他整個踹向天鋮神將.

大地的另一邊,天羅王子和雪貪狼兩個,沖天而起.

而厲氏兄弟.

則急急地撲向魅魔一族最吃緊的地方.

他們清楚自己的實力,知道自己最該干些什麼,現在不是圍毆一位神將的最佳時機,他們必須給筋疲力盡但仍然浴血奮戰的魅魔族一點助力,打破這個僵持不下的戰局平衡.

天鋮神將化成一道金光,瞬間,即傳送出萬米之外.

他.

輕易地躲過了葉空,海胖子,雪貪狼和天羅王子的四面合擊.

看著海胖子臉上不可思議的表情,他冷笑一聲:"我可不是太陽神將那個白癡,那個眼高于頂的家伙,無論身份地位,還是實力,都得益于他的祖輩父輩,他是繼承得來的貴族子弟,不懂得修煉為何物.我與他完全不同,我是一步一步,腳踏實地,自最基層修煉上來的,懂嗎?我在天界,比你們還要草根,比你們還要艱難……你們的一切心思我都懂,因為我也是那樣干上來的,甚至還沒有岳泰坦那樣的老大指引!"

"喂喂喂,我才是老大好不好!岳泰坦他是本大少的小弟,這可是通天塔公認的事實,不信,你到沒人的地方打聽打聽!"海胖子又吹上了.

"白癡,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葉空一拳轟飛這個欠揍的家伙.

"……"雪貪狼皺起了眉頭,這絕對是一個棘手的強敵,與太陽神將不同,面前這位神將,似乎沒有太陽神將那種目中無人的驕狂和傲慢.

一位沒有弱點又小心謹慎的神將.

這仗,看來難打!

天羅王子,也秘語提醒,要大家小心戒備.

並沒有嘲諷海胖子的自吹自擂,天鋮神將反而拍手稱贊道:"海大富,我收集過你的資料,你原來的確是一個愛吹牛的懦夫,不過,經過岳泰坦的影響,你改變了,脫胎換骨地褪變成一個悍勇之極堪稱瘋狂的武者,只不過狡猾又厚顏無恥的你,習慣性地用肥胖的身體,猥瑣的樣貌和欠揍的言行來掩飾自己,故意露出破綻,引誘敵人中計上當.聽著,海胖子,如果你可以蒙騙太陽神將的那一套,對我有用的話,那未免太可笑了.你那一套,當年我也曾經干過,而且干得比你更加出色!不管如何,你,以及你身邊的這些同伴,都是一些值得贊道的對手,你們年紀輕輕,就擁有如此實力,這是我當年遙遙不及的……我知道你們想干什麼,不過,我可以明說,在你們身上的神之祝福沒有消散之前,我是不會與你們動手的,我可不是一個傻瓜!"

葉空聽了,久久不語.

海胖子又想動手,卻被他所止.

他的臉上帶著一種對敵時絕無僅見的誠摯,緩緩地沖著面前的這位天鋮神將開口道:"你懂得我們,對我們了如指掌,既然如此,你為什麼還要來通天塔?你為什麼要與我們為敵?你該明白,岳家三少是個什麼樣的人,他是一個創造奇跡的男子,是新一代獄皇,是未來橫掃天界的新一代征服之王,你為什麼還要來?"

天鋮神將微微沉吟.

又仰頭,看了看頭頂的天空,似乎害怕天空上面有一雙眼睛正在窺視自己似的.

他再三確認,最後仿佛下定了決心,同樣誠摯地開口道:"老實說,我同情你們的遭遇.如果,是我的家園被外族入侵,我也會死戰到底的.不過,我來這里,有不可抗逆的命運力量,我沒有選擇的可能!如果我不來,可能在天界上屬于我的一切,都會不複存在……我沒有支配自己命運的實力,寄人蘺下,也沒有那種權利,為了我自己的生存,為了我的那些親人朋友,我必須做一些我不可能抗爭的事情,這就是我的答案.如果戰死,我也不會有任何的遺憾,因為,這是我自己應得的結局,當然,我個人認為,戰敗的可能性極小,因為,你們也許還不知道,東方大殿主有多麼的可怕!"

頓了一頓.

臉上湧現出掙紮和猶豫.

但是,最後,天鋮神將還是選擇說出來,他的聲音放到最輕最小,幾成細線,透入葉空他們的耳中:"東方大殿主擁有一種天賦能力,與他的神格結合,可是連神都能支配的,在他的棋弈法則中,任何人,都不可能逃脫成為棋子的命運,包括我,也包括你們.當年的獄皇,其實就是挫敗于他的棋弈之下,你們沒有任何獲勝的可能,唯一的希望,就是那位岳泰坦,他可是能夠吞噬命運力量的存在……不過,他太年輕了,成長時間不足,這是他的致命弱點,如果他能多一百年的時間,一切都會兩樣,但東方大殿主是不會給予他這個時間的."

"作為敵人,說這個好像很可笑,不過,看在同樣在命運中掙紮過的份上,我給你們一句忠告,趕緊找個地方躲起來,寶典世界,又或者封印空間,總之是能夠逃脫棋子命運的地方,只要你們能撐過一百年,等岳泰坦成長起來,才有希望."

天鋮神將的話還沒說完,天際忽然響起了一個冷酷無情的聲音:"任何人都不可能在我的棋盤中逃脫,包括你口的那位岳泰坦,你們就不要枉費心機了."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我選掌握命運】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變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