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變身!】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變身!】

一聽到這個聲音,天鋮神將當場色變.

海胖子和葉空他們.

更是呆若木雞.

這就是東方?那個萬年前就背叛了通天塔的叛徒?這樣敗壞的家伙竟然是神境強者?

而且,還有這麼變態的天賦能力,這尼瑪的到底還有沒有天理啊!像這麼強悍這麼變態的家伙,不出手保護自己的家園就罷了,還甘心做個人人唾棄的叛徒,率帶外族回來入侵家鄉,大肆的破壞,這都是什麼人啊!這家伙該不是個心理變態吧?

天鋮神將,立即跪了下來.

滿頭大汗的他,眼眸中透出無窮的恐惶.

他整個人都在顫抖.

精神.

幾近崩潰.

他用一種恭敬得近乎虔誠的態度,向聲音傳來的那個方向俯跪下來,額頭貼地.

"天鋮,因為你的努力,我才給予你機會的.你要記住一點,這個世界上,有實力的人很多,渴望機會的人更多,如果有人不甘心做一個棋子,想要跳出棋盤之外,那麼他注定就會成為一個棄子.而且,這個世間,永遠不會缺乏合格的棋子,每一秒,都有許許多多數之不盡的棋子渴望進入棋局,自願為執棋的上位者服務!這是我給你最後的一次機會,也是給你最後的一次忠告:你沒有執棋的能力,就要做一個規規矩矩的棋子.身為一個棋子,它是沒有思想的,任何有思想的棋子,都不是一個好棋子,如果棋子擁有了它的思想,那麼意味著它成為棄子的日子就不遠了……"天際之遙,傳來的聲音很輕,但如五雷轟頂地炸在天鋮的心中,嚇得他一動也不敢動,只能用這種最恭順的俯跪姿態來取悅于主上的心意,平息那毀滅性的努火.

那自天際傳來的聲音,並沒有給天鋮神將任何限定.

一說完,立即消失得無影無蹤.

仿佛從來都沒有出現過.

不過,天鋮神將的臉色變了,態度也變了,變得瘋狂而且嗜血.

他緩緩地站起來,再看向海胖子和葉空他們的眼神,已經變成了受傷野獸一般的凶殘:"我天鋮是一個合格的棋子,所有站在我面前的敵人,都必須死!"

"你瘋了?"海胖子驚叫起來.

"是的,我已經瘋了,是你們將我迫瘋的!我本來是一個合格的棋子毫無思想但你們讓我這個千年以來一直是傀儡狀態的棋子擁有了思想,這很危險這差點讓我整個人生以及整個家族完全毀滅掉!現在,我想最後一次跟你們說,交待遺言吧,你們的生命只剩下最後十分鍾了!"

天鋮神將說完,雙手一振.

地面上正在激戰的天界附庸雜兵們,身上統統湧現一種詭異的紅光.

似火蒸騰.

偏偏又妖豔如花.

這些天界雜兵的表情露出一種極度歡樂的快活紛紛站立不動,就像一個個面目扭曲的雕像.

那怕魅魔族的女戰士將他們擊倒,斬首,那掉落地面的人頭那臉上也絲毫沒有痛苦,只有無盡的刺激和快樂.

那種神情是一種難以言喻的極樂.

比起許多男女極度歡愉還要狂熱還要咨狂.

如果一個天界雜兵是那種神情那麼海胖子他們還會以為那是魅魔一族使用了勾魂奪魄的天賦能力,但全部天界雜兵都是這般神情,場面詭異得還真是讓他們為之心寒.不足三秒鍾,全體魅魔戰士都反應過來,那怕殺紅了眼的人,看見這種恐怖的場面,也會嚇得渾身發寒……

"退,這應該是獻祭!"魅魔女王趕緊命令全族撤退.

"快走,離開這里,到通天塔四層,那里會有人接應你們的."天羅王子顧不得泄露軍情,反正這個也瞞不了多久,還是盡快通知大家為上.尤其是那個東方擁有天地為棋萬物為子的天賦能力,悄悄地說一句許都不可能,要想將魅魔舉族遷移這種大事瞞過他,根本就是異想天開.不過,當初朵朵給水東流院長帶來這個計劃,就是擺在明面上實施的,根本就沒想過要瞞過天界軍團的耳目.

"一個也走不了,你們統統都要死!"天鋮神將的雙手高高抬起,下面天界雜兵身上紅光暴盛,數千道紅光連線于他的雙手,無數的生命能量彙聚于他的掌心,頭頂.

近萬天界雜兵,就像盛開的曇花那樣.

轉瞬而萎.

最後,生命能量被天鋮神將抽取一空的天界雜兵們,紛紛變成干尸朽骨,摔倒在地面上,頭顱枯肢散落一地.

獲取了萬人生命能量于手的天鋮神將,並沒有像別的天界強者那樣,貪婪地將之吞噬一空,而是將那團血紅妖豔的生命能量之球,絞成數團,分別投擲向海胖子,葉空,雪貪狼,天羅王子和厲氏兄弟他們的身體.

海胖子等人皆躍離攻擊范圍.

但這些血紅妖豔的能量團,卻有如附骨之疽般,怎麼甩也甩不掉.

這些速度極快而且自動追蹤的妖異能量團,一旦擊中海胖子,葉空等人的身體,立即產生一種詭秘無比的汙染.

這種汙染對海胖子他們的身體無礙,但此前朵朵給予的'遠古之森’和'上古荊棘’的祝福,卻有如潮水般消退了.天鋮神將用這種生命獻祭,成功地消除了朵朵這個花神的祝福.他,所需要付出的唯一代價,就是付出了近萬名天界雜兵的生命.

"你徹底瘋了!"海胖子幾不可聞地歎息了一聲,其實自對方的動作開始,他就猜到了這種結果.

"我,現在是一個毫無思想的棋子,為了勝利,可以不擇手段,可以不顧一切!這,才是我,這才是我需要做的!"天鋮神將眼眸深處,閃過一絲隱痛.

但很快.

代之而起的是凶殘和嗜血:"死吧!失去了神之祝福的你們,根本就不可能在我的手中撐過三分鍾!"

同樣在通天塔七層,烈火島.

這個岳陽和海藍第一次相見的海族領地,是新的女海皇生命中最珍貴的記憶之地.

在這個地方,她不但與生命中最最最重要的男子相識,還因為他,幸運地獲得了父親海皇的認可,獲得了海皇的傳承,由一個孤苦伶仃的私生女,成為整個通天塔海族都奉為帝皇的女海皇!自認識他的那一天開始,她的生命就完全改變,從而走上了一條她從來都不敢幻想那怕做夢也不敢想像的海皇之路……烈火島,她知道,同樣是他的幸運之地.

在這里,他獲得了萬年一遇的'萬年地母靈液’,進一步加速了他原來就不可思議的成長速度.

直到進入試煉之地修煉.

甚至完成試煉出來.

他體內封印的萬年地母靈液潛能,都還沒有完全吸引完畢.

不要在這里獲得的親人和朋友,也不說在這里收獲的寶物和遺秘,只要回憶起當初抱著他的腿苦苦哀求,懇求他再賜予自己半個小時幸福的情形,就永遠也不會將這片藍藍的海和火紅的島忘懷……

比起高高的通天塔十層的落星群島,比起那個華麗堂皇的海皇宮殿.

她更喜歡這里.

烈火島.

一個在她生命中和回憶中都充滿了感恩的小島嶼,也是她一想起來就會舒心地綻放笑顏的溫馨小家.

不過,當海藍帶著同伴,趕到這個曾經讓自己命運轉向幸運,幸福之旅的美麗島嶼,發現這里,真的變成了一個烈火島.島上所有的建築所有的景物,都在烈火中熊熊燃燒,原來飄浮在上面的萬舸樓船,變成了數以萬計的火舟,濃濃的黑煙,就像一個個恐怖的惡魔之口,正在吞噬著這片美麗大海的天空,原來藍如寶石的海洋,現在被火光映得血紅.

就如現在海藍的眼睛.

"哈哈哈哈哈,終于等到了,終于讓我等到了.

通天塔的生命究竟是怎麼回事?難道都是一群死腦筋嗎?為了一些建築,一些死物,竟然冒險前來,在這個世間上,難道還有比自己的生命更加重要的東西嗎?算了,我還是不要過于深刻地探尋這些根底,有句話說得好,永遠不要試圖去弄明白一個傻瓜的思維,因為那根本就是一個不解之迷!"有位隱身在濃煙烈焰中的神將,看見海藍,碧綠以及烈火團長三女飛近,立即自火煙中跳出來,得意忘形地仰天狂笑.

"……"海藍沒有看他,只是淚眼婆娑地看著島上已經不可挽回的沖天烈焰.

"我名天同,你們如果乖乖的束手就擒,那麼本神將還可以讓你們少吃一點苦頭,如果你們不夠聽話,我不介意告訴你們,什麼才是天界酷刑!"那名自稱天同的神將做了個松手骨的動作,那表情囂張得跟女兒當上了皇後的國丈老爺似的.

"真不爽,爺活拆了你的骨頭!"烈焰團長好久不自稱為爺了,看來她現在還真是氣得不輕.

"嗤,就憑你?"天同神將發現這個自稱是'爺’的小妞,是那位女海皇身後一對孿生姐妹的一個,外表是柔柔弱弱的小女孩,戰力渣得跟草雞似的,真是不知死活,難道你家的大人沒教過你什麼叫做害怕嗎?

"變身!"烈焰團長披覆上岳陽為她特制的玄武戰鎧,瞬間恢複女巨人模樣.

她的手中,擎舉起岳陽平時提供給大家練功的獄皇七星柱.

劈頭蓋腦地砸下來.

瞠目結舌的天同神將,尚來不及作任何反應,已經讓她勢不可擋的當頭一柱砸入大地.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任何人都不可能逃脫!】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六十六章:【擁有幸運天賦的寶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