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那我們就朝這方向努力吧】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那我們就朝這方向努力吧】

及時更新,光yīn似箭.

岳陽看見一個孤獨的身影,常常靜坐在生命之谷的忘憂峰頂,失去了目標的她,陷入了一種迷茫,此時的她已非是通天塔第一至尊,而是一個連說話也找不到人的脆弱女子.高處不勝寒的孤獨至尊,遠遠及不上漫無目的的人生迷失.

沒有在身後撒歡兒跑來跑去的妹妹,也沒有可以承托母親等長輩信念和傳承的弟弟.

只有她一個人.

修煉,再也找不到正確的方向.

聖典已經達到了頂點,也再無進步的可能.

她陷入了孤獨的恐惶中,沒有人告訴她,以後要怎麼辦,但她偏偏又知道一點,距離更高更高的神境,還相差無比的遙遠……

怎麼辦?

難道女子真的不可能成為世間最強的至尊強者嗎?

帶著這一種疑問,以及對未來的迷失,她第二次去找當年的睡夢者.

"我知道你會再來,但沒有想到,你會來得這麼快!你的天賦,你的進步,的確是我目前看過最驚人的,就算是當年的獄皇,甚至那位傳說中最具天賦的蛇妖女皇,也沒有像你這樣的成長速度……比起別人,你更加專注而且更有悟xing."睡夢者似乎早知道她會來一樣,非常高興地開導著陷于迷失人生的新至尊:"你現在的狀態,其實就是一個突破的關卡,只要你能夠沖破,你會發現.還有更高的全新的境界,在等著你."

"那接下來要怎樣做呢?"她根本不知道該如何突破現狀.

"也許,你已經知道,聖典並非是我們手中召喚寶典的終極狀態,就算它已經是相當高境界的體現,但在它之上,還有神典."睡夢者給出了一個提示.

"神典擇主.根本無法強求啊!"她知道神典,但更清楚神器擇主的事實,沒有人能夠強求神典.

"先說說修煉狀態.等一下,我再給你說神典的事."睡夢者轉移了這個話題,輕笑道:"如今已經擁有至尊意志的你.就算沒能涉足神境,但勉強也可能說是一個'半神’了."

"半神?"她不明白,這兩者有什麼關系.

"據說在天界或者天上界,有不少這樣的'半神’.他們在某種程度上,已經具備了強大的實力和威能,但距離真神和最強的神聖至尊,還有遙遠的距離.當然,就算是真正的神境,各位神階強者本身之間的差距,也是拉開很大的.最強的真神與最弱的真神,簡直就是山與沙,海與粟的差別!那麼問題來了,為什麼他們之間會有這麼大的差距呢?為什麼有的神階強者會是最弱的神階,而有的會是最強的神階?好多相同修煉時間.甚至修煉時間和修煉強度還不如對方,但最努力的可能是最弱的神階,而不需要過度努力的極可能反而是更強的神階,這又是為什麼呢?最後,明知自己是最弱的神階,他們為什麼不繼續努力.拉近或者填平與最強神階的差距呢?"睡夢者一連串的問題,都讓她感到迷惑不解.

她無法回答.

因為,這都是神階以上的東西.

沒有參悟也沒有涉足,她沒有任何發言權.

但她知道一點,這肯定有原因的,不可能最努力的那個,反而是最弱的那個.

睡夢者的聲音就像媽媽一般的溫柔,就像小姨教導時一樣的**,輕輕,卻不知不覺,深深銘印心底.

"原因,很簡單.因為提升到神階以後,就很難再進行修煉了,也很難再有很大的進步了.即使是漫長的時間積累,提升的,也相當的微小,那種差距,根本不可能通過神階以後的努力來填平.這,就是真相."睡夢者向她講述了一個普通武者根本不可能知道的真相.

"為什麼提升到神階以後,就很難進步了呢?"她非常的不解,更高層次,不是更好修煉嗎?

"人是最容易修煉的."睡夢者笑了:"只有人身,才是最容易修煉的."

"可是,人不是最弱的生命嗎?"她奇怪地問.

"是.人是最弱的生命體,不僅最弱,而且最苦最累,生老病死,一生相伴如影似隨地籠罩著人類,他們脆弱的身體,受到各種不可抗禦的法則支配,比如餓了,需要吃飯;渴了,則需要喝水.除了這些,還要各種生理機能的痛苦折磨,困了,需要睡眠;**高漲了,需要發泄;情緒時而激動時而低落,無論哈哈大笑還是號啕大哭又或者孤獨沉默等等,都是一種人生過程.在這種短暫而又不可預知的人生中,他們高速成長起來,又迅速衰老,最後在老病中死去,可以說,許許多多人終其一生,也逃不過這種無形的表面看不見的但現實存在的無時不刻都存在的命運……在這種本來就足夠痛苦的過程中,還有無數的**羈絆,還有各種的恩怨情仇,還有各種的私心執著甚至邪念惡習,全部搗成一團地紛擾他們的心胸,讓他們就連喘息之機都沒有,一直沉浸並淹沒其中,人類建立的起來的社會組織,更是像泥潭那樣吞噬著統禦其下歸屬其中的子民,根本無人能脫!"

"既然是這樣,那麼人何解還是最容易修煉的?"她完全不明白這是為什麼.

"這或許就是遠古大神的意願,或者說,這是一種極其難得的機會!"睡夢者如此解釋.

"變cheng ren,是一種機會?"她簡直為之驚愕.

"是的.難道你沒有注意到?所有的戰獸,無論是生命守護戰獸,還是普通戰獸,要想真正成長為神獸,都要進化成'人’.又比如我們天梯一族.有些強者完全可以擺脫人身,以更高等的形態出現,為什麼她們沒有這樣做,反而一直按照人的法則,生老病死地走完一生呢?她們如果願意的話,可以擁有千年甚至數千年,甚至更加漫長的生命.完全不需要像人那樣痛苦,不需要每天都休息,每天都吃喝……她們為何要這樣選擇自己的人生?為何要這樣傳承給自己的後代?有些族人還主動嫁給外族.以人類的方式,生育後代,這又是為什麼?"睡夢者一連串的提問.又讓她陷入了不解之中.

對啊!

這是為什麼呢?

人是這般的痛苦這般的不幸,為什麼還要成為人?

就算成為人,為何要選擇與人一樣的命運,而不是逍遙自在地活著?

難道化人,真是每個生命的最大機會?

答案到底是什麼?

"變cheng ren是很困難的!"睡夢者先是這樣肯定:"任何生命,想變成一個人,都是非常困難的.無論是在通天塔,還是天界,天上界,那里面的生命.要想變化成'人’,都是非常困難的行為和非常漫長的過程,絕大多數的生命,終其一生,也無法化人.比如有些戰獸.已經強大到撼山填海的境界,但它們無法化人;又比如某些族群的超級強者,威能揮手之間即可摧毀一片大地,一念之間即可鎮懾千百萬人,但它們也無法轉化成'人’.通過這樣的事例,我們可以得出一個真相.化人其實是最難的,也是最好的.雖然人的本身是最苦的,但人的確是最好的存在."

"似乎有點矛盾."她覺得有點心亂.

"是的,生命就是這樣的矛盾,最強的不等于是最好的,最好的不等于是最強的.人之所以是最好的,是因為人可以通過修煉和覺醒提升,通過學習和成長,迅速晉階到不可思議的境界去.這種過程,換在別的生命中,是不可能存在的!你可以看見,龍騰大陸,多如螻蟻一般的人類武者,他們也許千千萬萬之數也沒有一個能夠提升到先天境界,更別說更高的先天至尊了……但是,誰也不敢保證,在他們之中,會有一個嬰兒或者少年,迅速成長起來,變成新一代的獄皇,或者新一代的征服女王!這就是人,充滿了未知,在痛苦和絕望之中,如果有某個人能夠覺悟,從中走出來,那麼他就成功了,就會立即褪變,通過不斷地努力,超脫自己,不斷提升到更高的境界去,直至任何生命都不可想象的高度!"睡夢者給出了答案.

"為什麼只有人,才能這樣?"她明白了大半,但依然有迷茫的部分.

"因為在最苦的境界,參悟出來的,修煉出來的,才是最好的,才是最強的……"睡夢者這一說,如同打開了她心結,瞬間,就感覺升華了似的,原來的迷茫掃之一空.

"最苦嗎?"她喃喃自語,相比起別人,她的修煉的確是最苦的,所以才遠勝別人嗎?

"沒錯.問題回到了先前的問題,為什麼你現在修煉進步那麼慢那麼難呢?因為,你跟許多超級強者,包括許多神階的強者一樣,已經吃不了很多的苦了!你現在已經擁有至尊意志,就算孤獨,就算痛苦,你也可以毫不動搖你的心緒,你也可以繼續堅持自我,你一天不吃東西,充滿能量的身體不會饑餓,一天不喝一滴水,靈氣滋潤的身體也不會干澀……不睡眠你不會感到疲憊困乏,那怕搬動一座山也不會感到勞累酸楚,已經接近半神的你,幾乎沒有了苦,你不會在苦楚中參悟和覺醒更多,所以你的修煉,也沒有了什麼進步.你現在還只是半神,假如你攀升到了更高的神階,你任何東西一念可成,想吃想喝想玩想樂全無拘束,根本就沒有痛苦,全是快樂,在這種幾乎就吃不了苦就連修煉也不會覺得疲勞的神境之中,你要想再進步,相信一萬年也增長不了多少!"睡夢者清楚**地解釋了人與神之間的差別,以及修煉的變化.

人很苦,但可以學習,可以修煉,可以參悟和覺醒,進步飛速.

神階沒有苦,全是歡快.

沒有苦也沒有提升,沒有覺悟也就談不上攀升全新境界.所以永遠都在一個等階中.

"那為什麼有的是最弱神階,有的是最強的神階?"她又有了新問題,如果都是修煉上來的,難道不是都在同一個境界才對嗎?應該所有人都一樣才對,怎麼有那麼大的差距?

"修煉的方法不一樣,承受的痛苦不一樣,覺悟的境界自然也就不一樣."睡夢者笑了:"這正是我要跟你說的.打個比方.你修煉了百年,比別人修煉千年還強,為什麼?還不是因為你修煉得比別人更苦更專注?當然.你的天賦也非常重要,但最重要的,是你付出了.所以你才會有這樣的回報."

"提升到最強神階,神聖至尊,到底要怎樣做?"她現在終于有了一個全新的目標,那就是最強神階,傳說中的神聖至尊!

"放棄!"睡夢者給了一個答案.

"什麼?"她聽不明白.

"我的意思,是放棄你現在的境界,包括參悟出來的各種威能,由半神之境回歸到'人’的境界上,重新修煉."睡夢者一說,她驚呆了.辛辛苦苦修煉出來的東西,現在要全部放棄嗎?真的要這樣做?假如自己沒有辦法再修煉上來,豈不是連現在的境界都保不住?重修,又怎知一定比現在更好,更快?

她沉吟了好久.

攀升最強神階和神聖至尊的終極願望,以及對媽媽,小姨她們的承諾.讓她擺脫了猶豫.

只做最好的,只做最強者!

半神?

半神根本不算什麼,要做就做最強神階!

要做就做那傳說中存在但無人能及的神聖至尊!

她握緊了拳頭,神目中she出的光輝,比天上的皎月更加潔淨,更加**……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她以至尊意志堅定了自己的志向,也堅定了自己的修煉之心.在這一刹那,表面雖然是輕聲細語,但卻具有翻江倒海天地俱震的威能,也在這一刻開始,她的命運,完全改變地走上了一條任何人都無法預測的神聖至尊之路!

"我要重修!"她決定了,做最好的自己,當最強的至尊!

"重修要放棄現狀,卻不等于抹殺掉你所參悟的一切,只是暫且將那些封印起來,保存在另一個空間,讓它代表你的一個境界,一次參悟和一次修煉.等你在最終大成的那天,達到了神聖至尊的那天,你可以全部把它們拿出來,完美地結合在一起,築成屬于你的世界!等到那天,你才會明白,你達到了那個境界和擁有什麼,那時,你才是真正的神,真正的神聖至尊……修煉不是一天兩天就會成功的,修煉也不是一次兩次就會完成的,那個痛苦的過程,需要漫長又曲折的磨礪,直到你所能承受的極限,你才會成就自己!"睡夢者好言安慰她,讓她放心,同時說明參悟出來的,無論是智慧還是威能,都永遠也不會丟失.

"接下來,我要怎樣做?"她覺得一扇前所未有的修煉之門,正在自己的面前緩緩開啟.

"先把聖典褪變成一本青銅寶典,將你所有的一切,封存在里面,包括你所有的威能,全部封印在你生命守護戰獸的身上,讓她代替你,成為半神,而你自己的本體恢複為人,重新往上修.你重修得越多,重修的過程越長越苦,那麼最終你獲得的和成就的,就越大,越高!"睡夢者說了一個讓她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方法,同時,將一種極其珍貴的在外界無人知曉的重修秘法,永琣a銘印在她的靈魂深處.

"假如,重修失敗?"她忽然有一種擔心.

"只有掙脫命運的人,才會成功.這就是人的最終超脫啊!假如是人,一輩子都在命運的支配下,只有由人晉升為神聖至尊,自己掌控命運,才是真正的成功……只有毀滅,沒有創造的是偽神;擁有毀滅,也可以創造的是真神,但不是神聖至尊,只有超越命運永琣s在的才是真正的神聖至尊啊!這條路,根本不允許失敗,最後必須成功,否則,即使達到真神之境,也是失敗!這就是最大的難,也是最大的苦……真神也會有隕落的一天,只有永琲滲姜t至尊.才是永!明白嗎?如果最後不成功,那麼神聖至尊以下,所有人都是失敗者,包括你,或者那些自以為高高在上的神階強者……一個人,在最苦最難的境地,在各種**和情愛的干擾下.如果還想修煉成為神聖至尊,並一直為之努力,那才是最珍貴的體現.也是遠古大神的最終意志!所有的知名的不知名的遠古大神,他們都希望後人能夠跳脫命運,在最苦中跳出來.步入永琚K…我們要做的,就是貫徹這種意志,這就是我們能夠擁有召喚寶典的原因,這就是召喚寶典為什麼存在的原因!"睡夢者講了一個近乎天機的秘密.

"這樣?"她驚呆了,不僅是她,就連同樣感同身受地體會她生命全程的岳陽,也驚呆了.

真相竟然就是這樣.

成為一本召喚寶典的主人,真正的目標,不是變成一個強者,恃強凌弱地滿足自己的各種**.而是跳脫命運,在永琱仍M找真我!

一刹那,不僅是當年聆聽到這個秘密的她,還有現在同樣體悟到的岳陽,都感覺心胸瞬間擴大開去.

天地變小.

某種智慧在腦海中閃光.如醍醐灌頂的熱流貫徹整個身軀和靈魂.

終于明白了,也終于知道了生命的真義.

修煉的最終目的,是永琲滲u我.

不是現在這個迷失在生命之途的自己,而是那個更高更高的在神聖至尊境界里永琲漲菑v……在那個完全永琲漸@界里,不再有生老病死,不再有各種苦難不幸.雖然無法想像,但相信是一種完美無比的存在,在那種永琱S屬于自己意志支配的世界,與大家一起回歸自我,一起生活……

岳陽簡直想大吼起來,他覺得自己整個生命和整個靈魂世界,都在改變,升華.

有一種迫不及待的沖動,想立即開始修煉.

不要猶豫,也不要停頓在中途.

永琲滲姜t至尊.

與大家一起超脫的命運……只有那樣,才不要擔心什麼強敵來襲,或者各種生死離別!

"我不知道,這樣的重修需要進行多少次,也許有人一次就行,也許需要十次百次甚至更多的重修,但是我知道一個秘密,達到最終的神聖至尊,就算沒有神典認主,也會擁有自己的神典!當然,在中途,因為破壞和干擾實在太多,守護我們的前輩,肯定會給予我們幫忙的,神典,也許有一天會承認一位新的主人,輔助我們,啟迪我們,但誰也不知道那是什麼時候.修煉充滿了未知,我們需要在未知中努力,就算沒有神典,我們也要將自己的召喚寶典,變成永琲滲咧.這,就是我剛開始要說的!"睡夢者還指明了一條不可思議的成功之路.

"每一本召喚寶典,最終都有可能成為神典?"她問.

"有的人自下往上修煉,有的人自上往下修煉,也有的人上下一起修煉,每個人的天賦都不同,修煉方式也不一樣.有的人注定了不能契約寶典,因為他們本身條件不足,或者後天的揮霍,毀掉了自己;有的人契約了寶典也注定無法往上修,因為他們不能吃苦,也無法舍棄自身獲得的能力,他們已經讓力量迷失自我,不知道也不相信神階和神聖至尊那樣的存在,甚至,就連至尊意志也無法參悟……不要想別人的事,我想說,最少需要參悟了至尊意志的人,才有資格向神階進發,只有更加努力付出更多具備最大天賦和最大智慧的人,才有資格問鼎終極的神聖至尊!你不要想別人,只要想,你是不是那樣的人?就連你這麼努力又具備如此天賦的人,還不一定能夠成功,更何況別人?靜心,重修,等到有一天,你真正超脫了自我,回過頭來,你才會知道,原來你曾經付出過了多少汗水和努力,才最終成就永琚K…"

"我會成功的."她在告別睡夢者的時候,心中樹立起一個絕不動搖的自信,這是超越她至尊意志的存在.

"最後,我想說的是."睡夢者忽然喚住了她.

"嗯?"她很奇怪.

"也許你的未來,不會像現在這樣孤獨……因為,在百花一族,有一個跟你同樣天賦卓絕甚至比你悟xing更佳的小女孩,想到了一個秘法,如果她成功了,不僅是天梯,整個通天塔,都會重新崛起.那個小女孩,她的智慧連我也看不透呢!也許有那樣的一天,你會發現,在你的身後,不僅有個妹妹在撒歡兒的奔跑,笑聲如鈴,還有一個肩膀可以支撐整個天地的小男孩……也許這是我的夢吧,也許會實現,無限可能的未來,誰又知道呢!"

"是嗎?"她的小臉,忽然綻放出一種前所未有的驚喜,神目閃華出來的輝光,簡直可以讓漫天星晨為之黯然失se:"那我們就一起來朝這個方向努力吧!"

*********

六千字的大章,好久沒有碼了.

今天感覺一氣呵成,雖然時間已經超過預計很多,但還是很高興!

*********及時更新,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我太孤獨了!】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傳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