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七十九章:【你能再無恥一點嗎?】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七十九章:【你能再無恥一點嗎?】

天魁神將是十八神將中的佼佼者.

無論實力,還是智力.

都在諸神將之上.

真正能夠力壓他一頭的,只有那位初建時就已經存在的上代元老,一位實力境界也不知有多高的紫微神將.

在同僚紛紛請願出戰清洗那位岳泰坦親人,家族,隊友,勢力,或者附庸種族時,他不作聲響,完全沒有主動出戰斗意yu,因為他知道,這種任務絕對是吃力不討好的結果.無論成功還是失敗,自己都會牢牢地釘上岳泰坦那個新一代獄皇的仇恨.

他打心底不願意與岳泰坦這樣恐怖的對手為敵.

一個需要東方大殿主處心積慮算計的年輕人,還沒有成長起來,就已經讓整個zhōng yāng神殿都為之震動.甚至現在還不是神階的岳泰坦,就已經能夠讓諸位神階強者心生畏懼……自己將要得罪這樣的人,將要面對這種級別的對手,真是一件好事?

也許在這一仗,岳泰坦會挫敗一時.

但,這一戰並不意味著就是岳泰坦人生的最後一仗,相反,這一仗極有可能會是岳泰坦邁進神境完全褪變的催化劑.

假如這樣的一位神明級別的複仇者真的變成了自己以後的人生宿敵,那自己以後還能有好ri子過?

讓我去截殺他的未婚妻?

嘿,我又不是腦殘!

不過,天魁神將在上面分派到這一個半途攔截岳泰坦未婚妻的相關任務時,並沒有開口反對,反而表面很順從很聽話地執行了命令.與東方大殿主對抗是不可能的,但不妨礙在執行的過程中有細微的一點變化,比如……半途截擊時沒遇上目標?

將幾十個天界雜兵扔到通天塔各層的空間,讓這些白癡潛伏起來,隨意地攻擊遇見的目標.

自己佯裝巡邏地游走著,巧妙又巧合地避開每一個目標.

絕對不與岳泰坦的未婚妻交手.

無論這些女人是強大.

還是強小.

都不是他願意招惹的對象.

等茜茜公主等人斬殺掉掉布置下的天界雜兵,沖到通天塔九層以上後,天魁神將才慢慢悠悠地追上去.到了通天塔七層,他覺得現在追上去還稍微早了點,不如跑去'支援’天鋮那個家伙一把.天鋮也不是蠢材,但他跑去清洗魅魔殿絕對是個錯誤.魅魔殿是岳泰坦情人天罰的出身地,天鋮要是清洗得狠,勢必會吸引天罰的的注意,天鋮那個家伙要是打不過天罰,那還好點.要是殺了天罰,恐怕以後會死得很難看!

暫時還沒有發現得罪了岳泰坦的對手,會有什麼好下場.

通天塔萬年不出的絕世天才,真是那麼好欺負的?

雖然東方大殿主擁有天下無雙的棋弈天賦,就連神明入局也可以被其支配,但天魁並不太看好這一仗……非是說東方大殿主不會贏,贏是一定的,但要殺死那位岳泰坦,恐怕力有不足……要是能夠輕易殺死岳泰坦.東方大殿主何必如此大動干戈地請來八方強者?何必甯願讓出眾神廢墟的占有額度來算計岳泰坦?再說,神殿至尊都沒有絕對把握,都還潛隱在後面不吱聲.證明這個岳泰坦的氣數未盡,不是這一場惡戰就輕易可以滅掉的.那個身為新一代獄皇又兼是征服女王弟子的岳泰坦,背後豈會沒人?萬一征服女王重出,而那個被視為主要盟助的無雙皇絕世陣前反戈一擊,整個局勢恐怕立時就會崩潰……

所以,局勢未明,萬不能與岳泰坦為敵.

那種殺死岳泰坦的女人,讓岳泰坦仇恨地追殺自己一萬年的那種事,天魁神將覺得自己在沒有腦殘之前.是不可能做的.

"啊咦?"

天魁神將來到夢縈山谷的魅魔殿時,驚訝地發現,那個應該在這里大開殺戒的天鋮神將不見了.

奇怪,難道天鋮那家伙被岳泰坦的小情人天罰給殺了?可是那個膽小如鼠謹慎細微的家伙不像是一個沖動魯莽的傻瓜啊,自己本來還想找他一起合作的.沒想到會這樣……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在這個經過一翻劇戰處處崩塌的戰場上,只有幾個年輕人.

此前搜集過相關的資料的天魁神將一眼就可以看出,這幾個就是岳泰坦的隊友,胖子叫做海大富,jīng悍的叫做葉空.冷酷如冰的那個叫做雪貪狼,是岳泰坦未婚妻中最為得力也最具謀略的那個雪無瑕的弟弟,長得面冠如玉的翩翩少年叫做華子玉,天羅國的小王子,另外兩個孿生兄弟應該是厲氏兄弟.

在場這幾位,無論出身高低,不可否認的一點是,經過岳泰坦的帶領和指引之後,他們都成長起來了,都是不可輕視的對手.

要不是這一仗來得太早,這些年輕人,若有幾百年的時間慢慢成長,那還真的不可想象.

只是,以他們目前的實力.

應該不足殺死天鋮神將那個家伙才對……中間,發生過什麼事?

"又一個金甲蟲,大家不要跟我搶,我來打,讓我來爆他xing感的小菊花!"海胖子大呼小叫地沖過來,揮出河馬流星拳,重重地轟向天魁神將!

"大言不慚!"天魁神將覺得這樣的力量,打幾個天界雜兵還馬馬虎虎,想爆自己?真是笑話!

他沒有像太陽神將那樣輕視對手,也沒有輕蔑地伸出一只手指來抵禦住轟擊,盡管一只手指就已經足夠,但天魁神將還是在jǐng惕保留的情況下,使出了三分神力,強行破開海胖子的河馬流星拳,將那流星雨般的拳頭一下下回砸在對手那張欠揍的胖臉上.

一拳,兩拳,三拳.

流星雨般的拳頭,全部回轟在海胖子自己的臉上.

還不等海胖子痛苦倒地,天魁神將又在提防葉空等人合擊的情況下,伸出一手,拳如雨下,模仿海胖子的河馬海星拳勢,回敬對手.

噠噠噠噠……

海胖子被打得整個人都飛不出去,直接拳雨給淹沒了.

比起海胖子,天魁神將模仿的河馬流星拳,更快.也更加密集.

葉空等人看傻了眼,這不是海胖子的絕招嗎?怎麼這個剛跑過來的神將也會?難道這個家伙的天賦是模仿天賦?要知道,河馬流星拳是岳陽根據海胖子的個人特質創造的,除了海胖子,大家都使不好,與海胖子並肩作戰這麼久,沒見過誰能使用河馬流星拳攻擊的,這位神將剛跑過來就能使得海胖子一模一樣.甚至更快更好,還真是一個不可思議的事實!

若非親眼目睹,那麼誰也不敢相信.

海胖子也莫明其妙.

他忍痛自地面上爬起來,還沒有來得及開口說話,又看見無數的拳頭就像流星般襲來,整個人一下子又讓拳雨淹沒了.

也不知打了多久,海胖子最少被打趴下十次,天魁神將才暫時停手.

"能不能不打我的臉!"海胖子現在徹底變成了一個豬頭.

天魁神將剛才的攻擊只認准一個目標.

那就是海胖子他一個人.

葉空他們.

一直在目瞪口呆地旁觀著,既插不上手.也沒有受到攻擊,儼然就是一些打醬油路過的合格觀眾.

"天鋮那個家伙呢?"天魁神將一看海胖子轉身要逃,立即又揮拳如雨.鋪天蓋地的襲向對方.他仿佛不先將海胖子殺死就無法問到需要的結果似的,他的拳頭,雨點般轟向海胖子.在這樣的淹擊下,那怕皮厚肉粗得可以達到死豬不怕熱水燙境界的海胖子,也抗不住.

最重要的是,天魁神將重點打的就是他的那張胖臉!

本來就長得不怎麼樣,還拳拳到肉地打.

海胖子逃跑無用.

哀求也無效.

"停!"他最後徹底怒了,再一次爬起來後,忽然用力挺起胸膛.單手叉腰,右手如槍暴指天鋮神將,破口大罵道:"夠了!你就是嫉妒本大少長得帥也不是這樣的!我知道,我也明白,你現在有多麼的傷心.有多麼的羨慕加嫉妒,可是長得帥不是我的錯啊,你怎能這樣對我呢?虧本大少剛才還差點當你是好人了,真沒想到啊,你這人竟然這麼的心胸狹窄……"

天魁神將聽了.沒啥反應,倒是葉空和雪貪狼他們臉se劇變,一副想吐又吐不出來的難受模樣.

大敵當前.

忍住.

葉空緊緊地握住拳頭,決定當自己是一個聾子,什麼也沒聽見.

但海胖子下一番話,實在讓他受不了,因為海胖子這個夯貨是這樣說的:"你沒有自知之明,你可以學習一下我身邊像綠葉更像小丑一樣陪襯著我的葉猴子啊!人家長得這麼丑,長得這麼傷天害理天怒人怨天地不容,也沒有吱聲,也沒有嫉恨我,你這是吃哪門子的味啊!長得不好,你應該檢討一下自己,也可以謙虛謹慎地學習,提升自己的內涵,好彌補一下外表的不足,你倒好,殺氣騰騰像個屠夫似的,別人要是不知道,還會沖你喊'豬肉佬,給我來兩斤五花肉’呢!你以為你能嚇唬誰?你這模樣也算得上是人生的主角嗎?你怎麼就沒有一點覺悟呢?你就是一個路邊石子的存在,不是讓人無視,就是讓人一腳踢開,聽著,你人生最大的貢獻,就是讓別人踩著你的頭,邁向更高的巔峰,比如像本大少現在這樣……"

葉空咚地倒在地上,四肢直抽抽.

雪貪狼已經把耳朵堵上了.

天羅王子.

也扭頭看向別處,臉上的表情是'我絕對不認識他’.

原來臉上毫無表情冷得像塊冰的天魁神將終于也動容了,他一拳將海胖子轟飛半空,再高高躍起,翻身以旋風腿往海胖子的肚子重重一斬,等海胖子流星般砸下來,又在這夯貨半身入地的瞬間,捉住雙腿,極速抽離破碎的岩石地面,狠狠地甩在身旁的一塊岩石上.

根本不等海胖子掙紮,天魁神將就已經揪住這厮的後腦頸皮,另一個拳頭,劈頭蓋腦的,就是一頓暴打.

打完了.還覺得不夠解氣.

又將爛泥般的海胖子摔在地面上,用腳狂跺亂踩了幾百下.

直等到地面上這堆爛肉就像被十萬只野牛來回地碾過了一般慘不忍睹,才微微喘息地停下來.

天魁神將喘平氣息,極力按耐住火氣,恢複冷酷:"你知道我為什麼執意要先打你嗎?就是因為你賤,口多身賤已經沒辦法形容你了,你簡直就是天生欠揍,我打你.根本就是替天行道!要是不這樣做,或者打你的力度稍微輕了些,那才是逆天而行……這輩子,都沒有看過像你這樣的不知死活更不知好歹的家伙,你這種人,要是不活生生地打死,那簡直就沒天理了!我嫉恨你?老子長得比你要帥一百倍好不好!"

"別生氣,為了這種人氣壞了身體不值得!"葉空同情地勸解道.

"草,你們就這樣看著本大少被人暴打也不幫忙啊?"海胖子吐了一口血.爬起來憤怒地指責葉空他們:"你們這算什麼隊友?"

"我們這是幫理不幫親!"葉空雙手一攤,表示像你這樣的隊友根本不值得幫.

"你誰啊你?"厲氏兄弟圍上來左看右看的,硬是沒能認出來這個滿頭血汙的豬頭是自己哪位熟人.

"嫉妒.你們統統都是在嫉妒本大少!"海胖子冷笑一聲,終于弄明白了,在這年頭說,隊友靠不住原來是真的,不就是比你們帥了那麼一點點嗎?竟然敢見死不救袖手旁觀?

"我可以割他的肥肉下來炸油嗎?"天魁神將很抓狂,到底得有多麼的無恥成分,才能組成這樣的一個人?

"請隨意,你千萬不要跟我們客氣!"葉空趕緊擺手.

"炸的油能分我們兩斤嗎?"厲氏兄弟覺得海胖子這輩子的人生價值也就這麼點了.

"太小看本大少了,區區幾拳頭三腳板.就想打倒有著通天塔第一擎天支柱兼玉面小飛龍之稱的我嗎?剛才我是留力,看你遠來是客,讓你三招,否則,你還真以為你吃定我了?敢打本大少最愛又最帥的臉蛋.你簡直是活得不耐煩了,嗷嗚,沒辦法不出一點絕招你看看……"海胖子眸中金光閃動,身體爆發出一陣陣強烈的氣息,大有吞食天地之勢.

"……"天魁神將心中一凜.也不敢掉以輕心,趕緊提升全力,凝神以對.

海胖子沖天而起.

似乎想以重招毀天滅地,貫殺而下.

天鋮神將大為緊張,他現在既要專注應對海胖子的絕招,又要一心二用地提防葉空他們的夾擊,他的表情還是頭一回那麼認真.

到底這個無論怎麼打也打不死的死胖子會使出何等驚人的絕招呢?

小小年紀就已經參悟了至尊意志,從中獲取的領域力量以及解放的天賦能力,又會是一種怎樣的體現呢?

雖然嘴賤,但這個死胖子的實力還是有的,相信天賦能力也不會差,要不然如何能做岳泰坦的隊友?如何能讓葉空,雪貪狼他們這些絕世天才承認接納,就算海胖子算不上是天才,那也可以稱得上是一個奇才,所以,這一招,絕對不能大意!

這一招,一定要無損地接下!

來吧!

無論你有什麼能力,也不可能攻破我這個zhōng yāng神殿的神將的神力防禦!

天魁神將雙眸噴she出了高昂的斗志以及戰意,當然他的內心,也不失理智以及謹慎,假如情況不妙,他是絕對不會因為自己是個神將就死要面子地硬拼的.

就讓我來接下你的大招吧!

覺得自己已經准備好了的天魁神將,心神百分百地集中地盯著頭頂的海胖子……

誰不知,海胖子就像只笨重的肥鴨那樣,拍拍雙手,又扭扭屁股,自天空'呼’地一聲飛走了,完全不顧下面各人的心理感受.看見這麼奇葩的一幕,天魁神將感覺自己的內心,就像有三千只傳說中的神獸草泥馬奔跑而來又呼嘯而過一般凌亂.

說好的大招呢?

尼瑪,這種人也算是一個武者嗎?啊,不對,這種人也能算是一個人嗎?

無恥的胖子,你還能再無恥一點嗎?

目瞪口呆地發楞了好半天.

天魁神將回過神來,無比同情地看向葉空:"這個,我忽然有點明白你的感受了,有這樣的隊友,還真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如果我有這樣的隊友,我一定會將他活生生地打死再救活,然後將他活埋,刨出來燒成灰後,混上尿泥,最後扔進大海里喂魚!"

說完了又想想,也許覺得這樣的處理還不夠解恨,但,又實在想不出更好的泡制辦法了,只好帶點無奈地歎息道:"也許還會痛哭三天三夜,總之,很頭疼!"

"其實,真正的感覺是yu哭無淚."葉空很誠實地說出了心底話.

"……"天魁神將無語.

他暗里慶幸,還好自己身邊沒有這樣的隊友,否則,還真是想死都找不到上吊的繩子.

短暫的交流過後,天魁神將不忘正事,他看了看葉空,又看了看抓緊時間恢複的雪貪狼和天羅王子,臉上瞬間冷酷如冰:"你們能否告訴我,那位應該在這里與你們戰斗的天鋮神將呢?"

葉空不語.

原來盤坐在地面上的雪貪狼,倒是站了起來.

一步一步地走過來,每踏前一步,地面上都會多出一個深深的腳印.

他每踏出一步,身上的氣息都會增強一分,等他站到葉空的身邊,站到天魁神將的面前,在他身後,整個血火山谷,都變成了白雪皚皚寒風徹骨的極地世界!

*** *** ***

終于回家了,明天起,恢複更新!

*** *** ***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變化】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八十章:【峰回路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