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星光依然燦爛】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星光依然燦爛】

在至尊意志下,一切仿如螻蟻.

神階亦然.

同樣都是法則力量.

但剛剛步入神階的夜後,與已經花費近萬年時間參悟完善自我的不倒至尊,完全不在同一階位上.

夜後所參悟出來的法則力量,被全面壓制,形同一塊沉入萬米深海的晶石,毫無逆轉上升的可能.

不倒至尊凝聚出來的金se太陽能量球,鋪天蓋地,天河倒掛那般,覆滅世間一切地砸壓而下.

夜後根本無法對抗這種程度的打擊.

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力量,被強敵的神力,一點一點地打壓,一點一點地粉碎……

星光不再,天地無存,整個世界只剩下一種東西,那就是凜烈無雙足可焚燒世間萬物的太陽光芒,空間也被粉碎了,形成一股極大的太陽風暴,挾帶著沖擊波,高速旋轉著,一邊瘋狂向外擴散,一邊吞噬沿途萬物.不過早在那之前,不倒至尊神力凝聚出來的太陽光芒,已經像萬千利劍那樣洞穿一切,毀滅一切.

沖擊波所過之處,其實早是一片齏粉的存在.

沒有大爆炸後騰起的那種蘑菇云.

也沒有任何抗擊的碰撞,甚至沒有任何逃離爆炸中心的蹤跡,一切都被神力湮滅了,所有一切,皆蕩然無存.

"一切都結束了."就像天神立于云天之上那般威嚴,擁有二十米雄軀以及擁有強健天賦的不倒至尊佇立于破碎的虛空之中,勢如山岳森然.

"沒意思."有個似乎于九天幽冥處發出來的聲音,由一縷奇妙-的神識傳來.

"比起當年那個拼死抵抗的星光公主,這個剛踏上神階的天梯靜夜新人,實力的確差距很大不過,如果再遲幾百年,那怕是讓她zi you地成長多兩三百年,那麼結束將會完全兩樣."不倒至尊神se並沒有別的勝利者那般的欣喜,相反,他臉上更多是凝重和沉慮.

他輕易就擊敗了夜後,但沒有輕視這個敵人.

反而他認可了這個敵人的潛力.

若非時間有限.

像剛才這個的新晉神階,勢必能夠比現在發散出千百萬倍的光芒,只可惜在萌芽之初就被不倒至尊他這個等階的強敵以無上神力一手扼殺……天賦能力,神力屬xing,修行時間,戰斗經驗等等無上不是壓倒xing的存在,殺滅一個菜鳥新人,根本就不值得高興,而且被殺滅的這個菜鳥新人,表現根本不像一個菜鳥,來不及完全展現的潛力僅僅半隱一閃而過,就已經讓身為勝利者的不倒至尊心中為之凜然.

"可惜不能擊殺那個躲在海市蜃樓里沉眠的那個人,否則,通天塔的抵抗,根本不足多慮."那個似乎于九天幽冥處發出的聲音,又傳來新的一句.

"那個人已經錯過了擊殺的最佳時機,所謂機不可失,時不再來,現在一切都已成定局了.若能像現在這樣,能夠迫使其退守海市蜃樓,于那神秘莫測的夢境世界里一直沉眠,已經難能可貴非常."不倒至尊搖頭,他覺得完全是兩個概念,殺死天梯靜夜一族的神階菜鳥新人跟殺死那個完全參悟法則力量已經具備極高威能于自我世界里獨一無二至尊無上的完美神階,完全是兩回事.

"的確,要沒有天禦那個家伙在暗處窺測的話,也許那位就在夢境世界蘇醒了,單憑東主那個家伙,是不可能擋得住的."那九天幽冥之音雖然du li見地,但也同意某些事實.

"就讓那個人與通天塔一起慢慢沉淪吧!"不倒至尊長長的歎息一聲.

"通天塔沉淪已成定局,無論誰來,亦無法逆轉,包括那個所謂的奇跡天才岳泰坦,也不例外."九天冥幽之音覺得現在大局已定.

"岳泰坦,還真想見一見這位年輕人呢!"不倒至尊其實對岳陽有點興趣,畢竟對于岳陽的成長經曆而言,這位竟然比當年的獄皇戰風更加變態更具天賦更有潛質的年輕人,實在是太過不可思議了一點.龍騰大陸並非沒有絕世天才,可是無論誰,與這個岳泰坦一比,都會黯然失se.

"如此緊張關頭,這個岳泰坦依然下落不明……"九天幽冥之音懷疑其中有詐.

"就算出來,最多也不過是一位神階新人,不足為懼,我反而擔心的是,站在他背後的那位征服女王,假如費雯麗真的已經複蘇,那麼必有一場惡戰.不敗,若遇見了這位征服女王,你那號稱不敗至尊的尊號,估計要掃地了."不倒至尊也覺得,最棘手的還是一直沒有現身也不知是否已經自封印中脫出的費雯麗女皇,如果這位天界的征服女王一旦zi you,那必定會掀起一場遮天蔽ri的血雨腥風.

"我不敗至尊的稱號掃地沒關系,只要能夠笑到最後就行了."九天幽冥之音的主人,倒看得通透.

"不動,靜候如此之久,尚不見有任何異象發生,看來這個叫做夜語的天梯女子,已經確定湮滅無存了,我們是否可以起程,前往下一站?"不倒至尊開口詢問那個一直存在但一直不開口說話的不動至尊.

雖然不動至尊極少開口說話,但他是老大.

任何決定.

都需不動至尊點頭,否則,就算是不倒至尊和不敗至尊兩人的神階意志,也不能輕言執行.

不動至尊仍然沒有開口,沉默是金到底.

沉默.

有時候的意思是默許.

但有時候的意思,恰恰相反,是拒絕.

沒有獲得這位老大的發話,不倒至尊以及隱身的不敗至著只好繼續留在原地等候.破碎的虛空,因為天地法則,漸漸地合攏,可是相信再過十天,也無法完全恢複到原來初始的模樣.不倒至尊的神力打擊,對于空間的毀滅,實在太大了.

破碎的空間,不斷聚合在一起,形成一小塊一塊的存在.

在那些還沒有合攏的邊緣區域中,無數的電蛇霹靂,密密麻麻地閃動,同時有無數詭異的吸力,往里瘋狂地吞噬著能量,來彌補空間修複所需.

這種極其可怕的景象雖然千變萬化地發生著,但對于司空見慣的不倒至尊和不敗至尊來說,面前的一切,根本沒什麼特別的,為何不動至尊堅持要留在這個地方,不啟程前往下一個目標呢?難道他認為,那個名叫夜語的天梯女子,那個靜夜一族的神階新人,還能在朗朗晴空和神旭烈ri下複生不成?

無論朗朗晴空,還是神旭烈ri的存在,都全面克制那個天梯靜夜族女子的天賦.

沒有夜晚,哪來的星光?

只要天空有太陽一刻,星光如何能夠自天空湧現?

那個名叫夜語的靜夜女子死定了,不倒至尊確信這一點,因為他使用了遠遠超過可以擊殺普通天界神階新人十倍的力量,來碾殺這個靜夜女子,縱然她再具天分,潛力再高,也不可能接下這致命一擊.

在強大的神力之下,別說星光,就連天地都粉碎了,空間亦爆炸成千百萬塊碎片.

天地俱滅.

區區人體豈有幸存之理?

也不知過了多久,靜待終于等來了新變化.

一點星光就像那自黎明天際東升的啟明,似曙,曳曳升起.

不倒至尊的眼睛瞪地睜圓了,不可思議之極的景象,出現在面前,若非是親眼所見,他都不敢相信這會是事實.悄悄地,一顆兩顆三顆,或明或暗,或集或散的點點星光,不知不覺地占據了天空,越來越多,就在這無法合攏破碎塊塊的天空之上,密布天際的星星又回來了,有北斗南斗,有牽牛啟明……若按星座看,黃道十二星宮,八十八星座,一個又一個浮現其上.

最妙的是,那一抹神乎其技的筆痕.

亙古未有的一劃而過.

然後.

成就了那萬千詩人詞客為之吟歎為之心醉恨不能插翼飛升暢游其內的璀璨天河.

于星光熠熠的天空,一道,如同美人珠淚滑落般的流星,突然而至,又瞬間而逝,消失于燦爛銀漫中.時分時分破碎無定的虛空中,卻多了一團倩影依稀但閃忽光炫的慧星華隕.

不倒至尊雙目之上的金se瞳孔,十倍放大.

因為他發現,面前這個確認死亡靈魂湮滅的天梯女子,竟然絲毫無傷,神力以及意志,更勝此前,其cāo縱的法則力量,由原來全面受制,漸漸扭轉,幾近平衡,大有與自己這個近萬年的神階分庭抗禮爭鋒向上之勢.

"為什麼?"不倒至尊禁不住開口詢疑,以他的智慧和經驗,根本弄不明白,這種不可思議的奇異存在.

"朗ri摧毀不了星辰,晴天亦湮滅不了夜空……ri與夜,交替輪轉,從來沒有任何一方獨存,也從來沒有一方吞噬另一方的可能."那位一直不開金口的不動至尊,忽然說話了,他的聲音,就像是萬古琤萿漱s岳之空谷回音,又像沉寂無聲的深海峽谷,忽有火山震動,直教人心悚肝顫.然而他的言語卻至理至聖,真理正順,似長河落ri烏海生月般無法置疑,即使身為敵人,也會情不自禁地沉浸心神進去,聆聽那靈魂回鳴的真言絕唱.

"原來是這樣."不倒至尊終于明白了.

"落ri終,靜夜生.任憑世間的光華再盛,也有盛極而衰的一刻,當金烏西沉,華燈初上,星棋滿天,才是夜晚最柔美的到來,夜闌人靜,至清至靜,至純至淨,若有悄悄人語,心明見xing,必定是聲動天籟,星斗旋移,天機破盡……靜夜族的小姑娘,你的天賦天資,實是生平所僅見,恐怕就是當年那位以美貌,天資,卓識冠絕通天塔的星光公主,也遜se三分.天梯之傳承,人傑輩出,實在令人不得不為之興歎啊!"不動至尊這麼一說,讓不倒至尊差點驚得跳了起來.

要知道,不動至尊最少有一千年沒有說那麼多話了.

從來沒有見過一個人,能夠當得起不動至尊他這個金口的如此盛贊!

只有面前這個女子.

這個名叫夜語的天梯靜夜族女子,才獲得幾近至高無上的評價.若如不動至尊所言,那這個夜語的天賦,豈非是道破天機的'天語,天賦?

一言可破天機?

意動星斗,言破天機.

照如此看來,即使在神力傾覆,朗ri晴空霸烈暴盛之下,也難阻其星光燦爛了……難怪她還是個剛剛踏上神階的菜鳥新人,就已經有膽略挑戰超階強敵,甚至面對湮滅之危,也能玄之又玄地破出生死,如慧重歸!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星光,朗日,照耀】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鏡與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