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九百四十八章:【謀殺,詛咒,背叛】  
   
正文 第九百四十八章:【謀殺,詛咒,背叛】

第九百四十八章:謀殺,詛咒,背叛

那個透明盜賊剛被拿下時.

所有的天階,心中都升起一種'我得不到,那麼誰也別想得到的’扭曲快感.不過,他們在暗中嘲笑透明影子的同時,也陣陣心驚,這個龍懸和冥風的實力,恐怕並不在那個殺神般的天誅之下.

青狼,萬焦和樓羅三人暗中皺眉,以龍懸和冥風兩人的實力,他們感覺就算自己能夠戰而勝之,也是相當費勁的,說不定還要付出傷重的代價.以一敵一,已經如此吃力,假如以一敵二,以一敵三?那根本不可能戰勝,尤其是那個可怕的天誅,真正的實力極可能已經不遜se于在場任何一位國主級的強者.

止風國主知道神血丟不了,他也沒有著急出手攔阻.

倒是第一時間護在泰坦少爺的身邊.

開玩笑,比起神血,這位大少爺要是受到了攻擊,那才是最可怕的!

正當盜賊被擒,眾人心神稍安的一瞬間,忽然又生變故,止風國主看見,自賓客中,忽然有兩個原來相貌實力平平無奇的天階,一刹那即褪變到堪比自己那般強大的存在……最讓止風國主感到震驚的是,這兩個家伙,根本不是針對神血,而是將目標瞄准泰坦少爺.

假如,這兩人是准備把泰坦少爺俘虜走,那麼還好.

可是止風一看這兩個敵人的出手,就大叫不好,這兩個敵人根本就不想留手,直接就是想殺掉泰坦少爺.

如果泰坦少爺被殺……

這個後果,沒有任何人可以承擔得起.

恐怕整個天華域,都會完蛋吧,自己這個負責接待的國主,估計死一萬次都不夠的!

"賊子,你敢?"止風國主心中閃過這一個念頭,狂怒,奮力出手,意圖截擊住這兩個刺客的攻擊.別說止風國主,就是冷眼看熱鬧的青狼,萬焦和樓羅都暗叫不好,泰坦少爺死在這,自己也得玩完,但擔心天誅和龍懸等護衛誤會,還是站立不動,靜待結果.

"無知宵小,找死!"一直留在岳陽身邊的天誅擎舉起閃電之手,一擊,即將兩名刺客擊飛.

"啊?"看見天誅出手,青狼三位國主禁不住有點發毛,就算認真估算過了,原來剛才還是低估了這家伙啊!

一片華麗無比的星光,閃現.

呼雷發現,這些星光竟然是來自于自己的身後.

因為之前與泰坦少爺有少少誤會,雖然得到了寬恕,但呼雷一直想更好地表示歉意.

不過以他的地位,只能坐在大殿的最外圍,與一眾前來祝賀的天階,坐在一起.他發現透明盜賊後,已經是盜賊被擒之時,再等發現第二bō偷襲者,他已經提升了力量,准備隨時在有需要的時候出手相助.也許泰坦少爺不會真有危險,但呼雷不介意表現一番.

此時,在他的身後.

忽然綻放出千萬道耀眼的星光,讓呼雷整個人為之一愕.

難道在後面,還有敵人?

來不及轉過身子.

那些美麗無比的星光,已經散發成千萬顆星星星點點的光點,幻變成一條如夢似幻的星河,全場所有人,都深深地讓這完美得絕世無雙的星河mi住了.

著mi的人們似乎心神完全沉浸于星河之內.

呼雷發現,全場所有人都呆如木偶.

只有止風國主,才在緩緩移動,可是呼雷驚駭地發現,止風國主怎麼像螞蟻爬行一樣的速度?這種速度也太慢了吧?

止風國主知道這是怎麼回事,是領域力量,又或者某種寶物的特殊能力,最少是准神器級的寶物……這種可怕的力量在短時間內限制著全場所有人的動作.止風國主顧不得神血了,現在最重要的,就是保護泰坦少爺.敵人想謀奪的不僅僅是神血,還有這位泰坦少爺的生命.止風國主就連心中最愛的珠光美人也顧不得了,先沖向一動不動的泰坦少爺.

因為止風國主剛才正要截擊刺客,這時再度返回,已經和泰坦少爺有了一定的距離.

雖然距離不過兩米.

但這兩米的距離,卻像天塹一樣遙遠,讓止風感覺終生也難以逾越.

另一邊,以閃電之手一擊,即轟飛了兩個強敵的天誅,也在迅速地返回.可是他的速度,與止風國主相差無比,僅僅快上一絲,同樣遠遠趕不及回到岳陽的身邊.

"……"珠光美人嘴chun微微顫動了一下,似乎想說什麼,但最終什麼都沒有說.

她恢複一動不動的模樣.

靜等戰局變化.

被天誅擊飛的兩個強力刺客,卻似乎有寶物護身,無視這條星河的滯力.

他們快如出弦利矢,怒射岳陽,手底下有詭異的亮光翻飛閃現,兩把紫黑se的暗殺匕,閃爍著死亡之光.

"不!"

止風國主急得yu哭無淚,要殺誰都好,干嘛一定要殺這個天上界的大少爺呢?這位大少爺多寶物,要想搶劫沒問題,但千萬不能殺啊,一旦殺了,這個天華域還會存在嗎?然而,止風國主無力阻止,只好眼睜睜地看著這一個悲劇發生.

在眾目睽睽之下,正當這兩個刺客要揮匕刺入泰坦少爺的心髒之際.

忽然,那個一直爬在桌下啃骨頭的寵物狗跳了起來.

動如脫兔.

快如閃電.

即使是那種估計最少是准神器的星河之力,也無法阻止它的活動,因為,止風國主和青狼,萬焦,樓羅等等天階發現,這條貌不驚人的傻狗,竟然是一只神獸!

神獸的意志瘋狂爆發,一下抵消了寶物威能的瞬間壓制.

它召喚出寶典,先以護罩擋住兩名刺客的致命一擊,再將不能動彈的主人裝進寶典世界.

轉身化成了一股旋轉的黑火濃煙.

旋如龍卷.

逃離了這間綠柳國主大殿.

一擊落空的兩名刺客正想追擊,卻讓那個反應過來的怪獸截住,饒是他們見多識廣,也禁不住驚叫一聲:"高智地神兵?"

地神兵在某種程度來說,雖然罕有,還不是最難得之物.

可是,懂得幻化兵刃又擁有智慧懂得在危急關頭掩護主人逃走的地神兵,卻是絕對罕見的存在.要是換句話來說,普通的地神兵跟擁有高級智慧的地神兵相比,無疑就是天階戰獸和神獸的差距.一個雖然強,但注定不可能擁有很光明的未來;另一個不但強大,而且注定擁有不可估量的未來……相同,地神兵也一樣,一個只是與主通靈的地神兵;另一個卻是能夠不斷成長未來不可限量的存在!

饕餮利爪如刃.

渾身如同銅牆鐵壁那般截住敵人.

兩個刺客窮盡一切手段,也無法通過它的攔截范圍,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神獸離開,徒歎奈何.

幸好的是,這個地神兵護主心切,等主人完全脫離危險,立即化成一道黑光,如同神器出世那般,直接裂開空間,直接通過反召喚的能力,返回了主人的身邊.

止風國主感動得要命.

那看不起眼的黑狗竟然是一只神獸,那個相貌凶惡的怪物地神兵竟然擁有如此之高的智慧,這真是天不絕自己!無論敵人是誰,得罪了泰坦少爺,那麼他們的下場,都注定了不會好過.尤其是現在泰坦少爺安全脫險,敵人如意算盤落空,更是他們的致命傷.

青狼等三位國主,卻嚇得半死.

又怎麼想得到,那個一直啃著骨頭的土狗,竟然是只神獸?

幸好沒有出手強搶泰坦少爺,否則,自己真是怎麼死都不知道,有神獸和地神兵在手,有天誅,龍懸和冥風等三大強者護衛,還有諸多天階手下,想動這個泰坦少爺?開玩笑,動他還不如向神光域皇叫板!

泰坦少爺總算是脫險了.

不過,危機還在.

兩位刺客,趁寶物鎮壓的威力還在作用,竟然不逃反進,一人撲向止風國主.

一人則撲向珠光美人……

比兩個刺客速度更快的是,殿內有人,自大殿門口飄然而入,就像回到自己的家門那樣悠然自得,動作不疾不徐,速度卻比閃電般的刺客更勝一籌.所有人都可以清楚地看見,有個金se的男子,走進大殿……他那相貌英俊得讓人歎息,除了魅力無窮的泰坦少爺之外,恐怕就連冷酷的天誅也要在容貌上稍遜一籌.這一個身披金光龍紋戰鎧的英俊男子,右手中,握著一把劍氣沖霄的熾天光劍,那怕不曾揮舞,這劍的劍氣,也仿佛已經穿透所有人的心房.

而他的左手,則握著一條仿如銀河般璀璨的星鑽項鏈.

在眾目睽睽之下,此人歸劍入鞘.

將葉大管事手中的金盒,握在手中,然後,以某種金光力量破碎空間,瞬間消失……天誅和止風的拳頭,幾乎同時轟在他最後停留的地方,卻一擊落空.

"手持准神器的'光神劍’,又有'星河項鏈’,這人是複仇域皇,一定是."青狼叫嚷了起來.

"哼!"止風國主卻不那麼認為,這個男子的確很像複仇域皇,但複仇域皇要來,沒必要暴lu真容,以域皇之力,完全可以將全場的人殺光再走.為了一滴神血,何必使用如此屑小手段?以複仇域皇的能力,結交泰坦少爺遠遠比自己容易,何必故意謀殺?一定是有人故意偽裝成複仇域皇的樣子,尤其是當泰坦少爺安全脫險,這個人立即顯身,分明是想嫁禍于人.

在天華域,有實力嫁禍于複仇域皇的,能有幾個?

除了另外兩大域皇,就是中央神殿……兩位域皇敢當眾刺殺泰坦少爺這位天上界的名門之後?神光域皇和憤怒域皇再腦殘,恐怕也不會那樣做吧?如此算來,除了在天上界與四大家族有利益紛爭的……止風國主可不是一個傻瓜,一想即明,他心中大恨,只是不願意當眾說出來罷了.

"救命!"珠光美人花容失se.

止風國主在沒有寶物特殊能力星河的作用後,能夠輕易躲開敵人襲擊,珠光美人不行.

弱小的她,幾乎讓刺客一擊致命.

幸好還有忠心耿耿的親衛隊長'魚潮’舍身相救,才勉力擋下刺客的攻擊.

止風國主顧不得向天誅等人解釋這個變故,立即趕去,營救自己最心愛的女人.而天誅也走向那個被擒的透明盜賊,准備審問是誰指使,膽敢謀害泰坦少爺,與天上界名門貴族為敵.

兩名刺客窮途末路,招招皆是以死相拼.

止風有心以武力拿下他們拷問,沉著應對,一邊示意珠光美人遠離,最好退到天誅等強者的身邊尋求庇護.

"我死了之後,你們,在場的每個人,都會受到詛咒.想活命,就必須帶著自由女王,去止風中心島,哈哈哈,你們都中計了."那個透明盜賊瘋狂地獰笑著,原來透明似氣的身軀,漸漸浮現出無數的符文圖案,迅速地擴大變異,最後無聲無息地炸開,將那些變異發黑的符文圖案殘片,濺灑在整個大殿內武者的身上.

"……"天誅以能量相抗,發現根本無濟于事,符文殘片同樣沒入手臂,消失入體,不禁眉頭一皺.

"的確有異常能量入侵,這是詛咒,是詛咒沒錯!"萬焦國主厭惡地叫罵起來.

"見鬼,我們一起拿下那兩個該死的刺客,止風兄,我們來助你!"就在青狼願意tǐng身而出,助止風國主一臂之力時,忽然那兩個刺客有爆體的跡象.

"國主快走!"忠心耿耿的魚潮,撲向敵人,要與敵同歸于盡,卻讓自己的主上離開.

"想爆體,哼,沒那麼容易!"止風國主卻知道,想爆體不是不可能,但需要時間,在自己和天誅等強者的手中,真的可以輕易爆體嗎?就算兩個阻止不了,最少擒下一個吧?不然的話,這些亡命之徒真的以為自己這個國主是那麼的可欺嗎?

止風國主搶在魚潮之前,全力強攻那兩名刺客.

青狼,萬焦,樓羅三人已經趕了過來,天誅,龍懸和冥風也成圓形包圍,想自爆?那得問過咱們答不答應!

就在局勢變成定局的一刹那.

變故又生.

一直忠心耿耿的魚潮,忽然一匕紮進止風國主的後心,這種帶毒的暗殺匕跟兩名刺客手中的一模一樣.無視止風國主的護體龍皮甲,直接穿透背肌,釘進心髒.那個肉球一般,嚇得渾身發抖的三管事,一手將珠光美人抓在手中,挾帶著一片金se的光華,沖了過來.

魚潮,兩名刺客,肉球般的三管事以及珠光美人,都在眾人反應過來的一刹間,詭異地破開空間,傳送消失.

那種離開方式,跟之前那個搶走神血的英俊男子離開方式一模一樣.

止風國主摔倒在地面上,中匕處,血如泉湧……

全場久久.

也無人開口說話.

誰也想不到,事情竟然會演變成這樣,甚至,就連青狼,萬焦和樓羅等三位准備前來搞亂的國主,也萬萬想不到會這樣.

第三更,晚了更新,但是沒辦法,碼字碼得慢啊,今天足足碼了十個小時!

又,各位書友,假如你喜歡同居或者召喚,喜歡霞飛的書,那請在年度作者上投張票支持下霞飛吧!RO@.

上篇:正文 第九百四十七章:【試探,偷盜,變故】     下篇:正文 第九百五十六章:【中心島,甯靜海,仲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