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秘密,交易,蘇醒】  
   
正文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秘密,交易,蘇醒】

學子居.|超速更新文字章節|

守候在床前的岳陽同學,不知不覺睡著了.經過白天的一場惡戰,再強忍疲憊,消耗能量給重創的明珠公子療傷,就算岳陽同學是鋼鐵之軀,現在也支撐不住.最重要的是,經曆大戰後,在安全舒適的環境,已經松懈下來的精神,可沒有辦法再像戰斗中那樣一直保持著緊繃的狀態.

不知什麼時候,明珠公子蘇醒過來.

輕輕的睜開了眼睛.

自迷離中環視周圍的環境,待意識到是學子居的臥室,再發現伏在床前睡著的人是岳陽,才真真正正地松了一口氣.

戰斗結束,自己和他都安全地回來了.

現在根本不想是如何回來的,只要能夠安全脫險,就已經心滿意足.

明殊公子隨後舉起雙手,似乎在察看著手掌,又摸摸身上的衣服.

發現一切無礙.

衣物盡管已經有破碎,但貼身秘甲還在.

而且身上某些獨門的遮蔽秘法,也沒有受到神力破壞,或者產生不良影響,甚至,明珠公子覺得自己的身體現在比戰斗前還要好,那受到神力重創的打擊,就像夢兒一樣消散無蹤了.要不是在人谷內,無法使量,明珠公子還真想試試,此刻已經百分百完全恢複的自己,比原來會有多大的進毋……再看向呼呼大睡的岳陽,明珠公子充滿了好奇:他是怎麼做到的?

自己受到神力偷襲所造成的傷創讓他治愈了不說.

以前的一些舊傷暗創.

極難恢複.

又隱藏極深.

他是怎麼幫自己完全治愈的呢?

他使用的是什麼樣的力量?又結合了什麼東西來輔助?神露?神血?還是別的連自己都不知道的寶貝?

因為某些關系,身有暗創的自己,一直未能恢複巔峰狀態,可是現在,明珠公子感到自己的身體非但完全恢複了,甚至,比原來預期中要更強大,估計這個意外驚喜,就是戰斗大損後全面恢複的境界提升!

"整天**熏心滿腦子都是女人的家伙,睡著了卻像個小孩子!"

明珠公子看見熟睡的岳陽,心中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不知為什麼,總覺得這家伙其實挺孤獨的.

惹人生憐.

當然嘴巴上外不饒他.

明珠公子看了一會,忽然玩心大起,很想用發絲撩下他的鼻子,看他有什麼反應,又或者拿筆在他那張惹人生氣的臉上,塗塗畫畫,看他明天起床後臭美地照鏡子時的表情……

然而,當明珠公子准備實施時,又忽然停下手.

因為岳陽極輕地說了句多囈.

非常的小聲,非常的模糊.

喊的似乎是媽媽.

也可能是阿娘或者姐姐……明珠公子雖近,卻聽不清楚.

眼淚一下子就像那斷線珍珠般掉下來了,情不自禁,緊緊地將熟睡的他抱在懷里.

這個家伙,沒有人疼,還真是可憐.

第二天.

當岳陽同學睡醒,睜開眼睛,發現映入眼簾的!就是恢複了生命活力顯得精神氣足的明珠公子.他嚇了一大跳,先是拿起鏡子,看看臉上有沒有讓明珠公子畫成花臉貓,發現沒有,一愕,有點不對啊!趕到沖到窗口,看看太陽是不是自西邊升起和……明珠公子看見了,強忍好笑,故作嚴肅地冷哼一聲:"喂喂,我有那麼無聊嗎?小人之心,把我當成什麼人了真是!"

"今天你看起來有點奇怪!"岳陽感覺明珠公子今天有點不同,但奇怪的是,一時說不上哪里不對勁.

"是嗎?今兒我心情好,不與你計較."明珠公子表面不屑,但心里卻是美滋滋的.

"我不是做夢吧?"岳陽連連抓搔後腦殼.

"什麼意思?我心情好不拿大錘來幫你加重記憶,你就皮癢了不是?"明珠公子故作凶狠,不過,也不知為什麼,今天明珠公子再佯怒,也一點兒都不凶,非但嚇不了岳陽,反而讓人感覺這個威脅有占'可愛’.

在吃早餐之時,岳陽同學忽然記起一青.

看看左右,沒人.

于是湊到明珠公子耳邊,問道:"昨天在樓外樓,你要跟我說的那個秘密是什麼?"

明珠公子聽了這話後,神情非常精彩,凝視著岳陽的眼睛,好久,才忽然莫明其妙地笑了起來,笑得唇紅齒白地反問:"你不知道?"

岳陽無語,翻了個大白眼:"知道我還問你?"

明珠公子一聽,更加高興了,笑得甜入心:"真不知道?"

岳陽同學惱火地將個大饅頭塞住明珠公子的小嘴巴:"你想逗我玩是不是?"

這動作,要換在平時,明珠公子不拿黃金大錘追殺岳陽一萬里才怪,偏偏現在的明珠公子,心情極佳,即使讓岳陽同學自口中塞了個大饅頭也不生氣,反而得意地在饅頭上面輕咬了一小口,再拿在手中,朝岳陽左晃晃,右晃晃:"決定了."

莫明其妙地岳陽同學大愕:"決定了什麼?"

明珠公子看住他,吃吃地笑道:"我決定了,不把那個秘密告訴你這個呆頭鵝!"

"可是當初是你要說的,現在勾起了我的好奇心,又不說,算怎麼回事?"岳陽同學勃然大怒.

"那時是那時,現在是現在."明珠公子笑得很舒心,臉上的表情,是'我就是不說你能奈何’的得意模樣.

"切,我還不稀罕."岳陽同學化悲憤為食欲,比平時多干掉了三個大饅頭,仿佛嘴巴里咬的就是明珠公子似的.對于生氣的岳陽同學這樣的舉動,明珠公子樂得不行,一直笑,甚至一整天都在笑,有時偶爾停下來,但一看岳陽,就又忍不住,仿佛想起了某個特別好笑的趣味小笑點,忍俊不禁.

笑歸笑,但惡神蘇醒即將反攻的問題.

明珠公子也沒有好辦法.

畢竟這里是人谷.

無法直接開戰空有一身力量,卻無用武之地.

對于岳陽自海底取回來的那個遠古遺物,兩人也研究不透,是個什麼樣的玩意兒.表面平凡無奇,但內部貯藏著不可思議的封印力量,不太像一個強力的遠古聖物,或者神器,倒有點像封印費雯麗女皇的黑玉項鏈.岳陽不敢肯定但估計是類同或者相近的東東……難道是要把那個惡神,像封印費雯麗女皇那樣,封印進這個遠古遺物之內嗎?

能不能封印暫時不說.

現在,是會不會封印的問題.

岳陽一問明珠公子,發現果然是個大問題,因為明殊公子也不會封印.

封印不難像岳陽同學,就經常刮印天界邪惡墮落武者,將他們打個半死再扔進鎮魔塔里面.當然,那種封印不能算是真正的封印,拿來對付天階武者還馬馬虎虎,對至尊強者就已經非常困難了,幾乎不可能.

想用那種辦法,來封印一個真正的神明?

就算再自信岳陽也不敢說成功.

又或者,即使岳陽在短期內不可思議地參悟出封印神明的遠古秘法,又如何有能力將一個遠比自己更加強大的惡神,封印在遠古遺物里?

萬一這個遠古遺物的作用不是封印惡神的話,而是另有它用,豈不是誤入歧途,白費功夫?

總之,岳陽同學很是頭疼.

明殊公子陪著歎息.

兩人想了一天,幾乎想破了腦袋最後還是沒能想出個好辦法來.

最後還是明珠公子安慰岳陽:"慢慢來,不著急,如果九大封印柱保護得當的話,我們最少還有一年時間."

岳陽聽後,先是點點頭.

隨即,又搖搖頭.

那怕是最好的防禦,也永遠都是被動的.

更何況在最多一年時間的倒計時下,又有幾個人能夠鐵心下來團結一致地進行防禦?

恐怕最糟的是,為了保命或者為了前途著想,會有許多原來不是惡神信徒的人加入信徒的行列,反過來由防禦者變成破壞者!

一晃兩天時間過去了盡管在評測中學子傷亡慘重,但天驕學院很快處理好了這個問題,新手在人谷中的生活評定儀式,最終還是成功地拉開了揭幕.任天歌和豪格他們,還感到有點奇怪,來找過岳陽同學商量,明珠公子代岳陽給他們回了一句:"相比起惡神蘇醒,即將降臨,人谷毀滅,學子們的死亡簡直不值一提.學子大量戰死的後果再嚴重,有整個'人谷世界’即將被惡神毀壞更嚴重?如果沒有意外,現在人谷的各大勢力已經知道了這一個消息,正在為各自的未來打算,哪里還顧得上什麼學子!"

"這倒是,但我們不能再坐以待斃了."任天歌有點頭暈,再這樣等下去,絕對不是好辦法.

"你們來想辦法,如果有什麼行動,有什麼需要做的,就使喚我們,千萬不要客氣."豪格也覺得自己在用腦這方面,心有余而力不足,還是聽岳陽和明珠公子兩人的,要是兩人想出了應對的相關辦法,自己絕對是義無反顧地執行.

"放心,我能削他一根手指,也能削他腦袋."岳陽防止大家過于絕望,趕緊安慰兩句.

"昨天半夜,我看見姬無日再次通過傳送門進入了樓外樓."銀瞳大賢者說了一個非常不妙的壞消息.

"再!"

"什麼……"

"這還不是最壞的."青魔忽然冷冰冰地哼了一句:"在姬無日離開後,還有幾個人,先後進入了樓外樓.姬無日和另外幾個人的臉上還看不出什麼,但在他們中,最後一個出來的那個人,表情非常得瑟,臉上一副'我未來就是世間霸主’我未來就是人谷之王,的白癡相,讓人即使距離了九條街,一眼看見那副德性,也會把隔夜飯給吐出來……我懷疑,安然無恙地自樓外樓出來的他們,都與惡神做了某種交易!"

"你說最後出來的那個人是誰?"明珠公子其實不用問,都隱隱猜到了答案.

"金坷垃?"岳陽一猜就中,青魔點頭,給予肯定.

"那還真錯不了!"就連不想用腦的豪格,也一拍額門,覺得青魔說的'惡神交易’是不離十.

"惡神如果與金奇等人做了交易,那我們要怎麼應對才好呢?金奇雖不足為患,但姬無日,還有另外幾人可不得不防啊,尤其是姬無日,萬一他與惡神有了大交易,估計以後人谷里死的人,那就多了!"任天歌想起姬無日在魔谷中,曾經干過一票,差點讓整個天使聯盟陣營的挑戰者死清光,以姬無日的心狠手辣再加上惡神的壓倒性神力,人谷里死的人,恐怕會比魔谷更多百倍千倍!

"好了,別的不要多想,先等新人評定儀式結束了再說吧!"岳陽同學現在也沒招,不過,幸好寶典世界里的雪妞已經有了蘇醒的跡象,實在不行,回去找她商量一下.

也許集堊合眾人智慧,能想出個應對的好辦法.

岳陽,現在真是有點迫不及待,想回去看望之前曾在'樓外樓’惡神大戰中強行蘇醒過來以心靈力量支持自己的雪無瑕!

更新遲了,向大家說聲抱歉!

上篇: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魔能液金,合作】     下篇:正文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仙器,傳承,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