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邊城,秘聞,隕天盜】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邊城,秘聞,隕天盜】

全文字無廣告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返回寶典世界,岳陽與茜茜公主,岳雨她們齊聚一起,商議半天,又放松休息一夜,才出去接引所.

對于岳陽的奇特經曆,岳雨和茜茜公主她們,既感到愕然,又為之慶幸.

在朵朵她們修煉不曾回來,雪無瑕又沒有蘇醒.

大家只好將神境的問題暫時擱置下來.

岳陽心中,其實更希望在自己的意念世界里再見一次劍靈禦姐,自她那里得到最好的指引再說.只是他在睡眠中進入意念世界後,卻發現只有大蘿莉一如既往地陪著自己練功,卻不見劍靈禦姐的蹤影.

劍靈禦姐可不是想見就能見到的.

只要在最重要又或者最急切的時候,她,才會現身指點.

耐心地等吧,現在又不急,劍靈禦姐有那麼久就會出來小考一次,到時再向她請教神境的事情就是了.岳陽突破銀色寶典的無盡世界,參悟了創造,毀滅和永,雖然拋到了地谷的山外山,暫時還找不到返回人谷的方法和路徑,不過,這並不影響他現在的好心情.

吹著口哨,慢慢悠悠會起床.

伸了個懶腰.

無視蟈蟈在外面的拍門,仔細洗漱一番後,才施施然地打開門.

門一開,露出蟈蟈那張氣煞得比棺材板還要黑的臉:"我還以為你死在里面了?我喚了你半天,為什麼不應?"

岳陽臉上佯裝驚訝,但蹩腳的神情,比那些不入流只配打盒飯的龍套演員還要差勁,讓人一看就知道是假張出來的:"你剛才叫我了嗎?我沒有聽見啊!不好意思,真沒聽見,你有事?"

蟈蟈恨不得拆了門,抓在手中,然後一門板將這小子拍死.

好不容易,才給忍了下來:"大人讓你准備好,我們需要立即起程,返回東南神國!"

昨天昏厥倒地的老矛,蘇醒之後,發現自己腦海中一片茫然,似乎有某種很重要的東西記不起來了,但苦思冥想,又想不起來是什麼,心中煩躁難安.他失魂落魄地呆坐了許久許久,始終找不到失去的記憶,但即使身體安然無恙,沒有受傷,不像是受到攻擊,但缺失了部分記憶這種詭異的事,卻讓他感到不安.

返回到接引所後,老矛發現自己的記憶似乎又沒有問題.

腦海中剛剛接引到一個奇怪的'新人’這種記憶,與現實完全沒有偏差.

老矛真懷疑自己沒有失去記憶,但他無法解釋自己為何暈倒在地面上,更加無法解釋心中那種記憶缺失了一部分的別扭感覺!

思考一夜.

依然找不到答案的老矛,決定結束接引,提前返回東南神國.

只有回到自己的地盤,心中的不安,才能消減淡弱……老矛一大早就起來,命令蟈蟈以及幾個屬下,做好返程的准備.對于岳陽這個奇怪的'新人’,老矛雖然少許疑問,但暗中猜測,是否是這位岳泰坦背後的超級大能對自己動了手腳,不由更加敬畏.

返程過程一路平安,但老矛仍然倍加謹慎,處處小心.

直到踏進東南神國的國界,進入了邊塞閃隘. 全文字無廣告

才暗中松下了一口氣.

"休息一天,明日我們搭個順風車,改乘邊軍換防返回國都述職的'懸空母艦’,你們可以在邊城走走,買點邊關物品生活所需,但不可招惹生事."老矛與駐守邊塞城池的神將是熟識,在赴將府飲宴前,特意叮囑一番.

"是,大人請放心."蟈蟈趕緊表態,同時狠狠地盯了岳陽一眼.

"天晶在這也可以用嗎?"岳陽看了不看他一眼,伸手接過老矛遞來的一個小袋子,打開一看,發現里面裝的是十幾顆天晶,樂了.岳陽同學身上別的不多,但天晶卻不少,看來即使來到地谷,也不用過苦逼日子.

"真是狗屎運!"蟈蟈表面對老矛私下對岳陽的贈送不敢怨言,但內心卻非常不平.

要知道,這一小袋天晶能頂上他半年的薪俸.

現在,就這樣隨手給了這個小白臉.

甚至連多謝都沒有一句!

老矛臨走前,看見屬下這等表情,有點放心不下,破例每位下屬都賞賜了三枚天晶才走,反正都是他的心腹之人,可不想因為一小袋天晶就讓主仆關系產生了間隙.

三枚天晶,雖然及不上岳陽那一小袋,但多少也挽回了些顏面.

蟈蟈臉色總算好轉了.

朝岳陽哼了一聲.

鼻子流露出幾分傲慢來,似乎是說,畢竟還是我這個跟隨大人許久的老人更得寵!

岳陽同學仰首向天,佯裝沒看見這個家伙,讓蟈蟈有種一拳打在空處的無力感,心中又是一陣不爽!

另外幾個下屬,更是歡天喜地,謝過老矛這位仁厚的上司後,一個個急匆匆地出門,到旅館外面的邊城市集購買邊城特產.

不用蟈蟈那個不合格的向導,岳陽同學漫步邊城市集.

這里的東西,並不因為地處邊關就稀少.

相反,這里的東西相當的豐盛.

琳琅滿目.

"西神國的地髓秘銀,八大神國商品貿易中十大禁品之一,現在只有三瓶,本人是冒了生命危險,才在地谷隕天盜那里接到的委托,一瓶兌換千顆天晶,不二價,有意購者從速出手了!"

"南神國的紫珊瑚,佩之聰慧,清心不迷,僅價五十."

"墨騅,追風,踏雪,紫電,驚雷,各種珍稀座騎一律售價二百天晶."

"蛇紋蒼草,可解百毒,食之可增加植系戰獸毒性,另有龍涎香木,鐵葉荊棘以及星蕊紫天羅."

"出售各神國的邊塞令牌,持牌,可以通行各神國邊關."

"永久兌換天晶……"

"東北神國的獅子滾雪球,山外山最大的明珠,此寶物冬暖夏涼,晝夜放光,光芒柔聚不散,實是貴族居室裝潢點綴不二之選.售價三百天晶,先到先得,都來看看吧!"

岳陽走在這個邊城市集,發現此地的商易比通天塔六層的廣場還要熱鬧,吆喝聲此起彼落.

最最讓他感到不可思議的是,這里,什麼都有得買.

什麼違禁品,什麼寶物,什麼明珠寶石.

應有盡有.

只要有足夠的天晶,這個邊城市集可以購買到任何東西,禁品和違法行為什麼的,對于這里的商人簡直就是浮云一樣.最牛逼的是,那個出售西神國地髓秘銀的家伙,就站在十大禁品的警示榜單下面,大有公然挑釁東南神國邊城法規的勢頭,而站在不遠處的駐軍守衛,卻像睜眼瞎子那樣,視而不見.

岳陽同學在市集走了一圈,出手不多,但也購下了少數看得上眼的東西.

比如一些成長潛力極高的戰獸蛋.

通天塔,即使是再多的戰獸蛋也永遠不夠用的,尤其是岳陽帶回去的這種高成長高潛力的戰獸蛋,更是成為各種族崛起所需的指標之一,各族王者,為此簡直爭得不可開交.

若非有南宮老人合理安排處理,說不定還會重新引發戰爭.

當然,岳陽現在最需要的,卻不是戰獸蛋.

而是情報!

"把你所知道的秘聞都說出來吧,嘴巴不要停歇,不准重複,不要羅嗦,如果我聽得滿意,每五分鍾你就可以多獲得一枚天晶."岳陽觀察半天,最後找了個嘴皮子很利索的小游商,把三枚天晶放在對方的寶石天平上,又許下了重金獎賞.

"少爺你找我就對了,地谷秘聞我最清楚了,三天三夜也說不完,哎呀對了,聽說一股凶悍的隕天盜剛剛襲擊了'火火島’,將那里所有人屠戮一空,掠奪無數財物後,逃進了隕石星流帶,東南,南和西南三大神國,正准備聯合組建外域軍團,剿滅匪患.說到隕天盜,那些家伙除了給我們一點走私物品的委托外,幾乎一無是處了,所有人都知道,地谷與山外山無時不刻都在靠攏之中,一旦觸碰,整個世界就會毀滅,所有人都為了這個靠攏而粉星阻止,但他們卻天天破壞,直恨不得末日早些降臨似的,雖說地谷與山外山靠攏最少還有萬年時間,我們也許不至于遭遇末日,但總要為兒孫後代謀取生存可能……西神國正在擴大軍備,據說他們有一個'千年計劃’,意圖在千年之內,統一山外山以及地谷,但不知真假!接著是什麼呢?啊……對了,我還有個最大的秘密,太炎和冰璃兩位神主隕落後,傳有遠古遺物失落于山外山最恐怖的無人區'神滅之地’,也有傳遠古遺物裂分成八份,分掌在八大神主手中,更有傳言,說東,西兩位神主假借遠古遺物失落之名,偷偷私藏了遠古遺物,而且正偷偷在汲取其中的神力,兩位神主的實力,不斷提升,已經遠遠超越並拋離其余六位神主……"

"不錯,賞你的!"那個家伙為了天晶,拼命將所知道的小道消息透露出來,直講得唇干舌燥,岳陽聽了好半天,總算對地谷和山外山有了一定了解,心中大爽,隨手抓出一把天晶,當作賞賜,拋給那個累得舌頭吐出來像狗一樣喘氣的家伙.

"真是個慷慨大方的少爺,我看不是王子,就是侯爵!"捧著天晶,那個說話給累個半死的家伙活力一下子回來了,猜測起岳陽的身份來,可惜,不論他怎麼猜,也絕對不可能猜得到.

雖然是小道消息,不能盡信.

但也有少量可取之處.

岳陽同學在得到了自己所需的情報之後,再不停留,悠悠然,返回驛站旅館去.

地谷.

山外山.

既然自己來到了這個地方,不管這里的情況如何,拿到太炎和冰璃的遠古遺物看來是必須的,最少銀色寶典無盡世界里那個神秘的存在,需要自己完成這個任務,否則,自己還不一定能夠返回人谷.姬無日是來了地谷,但惡神還在,人谷,必須得回去一趟,要不然,人谷的一切事物,還真有可能會讓姬無日那個家伙給算計掉……

想拿到遠古遺物,看來要重點注意一個人物,那就是西神國的神主.

那個家伙是姬無日什麼人呢?

難道他也是中央神殿的?

神滅之地,似乎也是一個值得注意的地方……

岳陽正在思考,在進旅館門口里,忽然有個**上身肌肉極其雄健的巨人,自寬闊的大門里擠出來,氣沖沖地瞪了岳陽這個無辜的路人一眼,似乎對岳陽同學埋頭走路,不恭敬地讓道于他非常不滿.

"鵜鶘,不可魯莽,我們有急事處理,不要惹是生非."緊隨在背後,有一個渾身上身穿著火紅色華麗皮草的中年男子,喝止了憤怒的巨人.

"哼,看什麼看?再看老子拆了你這把瘦骨頭!"那個渾身肌肉累累蠻力無窮的巨人怒喝一聲.

他狠狠地瞪了一眼岳陽,無奈地隨中年男子離開,似乎真的有要事在身.

要不然,說不定會出手攻擊岳陽這個無辜地打醬油路過的路人.

等岳陽進門.

在里面大廳看見這一切的蟈蟈,忽然快步上來,低聲警告道:"那兩個人是隕天盜!你這個白癡新丁,不要隨意招惹那些亡命之徒,那不是你可以招惹的……"

岳陽同學雖說平時很低調,從來也不會做什麼虎軀一震,將王八之氣外放什麼的舉動.

但並不代表他膽小怕事.

相反,若真有人惹他,他不介意狠狠地賞給對方一個響亮的耳光,讓那些目中無人的家伙明白什麼叫打臉!

"隕天盜又怎麼樣,我又沒招他,他要敢動手,我打得他連他媽都不認得."岳陽同學毫不在乎地搖搖頭,如果這就是傳說中的隕天盜,那似乎還真有點不夠看!

"切,你就吹吧,如果剛才那大塊頭真的動手了,你早哭喊著找媽媽了."蟈蟈嗤之以鼻,有種當著那兩個隕天盜的面說,事後吹噓誰不會?隕天盜雖然有幾十股那麼多,良莠不齊,但再差勁的隕天盜都不是個人力量可以招惹的,就算是各個神國里的神將,對上隕天盜的頭子,也不敢輕言說勝利拿下.

"好吧好吧,你贏了!"岳陽不想吵,雙手一攤,瀟灑地聳聳肩膀,轉身離開.

"有趣,真是個有趣的年輕人,可惜太年輕了一些!"坐在大廳角落的酒桌上有一個絡腮胡子的落魄大漢,衣衫破舊,極像通天塔那種窮得連酒錢都要賒欠的酒鬼傭兵.當岳陽走過身邊,上樓而去時,端著酒杯不停地往嘴巴里灌酒的他,那醉意迷蒙的眼睛,忽然閃現出一道懾人精光,但很快消失不見,恢複到一個昏天昏地的酒鬼模樣.

!@#

(全文字電子書免費下載)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地谷,山外山】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赤虯,神戰,困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