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奇門】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奇門】

() 長尉狂怒.

從來沒有人如此折辱過他,那怕是zhōng yāng神殿的最強者神殿至尊天禦,也不曾對他有過這等恥辱xing的打擊.

轟轟轟轟轟轟……千萬道神光自長尉的身體上迸發出來,每一道神光,都形成一支鋒利無匹的神劍,自動防禦.長尉原來那金se的神軀瘋狂膨脹,變形,深深貯藏在體內的神力,因為極度憤怒,自動解封爆發,平時難得一見的第二形態,幾乎在一瞬間,即呈現在眾人之前.

巨大的犄角扭旋彎曲,森森利牙如匕,長長的犬牙凸出了雙唇.

碧綠se的眼眸里,不斷翻騰著瘋狂如海嘯般的嗜血.

撕食萬物的巨爪自手指腳趾延伸.

體毛,形同豪豬般的尖刺.

根根倒豎.

在東方棋盤世界的法則配合下,解封神力提升到第二形態,完全獸化的長尉,神智不變,唯一改變則無盡增加的,是對岳陽這個對手的恨意.

它揮爪在天地之間,仿佛極其隨意地一掃.

爪下空間粉碎,隨之而起的是一扇奇門,上面銘文古樸,圖案玄奧深重晦澀難明.

沉重的奇門,緩緩打開.里面湧出無盡的神光,全部落在獸化形態的長尉身上,輝耀更勝午間烈陽,原來解封獸化後實力暴增十部的長尉,渾身威能再次提升十倍以上.此前岳陽的打擊,所有的負面影響,統統消失,就連岳陽剛才一腳踩斷的脊椎,也長出了護鎧般的骨刺.門外,里面湧出來的神光威能,同時與棋盤世界的法則威能完美融合.將長尉與東方兩位神階的意志,暫時擰成了一股無法動搖的神鏈.

"咦?"岳陽忽然發現不對.

原來遠在萬米之外已經變成東方傀儡戰奴的怪物屠玉,長螂以及葬虎,竟然無視空間與距離,一個個自那扇奇門中魚貫而出.

它們通過奇門後,實力同樣暴增.

雖不及長尉的十倍加持,但最少也有三倍至五倍的增益加成.

這扇是什麼門?非神兵利器也非寶物戰獸,非天賦技能也非是寶典領域,到底是何等模式的存在?岳陽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長尉那個所謂的'長門巨神’的稱號.肯定與這扇古樸玄奧的奇門有關.

門開後,第一個發動攻擊的,卻非是長尉.

而是屠玉.

一個已經沒有自己du li的思想怪物戰奴,一個就連他的父親也隨手丟棄令其成為別人犧牲品的可憐蟲.

屠玉自個沒入地面,等它再鑽爬出來.已經多了兩個分身,因為三者極其相像,旁人根本看不出哪個是真身哪個是分身,只能看見三個一模一樣的泥偶怪物,在面前令人惡心地蠕動著.屠玉與兩個分身,同時向岳陽沖鋒而來,速度不算快.但在棋盤世界中,它們只是向前邁了幾步,就邁過了萬米距離,直接沖到了岳陽面前.而相對產生影響的.是岳陽,無法他如何的退避,也保持著與敵人一步之遙,根本無法真正擺脫.

"滾!"

岳陽發現棋盤世界的法則正在作用.也不再躲避.

輕輕地,伸出左手.

屈起食指.

漫不經心的一彈.比彈飛一只蒼蠅還要輕巧,瞬間即將沖到面前的泥偶三者之中的中間一個的腦袋,彈飛出千米之外.

泥偶絲毫無損,無頭不倒,但有一種反噬的力量,似是極其尖銳針刺在身上紮刺那般,岳陽在出手攻擊後的一刹,即感到了疼痛.最恐怖的是,他的後腦,似乎被某個萬噸巨錘狠狠敲了一記,嗡嗡作響,兩眼金星狂冒,差點沒有眩暈過去.岳陽情不自禁地伸手,在後面一摸,發現後腦,不知所時,多了一個小小的傷口,仿佛是受了某位強力神階的偷襲,生挨了一記重指彈擊,傷創呈現的方式是那般的莫明其妙.

趁岳陽陷入了短暫的眩暈中,另外兩個泥偶,也同時揮舞著它們丑陋的手臂,狂魔亂舞般,向面前的岳陽作出了它們的攻擊.

"你才是真的屠玉!"岳陽天目慧眼中的光芒一閃,不退反進,搶上去一記崩拳,痛擊在怪物屠玉的真身上.

"啪!"

擊中了.

但岳陽在收回拳頭之際,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受到了某種無法驅逐的惡意詛咒,一陣陣虛弱,要不是強撐著腰杆和雙腿,恐怕都會咳嗽兩聲,無力地癱倒在地面上.天地間,輕柔吹拂而過的清風,本是愜意又爽快的,解人暑熱,但此時吹在岳陽身上,岳陽大有一種被無形刀子切割般的痛楚……那種不適,就跟一位臥床數十倍的虛弱病夫忽然出到外面,受到涼風吹拂那般.

別說受到詛咒的岳陽,就連觀戰的眾人,也發現了不對勁.

力撐著退後,躲過屠玉另一個分身攻擊的岳陽.

驚覺長尉正站著自己背後.

經過解封形態又經過奇門加持再與棋盤世界完美融合的長尉,並沒有著急地發動攻擊,而是像獵手圍觀落入陷阱的獵物那般,冷冰冰地看著無比虛弱就連站直身子也大汗淋漓的岳陽.

"岳泰坦,不可否認,你是個天才,但是,我想說的是,你還太嫩!"長尉巨爪揮轟在岳陽背後,同時一本正經地自獸口中嘶吼道:"僅憑同伴和親人獻祭才提升上來的你,真的懂得如何使用神階的力量嗎?真正懂得神力的真正本質嗎?這些,你都不懂!沒有千百年時間參悟,你再聰明,也不過是一只狡猾的螞蟻,在根本上,你還不是一個神階,更別說什麼通天塔武者的憤怒了,那叫弱者的呻吟好不好,就跟你現在一樣!"

岳陽整個人如流星般飛she出去.

棋盤世界中.

天地不變,但飛行路線上,偏偏有無數的崇山峻嶺在前面等著,一座座山峰.皆讓岳陽撞上,直到他的去勢完全擋下為止.

"這,還只是個開始!"長尉的眸中閃著無窮的嗜血與殘酷.

獸化的他自奇門中進去.

等出來.

下一秒已經站在岳陽撞擊停止的山頭.

就在他准備施展更加狂暴的力量,將整個山嶺摧毀,將里面可能已經暈迷不醒的岳陽,打成殘廢時,旁觀的不倒至尊忽然開口jǐng示:"小心,那不是岳泰坦!"

長尉聽了眉頭一皺.

原來准備發動攻擊的利爪,謹慎地收回.形成防禦狀態.

岳陽撞擊的那座山嶺,忽然變成了噴發的火山,萬億噸熔漿和泥灰噴發向天空,大如磨盤的石頭在蒸氣與濃煙中亂飛……東方引爆了棋盤世界的一角,但非常的遺憾.岳陽並不在其中.看著濃煙滾滾的火山,所有的神階與所有的觀戰者,全部露出了迷惑.

那個連撞碎十八座山峰最後一頭撞進來再也沒有出去過的岳泰坦哪里去了?

葬身火山?

不可能!

假如真有那麼容易殺死這小子,那麼東方也不會與那麼多神階聯手,不需要如此的興師動眾了.

長尉揮手一展,古樸奇門現于他的身後,只要有門在.那麼無論敵人以何種手段攻擊,那麼他都將立足不敗之地.

周圍的空間陣陣震蕩,詭異的氣氛越來越濃.長尉發現屠世兄弟與不倒至尊他們,都在一旁冷眼旁觀.不禁冷笑一聲,轉身,邁步向奇門,決意暫時離開.以免受到不知藏身于何處的岳泰坦的突襲報複.這打架又不是自己一個人的事,何必一個人全部摟上身?屠世兄弟,不倒至尊他們想撿便宜?沒門!

正當長尉身形半入奇門之內.即將消失.

忽然,更加詭異的事情發生了.

一個不可能出現的影子,出現在門內……長尉的眼睛瞪圓了,他發現出現在自己門內的影子,竟然是此前消失的岳泰坦.這怎麼可能?就連意識近半連通一體的東方,也不可能通過自己的'門’,岳泰坦是敵人?他是怎麼做到的?

來不及反應.

甚至來不及思考.

長尉那用于護體的神光劍已經根根折斷,岳陽以撞碎十八座山峰之勢,挾帶著無可干擾且不可動搖的至尊意志,雷霆萬鈞地撞在長尉的臉上.

"置換."隨著一聲叱令,已經身為傀儡戰奴的怪物屠玉,忽然化作虛影,實體與被岳陽撞中的長尉,交換了一個位置.而不倒至尊,天屠神屠世終于抓到了最好的時機,在岳陽全力攻擊長尉卻變成頭撼置換後的屠玉以致虛弱的一瞬間,雙雙瘋狂搶出,一化千萬道血紅神鋒,一化粉山巨人,同時夾擊自奇門中沖出的岳陽.

岳陽毫無防禦,全部中招.

可是.

發出慘嚎倒在地上的,卻並非是他這個被設局中招的岳泰坦,而是那個來不及動手只在一旁觀戰的大屠神屠萬!

屠萬簡直莫明其妙,自己又沒有招惹這個岳泰坦,在不倒至尊他們夾擊時更是站得遠遠的,這事完全與自己無關,怎麼會變成這樣?偏偏這就是事實,身上血淋淋的傷口和粉碎折斷的脊椎,無不告訴他,這一場飛來橫禍的真實xing.

"啊嚎嚎嚎!"屠萬想問為什麼,可是嘴巴一張開來,沖喉而出的卻是慘嚎.

"發生了什麼事?"觀戰的雙龍頭古昂等人完全不明白,前一秒,岳泰坦還處在劣勢中,就在被屠世和不倒至尊打敗,誰不知,僅是一秒後,倒下的人卻是局外人一般的屠萬.在這一秒內,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而且,岳泰坦為何能夠在長尉的奇門中走出來?

好奇如同毒蛇般噬咬著他們的心胸,可惜,以他們的目力,根本不可能看見真相.

全場.

除了那個偽裝成屬下裝菜鳥一直瞞著眾人的妖帝之外,再沒有第二人,可以看到整個過程發生的變化,更別說找到疑團的真相了.于是,自發地,所有人都抬眼望去,看向妖帝,包括場中嚇了一大跳的長尉,身為'長門巨神’的他,其實也沒有看清楚事情是如何發生的.

妖帝的唇角.

浮生了一絲微笑.

在眾人的好奇心就要爆炸的時候.

他,忽然說出了一個誰也意想不到的陌生名字,噗鬼!

*** *** ***

一路走來,滿地荊棘,如此步履維艱的生活,常有未知的迷霧,遮蔽眼睛,當一次次自坑里爬起來,泥水沾染的雙手緊握著酸楚,灰暗里閃動的yīn影,總讓人恐懼,而意外就像那黃蜂的尖刺,讓心靈一再受傷,比起豺狼虎豹路中擋道,草叢里的毒蛇獠牙,更加防不勝防,總希望能夠有一道暖暖的陽光,可以自頭頂上透漏下來,但層層疊疊的yīn云帶來的,更多是小雨和寒冷……

在別人隨時可棄的征途上,有一個傻瓜,用堅持回報著別人的嘲笑白眼,用苦笑回應著別人的詛咒謾罵.

不敢說沒有懶惰過,在痛苦中舔著傷口時,也曾,為自己找過休息的借口.

可是這個傻瓜,從來沒有想過放棄!

最後,

想說的是,這個傻瓜,還在掙紮前行,那怕前方和未來早就不可預知.

*** *** ***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進境,幻月女神】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你們太過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