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伏子】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伏子】

不倒至尊一倒地,所有人的觀感完全改變了.

此前,認為岳泰坦輸定的觀戰者們,統統自心底湧現出這樣的一種無力,那就是:難道在這個世界上能夠擊敗岳泰坦這小子的人還沒有誕生嗎?東方,屠世,長尉以及不倒至尊等諸位神階齊齊聯手,天時地利俱全,可是還是拿這小子沒辦法.

若非親眼所觀,誰也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擁有雄健天賦的不倒至尊倒下了.

接下來.

又會輪到誰呢?

長尉的臉色非常難看,他覺得下一個倒黴的,九成是自己.

無論是神階強者不容侵犯的至尊意志作崇,還是身為一位超級武者的驕傲之心,都絕不允許敵人在諸多觀眾面前如此戲弄自己……長尉很想沖著岳泰坦暴吼一聲:我不是魚肉,不是你想隨心所欲地施為就可以任意宰割的羔羊!

當然這句話最終還是沒辦法吼出來,因為現在的長尉實在有點心虛.

他自問正面開戰,不是擁有雄健天賦神力以及身體都以強蠻著稱的不倒至尊的對手.

"東方."長尉死死地盯著岳陽,不敢輕易回頭.他這位原來自信滿滿的中央神殿第一值守,現在因為擔心面前這個不可思議的年輕人出手偷襲,給自己致命一擊,急急于口中緊張地喊出了東方的名字.打心底,他不想站在岳陽的正對面,而是希望己方的最強盟友東方能夠站出來.為自己解圍.除了東方,長尉實在想不到還有誰,能夠阻止岳泰坦這個簡直就是變態級別的家伙.

"小意思,置換!"全場只有東方大殿主仍然保持著足夠的自信.

他的聲音一落.

原來已經轉化成無自我意識的棋盤傀儡戰奴的屠玉,全身激射出一道金色光華,直射向重創的不倒至尊.

瞬間,兩人的傷勢進行了互換,怪物屠玉全身爆碎成渣,而此前深受重創的不倒至尊,則自金色光華中迅速恢複.還原如初.

在不倒至尊重新站起來後.眾人才發現,無論是不倒至尊他個人的力量還是血肉軀體,都煥然一新了.

甚至更勝戰斗之前.

看見如此詭異的一幕,局外觀戰的人們都情不自楚地倒吸一口涼氣.

他奶奶個熊的.有了這種法則能力.在這個獨一無二的神威意志運行的世界里.還有誰可以打敗東方這個棋盤世界的創造者和主人?

不可能!

就算面前的岳泰坦再強大一百倍一千倍,也絕對不可能勝過東方!

又或者那位更加強大的神殿至尊,若是身置棋盤世界其中.恐怕也不敢輕易言勝.

因為,這根本就不是力量可以戰勝的,這是一種讓人感到無比絕望的法則,一種完全掌控在東方這個世界之主手中的無上神力!

"太無恥了!"桀驁男子直到現在才明白過來,為什麼此前的東方會浪費神力複活屠玉,葬虎和長螂他們這些渣渣成為傀儡戰奴,原來,為的就是這一著!早在還沒有戰斗之始,東方就布置好了這一步暗棋,設下了十面埋伏的陷阱,就等岳泰坦跳進來.

"東方,真不愧是中央神殿第一智者,佩服,佩服!"妖帝也搖頭歎息,相比起天上界別的神階強者,東方雖然不是神力最強大的那一位,但他絕對可算得上是最可怕的敵人.

"勝利永遠在掌握之中,就是這種意思嗎?"雙頭龍古昂此時的臉色蒼白如紙,雙目無神地喃喃自語.

不看不知道.

一看,他才發現自己真是螻蟻般的存在,渺小無比.

相比起岳泰坦或者東方這種妖孽,要想保留一點自尊心,要想在某個方面挽回一點優越感,要想整個人不全面崩潰,真的很難……這種變態到底是怎麼誕生到這個世界上的?一個就罷了,偏偏兩個都那麼變態,都那麼讓人抓狂,這樣下去,別人還有活路可走嗎?

有雙頭龍古昂這種沮喪感覺的,可不止他一個.

而幾乎是所有的觀戰者.

除了妖帝尚好.

其余人,都在東方的打擊下接近崩潰,智商上的挫敗,往往比力量上的失敗更加痛苦,更加無力.

"岳泰坦,我想,你應該不止剛才那一點小花招吧?"此時的'天屠神’屠世隱在黑暗中,聲音幽幽地哼了一句,他的話給人一種感覺,就像有根無形的尖刺,自耳朵中與聲音同時鑽入,深入腦髓,直紮靈魂之核.他與興奮的長尉不同,在岳陽沒有真正失敗之前,都不會減少一絲半毫的警惕.

"笑話,置換什麼的,不過雕蟲小技罷了,你們想嚇誰呢?"岳陽同學聳聳肩膀,表示只要出手將屠玉等三個傀儡戰奴直接滅掉就行.

眾人一聽,咦,好像還有轉機?

難道在所有人看起來都完全無解的詭異戰局中,還有輕易破陣的辦法?

岳陽他胸有成竹的反應,讓觀戰者又生出了好奇之心,尤其是此前對他就特別感興趣的妖帝,更是臉帶微笑地看著.

"我完全同意."最讓人意外的是,東方他竟然也同意岳陽的說法.

"咦?"桀驁男子差點以為東方吃錯藥了.

"只要將戰奴滅掉,的確可以擺脫法則的影響,但是,岳泰坦,我想說的是,你不是第一個看到這個破綻的人.而參悟出這種法則之後,幾千年來,我也不是一直將它隱瞞著,相反,我無時不刻都在修補和改變.聰明的年輕人,你不是以為我會將一個半成品拿出來與你開戰吧?"東方非常輕快的笑了,他並非沒有後手.

他能利用這些傀儡戰奴.就知道這種方法的弱點.

所以,東方接下來,做了一個更加震爆別人眼球的舉動.

在全體眾目睽睽的注視之下,東方搶在岳陽出手之前,先一步將屠玉,長螂和葬虎它們這些傀儡戰奴,統統擊殺掉.假如世間上還有一個人,可以真正又徹底地殺滅掉傀儡戰奴,那麼肯定是身為棋盤世界創造者和主人的東方自己了……只是,他搶在岳陽出手之前,以浩瀚神力一招滅掉屠玉等傀儡戰奴.這個舉動.讓諸位觀戰者百思不得其解.

為什麼?

東方不去保護戰奴,不將它們隱藏起來,反而自己動手,將這些戰奴殺滅呢?

只要有戰奴存在.通過法則和置換.那麼東方這邊的所有人.都將永遠置身于不敗之地.如此巨大的一個優勢,東方不去利用,怎麼反而親手將它們葬送呢?

想不明白.

在場所有人都想不通.

包括此前目光中炬的妖帝在內.也緊緊地皺起了眉頭.

他最不解的,並非是東方親手滅掉屠玉等等這些傀儡戰奴,而是,明明是優勢又是弱點的存在,東方為何還將屠玉等戰奴創造出來?按照最初的局勢,東方根本就不需要屠玉,長螂和葬虎他們的戰力,甚至不需要他們進入棋盤世界,隨便將他們驅遣到場外,像所有的觀戰者那樣在局外觀戰即可……可是,東方並沒有那樣做,反而讓屠玉,長螂和葬虎等人化身棋子,參與戰斗,最後一步步走到現在.

妖帝知道.

東方這種令人不解的舉動,必然有某種用意.

這個中央神殿中以智慧卓絕算無遺策聞名天上界的大殿主,從來就不做無用功的事情.

只是,以妖帝之目,以妖帝之智,以妖帝之能,亦看不出其中奧秘.所有人現在只可以知道一點,東方此舉大有深意,但無人能猜出真相.

東方搶在岳泰坦動手前,殺滅戰奴的用意和目的,到底是什麼呢?

一個個想不通,齊齊轉頭去看岳陽同學.

希望在他的臉上,能夠看出一點什麼.

岳陽的臉,毫無表情.

既沒有驚訝,也沒有沮喪和憤怒,人們看見的,是一種淡如止水的平靜,仿佛早在許多年前,他就已經洞悉了以後會發生的一切那樣,神情安靜又平和……長尉看了,冷哼一聲,他覺這小子是死雞撐飯蓋,表面死撐,其實內心怕得要死!

就在眾人無限期待的好奇下,東方再次開口說話了.

"親愛的朋友們,無論你們是友是敵,都非常感謝你們的參與,現在我想說的是,讓你們久等了."

"讓我給大家揭開謎底吧!"

"真相是:這一場戰斗,在我出手抹去戰奴的那一刹那,才算是真正開始."

"也許,你們聽說過'伏子’.在一盤棋里,早早埋下,一直等到需要的時候,或者在最重要的時刻,這些伏子就會出現,發揮出至關重要的作用,從而一舉平定或者扭轉整個戰局."東方的聲音帶有一絲輕快,就像老獵人在陷阱中看見了獵物,發出一聲'好大的狐狸,毛皮真漂亮’的感歎那般愉悅.他或許是看見了大家的不解,心情上佳地給大家進行解釋道:"如大家所見,我親手去除戰奴的行為,其實並非是要殺滅它們,事實上,只要我這個棋盤世界之主還有神力存在,那麼它們就可以無限地重生.我之所以不讓岳泰坦攻擊它們,並不是怕他會殺死這些戰奴,而是覺得浪費時間,所以干脆親自動手,將它們直接去除,讓它們成為棄子."

"通過棄子,你一定從中得到了什麼."妖帝很肯定東方的為人,虧本的事,東方是絕對不會干的.

"對."東方笑道:"不過棄子的用意並非獲取,而是交換.當一個伏子需要自暗處出來,那麼它需要一個恰到好處的時機和規則.我將三個戰奴變成棄子,交換了三個早早埋伏好的暗棋,這,就是我此舉的全部理由."

制造幾個棋子.

再將這些無用的棋子棄掉.

交換出一些自己需要的而且早早就埋伏好的底牌.

這,這就是真正的真相,也是東方一直謀劃和布置的……在棋盤世界的法則之下,一旦戰局開始,那麼此後將無法召喚,甚至也無法使用任何的辦法來增加隊友,那怕是召喚寶典里的生命守護戰獸也不可能.但東方這位多智近妖的棋盤世界之主,利用了這一條規則,他采用這種棄子的辦法,將原來不能出現和無法增加進入棋盤世界戰場的重要伏子,自隱藏之處解封出來.

他所花費的全部代價,僅僅只是三個無意識的傀儡戰奴.

所有人都知道,一旦交換成功,那麼而換取的,必定是東方早早埋伏在這一個棋盤世界里,一旦在重要時刻出現,就能產生巨大能量,必定能夠平定戰局必定能夠決定勝負的'伏子’.

只是,這些伏子,到底是誰?

都有誰?

*** *** ***

召喚恢複更新,暫時計劃,每天兩更.

祝大家中秋節快樂!

又:感謝那些在霞飛沒有更新的日子里為了娛樂書友而努力構思同人代更的朋友們,謝謝你們的付出,你們辛苦了!

*** *** ***(未完待續..)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不喜歡溫柔?那我粗魯點!】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三百二十章:【不敗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