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東方的怨念】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東方的怨念】

天邊,似乎有一種神光閃爍.

云彩漸漸散去.

虛空中忽然浮現出一個超級巨人的影像,最少有萬米之高,渾身浴血,正瘋狂地揮動拳頭,轟擊著棋盤世界天際之外的穹頂……此超級巨人每一次揮拳轟擊,都有如天雷神錘一般,威能無雙,砸時可見天崩地裂,收起亦是風云變色,每擊皆震得整個棋盤世界顫動不止,幾欲爆毀.

人們一眼就認了出來,這個超級巨人,正是此前自稱是岳泰坦大哥的那個胡須男.

那個據說封印了數萬年剛剛才掙脫出來的魔龍!

初看表面,尚不覺他的強大.

現在一看魔龍他呈現出來的真身,看著這一具頂天立地,巍然屹立,高不可攀,仰不可及,俯視天地人人皆是螻蟻的恐怖神威之像,即使是態度囂張的長尉和登場就亮瞎狗眼的不敗至尊,都倍感卑微.

因為,這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的存在.

假如打個比喻,將這種神威說成是一個壯漢,那麼全場所有的神階強者,都將降至幼兒狀態.

沒有誰的神力能夠與之相提並論,中央神殿第一值守長尉不成,老謀深算多智近妖的東方也不成,一輩子從來沒有輸過一仗的不敗至尊同樣望塵莫及,甚至,將全場所有神階強者的神力加起來,也難及其項背.萬米之高形同實體的神像金身,試尋遍整個天界,天上界.又能有幾人企及?也許只有傳說中的神殿至尊,有著中央神殿第一人之稱的天禦,才擁有如此神格!

妖帝艱難地咽了一口唾沫.

他想開口說話.

但忽然發現聲帶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啞了,澀澀的,怎麼也發不出聲音.

亦是神階強者的屠萬,此時早嚇得渾身發抖,此前跟魔龍有過小小沖突的他,又是慶幸自己當時的走運,又是恐懼.當時他大言不慚,挑釁魔龍.可是魔龍根本沒有把他放在眼中.否則,估計魔龍伸出一只手指,就足夠將他碾殺一百遍.

回想起來,屠萬一陣陣的後怕.

一陣陣的心悸!

"太強大了.果然不愧是我心中最崇拜的偶像!"桀驁男子此時激動得要命.手舞足蹈.語無倫次.

"螻蟻,我們都是螻蟻!"雙頭龍古昂癱倒在地面上,再也無力支撐身體.嚇得魂飛魄散的美豔女王瑟縮在他的身後,模樣就像暴風雨中的小雞雛那般楚楚可憐,哪里還有當初前來通天塔的得意忘形.

黑熊妖與野豬妖五體投地,頂禮膜拜.

用最崇高的禮儀,來表達他們對魔龍這位妖族前輩的敬畏.

跟他們不同,岳陽看到的,不是這位冒牌大哥的威風,相反,他看見的是別人忽略的細節……岳陽簡直無法想像,到底是何等恐怖的力量,才會把如此強大的魔龍,打得鮮血淋漓,打得傷痕累累皮包不住骨頭!而且,魔龍的影像每轟擊十幾下,就會短暫消失一會兒……在岳陽看來,那根本不是蓄力,而是有另一位,可能比魔龍還要強大不少的家伙,正在背後攻擊魔龍,阻止他破壞棋盤世界!

那麼,到底是誰躲在魔龍的背後,在棋盤世界影像之外的無盡虛空,攻擊魔龍呢?

是誰把魔龍打得渾身是血?

是神殿至尊天禦?

還是那個一直很神秘一直不曾露面的無雙皇絕世?

難道他們倆,才是東方最後的兩顆伏子?以神殿至尊天禦和無雙皇絕世之神威,也要聽從東方的指揮嗎?

假如真是他們,自己又將如何逆轉呢?尤其是在這個該死的棋盤世界里,在東方早早布局好的陷阱中,自己又該做些什麼,來扭轉乾坤逆轉劣勢?

岳陽再次陷入了深思之潮.

東方卻不給他太多思考的時間,這個謀算了幾千的智者,一開口就是對岳陽毫不留情的打擊:"岳泰坦,如你所見,你的大哥,鼎鼎大名的魔龍前輩,正在奮力救援.他不顧自身安危,拼命要把你自這個棋盤世界救出去,我也相信,假如你能夠順利逃脫,不再受到棋盤世界法則的種種限制,那麼極可能就是龍回大海,虎歸山林,從此逆轉戰局也是極有可能的事……是的,我相信你是那樣的幸運兒!岳泰坦,老實說,你真是一個天地的寵兒,運勢無人能及,我謀劃了那麼久,從來沒有想過,最後還會有魔龍這樣的強者站出來,成為你的強援."

"要不是我早早布局,早在幾千年前就開始做足准備,也許已在你背後的費雯麗女皇和魔龍兩大強援的聯手打擊下,一敗塗地,灰飛煙滅,成為你再一步成長的墊腳石……比起獄皇,你擁有比他還多的支持,通天塔內,從來沒有過像今天這樣的奉獻和犧牲,一切一切,這些任何人都沒有的,全屬于你,這是我和曆代通天塔繼承者根本渴求不到乞求不及的……但要說缺點,或者遺憾,就是留給你的時間,實在太少太少了!假如你有幾百年或者一千年的成長時間,假如你有獄皇那樣的時間,我相信,別說我東方,就是整個天上界的神階聯手起來,也會在你的面前飲恨!岳泰坦,你的確是萬年不遇的天才,也是通天塔已經萬世不出的神聖至尊的唯一人選,只可惜,你生錯了時代!"

"假如你生早幾百年……"

"岳泰坦,你生在一個最不幸的時代,這是通天塔沉淪的最後時刻!沒有人可以阻止,那怕是你,也不可能改變它的命運,因為,早在幾萬年前,通天塔就注定了沉淪,它的命運,不是一個人.用一朝一夕的時間就可以改變的!"

"我早看到了它的結局,當年,我也像你這樣,決意逆轉命運,利用自己的智慧,讓通天塔重新複興!"

"可是它沒有認可我,更沒有選擇我,而將這個拯救重任一直留著,一直留到幾千年後,一直留到你出生的那一天……你知道我心中最恨的是什麼嗎?不是你.也不是獄皇.而是通天塔的選擇!它無視我的努力,無視我的付出,固執地把命運,交給一個未來還遠遠沒有誕生的你!我本來以為它要把命運交給獄皇.可是我錯了.直到現在我才明白.那個天選之子就是你岳泰坦,不是別人,不是獄皇.也不是我!可笑,我們都為了它,付出了我們的所有,我們為了得到它的認可,傾盡了智慧和心血,甚至生命!"

"這不公平!"

"幾千年的時間,你知道我做了多少准備工作嗎?假如它選擇了我,這幾千年里,我能夠挽回多少損失?人生最可笑的,不是努力無用,而是沒有機會努力!我的一生,何等成功,我的智慧,何等閃耀,可是為什麼?連努力的資格都沒有?為什麼?這是為什麼?不公平!這太不公平了!好吧,既然它不需要我的拯救,那麼,我就在它這具不斷沉淪的軀體上,重重地踩上一腳吧!"

"為了證明它的選擇是錯誤的,為了證明它錯過我是何等的荒謬,我決定了,我要親手將它葬送在無聊的等待和選擇中,我要讓它知道,命運的選擇,必須是正確無誤的,而且永遠不能遲到!"

聽完東方的話,岳陽沉默了.

他完全不奇怪東方會有這樣的想法和仇恨.

假如是一個付出就希望得到回報的人,那麼他有這樣的想法,一點兒也不奇怪.假如是一個認定屬于自己的東西就必須牢牢地抓在手心中的人,那麼失去後會有這樣的仇恨,也非常正常!

因為,東方就是這樣的人.

他曾經以為自己通天塔的繼承者,一個俯視眾生的救世者,天選之子……可是有一天他發現,自己並不是.

殘酷的事實,讓他根本無法接受現實.尤其是像東方這種智慧超高的人,更容易鑽牛角尖,更加不容易在偏執中走出來!一旦得不到,那麼就會產生一種負面的心理,要親手將之毀滅!這,就是東方,這就是一個承受不住打擊的心高氣傲者的終極大報複!

"東方,老實說,假如換成是你來,說不定,你真會做得比我好!"岳陽非常誠懇地點頭.

"而且我也不想做什麼天選之子,不想站出來拯救世界,更不想以複興通天塔為己任,我討厭這些東東.我最想的,就是跟心愛的美人花前月下,卿卿我我,過一點屬于自己的小日子.我非常不願意將重任什麼的扛在自己的肩膀上,可是,誰也不曾給過我一個選擇.我有得選擇嗎?沒有!一切都是別人助推而來的,甚至,可以說是你們迫我這樣走下去的!"

"沒有外力,我就是一個混吃等死的懶人."

"是你們,將我一步步地往死地里迫,讓我不得不站起來反抗,不得不咬緊牙關,與你們開戰!即使是到了現在,也還是你們入侵通天塔,毀滅我們的家園,而不是我們入侵天界天上界,毀滅你們的中央神殿.現在,你跟我扯什麼命運的選擇,在我看來,那是個笑話!在我看來,這個命運的選擇不是通天塔的選擇,而是你們強加在我頭上的,沒有你們的壓力,沒有你們的威脅,我瀟灑快活何等愜意,根本就沒想過什麼複興通天塔!如果你抱怨上天的不公平,我想,首先你要反省一下,為什麼你沒有資格?為什麼表面看起來比你不如的人反而有資格?是不是因為你的原因,命運才不會選擇你?是不是因為你,命運才會選擇別人?這一切是誰的錯?是別人的錯?還是你自己也有責任?"

"我敬你曾經是一位前輩,才這樣回答你的心底疑問,不過,東方,你早是一位破壞我們家園的入侵者,一個殺害了無數生靈且無惡不作的敵人,當年的事不要說了,我跟你這樣的敵人,也沒有什麼好說的!"

"東方,我最想跟你說的是,你我之間,會是一場不死不休的戰斗,無論你想用什麼手段想玩什麼花招,只要我沒死,都會接著.而且,你以為你能贏?你以為玩一點小伎倆就可以動搖和否認我的至尊意志?我什麼時候認輸了?你以為弄來幾個神階強者的盟助,整幾個天賦特技,就可以打敗我了?"

岳陽臉上一片平靜,他攤開雙手,聳聳肩膀,最後道:"你一直都在試探,在拖時間,讓伏子登場,我何嘗不是在戰斗中學習!我也在戰斗中不斷地調整策略,你以為我困在你這個棋盤世界里就認命了?你以為我什麼都不做光是傻呆呆的等死嗎?有句話是這樣說的:你很聰明,但別人也不笨!"

東方奇了,咦地一聲:"你也有伏子?"

不需要岳陽回答.

耳邊.

響起了一聲非常欠扁的狗叫,已經充分說明了答案.

*** *** ***(未完待續..)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三百二十章:【不敗至尊】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三百二十二章:【時空迷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