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謎,迷亂】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謎,迷亂】

天梯五層,血色祭壇.

岳陽走到邊緣.

向前,輕輕的邁出一步,另一只腳還在血色祭壇上,但眼前的世界完全變了,再非是荒蕪的白河谷,而是通天塔六層的雷堡.岳陽收回前面那只腳,環視周圍,還是熟悉的天梯五層,還是因為數度異戰而變得破破碎碎的白河谷……是誰?用了什麼能力?將天梯五層白河谷和通天塔六層的雷堡連結在一起的呢?對于這樣的時空迷宮,自己又該如何破解呢?

"你們有沒有誰知道一點內幕消息?"岳陽回首,看向一眾觀戰者.

"我也是第一次聽說."桀驁男子搖頭又擺手,根本不知情.

"這是天界秘聞."雙頭龍古昂也表示不知.

"……"美豔女王倒好像聽說過一點,但她嘴唇皮子顫抖一下,有意無意地躲開岳陽的目光,什麼也不說.

"時空迷宮,據說是由以前天上界的虛空之主'謎’創造的,除了他之外,再無人可破.虛空之主'謎’後來尋找無限次元的世界盡頭去了,他將唯一的鑰匙,贈予了當年天禦的師尊,而天禦的師尊又將鑰匙傳給了自己最得意的弟子.不知花了幾千年,天禦在時空迷宮的原基礎上,創建了中央神殿,然後,又在不動至尊等神階強者的援助之下,將中央神殿固定在大光明山的聖頂,讓它變成一個永不崩壞牢不可破的永痧奐.因為年代實在太過久遠了,這種傳說是真是假.已經無從考究,但要破解亂局,順利離開這個千變萬化無窮無盡的時空迷宮,獲得正確的指引和鑰匙是必須的!"妖帝給了岳陽一點提示,但他無法幫到岳陽更多,甚至,就連那傳中的時空鑰匙是什麼樣子的,也不知道.

"謝了."岳陽也不強求,迷宮游戲,很有趣.不是嗎?

"岳泰坦.假如你想在十天內找到東方,僅憑一個人是不可能的,你需要更多的幫手."那個似乎是屠世私生子的屠石,啊不.應該是斬石才對.他忽然喊住了岳陽.

"你想說什麼?"岳陽不解地看向他.

"滅世魔狼和噗鬼的先後出現.都證明了一點,那就是天才如你岳泰坦,肯定會有某種秘法.將更多的幫手拉到棋盤世界,或者這個時空迷宮,你為什麼不將更多的秘援召喚到自己的身邊呢?單憑你一個人的話,一千多個世界,僅僅十天時間,怎麼可能走得完?"斬石目光深邃地看著岳陽的眼睛.

"你不是屠世的兒子嗎?怎麼對父親兄長不聞不問,反倒關心起我這個敵人了?"岳陽微笑著問.

"因為,我與他們才是敵人,敵人的敵人是我的天生盟友."斬石用力地點了點頭.

"我能相信你?"岳陽笑得很傻很天真.

"保持警惕是很有必要的,但你也可以試試."斬石這時也笑了.

"嗯?假如我們現在是盟友了,那你有什麼好建議嗎?"岳陽抓抓後腦殼,模樣就像個剛出來社會混的初哥.

"我仔細觀察過你,岳泰坦.可以說,自開始戰斗,再到現在,你一直就沒有使用你的真正實力,甚至,你一直都沒有相信過任何一個人,哪怕妖帝大人對你推心置腹,但你對他依然沒有基本的信任.我無法理解,你的戒備之心為什麼會這麼強,強到將任何人拒之門外的境界,但我相信,你肯定也有你的理由.我並不奢望,你會將我當成一個朋友,只要你不當我是一個敵人就行,那麼,我現在希望你用一點冷靜和理智,仔細地考慮一下我接下來的建議:盡快找到的幫手,像滅世魔狼和噗鬼這樣的,甚至更加強大的,一起探索時空迷宮,盡快找到出口,找到東方."斬石非常真誠地看著岳陽.

"你認為東方那個十天之期是真的?"岳陽眼睛也看著斬石,目光似乎要透視進對方的靈魂中去.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斬石說得很含糊,但岳陽偏偏聽懂了.

他轉身,向殘缺女神像走過去.

等快走到通道前.

忽然回過頭,看向斬石:"你說要是通天塔炸了個粉碎,那對于天禦會有什麼好處?"

斬石愕然,一時不知該怎麼回答,等岳陽又轉過去,舉步欲行,高聲喊了起來:"眾神廢墟不會消失,封印的它,或許可以通過通天塔的時空爆炸,解開曆代遠古大神的鎮守封印,各種不可能獲取的秘寶,也將隨之面世.當然了,這是我自己想的,也許真相根本不是這樣."

岳陽不再回頭,而是向後,揮揮手:"你是對的,這是最佳的答案了."

他的身影很快消失在通道中.

只剩下一眾觀戰者.

面面相覷.

這個岳泰坦到底是什麼意思呢?是相信了,還是保持一貫的懷疑?他不抓緊時間穿行時空迷宮,還要往哪里跑?難道跑進通道,就能進入原來的天梯,就能脫離時空迷宮?不可能吧?東方,天禦等等謀劃已久的家伙,會給他留下那麼大的破綻嗎?

岳陽走盡通道,眼前就是以前的天梯,一模一樣,絲毫不變.

但當他向前多邁一步.

眼前,整個天梯世界都變了.

變成了天羅國都皇宮外面的廣場,抬眼望去,就連傳送陣前那值守的士兵,也依然在盡職盡責地看護著.

"張老實,今天是你小子值日班啊?"岳陽同學甚至跟這個滿臉認真的值守士兵打了個招呼.

"是的,見過三少."那位士兵一見岳陽,趕緊鞠躬見禮.態度恭敬無比.

"李大嘴那個家伙呢?"岳陽伸手拍拍士兵的肩膀.

"他,他值夜!"士兵激動得幾乎說不起話來了.

"好好干."岳陽又拍了拍士兵的肩膀:"下次我看見東天王那老貨,就讓他升你的職!"

岳陽收回腳,士兵那激動得漲紅的臉消失了,眼前又恢複到了這個擁有頂天立地世界樹的天梯世界.岳陽又向前邁出一步,發現眼前的景象,又變成了上京常春藤學院的門口,通過門衛室的窗口,可以看見老狐狸正在猥瑣地捧著一本妖精魔畫冊,眼睛變成了紅心狀,而嘴巴的口水差點淌長過他的山羊胡子.

為人師表怎麼可能這樣?

非常有正義感的岳陽同學沖上去.將妖精魔畫冊一把搶入手中.

老狐狸滿地打滾.一副不要活了的悲慘模樣,岳陽同學卻哈哈大笑,轉身就逃……等他一踏足天梯通道,學院消失了.拿著菜刀追殺過來的老狐狸消失了.身後又變成了孤寂無人的天梯世界.

只是.手中這本妖精魔畫冊依然還在手中.

岳陽翻了翻.

本著好東西不要浪費的精神,將它收入囊中了.

沿著通道,岳陽走出血色祭壇.讓他感到驚訝的是,血色祭壇那些觀戰者竟然不見了,空蕩蕩的,整個白河谷空無一人.

接下來,岳陽就跟他剛剛蘇醒後第一時間趕到血色祭壇的舉動一模一樣,找螞蟻般仔細地在地面上尋找.不僅這樣,這家伙還猥瑣地爬上殘缺女神像,伸出罪惡之手,在殘缺女神的雕像上摸摸,那副表情要有多欠揍就有多欠揍,幸好沒人看見.

否則,就算是海胖子那厮.

也會鄙視穿越男的!

就這樣摸了半天,岳陽忽然歎了一口氣:"我以為我是個聰明人,誰不知道,自一開始讓人騙了.幸好本少爺多疑,也幸虧本少爺闖過生死門,又在陛下那里獲了一點關于海市蜃樓的參悟,否則,就是讓人玩死也不知怎麼回事……"

他閉上眼睛.

舒張雙手.

至尊意志瞬間爆發.

整個血色祭壇,甚至整個白河谷,瞬間鏡子般爆碎,天地一切化為齏粉.

有黑洞,將任何東西都吞滅掉,隨著天地消亡,忽然有光不知于何處投映下來,照在岳陽的身上,然後日出東方,天地徹亮,一個全新的世界出現在岳陽的視野.

棋盤世界,東方的棋盤世界,岳陽發現,自己就連一步也沒有離開過.

倒是原來觀戰的妖帝等人.

此時,遠遠隔在另一個時空的他們,倒還站在血色祭壇上.

"可笑,我是執棋者,非是棋子,區區一個棋盤世界,還真想長期禁錮我?"岳陽伸手,在他的周圍,忽然誕生了四道'奇門’,以他為中心,分東南西北四方排列.四扇奇門,與此前被東方否決掉的三門相似,但稍有不同,這四門更加玄奇,更加奧妙.

棋盤世界,沒有東方這位世界之主的意志輔助壓制,根本無法阻止四門的誕生和獨立.

岳陽向遙遠時空觀戰的妖帝他們揮了揮手.

隨意打開東面的一扇奇門.

大步.

走了進去.

毫不顧忌門後的世界,將會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

進門後,整個世界完全改變了,棋盤世界消失,代之而起的,是岳陽曾經到過而且打過歪主意的天界之門.

天界之門下有人,他輕快地拍著手,向岳陽致以熱情又真誠的歡迎詞:"歡迎來到世界之門,我是你的老朋友長尉.是的,我曾經非常的擔心,我真怕自己會等不到你的到來,要知道,有些笨蛋,一進時空迷宮,就一輩子也走不出了,永遠迷失在那千變萬化的多元時空之中.而你卻不,你很快就走了出來,很好,岳泰坦,你沒有讓我失望,果然不愧是通天塔萬年不遇的絕世天才啊,這麼快就擺脫迷陣,並且來到我的面前,實在太好了,我雖然是你的敵人,但忍不住要跟你說一聲,你真是個天才!"

"你這看門的狗腳不要本錢的拍我馬屁,是要向本少爺討賞嗎?"岳陽同學是個好孩子,說話一向很有禮貌.

"別這樣,等會你讓我打成滿地找牙,就知道嘴賤是多麼的痛苦了!"長尉竟然一點兒不生氣.

"我覺得反過來的可能性更大."岳陽笑了.

"所有進入,離開,或者通過世界之門者,皆不能使用自身神力.這是我在這個時空制定的法則."身為中央神殿第一值守的長尉也笑了:"你既不能召喚戰獸,又不能使用寶典,本身還不能使用神力,拿什麼與我斗?岳家三少,讓我教你一點東西,世界上,不是所有事,都可以用蠻力解決的!你的神力比我強,沒錯,我並不否認,但你什麼都不能做,只能等著挨揍,你是岳家三少又如何?你是通天塔第一天才又如何?在棋盤世界里,在時空迷宮中,在我鎮守的天界之門下,你再強,再牛氣,也不過是一個只能挨揍不能還手的可憐蟲!"

*** *** ***

白天有事,更新遲了,抱歉,後面十二點前還有一更.

*** *** ***(未完待續..)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三百二十二章:【時空迷宮】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你以為你贏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