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虛無,幻象,謊言】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虛無,幻象,謊言】

天界之門.

戰場上,神光大作,向四面八方激濺,仿如太陽碎裂,指向之處,觸碰所及者,無不崩潰.

此時,自天界之門的漩渦中,又悄然無聲地滑出兩個影子,他們跟此前的那個影子,似乎屬于同一陣營,但這兩個影子並沒有立即出手,而是選擇了圍觀,悠然自得地觀看著場中的戰斗……

"你猜斷流那家伙還要多少秒才能結束戰斗?"左邊的影子問.

"嗯,一百秒,也許更多."右邊的影子估算了一下.

"我覺得最多三十秒."左邊的影子道.

"不可能!"右邊的影子馬上否定.

"要不我們打個賭?"

"賭就賭……"

在兩個影子閑情逸致地打起賭來,而場中,似乎是聽到了打賭,又或者是感應到隊友的前來,正在劇戰的影子又爆起了新一輪的進攻.恐怖如天火燃原,天崩地裂,神光道道,劍刃般割裂著空間,若非有兩個影子在天界之門這邊撐起神力維護,恐怕自遠古就存在的天界之門,也會因此而受到沖擊,嚴重損壞至不可修複的境地.

最後一波的神力漩渦,吞滅了整個戰斗空間.

連聲音也逃不掉.

在黑洞般的漩渦里一點點消亡.

只有光,久久地熾照著,讓觀戰的影子不得不以手遮目,輔助以神力,才勉強抵禦住這種目盲的照耀.

"結束了.二十秒,我贏了."左邊的影子看見這樣的結果,心情格外的愉快.

"真可惡啊,通天塔的武者太弱了!還說是什麼智慧女神的傳承,誰不知連大招都沒放就拿下了."右邊的影子憤憤不平,他覺得自己被東方的信息欺騙了,最少,是誤導了.通天塔武者,根本就沒有想像中那麼強大,無論是什麼女神傳承.還是自行參悟.

戰場上的神光漸漸減弱.等眼睛適應過來,兩個影子發現戰斗中的同伴,正向這邊走來.

不由,站在左邊心情極佳的影子調笑道:"怎麼樣?殺死一個雪無瑕.一個讓東方也為之忌憚的目標.是不是很有成就感?"

右邊的影子卻不爽地哼了一聲:"殺死個小輩算什麼.那根本就是個還沒戒奶的小女孩好不好!也不知東方搞什麼,竟然讓我們屠殺這種小雞小鴨式的目標,真是太無聊了.他就不能給我們找個真正有價值的目標嗎?我等得手都癢了,可是連一個稍微能打的人也沒有!就連他們吹噓的岳泰坦,也挨不了兩招,就落荒而逃,難道通天塔的特產就是出產弱者嗎?"

左邊影子哈哈大笑:"不,我喜歡輕松的活,越輕松越好,挑戰強者沒意思,還是虐殺菜鳥更帶勁!"

戰斗的影子,一語不發.

只是緩步前來.

也許是發現情況有點不太對勁,兩個影子,由悠閑轉為驚愕.

"喂喂,斷流你該不會是受傷了吧?那樣的小女孩,竟然讓你受傷了?開什麼玩笑?"

"別裝了,你想嚇唬我們是不是?我早看穿了,哈哈,不得不說,斷流,你裝得非常像,我差點相信了,不過你以為我會上當嗎?不可能!"

剛才戰斗的影子,身形越走越近,腳步卻越走越慢.

模樣極像一個重創而歸的武者.

只為了心中的執念.

才堅持回歸.

對于這種詭異的情況,兩個影子先是驚詫地對視了一眼,隨即哈哈大笑起來,笑得眼花都飛濺出來了:"裝得太像了,哎呀,不行,我要笑死了,肚子好疼……我說斷流,你太有表演天賦了,若不是知道你肯定沒事,我們說不定會因此上當的……好啦好啦,你就別再裝了,都被我們看穿了,還裝什麼勁啊!"

剛才戰斗的影子充耳不聞地前行著,一步一步.

沉重異常地走到兩個同伴的面前.

忽然.

再也支撐不住.

啪一聲,撲倒在讓神力震成齏粉的岩面上,濺起一陣煙塵.

兩個影子此時再也無法保持淡定了,趕緊升起神力護罩,防護一切偷襲的可能,深深的戒備起來.其中左邊的影子,試探性地上前兩步,沖著撲入泥塵中的同伴喊道:"斷流,我們已經看穿你的小伎倆了,你是騙不了我們的,馬上起來吧!"

"不太像是裝的,斷流該不會是真的被打敗了吧?"右邊的影子有點懷疑道.

"怎麼可能!我們三個,都是不老不死的神階強者,尤其是斷流,他的回歸神格,可以讓一切回歸,別說區區小傷,就是致命一擊,也能立刻還原如初!"左邊的影子完全不信.

"那你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被打敗的,難道不是那個雪無瑕嗎?我明明看見了!"右邊的影子感到不可思議.

"對啊,剛才親眼看見斷流發出'攔江絕戶’來殺滅敵人的……"左邊的影子也糊塗了.

"那現在重創倒地的怎麼會是斷流?"右邊的影子讓面前這無限詭異的一幕,弄得快要發瘋了,若非親眼目睹,他都不敢相信,這會是事實.又或者,他至今仍在懷疑,這是自己的隊友,在跟自己開玩笑,等下一秒,這個可惡的家伙,就會使用回歸,將一切還原如初.

"讓我來告訴你們答案吧!"

一聲天籟.

自遠,飄然而至,傳入兩個影子的耳鼓.

在不知多麼遙遠的天際,有個完美得難以言喻的倩影,在神光的耀映下,悄然浮現.

只見她,舉步移玉,優雅無比地向這邊走來.人尚沒有及前,那散發著無上威能的智慧神光,早盈滿天地.

這邊仆倒在地的同伴,與那邊捧著寶典緩緩降臨的敵人,形成了一道黑白分明的視覺沖擊,其震撼,不亞于一場地震,在兩位影子的心中,形成一道難以挫平的沖擊……不等雪無瑕再度開口,左邊的影子已經尖叫起來:"這是假的.不可能!擁有回歸神格的斷流.是不可能倒下的!任何傷勢,任何打擊,都不會在他身上停留那怕一分一秒的時間,別說是你.就算是比你還要強大一百倍,一千倍,一萬倍的遠古大神.也不可能殺死斷流他的.唯一能夠讓他畏懼的東西,就是寂滅封神的封印,而不是像你現在這樣.用神力去殺滅他,不,不,不可能!這是假的幻象,你營造出來的假象,斷流他根本是不可能殺死的存在!"

雪無瑕的玉指,輕輕地在寶典上滑動,仿佛在做什麼重要的決擇.

她的眼睛,卻沒有去看敵人.

仿佛面前這兩個影子.

這兩個同樣強大的敵人,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好久,她才微微地歎了一口氣:"也許答案,對你們來說,有點殘酷,但是,我還是要把真相說出來.其實不僅是他,還是你們,都是這個時空迷宮的影像……這樣說吧,一句話,你們都是不存在的!"

"你說什麼?"兩個影子聞之色變,他們仿佛聽到了世間上最恐怖的東西,整個人都顫抖起來.

"無論是斷流,還是你們,都早就死掉了.注意,是完全隕落,完全消亡的死,而不是那種黑洞牢籠的寂滅封神!也許是時空迷宮的創造者,也許是別人,我也不知道具體是哪一位大神做的,但你們早就被殺,這是一個不爭的事實.因為時空迷宮的特殊原因,你們在臨死之前的全盛狀態,被完美地複制了下來,你們的存在價值,也在某人不知不覺地改變成這個時空迷宮的守護神,相信你們從來就沒有意識到,你們為什麼會永遠困在這里!"雪無瑕的話,聽得兩個意志魂飛魄散,讓他們的心智瘋狂迷亂.

"不,你在說謊,我們每天都在不同的時空里穿梭,不同的世界,有不同的人跟我們生活,我們每一天都生活得很精彩,我們是活生生的神階強者,不,我們沒有被殺,我們是活的,我們沒有死!"右邊的影子快要瘋掉.

"世間每一個生命,即使是再卑微的生命,它們也有過去,現在和未來."雪無瑕笑了:"而你們,強大的神階強者,你們沒有過去,也沒有未來.只有現在的你們,沒有在天界留下任何一絲一毫的痕跡,我們沒有聽說過你們的存在,天上界也沒有你們任何的傳說,因為,屬于你們的那一段曆史,早就湮滅了.你們是幾萬年前,甚至更加久遠的神階強者,現在的天上界,早已經把你們遺忘掉,所以,你們沒有'過去’.而在我的真相之書中,你們也沒有'未來’,就連一秒鍾都沒有,你們只有'現在’,一個複制下來的身體,一段複制下來的記憶,一團複制下來的神力……也許是時空迷宮的創造者故意為之,也許是別的原因,總之,你們只是整個時空迷宮里的一種接近真實影像一般的存在,而不是活生生的人."

"啊不!"兩個影子簡直要絕望了.

雖然很想反駁雪無瑕,但他們的心智開始崩潰.

如果不提起,他們永遠也不會懷疑這一點,但經過點醒,他們的腦海中,立即浮生了許多恐怖的畫面,接著整個意念世界,都開始崩塌.

雪無瑕自兩個痛苦地跪倒在地上,絕望得以頭砸地的影子身邊走過.

她似乎輕輕的歎息了一聲.

若有若無.

更讓兩個影子的心,為之破碎.

"東方,你騙了我們!東方,為什麼?為什麼你不告訴我們真相?我們是這樣相信你!就像兄弟一樣,你為什麼要欺騙我們?還有天禦,這一切都是假的!沒有親人,沒有朋友,沒有我們曾經生活中的一切,所有的東西都是假的,所有的東西,都是謊言,都是虛無!東方,天禦,你們為什麼要這樣做?這些年來,我們竟然都活在你們的謊言之中,你們太過份了,為什麼要這樣做?為什麼要利用已經戰死的我們?為什麼不讓我們在永眠中好好的沉睡?為什麼要利用我們?為什麼?"

"沒有過去,也沒有未來……你們利用了我們的執念,太過份了,我們生活了一萬多年,竟然沒有一天是真的,沒有一樣東西是真實存在的!"

在兩個影子的痛苦嘶吼聲中.

剛才已經仆倒在地的影子'斷流’,此時站了起來,渾身完好無損.

他奇怪地看著兩個隊友:"止風,熄火,你們怎麼啦?好端端的發什麼神經?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去完成東方的囑托,殺死那個獲得了智慧女神傳承的雪無瑕!喂,你們都是什麼表情?難道對東方的話也有質疑嗎?"

左邊的影子,忽然淚流滿面地沖過來,緊緊地摟住他:"明白了,現在我終于明白了!我們不是兄弟,不是孿生三胞胎兄弟,而是同一個人……斷流,你也不會什麼回歸天賦,我也不會重生……我們之所以永遠不老不死,是因為我們,根本就是虛無的幻象,只要我們一倒下,就會自動還原到初始狀態,可悲的我們,連死也不得安甯,竟然被人變成了傀儡工具!"

右邊的影子也沖過來,張開雙臂,將兩個影子擁抱入懷:"沒錯,我想起來了,我們的天賦應該是殘像,我們都不是真的,真正的那個'我’,早就死了,我們只是天賦留下來的三個殘像!"

"名字,那個'我’的名字,啊啊,我好像記起來了,天哪,這是……"

"我也記起來了,還有當年被殺的情形!"

"該死的天禦,你好狠毒!"

就在三個影子發出詛咒的時候,天界之門這個世界,忽然無聲無息地崩潰了.

天地之間,一切一切,俱在消融,似沙般松散,再如煙般消逝,三個痛苦無比的影子,帶著最後的詛咒和無盡的解脫,漸漸消散,化為虛無.

他們的存在,與這個世界息息相關,當他們的意志崩潰,神力不再支撐,那麼整個世界都發生了改變.

甚至,不複存在.

十方世界俱滅,就連天界之門,也如水中月,鏡中花,一閃而滅.

只空余岳陽留下的奇門.

永睋q立.

*** *** ***

構思了好久,只碼得一章.

跟大家說聲對不起,今晚真的沒辦法碼出兩章了,對自己的戰斗力估計不足啊!

*** *** ***(未完待續..)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秒殺?這正是我想說的!】     下篇:正文 第十四章:【轟動,隱蹤,神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