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老頭兒,你誰啊你?】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老頭兒,你誰啊你?】

神殿之門。

岳陽正悠然自得的地拾級而上,仿如一個踏青賞花的旅人,誰也不知道,他剛剛才自刺針地獄歸來。

長尉那個值守不在,信心滿滿的長恨老家伙又作繭自縛自困囚牢,光明山下,再無人可以阻擋岳陽前進的腳步。有些神殿衛士或者信徒,發現了岳陽,卻不敢上前阻攔,他們早不複此前的囂張和傲慢,縱遠遠看見岳陽拾級而上,也無人螳臂當車,只是急如星火地奔走上報。

很快,岳陽來到了一個接引台之前。

這本來是各位信徒向八方朝拜的接引台,風火水土等等神殿俱在這里樹立巨大神像,同時附以傳送晶柱,以便信徒往來。

拆房子的工作開始了,但究竟先去踏平那一座神殿呢?

岳陽托著下巴,思考這個問題。

風殿?

水殿還是火殿好呢?

就在岳陽逐個神像逐個傳送晶柱不住察看意圖尋找最合適目標之際,有位矮小個子的老頭子,背著一個黑色魚簍,手中提著一杆翠綠色的釣杆,笑呵呵地走過來。

這個老頭子的態度異常親切,就像看見了親朋好友似的,沖著岳陽揚聲喊道:“小子,你怎麼跑到這來了?”

岳陽奇了。

上下仔細審視這個笑呵呵的老頭子:“我好像不認識你吧?”

“你不是通天塔龍騰大陸的岳家三少嗎?”老頭子認識岳陽,而且看來還不是一般的熟悉。

“沒錯。不過你是?”岳陽摸了摸後腦殼,他有點糊塗了,自己在中央神殿沒什麼親戚朋友啊,怎麼這個老頭子一副自來熟的樣子?而且,看起來還不像是偽裝!中央神殿這里,不都是敵人嗎?怎麼還有個這樣古古怪怪的老頭子?

“我是鼎鼎大名的翻江啊!哎,我忘了你年紀太小,一定沒有聽說過,沒關系,你叫我釣魚高手吧。我喜歡別人叫我釣魚高手!”老頭子‘翻江’這個的大名。岳陽還真沒有聽過,自成為新一代獄皇後,他自問閱讀過不少通天塔史書傳記,一些秘傳和隱史也有涉及。但翻江這個名字一次也沒有出現過。難道這個老家伙也是通天塔的前輩?只是年月太久。讓曆史給遺忘了?

“釣魚高手,你的魚簍根本沒有魚!”岳陽朝里面一看,發現這個釣魚高手的技術比自己還要渣。魚毛都沒有一條,你敢自稱釣魚高手?

“高手的魚簍都沒有魚!”老頭子一聽脹紅了臉,極力辯解。

“……”岳陽無語。

跟一個釣魚白癡討論釣魚是一種很白癡的行為,岳陽決定永遠不跟這個老頭子說釣魚,甚至連魚也不提。他算是看透了,這個‘釣魚高手’比海胖子那個一釣魚就會打瞌睡而且一睡就會打鼻鼾把所有魚都嚇跑的傻瓜好不了多少。

老頭子等了半天,發現面前這小子完全沒有拍馬屁和吹捧自己釣魚技術的意思,不禁大感無趣。

自己怎麼說也是前輩啊,一點面子也不給,真是太可惡了!

現在的小輩,都這麼沒禮貌嗎?

岳陽可不是海胖子那種沒皮沒臉的家伙,拍前輩馬屁這種事,雖然也常有之,但要他硬拍一個釣魚白癡是釣魚高手這種事,還是不太可能的。

于是,某個三少抬頭望天,裝著沒有看見某個老家伙滿臉被人奉承被人溜須拍馬的渴望。

老頭子等了好半天,最後實在沒耐心耗下去,趕緊開口自我解圍:“釣魚是一門極之高深的技術,有空我這個釣魚高手再指點指點你,現在,我在其它方面開導開導你,省得你小子像個沒爹沒媽沒人管教的野孩子那樣,遭人笑話。”

只要不是釣魚技術就好。

對于其它方面,岳陽還是有興趣的。

“哎,這不是滿江前輩嗎?今天在這看見前輩,一睹前輩風采,真是榮幸!”岳陽同學的節操已經掉在地上了。

“是鼎鼎大名的翻江!”老頭子一聽不對,趕緊更正。雖然某個三少叫錯了自己的名字,但一個年輕後輩偶爾犯點小錯也是值得原諒的嘛,尤其自己還是個心胸開闊的前輩高人,就更不能跟他計較了。

“今天的天氣真好,滿江前輩吃過早餐了嗎?要不我請!”三少很熱情地握住老前輩的手。

“不是滿江,是鼎鼎大名的翻江!”老前輩耐心地糾正後輩的口誤。

“鼎鼎大名的滿江前輩嘛,我三歲時就聽說過了。”三少表示前輩的大名實在是晴天霹靂如雷貫耳。

“你,你還是叫我釣魚高手吧!”老前輩發現糾正這個後輩的口誤不容易,難道是自己的威名太過震憾,讓這位小後輩內心激動,一時難以自制,才喚錯自己的名字?不管怎麼說,年輕後輩犯點小錯是值得原諒的,叫名字不重要,反正自己是個低調無比大隱隱于市的前輩高人,叫釣魚高手更加符合自己現在避世的身份。

“我這個小輩怎麼可能敢隨便稱呼前輩的雅號,那豈不是沒大沒小!”三少趕緊擺手。

“沒事,我這個前輩一向平易近人。”老頭子臉上泛出和藹可親的笑容。

“能遇到如此平易近人的前輩,真是三生有幸啊!”三少再次握住老頭子的手,上下用力搖晃。三少的熱情和崇拜,讓老前輩非常滿意。

“以後要有什麼事,盡管報我的大名,老夫以後罩著你。”老頭子的臉笑出了一朵菊花。

“前輩太偉大了!”三少直接豎起了大拇指。

“小意思,我一向喜歡照顧後輩,誰讓我是毫不為己一心為人的前輩呢!”老頭子高興得簡直想仰天大笑。

“前輩今天怎麼會在這出現?”岳陽奇怪了。這個老家伙假如是通天塔的前輩,他怎麼不在通天塔,反而跑到光明山中央神殿來了?

“不是有句話叫做最危險才是最安全的嗎?當年通天塔與光明山開戰,天界沒一個地方是安全的,我決定打入敵人內部,迷惑敵人,偽裝成一個漁夫,把自己深深的隱藏起來!小子,怎麼樣?我的偽裝是不是很巧妙?潛伏在這里幾萬年,沒一個人發現我。哈哈哈哈哈。老夫這個才是真正的潛伏敵後啊!”老頭子說得眉飛色舞,唾液橫飛。

“當年那一仗是贏了還是輸了?”岳陽忍不住心中的好奇。

“當然是贏了!光明山要不是一些老鬼撐著,早讓我們通天塔的人踏平了!”老頭子的年代,通天塔還是很牛逼的。跟現在的苦逼完全不同。

“……”岳陽很想一磚頭把這老頭子拍死。再拖去埋掉。贏了你直接轟倒光明山不就得了,還潛伏你妹啊!

“偽裝漁夫數萬年,老夫的釣魚技術得到極大的提升。已經晉升為一個釣魚高手,這還真是一個無心插柳的結果啊!當然,像我這樣的天才人物,學什麼都是特別快上手的!”老頭子捋著自己白胡子,一副小子你要跟我學著點的得瑟。

“……”岳陽看了看空空如也的魚簍,這就是數萬年來極大提升的釣魚技術?

“不要太羨慕老夫,有些人有些天份是羨慕不來的!”老頭子以為岳陽傷心,趕緊好言安慰,不過聽起來怎麼也像是在炫耀。

“……”岳陽把這老家伙活埋掉的心都有了。

經過一番異常費力的交談,岳陽同學終于明白了,這個老家伙,還真是通天塔的前輩,並非敵人的偽裝,而且是個也不知活了幾萬年的老鬼。至于這個老家伙為毛幾萬年不回通天塔而是留在光明山,那純粹是他個人**的體現。

**嘛,做什麼都不用太奇怪。

相反,假如一個**忽然很正常地做事,那得小心,說不定就是世界末日的前兆!

既然真是前輩,盡管是一個**,但岳陽緊繃的心里還是偷偷的松了一口氣。有前輩罩著的感覺還不錯,如果這位前輩不是一個**,那感覺相信會更好!

討論完釣魚技術,前輩跟岳陽討論偽裝潛伏,討論完偽裝潛伏,前輩又興致勃勃地跟岳陽討論釣魚技術。假如岳陽是海胖子,那麼兩人肯定相談俱歡,不過岳陽同學雖然節操常常掉在地上,但畢竟還是個正常人,討論到最後,岳陽同學終于扛不住了,趕緊告辭。

“前輩,時間不早了,我還有事,有空一起吃飯吧,我請!”三少請前輩吃飯這種事從來沒有發生過,但不妨礙他的許諾。

“好,有空我們再聯系!”老前輩依依不舍,難得有個可以傾聽自己釣魚技術的年輕人。不過,正當岳陽准備溜走,他馬上反應起來:“哎等等,小子,你這是要干嘛去?”

“拆房子啊!”岳陽同學的口氣儼然就是拆遷辦出來的。

“我也去,拆哪里的房子?”老頭子也有干壞事的隱藏天賦,一聽拆房子,馬上興沖沖的報名。

“就這,光明山,前輩,你不覺得這里的房子多了點嗎?這里的建築一點兒也不符合和諧社會新農村的發展和規劃,我決定把這里全部推平了,重建一個新的。怎麼,前輩你也有興趣?”岳陽不覺得這個老頭子會幫忙,要是他想拆,幾萬年來早拆平了,哪用等到自己現在動手。

“這里的建築不符合什麼?”老頭子沒聽明白,不過總算知道岳陽要推平光明山的意圖了。

“前輩你繼續去釣魚吧,天大的事也不能耽誤你的愛好啊!再說,這是小事,交給我這個年輕小輩得了,哪用勞動前輩你的大駕!”岳陽從來就不指望這個老前輩,只要這個**但實力深不可測的老家伙不是敵人,他就心滿又意足。

“交給你?小子,你好像還差點吧!光明山這里可是不是想推就推的,除了我老人家,別人想推平它可不容易,你小子雖然有點小變態,但跟老夫比,還差得遠哪!”老頭子說著說著就替他自己吹噓上了,當然,他也有這個吹噓的本錢。最少,從來不服人的岳陽同學,也不反對,要換另外一個人,某三少早就直接打死拖去埋掉了,哪里還會討論什麼釣魚技術和潛伏偽裝。

“那到底要怎樣才能推平這座光明山呢?”岳陽同學就像個熱愛學習的小學生,虛心好問。

“很簡單,擁有老夫一樣的實力,那就差不多了。”老頭子口氣很拽。

“如果沒有呢?”岳陽聽得直翻白眼。

你妹啊!

你個老鬼活了幾萬年,誰要跟你比?有種你跟本少爺比比年輕!

老頭子踮高腳尖,伸長手臂,費力地拍了拍岳陽的肩膀,一副師長前輩語重心長的樣子:“別怕,老夫看你小子特順眼,隨便給你一點指導,你要是能悟個兩三成,那說不定也能勉強得個全身而退,雖說進取不足,但自保有余……”

岳陽很想脫鞋直接將這個臭屁的老家伙拍扁成紙人,但他用盡全力忍住了。

要不看你是個前輩,不,要不看你是個**生物,早用先天劍氣將你五馬分尸了,老家伙,你別太拽行不行啊,不就是多活幾萬年嗎?有本事你提升一點智力!

“要換成別人,老夫肯定是不說的。你小子雖然長得不怎麼樣,但悟性還行,老夫勉強破例指點一下吧!暫時先指導你別的,等到你修煉上來了,我再指點你高深的釣魚技術!”老頭子的話讓岳陽差點沒趴下,這輩子被人批評得多了,但沒人說過自己長得不怎麼樣,拜托,前輩你那都是什麼年代的審美觀啊?

“神聖至尊境界小子一直在迷糊,還望前輩指點迷津。”岳陽難得地給老頭子行了個禮,求人指點時岳陽同學的態度還是比較端正的。

“現在說神聖至尊還太早,你小子差遠了,那可是比釣魚技術還要高深的東西。小子,別太貪心,小心咽不去噎著了,老夫今天勉強指點下你神座方面的東西吧!”老頭子一說,岳陽愣住了。

神座?

這是蝦米東東?

自己對于神階的了解雖然不太多,但也不算少,為嘛從來沒有聽說過關于神座的知識?甚至,就連媽媽的知慧傳承都沒有提及,這個神座,究竟是什麼呢?

*** *** ***

新年快樂!歡迎各位書友回歸!

*** ***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第九章:【滿肚子壞水的穿越男】     下篇:正文 第十一章:【白撿的寶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