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三百五十章:【永生之門,封印!】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三百五十章:【永生之門,封印!】

“至尊宿命對決,這個,是可遇不可求的機緣。”

“也就是說,天界或天上界,已經產生了兩個成為神聖至尊的候選人,但上天只要一個名額,于是,這兩個候選人將進行一場曠世無雙的‘宿命對決’。他們中的勝利者,將成就神聖至尊,歸入永琚A而失敗者,將成為神聖至尊的墊腳石,一切努力,將成為別人永琤輝的襯托!這種,比殘酷的決死更加殘酷更加慘烈而且永遠沒有退路永遠沒有第二個選擇的戰斗,就是至尊宿命對決。”

“在這種宿命對決中,只許勝,不許敗!”

“你看,光明守護神尊出手狙擊了我們倆,但神殿至尊天禦卻沒有現身,唯一的解釋,就是這個原因,他正在作最後的備戰,為了最後的勝利,舍棄了外界的一切,包括表面上唾手可得的勝利!”魔龍越說越明悟,說到最後,岳陽還聽得迷糊,他已經完全豁亮。

最後,他強壓下心底的激動,目光熱切地看著岳陽。

可惜此時的岳陽同學,卻沒有什麼反應。

毫無自覺。

“那我們還等什麼,趕緊去找無雙皇絕世吧!”岳陽同學一聽是這樣,頓時大喜,他估計神殿至尊天禦的好日子要到頭了,像他這樣的**oss,對手肯定也是個天下無雙的牛人,比如關在黑塔幾萬年一直等待機會的無雙皇絕世。

“誰說宿命對決的另一個候選人是絕世!”魔龍大暈。

“還有比無雙皇絕世更牛的存在?”岳陽心想這個人選該不會是費雯麗女皇陛下吧?想想也對,費雯麗女皇陛下可是立志要征服整個天界踏平光明山的強悍存在。

“是你這個笨蛋啦!”魔龍一掌拍在岳陽的腦門上。他真想一巴拍死這個毫無自覺的家伙:“如果你不是宿命對決的另一個,你小子修煉速度能有那麼快嗎?能有那麼多奇遇和那麼多指引嗎?你看看你的戰獸和寶物,你再看看別人的,你從來就沒有想過,你也許是因為要擊敗神殿至尊天禦成就神聖至尊才誕生到這個世界來的嗎?老子也是一個天才,還是超級天才,你憑什麼修煉這麼一丁點時間,就迎頭趕上啊?還不是因為你是未來的神聖至尊,一切都在宿命的安排之下!”

“我?”岳陽瞠目結舌,整個傻了。

“這副欠揍的表情。你別逼我羨慕嫉妒恨出手施展暴力好嗎?”魔龍恨得牙癢癢的。真不明白,為什麼神聖至尊宿命對決的另一個候選人會選這個臭小子,要說天賦,無雙皇絕世和征服女王費雯麗根本不差。而且別人的勤奮努力能贏這小子九條街那麼多!

“那完蛋了。要真是我。那這一仗輸定了。”岳陽不覺得自己現在可以干掉天禦。

別說干掉天禦。

就是挑戰也不一定有資格呢!

要是現在將兩人同時擺上擂台進行宿命對決的話,就算是岳陽自己,也不會下注買自己贏……尼瑪。這差距也太大了,神殿至尊天禦都修煉多少年了?而且,據說這貨還是個瘋子,天天修煉,從來不因為是中央神殿第一人而松懈半分。

跟這樣的變態進行‘宿命對戰’,這勝率能有億分之一嗎?

“是輸是贏你說了不算,你只負責打!”魔龍現在心里安定了許多,如果這小子真是至尊宿命對決的另一個候選人,那麼此前許多不解就可以說得通了,這小子為什麼那麼變態?這小子為什麼那麼多生命守護戰獸?這小子為什麼那麼多神器?這小子為什麼那麼多奇遇?這小子為什麼提升得那麼快?這小子為什麼能逆天戰勝原本不可能戰勝的強敵?現在,一切都有答案了……因為,他是未來的神聖至尊!

也許自出生開始,就命中注定。

當然。

也有可能是成就別人的嫁衣,最終結果,要等到宿命對決之後才知道!

但無論如何,這小子都不像是一個當別人嫁衣那麼悲劇的存在,說不定真正成為墊腳石襯托他人輝煌的,是那個高高在上幾萬年不曾被人推下過神座的神殿至尊天禦呢!

“小子,有老子罩著你,你會贏的,一定會!”魔龍拍著胸膛保證:“老子就是死,也會力助你登頂!哈,老子的小弟竟然是神聖至尊,尼妹,真是做夢都會笑醒啊!鎮定點,別慌,神殿至尊天禦沒什麼好牛逼的,不過是比你早修煉幾萬年罷了,不過是個天天修煉的瘋子罷了,沒事,有老子罩著你,你最後肯定會贏的,你那是什麼眼神啊?你敢懷疑老子?討打是不是?”

“我們還是找個地方躲一躲吧!”岳陽同學忽然想起這個嚴重的問題,假如光明守護神尊重返,別說什麼至尊宿命對決了,直接就會被人秒殺有木有!

“沒錯,這個倒是。”魔龍也覺得巨神很棘手,這貨的龜殼太硬,現在實在打不過。

“快點跑路吧,再不跑就來不及了……”岳陽覺得現在討論宿命對決還太早。

“慌什麼,我知道一個地方。”魔龍情急之下又有靈感,他猛想起一個地方,一把抓住岳陽的肩膀:“我也不知道,去那里對不對,也許是害了你,也許是宿命的安排,你最後決定吧,是生是死,你也算是選擇過了,到時掛掉不要怨老子沒說清楚!”

“這麼嚴重?那,那是什麼地方?中央神殿的光明頂?你知道秘道?”岳陽記得六大派圍攻明教時有條秘道直通光明頂的,魔龍他該不會也想玩一手最危險的地方最安全吧?

“什麼亂七八糟的……我們要去的是宿命之門!”幸好魔龍不知道岳陽所說的光明頂是什麼,否則一定雷死。

“宿命之門?”岳陽一聽就感覺不太妙。

“那是一扇上古神門。進入者,必須沖破宿命才可以出去,現在帶你進去,說不定正好,也說不定是個最大的錯誤,你自己決定吧!”魔龍將選擇權交給岳陽。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岳陽同學豁出去了。

盡管很心虛。

但穿越男做事的魄力還是有的。

一咬牙,就將不知好壞的選擇決定下來了,一切將由自己的努力和拼搏來決定,是逆天成功。扭轉乾坤成就輝煌。還是別的結局,這個,暫時不想……能用雙手打拼到哪一步,就走到哪一步。總之。盡力而為。穿越男覺得心中無悔就好。

魔龍大贊:“好,這才是未來神聖至尊的膽略!”

就這樣,命不該絕的難兄難弟二人組。在這最危險的時刻,終于醍醐灌頂,做了一個正確的選擇。

在小文麗帶著岳陽和魔龍,化成一道神光,消失在遠古通道之際,神殿至尊座下的三大強者,自在天、歡樂天和那位喜歡高高潛隱于天穹之上的最強者,趕到了戰場。

假如再遲一分鍾,不,半分鍾。

結局。

說不定會變成另外的一種。

極其成熟的自在天察看了戰場周圍,判定道:“這里曾經爆發過一場恐怖的神戰,那個失蹤的岳泰坦,絕對是在這里逃脫的。”

“岳泰坦有這樣的實力?”隱身不現喜歡自天穹之上垂降意志的超強者,表示懷疑。

“有人接應他!”歡樂天的感應更加准確:“這里雖然破滅處處,但能夠感應到三個超強神明留下的能量。一定是守護神尊,察覺到敵人的異動,現身加以攔阻。他們就在這里,爆發了一場激烈的神戰,雖然暫時不知戰果如何,但可以肯定,有一位接近守護神尊那般強大的敵人,前來接應岳泰坦。”

“魔龍!”自在天立即反應過來:“東方曾經說過,岳泰坦背後有一位超強的守護,那個曾經被稱為天界第一凶徒的魔龍,已經被上面釋放,以守護岳泰坦這樣的條件,洗贖他的罪行。”

“這樣就合理了……”隱于天穹之上的那位,也同意這樣的推斷。

“守護神尊出手還擊殺不了岳泰坦嗎?在那邊,似乎有人離開。”歡樂天心中隱隱還有一種感應,在遠古通道的深處,還有某種撕裂的痕跡。

“守護神尊出手的話,就算不當場擊殺,敵人也必定重創。”天穹垂降下來的意志喜氣洋洋。

自在天一聽,立即作出決定:“我們追!快追!”

只要岳泰坦還活著。

那麼追擊,絕對不能停止。

三道神光劃破遠古通道的甯靜,瞬間,消逝在深邃的黑暗之中。

此時,在天平世界的天蛇大橋上,至尊正陷于苦戰,她的對手不再是那位嗜戰的減蒼生,早換了數位,現在是一位被同伴稱為‘懸空上人’的超強老鬼。

這位‘懸空上人’,渾身漆黑,如墨似曜。

世間任何光線,都不可能在他的身上停留半秒,那不是吞噬,而是一種否定。

至尊曾經爆發過一次光照,但對于這個懸空上人絲毫無效。這個老鬼是任何光能都打不敗的存在,甚至,就連至尊的黑子,也無法順利在他的身上留下痕跡,要不是至尊發現這位懸空上人對于黑子還有三分忌憚的話,那麼簡直不知道用什麼招來應付這個棘手的敵人。

“出絕招吧,拿出你最大的秘技、禁術吧,否則這一戰就結束了!”黑洞般的懸空上人,比此前的減蒼生更加強大,可是此時的至尊,卻在數位超強者的對戰中消耗愈盡,幾乎沒有站立的氣力了。

“能夠戰到現在,也不錯了,真是個讓人驚訝的小姑娘。”那個妖媚的女聲嘻嘻的笑。

“打得好,非常精彩,假如打得再久些更好,現在稍些有點不夠看啊,絕世,你難道要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後輩讓懸空上人打死而無動于衷嗎?”又有個老邁的聲音向遠方的無雙皇絕世發出挑釁:“不來打一場嗎?老夫都有點手癢了,來吧,老夫給你一個複仇的機會!”

“我還沒有死!”至尊忽然站直腰,于對方的神力沖擊下傲立,眼眸深處,閃過一絲倔強:“更沒有輸!”

媽媽,你在上天看著嗎?

你知道。

我是最強的,我也一直那樣努力……今天,就讓您看看我最大的修煉成果吧!

當至尊的意識陷入思念中,她的神力,也在身體周圍,發生著不可思議的變化,一種陌生的任何人都不曾見識過的奇觀,出現在眾人之前。

黑與白交織成一個世界,在里面只有黑與白,再無一物。

它在至尊的體外旋轉,速度非常慢,但玄妙無窮,仿佛自世界誕生之始就一直是那般的存在。

“危險!”妖媚的女聲尖叫起來,不僅是至尊對面的懸空上人,就連遠處休息觀戰的減蒼生等此前交戰過的對手,也統統心生警兆。這個極其華麗又極其玄奧的小世界一出現,所有人都有種感應,仿佛自己要被永琣a封印進里面,永遠不出。

無論是涉足戰場,還是隱身潛藏于天際之外觀戰。

結果都是一樣。

所有人都瘋狂地撲上去,希望在最後的一刹那,阻止這個可怕的小世界的旋轉,只要它繼續下去,那怕所有人都會死,最少,會永遠地封印……

“永生之門,封印!”至尊抬手一指,已經爆發出終極力量的懸空上人,就像輕煙般,被小世界吸收掉,不受任何光能侵害甚至連黑子也無法造成損傷的神軀,直接湮滅了,于眾目睽睽之下,神軀里面的靈魂,發生震天的哀號,拼命地乞求和亡命的掙紮,但絲毫無用,懸空上人的靈魂直接被一道不可抗禦的至尊意志剝離出來,封印進小世界里。

減蒼生等人看得滿頭大汗。

他們做夢也想不到,面前這個小姑娘,意志和法則,竟然恐怖到這等境界。

早知這樣,就算有天大的好處,他們也不會與這個小姑娘動手,太可怕了,強如懸空上人,竟然連掙紮都不可能,直接湮滅神軀,封印靈魂,這,這到底是怎麼修煉出來的?

幸好,目標並非他們,只是戰場中不斷叫囂的懸空上人。

否則,這里,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幸免。

“放棄了,我才不要跟這麼可怕的對手開戰!”減蒼生嚇得不輕,他決定再也不與至尊開戰的,而且是永遠。

“……”全場沒有一個人嘲笑他,因為,這一點兒也不好笑,眼睜睜地看著懸空上人被秒,所有人心中,都變得沉重無比,仿如在天平的那邊,壓上了一塊沉重的巨石。

“那個小姑娘,好像暈倒了?”妖媚的女聲又驚叫起來,她最早發現不對。

至尊啪地倒在地上。

意識在迷糊中漸漸變輕,她仿佛看見,媽媽和小姨在天空中微笑,而妹妹就像小時候那樣,提著裙子,快活地飛奔過來,一邊大叫著姐姐等等。在更遠的後面,還有一個淘氣的小家伙,身邊圍繞著一大群人,吵吵嚷嚷的往這邊走來。

是他嗎?

媽媽,是他嗎?他就是您所期盼的弟弟吧?

*** *** ***

很想爆發,報回被人鄙視的一箭之仇,可是實在盡力了。

霞飛現在的戰斗力只有五,弱爆了,不認不行。

今天就到這里吧!

*** ***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第二十六章:【費雯麗,女皇陛下】     下篇:正文 第二十八章:【這是女兒?還是戰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