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我願為你撐起整個天穹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我願為你撐起整個天穹

以本體承受神力集火,而生命守護戰獸撐起天穹,這是口口聲聲退出戰斗保持中立的血豔花所做的瘋狂之舉。

不僅是赤丹子和九蚺他們,就連僥幸存活下來的減蒼生,也非常不解。

貪生怕死,可是血豔花一直以來的本色啊!

為什麼?

“我知道你看不上人家,我也知道我的確長得很丑,誰會喜歡一個毒蜘蛛!本來,我以為這輩子,都不會有什麼愛情了,我從來都以怨恨為力量,敵人的鮮血和痛苦的呻吟,才是我的心頭好。可是這些年來,我看見無雙皇絕世那個傻瓜,一遍又一遍地前來,徒勞無功地為他的戀人做著各種愚行,樂此不疲,讓我的內心忽然產生了一絲渴望……假如有個人,能夠像無雙皇絕世那樣,也為了我做一點什麼,那怕是一件最無聊最白癡最錯誤的舉措,我也心滿意足了!”血豔花神軀破碎,僅剩下一顆頭顱,當減蒼生用單手托著她的頭顱震驚地看著她時,她的臉上卻露出了微笑。

“可是我從來沒有為了你做過什麼啊!”減蒼生實在想不起來,自己為了她做過什麼。

“現在還有時間,趁我靈魂還沒有完全消逝,隨便為我做點什麼,可以嗎?”血豔花的話沒完,那邊的九蚺已經瘋狂地撲上來,拳如奔雷,轟殺而來。

“滾!”減蒼生震開九蚺,卻發現血豔花受到震蕩的靈魂,已經開始消逝。頓時睚眦全裂,血淚奔流:“不!”

九蚺要的就是這種結果。

他獰笑著。

輕松躲過減蒼生的悲憤攻擊,得意地溜回死海墮落神族的群體中。

減蒼生絕望地捧著血豔花的頭顱,眼睜睜地看著,她的靈魂在虛天中一點一點地消亡。

“沒有關系,能夠看見你為我流淚,我已經覺得非常榮幸。假如上古大神願意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會勇敢地倒追你,讓你深深地愛上我,不再像現在這樣。看著你數萬年來孤獨又自責地煎熬。我一定會陪著你,一天也不離開你的身邊……”

血豔花她的意志還沒有來得及完全綻放,就完全消逝了。

撐起天穹的生命守護戰獸,也化成一道流光。尾隨主人消逝的方向。一同湮滅無形。

“不。不!”減蒼生悲憤無比地仰天大吼,那種心碎的悲鳴簡直可以讓石人流淚,本來就身受重創。又僅長于毀滅而不擅治愈的他,根本無法挽回同伴的生命,甚至連稍微阻滯一下都不可能。自失手擊殺戰友,殺死自己親如兄弟般的戰友後,減蒼生就再也沒有試過像今天這樣痛心。

這不是他想選擇的命運。

就像當年,一拳轟碎兄弟的心髒那般。

赤丹子已經不忍再看,他也萬萬想不到原來惜命無比的血豔花會做出這般舉動。

只有九蚺等人,完全無動于衷,他們可是徹頭徹尾的壞人,良心和正義感什麼的有必要存在嗎?邪惡的殺戮和無情的毀滅,才是生命的全部,只有這樣,將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看著敵人在痛苦中掙紮哀鳴,那才是真正的享受。

“這個悲鳴,還真是動聽!”九蚺哈哈大笑,像減蒼生這種高于自己的神階,自己想看他倒黴很久了,現在不是正好嗎?

“好,既然你都這樣說了,那我就為你做一件事!”

減蒼生的決絕言語一出,許多人都感到不妙。

這家伙想要干嘛?

場中的減蒼生,殘軀化作一道流光,閃現在神山的頂上,將那不斷垂降下來的天穹,單臂托天地重新擎舉起來,威嚴的神山意志立即神光大作,不斷地侵蝕他本來就已經重創的墮落神軀,但他滿不在乎,將那種無盡痛苦視若無睹,只是仰天大吼:“看,你現在看見了嗎?這是我為你做的!我減蒼生從來沒有為你做過一件事,現在,我願意為了你擎舉起整個天穹……”

死海陣營的墮落神族憤怒得無以複加。

這小子竟然叛變了?

而且,還瘋狂地替敵人,擎舉起了天穹,正式解放了原來一直孤獨無援孤掌難鳴的無雙皇絕世!

“謝了,很好,我的宿命終于開始了!”無雙皇絕世溫柔地注視著他的戀人,眸中的日月,散放出難以言喻的奇妙神光:“我這一走,也許不會回來了,所以,現在是正式告別!如果我還能有幸,成為一顆大樹,陪伴你余下的歲月,那將是上古大神對我生命的最大恩賜。”

“再見,無論你是否回歸,在我的心中,都是可以擎舉天穹的大樹。”花仙子在笑,但她的眼角卻不知不覺地滑了兩顆珠淚。

“死海的墮落神族們,我來了,你們現在可以交待遺言了!”無雙皇絕世沉積了數萬年的憤怒,現在就像火山爆發般噴薄出來。讓死海神族們為之顫抖的是,這個本來就強悍無匹的無雙皇,還有了恐怖的‘死志’。假如這家伙要拼命,那麼後果,會是想像不到的嚴重!

“你,你敢再靠近一步,我就殺了她!”九蚺懼極,但他腦中急智生光,發現場中由天藍神力罩保護的至尊還在,頓時大喜,急步上前,凝聚神力,准備將她脅為人質。

“愚蠢的家伙。”無雙皇絕世聞言大笑不止:“你們這些年都活到狗肚子去了。這個小姑娘根本就沒有輸,也沒有敗,她只是利用殘酷的戰斗,來覺悟和營造她全新的神座罷了!由生到死,由死到生,她的參悟,遠遠超越了你們這些苟且偷生了幾萬年的前輩,你們真的一點兒也不感到臉紅嗎?我現在想對你們這些死海神族說什麼?愚蠢嗎?不,那不足形容你們。你們或許用可憐來形容,更加合適!”

“可憐?”死海陣營的墮落神族聽了,一個個面目扭曲,心中郁悶得幾乎要瘋掉。

不過,說這句話的人是無雙皇絕世。

一個實力具有壓倒性的家伙,他們心中再不爽,也只有拼命忍住。

戰場中的九蚺,還不信邪,感覺是不是無雙皇絕世在詐自己?這妞明明暈了,還扯什麼覺悟神座。神座必須由更上層凝做。也是可以個人自行覺悟的嗎?笑話!

他凝聚起最大的神力,搶在無雙皇絕世出手攔阻之前。

喪心病狂地轟殺向暈厥不醒的至尊。

天地炸裂。

空間碎片亂飛,蛇橋崩塌。

在攻擊的中心區域,一切處于毀滅狀態。一切。盡化齏粉……

“哈哈哈哈!這就是你說的覺悟神座?這就是你說的超越我們的智慧?哈哈哈哈哈!”九蚺因為心中的恐懼無法發泄。現在稍有一丁點渲染口,就禁不住失態地狂笑起來。無雙皇絕世帶給他的壓力,讓他幾乎瘋狂。現在能反將對方一手,如何不欣喜若狂?

“哈哈哈……”獨腳站在神山頂上,單臂撐著天穹的減蒼生也在瘋狂大笑。

笑聲中,血淚滿面。

他的瘋狂大笑,讓九蚺感到莫明其妙,你笑什麼?那個小妞已經死了,你所做的一切都白費了,你有什麼好笑的?難道是看見自己擊殺了這個小妞而瘋掉了嗎?

九蚺一看神軀萬米舉足即天地動搖的無雙皇絕世越來越近。

頓時,遍體生寒。

他趕緊轉身,准備撤回群體中。

一轉身,發現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在自己的眼前,有個熟悉的女子,冷冰冰的佇立在虛空中,模樣怎麼看怎麼像剛才被自己一擊秒殺的那個小姑娘……是她!就是她!反應過來的九蚺嚇得心膽俱裂,神念爆發,也不顧得上攻擊了,直接以最快的速度逃逸。

“我說過你可以回去嗎?”至尊一舉手,整個天平世界仿佛瞬間變成了黑白世界。

九蚺的神軀箭一般飛射回到死海神族群體之中。

但他的靈魂。

卻不知何時被抽了出來。

就掌握在至尊的纖纖玉手之中。

至尊漫不經心地抬手,無視絕望哀號拼命乞求的九蚺靈魂,輕輕的一捏,‘波’的一聲脆響,直接將這一位已經存活了數萬年的神階靈魂捏碎……

等九蚺的靈魂完全消逝無形,天平世界才恢複如初,黑白兩色回歸到至尊的左右,仿如與生俱來的守護似的。

“嘶!”死海陣營那邊的墮落神族們全體倒抽了一口涼氣,原來這個小姑娘根本就沒有輸,她只是借‘死’來完成她的‘神座’,根本不是敗北,幸好減蒼生那家伙犯傻,拼命相護,大家的攻擊沒有湊效,要不然,那等于大家直接替她完成了一個‘神座’。

糊塗的內哄中,最後只有九蚺一個人攻擊,這個小姑娘的神座沒有真正大成。

否則,這仗不用打了。

也難怪,無雙皇絕世一直不開口,也不救援,敢情人家還借自己等人的力量來修煉來著……現在乍辦?不僅有個能夠參透生死甚至能借此修煉的變態小姑娘,還有個更加恐怖憤怒了幾萬年一直沒有機會大戰的無雙皇絕世!

“誰想先來送死?”無雙皇絕世的態度絕對是蔑視,他滿不在乎地開口:“要不,你們一起上也行!”

*** *** ***

第二更送上,很費心寫的。

也許有書友覺得不足意,但霞飛還是希望,能夠在主角更精彩的曠世對決之前,來一個轟烈的前奏。

千言萬語,苦心勞力,所做的一切一切,無非都是希望能夠寫得舒暢,也讓大家看得滿意,如果有意見也可以提,有不好也可以批評,這已經不僅是霞飛的召喚,還是大家的!

*** ***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第二十九章:【小文麗】     下篇:正文 第三十一章:【預訂的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