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一雷劈死這小子吧!】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一雷劈死這小子吧!】

劍氣沖天。

沐浴于劍氣中的魔龍。

發出一聲痛入心肺的慘叫,整個崩倒下來。

岳陽頓時大暈,心中又莫明其妙,大哥你要受不了劍氣你何必這樣自討苦吃?還說最強一劍,你這是要干嘛?

不過,轉念一想,魔龍這位黑鍋老大雖然不太靠譜,但不至于連自己一劍也承受不起啊!之前,他與絕世打得渾身是傷,又與光明守護神尊開戰,身體受創極重,打得極苦極累,也不吱一聲,現在怎麼這樣的表現?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痛得滿地打滾的魔龍甚至連原形都掩飾不住了,化身為怒龍形態,瘋狂地嘔血。

龍血激噴。

黑墨墨的濺灑得滿天滿地都是。

這個怒龍形態,讓正在遙遙圍攻無雙皇絕世的死海墮落神族眾看見了,全體嚇得驚叫起來:“是魔龍,那個瘋子竟然跑出來了,不對,他不是讓龍神至尊永遠禁錮了嗎?”

“離他遠點,這家伙是東方一族中擁有不死之身的戰龍,跟他開戰是沒有意義的!”

“難道龍神至尊要回歸天界嗎?”

“啊,太可怕了,現在就連這里也不再安全了!”

“我們現在該怎麼辦?繼續徒勞無功地圍攻無雙皇絕世嗎?”

“繼續!不要管魔龍那家伙,繼續圍攻絕世!假如守護神尊大人戰敗,我們所有人都會死,都會被無雙皇絕世屠殺。我們的命運,已經跟死海緊密聯系在一起,沒有選擇,也沒有第二種可能!戰斗吧,繼續戰斗吧,為了我們的宿命,為了我們的未來!”

那邊的戰斗如火如荼。

這邊,岳陽看見魔龍像死蛇一樣扭曲著長長的身軀,不時自巨口中吐出一團團黑血。

正當岳陽以為這家伙會吐血而亡之際,身軀扭曲且鱗甲黑得發亮的怒龍。漸漸的升騰起一陣黑光。慢慢地褪變成黯金之色,尤其是額頂的龍角,以及一對斗大的龍睛,更是金光燦爛。

神采重新回到魔龍的眼睛。原來接近瀕危的氣息。千億萬倍地爆發。提升。

由死轉生。

不過是幾分鍾時間,快得岳陽都不敢相信。

“啊,現在舒服多了!”怒龍形態的魔龍漸漸恢複人形。軟癱在岳陽面前,有氣無力地說了聲:“有沒有神血之類的補品啊,給老子來點。”岳陽搖頭,神血當然有,但想在穿越男的手中拿到神血,那種困難程度,估計比打敗神殿至尊天禦還難,魔龍沒辦法,只好降低要求:“沒有神血,給老子一口神露,混蛋,現在老子失血過多,快渴死了,不恢複過來怎麼打仗啊?好好好,我現在欠你一杯,等打完了還你一杯,兩杯,還你兩杯,你個混蛋,現在還講利息,你這個吝嗇鬼,你這家伙還算是人嗎?”

“注意,你是個老大,別做無賴!”神露岳陽同學當然有的是,假如喝一杯還兩杯的話,那麼暫時借出一杯應該沒問題,不過,他嚴重懷疑某位老大的人品。

“真是廢話,老子也像個欠帳不還的人嗎?”魔龍接過一飲而盡。

“你不像,你就是!”岳陽很擔心自己的神露有去無回。

“現在老子正式複活了,你們的好日子到頭了!”魔龍跳起來,暴起萬米神軀,再次沖向無雙皇絕世,同樣的拳頭,一拳揍飛了絕世,再一拳,轟退了超巨神尊。岳陽眼珠子差點沒有掉出來,他驚叫不止:“這不科學!”剛才還半死不活的模樣,僅僅喝掉一杯神露,就爆發小宇宙,還力拼強敵,這,一杯神露真有那麼大的功效?這根本就無法用常理來解釋嘛!

“他應該是解封了法則禁錮,雖然還沒有恢複至巔峰,但真正的力量已經能夠順利釋放了。”至尊看得明白。

“可是我什麼都沒有做……”岳陽看了看自己的手,剛才只是隨手施發一劍而已。

“也許,他借助你的未來,鑽了個空子。”至尊估計是那樣。

“那也不對!”岳陽還是不敢置信,自己什麼都沒有做,而且,剛才也沒有產生什麼法則,劍氣沒有解封任何東西,沒有使用命運之力,自己沒有背負或者得到任何啟示,總之自己什麼都沒有,這怎麼可能?再說,解封的魔龍也不可能只喝一杯神露就恢複,該不會,是這位老大裝死騙自己的神露喝吧?疑心病一向很重的穿越男正在胡思又亂想。

“你來這兒干嘛?”至尊根本不管那些,只是帶點奇怪地看向岳陽。

“這句話應該我來問你,你來這干嘛?你知道這有多危險嗎?這麼危險的地方,你竟然一個人偷偷跑來,還不讓大家知道,太不像話了!”岳陽同學越說越生氣,大有責備問罪之意,可是在至尊的明眸注視之下,他的聲音越來越弱,最後變成:“大家都很擔心你的,你,你沒事吧?”

“除了那三個家伙暫時打不過,別的你覺得會有問題嗎?”至尊傲視全場,旁若無人。

“好多牛人!”岳陽一看這里擁有神座的神階牛人足有幾十個,數量接近一百,就在這種情況下,至尊竟然還說沒有問題,這,這個真讓他沒辦法認同:“你站得那麼前,就沒有人出手攻擊你嗎?”他很懷疑對面那些家伙是不是瞎子。

“有。”至尊漫不經心地說:“不過宰了幾個之後,他們就消停了。”

“……”岳陽同學無語。

果然這個世間是個以強者為尊的世界,誰的拳頭大誰拽。

打了半天,趁打紅了眼睛的魔龍與死海守護神尊火拼,無雙皇絕世在混亂中。又逮住一位圍攻時不幸落後的神階強者。

決心進行一場大屠殺的無雙皇絕世,意志之下,沒有饒恕和寬容,只有殺戮和毀滅。

他出手無情地撕裂掉對方的神軀,一邊以神力湮滅掉對方的神格和靈魂。

那感覺。

就跟獅子撕碎個小雞差不多。

岳陽同學的下巴掉地,尼妹啊,這個無雙皇絕世也太牛逼了一點吧?幸好不是自己要打的boss,不然再修煉一千幾百年也白搭!話說回來,無雙皇絕世和神殿至尊天禦,到底誰強誰弱?那邊足有六萬米高而且長有三頭六臂的家伙不會就是天禦吧?

至尊趁機吸收對方神座消散的威能。轉化成自己尚在凝聚的黑白神座之中的‘黑’。

“你在凝聚神座?”岳陽同學弱弱地問:“神座不是要別人幫忙凝造嗎?”

“有人在百萬階給我留了一個‘神徽’。我想用它做一個自己的‘小神座’,當然真正的大神座,還是別人幫我完成,此前有一縷神示。已經告知我部分真相。我現在只要完成這個屬于自己的小神座就行。”至尊一說。岳陽同學無限自卑。

就算是小神座,自己能造,那也拽得不行啊!

再說。至尊有神示,怎麼自己就沒有任何的啟示呢?難道劍靈禦姐把自己給忘了嗎?不對,她現在一定在閉關,不知道外界的情況,一定是那樣……

岳陽同學非常的羨慕,看了半天,發現根本弄不懂這個神座,太複雜了,于是問:“這是什麼神座?”

“主宰神座!”至尊很坦誠地告訴他:“這是我在生死門參悟出來的,在至尊意志之下,主宰一切生死。比如在這個戰場上,無論任何人在生死之間轉換,由生到死,由死到生,都將歸入我的神座主宰之下。現在還沒有完全成就,只能吸收戰死的神力威能……”

“我也想要一個!”岳陽聽得差點流口水了。

“你沒有成就的基礎,也沒有成就這種神座的神徽。”至尊毫不客氣地打擊他。

“神徽是誰給你的?我沒有份?”岳陽同學記得當初自己也曾到過百萬階,雖說是被至尊以法則‘拉’上的。

“想知道?”至尊注目岳陽,看見這小子猴急的模樣,明眸內笑意隱現:“這是秘密,不能告訴你!另外,你要想成就神座,先想好如何打動我的心……比如,某人跟某個不知羞的女神做了某件自以為很秘密的放縱之舉,就很讓我生氣!”

至尊很生氣,後果很嚴重!

岳陽同學一聽,完了,完蛋了,當初就說不能太過份,不能在做某事的時候幻想至尊的,偏偏幻月女神她說沒事,還拉自己的手偷偷的摸了兩下,現在好了,全完了!

正當岳陽心里盤數該怎麼做才能將功贖罪時,忽見魔龍被超巨神尊一拳打飛,整個砸在面前。

魔龍第一拳小宇宙爆發,無雙皇絕世和超巨神尊沒有准確估計,才被他得逞的,現在已經不太好使了。于是這位老大馬上朝岳陽叫嚷:“還看?趕緊動手啊!現在都已經什麼時候了,還在這里談情說愛,你們回去之後在床上再慢慢談不行嗎?現在沒那閑功夫了!”

“動手?”岳陽看了看那六萬米高的超巨神尊,情不自禁縮了縮脖子:“我還沒傻!”

“那大怪你打不了,你可以去打小怪啊!”魔龍怒了,滿地小怪,你隨便打一個也好啊,站在戰場邊看著別人打生打死自己卻與美女這麼閑情逸致地聊天可是要遭天譴的!

“這,這麼多!”岳陽發現這里的‘小怪’沒有一百也有九十,個個都有神座,最矮的一個也在六千米以上。

尼妹啊!

這還是小怪?

至尊本來想動手打小怪的,但她被魔龍剛才口無遮攔的話給激怒了,決心袖手旁觀一陣子,等這家伙被虐掉一層皮再說。她不動,岳陽同學當然緊追其後,至于什麼兄弟啊什麼老大啊什麼義氣啊什麼鋼鐵友誼啊,在美女面前統統是浮云!而且這還是生氣了的至尊,更要裝成乖孩子啦!

岳陽環視周圍,一下閃身到神山頂上。

沖著身受重創正單臂擎天苦苦支撐的減蒼生開口道:“這小怪看起來很好欺負的樣子,要不我打他得了!”

魔龍氣得差點吐血:“打死他,你來扛天穹啊?要沒有人扛起天穹,宿命之門會關閉不說,說不定還會驚動遠古時代沉眠的大神,到時所有人都得完蛋,誰對誰錯對沒用!我可不想再坐牢了,尤其是一坐就是十萬年的那種黑牢!”

岳陽奇了,問減蒼生:“一看你就不像個好人的樣子,干嘛那麼好心跑到這里替大家扛起天穹呢?”

減蒼生苦笑:“這話說來有一匹布那麼長……”

穿越男搖頭又擺手:“那就別說!”他屬于那種‘太長不看、太多不聽’的典型,根本沒那耐心,有事直奔主題,要是繞圈子,誰知道會不會讓人繞掉整個青春啊!就這樣,穿越男拋開郁悶的減蒼生,又看了看減蒼生腳邊不遠處躺在地上,身體仿佛被十萬頭猛犸巨象碾過渾身上下找不到一根完整骨頭的赤丹子:“你呢?你也一看就肯定不是好人,干嘛要跑到這個神山來享受法則洗滌的桑那浴呢?”

赤丹子不知道什麼是桑那浴,但意思還是明白的。

他笑了笑:“我被絕世踩了一腳,活不了了,也不想活了,于是就來了!”

岳陽同學大驚小怪:“讓絕世踩了一腳?那你走路也太不小心啦!你怎麼能隨便亂跑?這樣可是很危險的!”

“你的意思是,我錯了?”赤丹子從來沒有想過自己被人踩了一腳,踩成重創,原來還是自己錯了。

“你以為你很對嗎?”岳陽理所當然地批評。

“啊,我以為我身為一個壞人,可以做點錯事,沒想到……”赤丹子心里有點郁悶。

“身為一個壞人,你不好好自我反省,還隨便亂跑,亂做錯事,這就更不應該啦!”岳陽提醒他:“反正你快要死了,有什麼東西留下嗎?假如一件神器都沒有,那你做人也太失敗了,這不是白活了嗎?我甚至覺得,神器擇主,挑選你做主人,根本就沒選對嘛!”

“你的意思是要選你這樣的?”赤丹子現在有點明白岳陽同學的意思了。

“我想,不用對比,也很清楚了才對!你看你躺在這里等死,我呢,站在這里活蹦亂跳,你呢老得一塌糊塗成事不足敗事有余,我呢年少青春又聰明過人事事如意,你要有一丁點自卑之心和自知之知,我覺得你都會立即把神器拿出來,然後強行塞在我的手中,就算我嚴詞拒絕你也堅決要將它贈送給我否則就死不瞑目才對!”岳陽同學這麼一說,赤丹子差點沒有一口老血噴出來。

臥槽!說了半天,原來想要老子的神器啊!

不是沒有看過無恥的,但還真沒看過這麼無恥的家伙……這小子,上天怎麼不一雷不劈死他呢?

*** *** ***

第二更,昨天斷更,霞飛很抱歉。

但想不出好劇情,真不想勉強,當然,犯錯了得承認,對不起大家!

*** ***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第三十四章:【你再拽給我看看?】     下篇:正文 第三十六章:【升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