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夢的終點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夢的終點

時空迷宮中,海胖子和葉空等人仍在戰斗。

一路向前。

他們尚不知道自己就在局中,更不知道,自己戰斗的對象只是迷宮世界里的幻像,真正的敵人,已經在東方的棋弈天賦和法則之下脫出,散布各個最重要的關節點,不到最重要時刻,他們根本無需出戰。

就這樣,光明山陣營的強者們,靜靜地看著自己的幻像,與通天塔的武者開戰。

“真是可惡!”長尉看見自己的幻像被敵人數度虐殺,臉色非常難看。

雖說是時空投影,但實力其實與本體相差不遠。

也就是說,假如真正的長尉出現在戰場上,與此時正在沖關的通天塔武者戰斗,恐怕也會含恨而亡。

長尉的臉色不好看,屠世等人亦然,因為他們發現,沒有征服女王費雯麗或者岳泰坦,也沒有那位人類至尊和那位深居天羅皇宮的陛下,時空迷宮仍然擋不住通天塔武者的沖擊。這些家伙,簡直是不死小強,他們就當這是一場戰斗曆練,許多人已經看破幻像,但依然興味盎然地向前沖,完全沒有想辦法避開或者破局的打算……打到現在,屠世等神階也看明白了,僅憑自己是無法阻礙岳家三少的,他的戰斗,將在更高級別的上層,自己的真正戰斗目標,是這些此前根本瞧不起眼,但事實上如同不死之軀一般的通天塔武者。

好吧,反正東方那個家伙算無遺策。

就繼續按照他的計劃進行好了。

只要最後勝利。

過程一點兒也不重要!

長尉和屠世等人的心思是這樣的。與他們不同的是,在另外一個世界觀戰的第三方卻對他們的消極行為非常不滿,尤其是好戰的桀驁男子,他明知眼前一切是時空迷宮,但看見海胖子和葉空等人打得爽,也非常想加入,一起沖關挑戰。

大殺特殺,熱騰騰的鮮血,和敵人的痛苦悲吼,才是他的心頭好。

可是很遺憾。

沒有人給予他這樣的一個機會……

“除了夜後這邊有點意思外。別的。根本不值一提。”作為局外觀戰的妖帝,非常無聊地打了個呵欠。

“誰看見人類至尊的那個生命守護戰獸跑哪去了?”在另一邊的金帝卻皺起了眉頭。

“她不正跟在岳泰坦妹妹身後保護她嗎?”雙頭龍古昂聞言大驚。

“那應該是個幻影!”桀驁男子的眼力,遠比他要好使。

“什麼?”美豔女王簡直要暈,現在的幻月女神哪有一點幻影的樣子。她會飛會笑鮮蹦活跳。時不時還會跟岳泰坦的妹妹聊天。戰斗時雖然不出手,但岳泰坦妹妹稍有不敵,即會以神力助佑。怎麼可能是一個幻影?

“不僅僅那位女神,就連岳泰坦妹妹,她們其實也是幻影。”妖帝不太肯定:“我也沒有完全看透,但可以肯定一點,與岳泰坦有關的女孩子、戰獸以及寶物,全部都消失了。也許是那個傳承了智慧女神之力的小姑娘,也許還有別人一起合作,總之,在三天前,這些人就已經全部由幻影代替,最後一個真正的實體,是那個人類至尊的生命守護戰獸。她一直在以永琱諵O蒙騙我們的眼睛,在她的掩飾下,與岳泰坦有關的所有女性、戰獸和寶物統統消失了,只剩下他的隊友那個小胖子等人繼續沖關。”

“全是假的?”雙頭龍古昂他們這種級別的天上界強者,幾乎不敢相信,眼前一切明明是活生生的存在啊!

“她們到底去哪里了?”桀驁男子提出了這個疑問。

“也許是計策,也許是岳泰坦遇到了強敵,她們不願意再停留這個時空迷宮里戰斗曆煉,于是全體離開,去他的身邊,助他一臂之力去了。後面這種可能性很大,因為,現在還不是最好的破局時機,她們離開有點早,這不太合理。”妖帝大膽地作出了推測。

“有道理,但也有別的可能性,我總覺得東方和岳泰坦之間的斗智,不是那麼簡單的。”金帝眸中的懷疑之色更深。

“現在的夜後,與不敗至尊正在戰斗,她也是假的?”美豔女王無法接受這種事實。

“她是真的。”妖帝一笑。

唯一還真實存在的。

就是夜後了。

不過,她手中原來持有的命運神兵,在三天前就已經消失掉,初時,他還懷疑,夜後是故意收起寶物,但由現在看來,她手中持有的命運神兵,由原主人岳泰坦收走了……也正是那樣,他才會大膽推測岳泰坦遇到一位或者幾位難以力敵的強大神階,而且到了不動用命運神兵無法力抗的危險境界。

夜後是真的存在,她與不敗至尊的戰斗,也到了尾聲。

不敗至尊擁有感知天賦。

只要感應肯定勝利,永遠不敗,他才會參戰。

在這種情況下,不敗至尊在理論上,不可能會失敗,除非……

妖帝和金帝相互對視一眼,都在對方的眼神中得到答案和認可,要戰勝從來不曾失敗的不敗至尊,也只有那個可能!

“我贏了,終于贏了。”不敗至尊此時浴血渾身傷痕累累,原來俊美得堪比偽娘般的臉,也遍布著縱橫交錯的創疤。他非常疲憊,但更加興奮,因為,這一戰到了最後,勝利者,仍然是擁有感知天賦永不出錯的他。不敗之名將繼續保持,並且永遠留存。

“……”夜後身上完全無損,星光依然,只是稍微黯淡一些。

她的星力在三天的消耗中,其實已經達到極限。

再也無法支撐高強度的戰斗了。

不敗至尊,以他最強最韌的意志。開始由被敵人苦虐,一點一點地扳回來,一點一點地恢複,雖然差點兒死在夜後手中的命運神兵上,但命運神兵很快消失無蹤,夜後原來的優勢不再,這一仗很苦,可是最終還是讓他扳回來了,他笑到了最後。

夜後無力再戰,化作一道星光。

消失。

若非東方將兩人決戰場。安排一個最消極星力的晴空世界。若非在最艱難時刻,不動至尊以光明山的神力源源不斷地援助過來,那麼這一仗根本不可能逆轉。

“我就知道,我的感知永遠不會出錯。我的不敗永遠不會中止。哈哈。”不敗至尊現在心情極佳。

要不是實在沒有余力。那麼他還想留下夜後這個強敵。

稍微有點遺憾。

不過,能夠獲勝,那也已經足夠。剩下的,就交給東方和不動至尊他們吧!

“想看我的笑話嗎?妖帝,還有金帝,你們想得太天真了,我的不敗紀錄將永遠保持,因為,我是天上界史無前例而且獨一無二的不敗至尊!”不敗至尊向天際那邊密切關注的影像冷笑。

“我有個問題。”妖帝微微一頓:“你有多久沒有召喚你的寶典了?”

“什麼意思?”不敗至尊愕然。

“他的意思就是,你在與岳泰坦戰斗的時候,你有沒有再一次打開寶典,察看你的感知天賦呢?有沒有這一種可能,你以前的感知判斷,也許是正確的,也許是錯誤的,如果你沒有及時改正,你就可能會被自己以前的感知誤導。好了,我的話已經說完了。”金帝說完,再也不看臉色劇變的不敗至尊一眼,他已經知道了答案。

“你已經是一位死人。”妖帝更加大膽,作出了肯定:“早在岳泰坦開戰之前,我就懷疑過,現在,我完全有理由相信,你已經死在你的天賦之下。”

“不可能,我是不敗的,我的感知也是永遠正確的。”不敗至尊的臉色慘白,似乎想到了某中可怕的可能。

他伸手,想召喚自己的寶典。

寶典沒有任何反應。

不敗至尊絕望地尖叫起來:“不,我是不敗至尊,感知一定是對的,不可能出錯……寶典,不可能消失,這是幻覺,這是敵人帶給我的幻覺,不,我一定還在戰斗中,還在敵人幻像的折磨中!勝利永遠屬于我,我,我是天上界唯一不敗的不敗至尊……”

當他的意志崩潰,他的神軀開始消散。

一絲一縷。

緩緩的,但又不可阻遏地消散于天地之間,不敗至尊的精神越緊張,越瘋狂,那麼神力消散的速度就越快。

“我沒有敗,我還沒有失敗,光明山的神力源泉還在,我還可以支撐,最後的勝利,一定屬于我,這一點永遠不會錯!”不敗至尊驚懼之余,發現自己身後還有源源不斷的神力補充過來,這是來自不動至尊的援助。

按照這種緩慢的流逝速度。

以他本身的浩瀚神力以及源源不斷的支援,不敗至尊估計,自己最少可以支撐一年。

而最後的勝利根本不需要一年,只要十天時間,不,還七天時間,那麼整個戰局就會完全確定下來,光明山陣營中央神殿一方獲勝,通天塔陣營岳泰坦一方失敗!

雖然不明白為什麼寶典會召喚不出來了,但不敗至尊仍然堅信,自己會是最後的勝利者。

我不會敗!

因為,我是從不失敗而且永遠不敗的不敗至尊……

不敗至尊堅守著這個信念,三天來,他在夜後的苦虐下,也一直是這樣撐過來的,他完全相信,只要自己繼續撐下去,那麼最終勝利必將屬于自己!

“太、太、太可怕了!”雙頭龍古昂等天上界強者差點沒有嚇得尿褲子。

他們不是傻子。

就算是傻子,也明白一位神階寶典召喚不出來,那意味著什麼。

不敗至尊心中也肯定明白的,只是他現在還無法接受這一個可怕的事實罷了。

把一個從來不曾失敗的中央神殿巨頭,三大至尊之一,變成一個不敢承認失敗的瘋子,甚至,在眾目睽睽之下將他變成一個死人,這,就是岳家三少岳泰坦的真正實力嗎?他是怎麼做到的?而且,他為什麼要這樣做?既然可以輕易殺掉不敗至尊,他為什麼會縱容夜後出手將他虐足三天呢?

“岳泰坦的目標並非不敗至尊,而是另一位,更強大的那一位。”金帝心中已經有了答案。

“他在鎖定不動至尊。”妖帝的目光,似乎可以看透時空。

在古松下。

棋盤石桌依然在,只是對弈之人有別。

原來一直靜靜佇立的東方,不知所處去,只剩下一位枯老不堪、行將就木的老人。

身體枯瘦如柴的老人,看見面前不知所時出現的夜後,一點兒表情也沒有,仿佛早就知道對方會出現似的。

“當年,星光公主之逝主因是你的卑鄙偷襲,不動至尊,今日的夜語,天梯之後人,將這一遺恨,完全回報于你,就算是替前人作個最終的了結吧!”夜後隨手拈起一顆棋子,輕輕地拋在石桌的棋盤之上。

“你沒有資格下棋。”老人皺了皺眉,帶點淡然,又帶點不屑地否定道。

“不是我下,是岳泰坦,我只是代他下這一顆棋子。”夜後同意。

“多顆少顆棋子,對大局根本無用。”老人搖頭。

“是的,不過這顆棋子下了,你這位前輩,就會自高高的光明山之巔隕落下來……”夜後說完,整個古松世界變了,石桌消失,棋子消失,天地瞬間變換成天羅皇宮的內庭院,值勤的衛士,依然在門外盡職盡責地佇立,一絲不苟,有位宮女自里面輕盈地走出來,腳步快捷,她看見了盤坐地上的老人,似乎嚇了一驚,但良好的教養和禮儀,卻迅速讓她鎮靜下來,她向不速之客微蹲,雙手作福,盈盈一禮,再腳步輕輕地離開,給心中最尊敬的陛下傳膳去。

“這是夢?”老人微微扯了下嘴角。

“這是一個,自星光公主被殺那天開始,就一直存在的夢,幾千年來,這個夢,和夢中的人,從來就沒有醒過。”陛下的聲音輕輕地響起來:“歡迎你,不動至尊,歡迎你來到夢的終點……”

“哈,你以為憑你們兩個的力量,可以擊殺一個擁有至尊意志且擁有無上神座的我嗎?”老人一笑置之。

“你確定你擁有所說的一切?”夜後一聽也笑了。

“無論你說什麼,做什麼,都無法動搖我的至尊意志,一絲一毫。”老人搖頭,滿臉不屑。

“請等一下,等某個頑劣小子入睡後,我們再開始討論這個話題吧,因為,我要順便告訴他,什麼才是真正的‘永琚式C”陛下的聲音柔柔響起來,仿如林間清泉,汩汩細流。

*** ***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第三十七章:【蠻牛影子】     下篇:正文 第三十九章:【天生欠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