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夢,還是夢!】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夢,還是夢!】

岳陽同學睡著了。

幸福無比地摟著自由女神,入睡前,狼爪還按在香玉堆雪上,貪心得簡直沒完沒了。

夢中,似乎被某種心靈呼喚吸引,又像是一種召喚之力,岳陽來不及弄明白是怎麼回事,就發現自己整個掉入陛下的海市蜃樓中。跟第一次掉進湖水不同,這次掉落的是堅硬地面,千分之一秒中,穿越男旋轉身體,將頭下腳上的姿勢完美地調過來,身體漂亮地翻了個跟斗,雙足輕盈落地。

如果要打分,這個反應和姿勢完全可以打滿分!

岳陽同學非常滿意自己的表現。

在陛下面前可不能失態。

雖然不知道她找自己是啥事,但表現好,肯定有加分的不是嗎?

“你這個變態,整天都在干嘛啊?”夜後的聲音在岳陽耳邊尖叫起來,可嚇了他一大跳。

“我……”穿越男這時才發現,自己渾身赤果果的,正一絲不掛地站在夜後面前。不僅夜後在,在地上,還盤坐著一個枯瘦如柴、老朽不堪看上去快咽下最後一口氣了的老頭子,頓時一陣大窘,趕緊變出衣服穿上。

他一邊手忙腳亂地穿褲子,一邊湊過去夜後那邊問:“這老頭是誰?感覺好像不太友好!”

夜後很想一腳將這小子踹飛到九霄云外去,但大敵當前,好歹忍了下來,沒好氣地哼了聲:“廢話,他就是不動至尊!”

岳陽又嚇了一跳。

褲子沒拉好。就趕緊躲到夜後的後面去:“這麼危險的**oss,怎麼會跑到天羅皇宮這里來?陛下呢?”

陛下看見這小子沒出息的模樣,也很想把鞋子扔出來,直接砸在這小子的頭上。

太丟人了!

要早知道這樣,還不如不拉他進這個海市蜃樓的夢境世界呢!

穿越男卻毫無自覺,褲子一提溜立馬拽起來,摩拳擦掌:“打boss本少爺最有心得了,你們閃開,看我爆他的菊花!”夜後差點沒有掩面,裝著不認識這個笨蛋。你要能爆。那早讓你上了,哪里還用現在這麼費勁,你以為不動至尊是豆腐做的啊?

“無聊!”不動至尊手指一點。

神力爆發出千億萬道光芒,鋪天蓋地。光海瞬間淹沒了整個天地。

不知是夢境世界。還是真實的天羅皇宮。全部湮滅,岳泰坦及星光環繞的夜後,靜靜在殿內休息的陛下。統統消失無蹤。整個天地除了場中盤坐不動的老人之外,一切一切,都不複存在……良久,在破碎的虛空中,有一縷遠古意志,自極其遙遠的彼端傳出來,讓老人清晰的感應入心。

老人嘴角微扯,算作是冷笑:“要不等天禦行動,老夫一個人就可以滅掉整個通天塔,區區下階螻蟻,也敢螳臂當車,真可笑!”

他的身影,化作一道神光。

飛速沒入破碎的虛空中,沿著遠古意志透漏出來的方向,一路向前飛射。

這里,有一個眾神廢墟的入口,在中央神殿之高層,可謂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除了鎮守者,真正讓中央神殿各位巨頭感到棘手的,是里面的遠古禁制。假如沒有指引,沒有一個人在眾神廢墟的時間廣場定下目標,發出接引信息,根本不能擅長進入,否則,等待的結果,極可能就是數萬年甚至更久的遠古禁制。

不動至尊等那麼久,目的根本不是東方的算計。

他的眼中,只有一個人。

那就是天禦。

中央神殿第一人,神殿至尊,天禦!

天禦在此戰前就訂下過神之契約,約定合作探索,並分享眾神廢墟的所得,各取所需,共取所得。

假如不是等神殿至尊天禦,不動至尊從來不懷疑自己一人,就可以滅絕整個通天塔……當然,那樣做,會背負下巨大的罪孽,觸怒通天塔出身的遠古強者,招惹來不可預知的禍患。所以,才靜靜地配合東方那個願意出頭做壞人的傻瓜,由東方那個放棄了人生的家伙,來背負這場戰爭的禍端。

真以為位于光明山之巔的不動至尊,是區區下界通天塔的一些螻蟻可以挑戰的嗎?

笑話!

不動至尊心念一動,立即拋開了這些瑣事。

在他的生命中,不知有多少這樣的挑戰,也不知有多少這樣的終結。只要是失敗者,只要非是永琣s在,那麼他就沒有記憶的必要。整個通天塔,他不需要記憶什麼獄皇戰風、也不需要記得什麼星光公主,甚至不需要記得什麼萬年不出的變態天才岳泰坦,這些都是過去式,唯一值得注意的,就是那個囂張無比的征服女王費雯麗,她是唯一可能存在變數的一個。

當然了,這個可能存在變數的征服女王費雯麗,將由神殿至尊天禦親手解決。

這是他的任務和義務。

“咦?”穿過了不知多少時空,沿著凶險之極的遠古通道,繞過邁一步即百年的時間長廊,也繞過通天塔遠古意志禁制的區域,瞄准神殿至尊天禦的意念指引目標,按照最正確的方向,正式進入這個數萬年來無比渴望但一直無緣得見的時間廣場。

不動至尊,一眼就看見了場中對峙的兩人。

在時間廣場的入口。

尚不曾是正式的中央,僅是通道處,一左一右,正有兩位超強神階,謹慎地對峙其中。

神殿至尊天禦與征服女王費雯麗還沒有正式開戰嗎?也難怪天禦那個家伙心存顧慮,這個征服女王,比起萬年以前,強大了許多,讓人不得為之不刮目相看了。

“老夫來了。驕傲的征服女王,好久不見。沒想到自寂滅封神中逃逸出來,你的力量不退反進,更上層樓了啦!”不動至尊看見費雯麗女皇,臉上的態度可沒有此前的輕蔑,他神色帶點凝重,也不複老神在在地盤坐,而是直立起來,召喚出神座,讓自己參悟的‘聖山神座’屹立于背,讓與光明山一體的光明神力。源源不斷地前來。遍繞瞬間煥發青春的完美神軀,同時與神座雙重加持增輔。

“滾!不動老鬼,你身上的刀傷好了就忘了痛是吧?”費雯麗女皇的脾氣很不好,開口就是罵人。

“難道當年受傷的只有老夫一個嗎?某女皇背後的拳傷。難道已經好利索了?”不動至尊聞言。大笑。一邊遙遙向負手背立的神殿至尊天禦致意。

“卑鄙老狗,背後偷襲,算什麼強者!”費雯麗女皇冷笑一聲:“你想進時間廣場容易。只要問過我的刀劍同不同意!”

“是我們!”不動至尊更正道:“不止我一個,還有天禦,還有許多人……”

“來一個殺一個。”費雯麗女皇的態度表現得很清楚。

人數,根本不是問題。

在她有意征服整個天界開始,敵人的數量就不在她的考慮范疇內。

不動至尊搖頭,不同意道:“有時候,兩個人的力量,遠比一個人強大,你們通天塔中‘寡不敵眾’的詞語就是這樣來的,不是嗎?征服女王,沒有人懷疑你的力量和決心,但是,你不知道,遠遠在你之前,我們就已經測定了。”

“測定什麼?”費雯麗女皇非常不解。

“當無雙皇絕世橫行天界之時,天上界的神機老人就給上代的至尊候選者作過預言,下一界的神聖至尊,非是龍騰大陸之男兒。所以,無論絕世他如何努力,他的命運,都無法成就未來,最終只能關閉黑塔,郁郁,不得善終。”不動至尊一指費雯麗女皇,神眸生光:“而你,當你豪言征服整個天界之時,我們又給你測過一次,結果來自遠古之神的預言,言非魔淵之女兒……結果嘛,很明顯,你被黑洞封印,若非幸運逃脫,恐怕早就死于非命!”

“我不是神聖至尊之選,難道別人不是?”費雯麗女皇聽了,毫不動容。

“假如你想說所謂的萬年不出之天才岳泰坦,那麼,非常抱歉,假如不是你在背後支撐他,他根本就是一個廢物。他的心性,就連失敗的獄皇戰風都比不上,一個好色的小混混,下界之螻蟻,一個但憑你的神力橫行作為紈绔而不自知的妄想狂,也敢沾指神聖至尊之位?真是笑死人!”不動至尊大笑,笑聲如雷,隨後聲音一頓,仿如刀斬般冷酷:“神機老人傾盡最後心血,第三度預言,神聖至尊之位,非通天塔之人!”

“就算非通天塔之人,也未必就是你們光明山中央神殿之人。”費雯麗女皇聞言,身軀微微一顫,雖然立即恢複,但仍然被天禦與不動至尊兩人察覺。

“哈哈哈!”不動至尊仰天長笑:“神聖至尊是誰,那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通天塔可以死心了!”

“想我們死心?”費雯麗女皇眸中神光,漸漸凝結冰霜,就連不動至尊此等強者也覺遍體生寒:“只有一個條件,很簡單,當我將整個光明山踏平,一眾盡歸神獄,而天界天上界,無一異議,那我們才會真正了願。神機老人的預言就能代表遠古意志嗎?笑話,他是老糊塗了,你們當他的話當作真理,注定了悲劇下場!立即滾開,永遠不再涉足通天塔,又或者,選擇死在這里……”

“能教一下老夫是怎麼滾的嗎?”不動至尊表示自己沒有學過這種圓潤的離開方式。

當然,他只是口頭上的囂張。

真正內心。

特別的小心謹慎。

一個萬年以前的征服女王已經夠凶,現在破封而出,實力突飛猛進的蛇妖女皇更不好惹,若非有神殿至尊天禦在側,僅是自己一個,不動至尊還真不願意直接面對這個殺戮之心極強的可怕女人。

費雯麗女皇沒有動手,倒是有個一聽就很欠揍一聽就像個小流氓的聲音,在不動至尊的背後響起來:“為人師表這種事,本少爺最樂意做了。難道我會說,老子天生就是為了教你怎麼滾蛋而生到這個世上來的嗎?不會,我可是很低調的!”

接著,不動至尊感覺自己的屁股,被人狠狠地踹了一腳。

雖然不至于撲倒翻滾在上,但也狼狽不堪。

出此大丑。

又是在費雯麗女皇這等宿敵的面前,不動至尊心中禁不住怒火升騰:“誰?是誰?”

他一轉身就看見,有個笑得陽光燦爛笑得很特別討厭的男子,正得意洋洋地啃著一個雞腿:“不就是你的老師我嘍!教你滾蛋這種事,放心,一定會教會你的,保證你以後一輩子都不用走路,全是滾蛋!再說,你這個老烏龜的天賦就是滾蛋,要是不學那太浪費了!”

“你,你沒死?”不動至尊忽然一念閃動:“這還是夢?”

“這里是時間廣場……”夜後出現在岳陽的身邊,她先是給某三少一個腦瓜崩,讓他別太得瑟,一邊跟不動至尊淡漠解釋道:“可惜,隔了一個夢!”

在不動至尊對面,費雯麗與神殿至尊天禦仍在對峙著。

相隔幾近咫尺。

但忽然間,不動至尊有種感覺,無論使用任何力量,都無法移動到神殿至尊天禦那一邊去,因為,這中間隔著一個夢。除非殺死夢的主人,找到夢的源頭,再破夢而出,否則,自己將永遠無法自這個夢的世界移動到另一個世界去。

神殿至尊天禦依然是負手背立的冷傲模樣,對于不動至尊的變化,完全沒有任何表態。

在他的眼中,什麼樣的同伴,什麼樣的結局,根本不重要。

重要的是。

什麼樣的對手……

費雯麗女皇看了看岳陽,又看了看夜後,仿佛在兩人之間找到了一點曖昧的信息:“你們的夢做遠一點,我好像聞到什麼味道了!”

“什麼?那不是我的,都是這個臭小子自己胡搞,關我什麼事!”夜後一聽又羞又窘,趕緊撇清。

“做夢嘛,做什麼夢都很正常好不好!”岳陽同學表示做夢是千奇百怪的,而春夢,只是其中有一種,再說與自由女神那也不是夢,也是情不自禁。

“你,你還說?”夜後拎著某三少的耳朵,將他抓走了。

她和岳陽一離開。

費雯麗和神殿至尊天禦那邊的景象,越來越淡,最後漸漸的消失,整個世界,又恢複還原為天羅皇宮內庭院的樣子。衛士依然在門前值班,門里出來的小宮女,依然快步出來,看見不動至尊時,有禮貌地見禮,看見岳陽同學,則自小鼻子里哼了一聲‘色狼’,因為她被某三少調戲可不止一次兩次了,心里還生氣呢……岳陽同學滿不在乎,還左顧右盼,仿佛在尋找著另外一個色狼,這逗趣模樣,差點沒有讓夜後咭一聲笑出來。

不動至尊的臉色現在凝重起來了。

他開始意識到,在眾神廢墟鎮守的這位陛下,可不是一個輕易以力量就能戰勝的敵人。

“永甯O一切的基礎。”陛下的聲音輕柔的響起來,給岳陽一個全新的啟示:“世間任何東西,假如沒有永痝o個特質,那麼,就像大海邊的沙子城堡,浪花一樣,就什麼都不存在了。所以,力量、寶物、戰獸、神座諸如此類的,並非最重要,重要的是你如何將那些變成你生命中的永琚A你如何賦予它們這樣的一個特質,懂了嗎?”

“嗯,現在我終于明白了,我第一個神座,將是什麼……”

岳陽直到這時,才真正地恍然大悟。

此前的迷茫。

一掃而光。

*** ***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第三十八章:【美婦人】     下篇:正文 第四十章:【灰太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