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在我的憤怒下顫抖吧!】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在我的憤怒下顫抖吧!】

黑暗又恐怖的死海,沒有產生一絲波動,甚至就連一個氣泡也沒有冒起。

燃燒的東方,直接湮滅其內。

然後,一切仿佛從來沒有發生過似的。

“呼呼……”近百個老鬼看見了死海依然之後,心中大石落地,皆情不自禁地松了一口氣。

雖說東方是一個十惡不赦的壞蛋,是個人人得以誅之的叛徒,但,無論如何,有點都是改變不了的,那就是東方他是個通天塔人。誰也不知道,這個詭計多端的東方,會不會在最後關頭,倒向生他養他的通天塔;誰也不敢保證,東方會不會在最後關頭,反戈一擊!

尤其是他的死,還是渾身燃燒著沖向死海,更有點像傳說中‘死海蒸發’的神喻。

現在看見一切如故。

沒有異常。

他們才相信,這個東方,真是一個徹頭徹尾從頭到腳壞得出汁的壞蛋,是個真正無可救藥為了報仇喪盡天良無惡不作的叛徒。

“可惜。”有個別人心中暗暗歎息,像東方這樣的智囊,本來不應該在這種重要關頭自盡的,這根本就是自斷臂膀的愚舉。東方的智慧能夠產生極大的助力,這是再大的神力也代替不了的,可是偌大的一個死海,容不下一個東方。只有他還活著,那麼死海里所有神眾,都無法安心,都無法全力以赴。也許,因為這樣,東方才會果斷地自盡,將戰局推向不可逆的決戰。也許。像他這種將一切算計在內的聰明人,早在進入天平世界之前,就已經算到會是這樣的結局吧,也難怪他臉上的表情,似乎總帶有一種莫明其妙的自嘲……

“還是死掉的好。”也有人心里這樣盤數,東方不死,那麼說不定還會整出什麼亂子,現在他死了,一切都穩定下來,雖說很可惜。但危險的人物。死掉總比活著更讓人安心。

這邊,至尊的臉上毫無表情。

岳陽亦是如此。

倒是魔龍,長歎一聲:“太讓人失望了,老子本來還以為這厮會良心發現。掉轉槍頭來個反戈一擊的。”

他的話引起了同樣癱軟在神山上等死的減蒼生的共鳴。他也以為東方會轉變過來。臨死一搏,來個死海蒸發之類,給未來的神聖至尊鋪路。沒想到。這一死,連個泡泡也不起,真的是殉棋而死,一直壞到底絕不回頭,讓人心中好不失望。

“笑話。”只有死海守護至尊才神色傲然。

在他的心中,無論東方是叛徒,還是個臥底,都不足為懼。

只身化火,投入死海,就想將死海蒸發?這是個天大的笑話好不好!

別說區區一個東方,就是將這個天平世界里所有神階,甚至再多十倍之數,統統投入死海,也不可能實現什麼死海蒸發的神喻。

只有‘神山’才有可能!

因為神山里永眠了太多太多通天塔或者通天塔陣營的神階前輩,神力和法則一旦打破,將發生不可預測的變化,只有將這樣的神山,投入死海,那麼才有可能實現那個死海蒸發的神喻,別的,都不可能……甚至,將天界那座更加巨大又神力浩瀚的光明山投入死海,也達不到神山的效果。死海能夠吞噬世間一切,又豈是一個東方可以終結!

不過東方殉棋自盡,有始有終,沒有表現出臥底的跡象,死海守護至尊勉強也認同了東方的存在。

要不然,他舉手即可滅殺這個僅以陰謀詭計、策略布局成事的通天塔叛徒。

東方沒有足夠的實力。

這是他和天禦真正認同和接受東方的原因,第二才是其智。

“前、進。”無雙皇絕世的眼中只有堅毅的前進,東方的死亡對他完全沒有任何影響。

“休想!”死海守護神尊奮力抵禦,六條巨臂撐著神山,無雙皇絕世燃燒生命,以終結自己為代價的前進,在他的阻止下,換不了一小步的跨動。

兩個巨人的角力。

仍在繼續。

就像他們之間的宿命對決。

相信,直到一方倒下,這種角力會才真正停止。

此時此刻,無論誰去阻止也好,都根本不可能阻礙這種超越生死的宿命對拼……

光明守護至尊的表情非常的淡然,他沒有去看魔龍,也沒有去看在神山頂上浴血渾身是至尊,只靜靜地看著岳陽:“你的對手是本尊,只要你准備好了,那麼,戰斗隨時都可以開始。假如你覺得有必要,可以先作准備,等你完事了,我們再開始也不遲。”

他一點兒也不著急。

時間、戰局對他來說,拖得越久越有利。

假如不是成就神聖至尊需要足夠的威德才能實現,那麼他早在遠古通道,就可以秒殺掉這個不知所謂的年輕人。他直到現在,還有點懷疑,為什麼宿命對決的另一個候選人不是費雯麗女皇,而是她的弟子,這個年輕人,就算他天生下來是個神階,修煉到現在,也不可能是天禦的對手……更別說,他生下來是個通天塔龍騰大陸里最底層的人類,一種比天界螞蟻還要羸弱的可憐生靈!

殺掉是沒有必要的,也許割下頭顱是一個不錯的主意,在真正的天平世界宿命對決開始,讓這小子成為天禦晉升神聖至尊的祭品就可以了。

好的,就這麼決定吧!

在光明守護至尊的眼中,岳陽同學就是他砧板上任意宰割的魚肉。

“就你這模樣,還說當什麼老大。”岳陽同學沒有去看光明守護至尊,倒是將身體破破爛爛的魔龍,自深淵里撈了出來,‘砰’的一聲。隨手扔在神山之上。魔龍氣得差點炸肺,但一時之間,又無法駁斥,真是郁悶得想一口老血噴出來,直接吐血而亡死掉算了。

“你,你還沒死吧?沒死就起來給本少爺撐著天穹!死賴在地上干嘛?前輩是你這樣當的嗎?起來!”岳陽一腳踹在減蒼生的腰際。

“前輩我不會當,而且,真起不來了……”減蒼生實在沒辦法,他的腰被打斷了。

不然,一個堂堂男人說起不來了是何等的痛苦。

赤丹子更慘。

沒人打他。

但他現在也只剩下一口氣。因為。在最開始,他想不自量力地擋道,結果被無雙皇絕世重重地踩了一腳。

岳陽看了看神軀消散,僅剩下一縷魂魄。以意志強行支撐著天穹的花仙子。又一腳踹在減蒼生的腰間:“起不來你還活著干嘛?廢物。給本少爺死遠一點!”

無情的穿越男一腳將減蒼生踢飛半空,翻了十幾個跟斗,重重地摔下來。

減蒼生怒極。

跳起來。大聲咆哮:“再怎麼說我也算是個前輩,你小子不要太過份,踹一腳就算了,你還踹個沒完,你以為老子是你家的看門狗啊?咦?老子的腰好了?”

另一邊的赤丹子也一躍而起,他發現渾身碾碎的骨頭,被絕世的神力和法則幾乎湮滅的身體,恢複過來了。

“看門狗本少爺也得找個好看的,像你這模樣,討飯也沒人給!”岳陽轉身就走。

“你……”減蒼生大怒,恨不得立即跟這小子拼個你死我活。

但最後還是忍龜神龜地忍下了一口氣。

臉憋得通紅。

心中默念‘老子是個寬宏大量、胸襟廣闊又大人不記小人過的前輩,暫饒你小子一遭,要是以後稍有半點不敬,再立即翻臉’這句話一百遍,等感覺氣平息了許多,再趕緊過去,接下天穹!

花仙子實在撐不下去了,她此刻僅余一縷魂魄。

赤丹子看了看減蒼生,又看了看對面那近百個老鬼,猶猶豫豫的不知如何是好。

“尼瑪,你以為你還能回去他們那邊嗎?”減蒼生真想一巴掌抽過去,英雄你做不了也別做牆頭草啊,那是死得最慘的好不好。

“回來吧,沒事,我們仍然是伙伴……”

“回頭是岸啊赤丹子!”

“你又沒有做過對抗的事,我們怎麼可能視你為敵呢,減蒼生那個傻冒才是我們的敵人!”

“現在的形勢,你也看見了的,跟他們在一起,就是死路一條,何必呢?恢複了,趕緊回來,或者回去死海沉眠,遠離戰局才是明智之舉啊!”

死海陣營那邊的神眾一個個嚷嚷起來,拼命離間赤丹子與減蒼生兩人的關系。

赤丹子加入敵陣,其增加的助力並不大,幾乎可以無視掉。

但大家很不爽。

憑什麼你要站出來做英雄?

像減蒼生那種已經翻臉絕對不可能回頭的不同,赤丹子誘拐回來,還是很有希望的,那怕赤丹子離開,對于減蒼生來說,也是一個打擊!

讓你當英雄當得那麼拽,偏偏就不讓你如意!

赤丹子低垂著頭,用螞蟻一般的聲音,沖著減蒼生說了句:“對不起……”

“滾蛋!”減蒼生恨鐵不成鋼地暴吼起來:“馬上滾,給老子死遠一點兒,牆頭草,老子不認識你!”

“誰是牆頭草啊臥槽,老子也想當英雄的好不好,只是沒你快,讓你搶了個先,你真以為全世界只有你一個可以當英雄嗎?”赤丹子也怒了,向減蒼生怒目而視:“我也不認識你,尼瑪,你以為老子認識你個白癡很光榮是嗎?我呸!”

“不光榮,不光榮,我錯怪你了。”減蒼生頓時眉開眼笑:“來來,靠近一點,就算死了,咱們也還是哥們!”

“哥們……”赤丹子讓這基情滿滿的言語弄得毛骨悚然,雞皮疙瘩掉一地。

神山的另一邊。

岳陽來到了至尊的面前。

至尊看不透這小子,該不會這小子也想跟自己說點什麼哥們啊兄弟啊之類的話吧?

岳陽不說話,但眼睛里全是心疼。那種疼慢慢的自心底里溢出來,讓本來想臭罵他一頓的至尊看見了,一時間竟然也張不開嘴。

他,張開雙臂,用力地擁抱著至尊。

生平第一次那麼主動。

沒有任何的雜念。

只是想,緊緊地擁抱著她。

至尊身軀微微一震,如冰酷寒的眼神稍稍解凍了幾分。

她的血手緩緩地探上去,想撫一下他的臉,替他撫平那滿溢而出的心疼,可是剛強堅毅的意志。不容許她心中產生一絲絲軟弱。她的手變了。最後重重地拍在岳陽的背心,差點沒有把他拍得岔氣:“還是小孩子嗎?我還沒有死!”

“放心吧!”岳陽也輕輕地拍了拍至尊的背心:“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什麼?”至尊微愕,完全聽不懂這小子的意思啊!

“我,想說的是。請你好好看著。因為。這里有我一個人就足夠了。”岳陽在至尊推開他的同時,俯首,親她一口。至尊躲開了,但他還是碰到了唇角,這種膽大包天的舉動,讓至尊為之震驚,呆立當場。岳陽卻完全沒有像平時那般的畏懼,相反,一種無上的勇氣和意志在他身上爆發出來:“請你看著,我的憤怒和審判!所有膽敢冒犯你威嚴的人,無論是螻蟻,還是神階,都將受到最嚴厲的懲戒!”

“你憑什麼?”光明守護至尊冷冷一笑。

“就憑我,是她教導的弟子;就憑我,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岳陽雙眸噴火,一聲爆喝。在光明守護至尊的面前,在死海墮落神眾的面前,他的意志震動並搖撼了整個天平世界。他的憤怒,一下引燃了他的神力,比火山爆發還要磅礴千百萬倍的神力,鋪天蓋地,轟然傾泄而出。

在死海神眾不可思議的注視下,岳陽的神軀暴漲,直至驚瞎眼球的萬米高度。

魔龍雙目圓瞪。

就連光明守護至尊,一時間,也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永痧垣y以及那種至尊無上的法則一出,死海神眾就像鼠群般四散,無人,敢在岳陽憤怒的視線內停留。

至尊發現,自己面前的這個男人,不知不覺,已經長大了,他現在似乎比神山還要高大,寬闊的肩膀簡直可以扛起一切。

甚至,自己的受傷,也會讓他的自尊受損,讓他為之激動和憤怒。

雛鷹展翅飛翔,它在寬闊的天際迅速成長褪變。

變成了一個驕傲的王者。

是的。

他已經不再是當初在通天塔首層看見的那個小孩子了,他已經長大了,真正長大了。

一種自小時候就決絕掉的淚意,忽然,難以抑止地出現,在眼眶里悄然濕潤。于心底間,一種從來沒有試過的關心和呵護,像暖流,突然湧進心底,蠻橫地強加在她的生命和意志之上,讓她感到難受,又不得不接受。

啊,媽媽……

這就是您說的頂天立地可以撐起整個天梯的男人嗎?

這就是你和小姨她們苦苦祈求、堅持到底、甯死不悔的渴望嗎?真的,只有弟弟才可以撐起生命的天空是嗎!

“我要讓那些冒犯你的螻蟻,以及整個天平世界,都在我的憤怒下顫抖!”岳陽舉起拳頭,斬釘截鐵地,向前砸下去,強大如光明守護至尊,也不敢無視這種極限的憤怒,趕緊閃身躲開。一個深深地潛藏于地底下,自以為安全了,以為外人一無所知的神階強者,被岳陽自地底強行抓挖了出來。

岳陽無視其痛苦的哀嚎和無力的掙紮。

五指收縮。

神力直接將其毀滅。

永琣a毀滅,無論神軀還是靈魂,統統湮滅至混沌原始狀態。

神目,怒瞪向死海神眾那些驚魂不定的老鬼,意志凜烈得讓全場亦為之窒息:“這,只是第一個。審判,才剛剛開始!你們,在我的憤怒下顫抖吧……”

*** ***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第四十四章:【求生的渴望】     下篇:正文 第四十六章:【這才叫難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