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劍之所指,大亂將至】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劍之所指,大亂將至】

通天塔武者,正在瘋狂沖關。

他們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帶給岳陽一份助力,那怕是一絲一毫。

“咦?”

“小心,戒備!”

正在瘋狂沖鋒的小隊,忽然全體停了下來,其中以雪貪狼的反應最為激烈,他神色格外的凝重,眉頭緊鎖。

周圍環境,忽然產生了一種詭異的變化。

空氣就像水面產生的漣漪那般波動。

有光在波動中透出。

極明亮。

簡直亮瞎眼球。

那位曾經無數被虐的中央神殿的第一值守,長門巨神,長尉,又一臉傲慢地出現在眾人之前。

這回,就連天羅王子那麼好脾氣的人也忍不住開口吐槽了:“你到底要殺幾次才會真死啊?長尉,你要是真的那麼牛,就拿出全力,與我們大戰一場,翻來覆去的讓我們虐殺,你很有癮是嗎?”

海胖子對于長尉這種小菜虐多了,感覺自己單挑也能殺,于是第一個沖上去:“讓我來,這家伙喜歡爆菊,本大少可以滿足他!”

還不等他喊出菊花拿來。

長尉雙臂散發出千萬道的神光,一道道,激射如箭。

神光極速貫穿空間,相隔稍遠的葉空等人也躲避得狼狽不堪,但是迎著敵人沖鋒的海胖子,卻不可能來得及作出反應。一秒鍾不到,海胖子,已經被長尉的神光襲殺得體無完膚,他那龐大的身軀。自天空中轟然墜地,鮮血激濺一地。

“你們之前所遇的那些幻像,都是不動至尊制造的假像,特意配合東方來拖時間的,你們真以為可以打贏一位神階嗎?笑話!現在已經是第九天,你們的破關,連千分之一也沒有達成,當然,以你們的智慧,永遠不可能破解東方的棋局。可憐的棋子們。在你們生命的最後一天。最後的幾小時,本神破例前來,賜你們一死,免得你們在得意的意淫中無知地死去!”長尉目中無人地向葉空和雪貪狼他們勾了勾手指:“一起上吧。像你們這些渣滓。一秒鍾就可以全部解決……除了岳泰坦那個背後有征服女王撐腰的家伙是一個例外。你們這些小蟲子,簡直連我出手的資格都沒有!”

“尼瑪!”葉空的神色大變。

面前這個長尉。

形象相同。

但跟此前的表現,實力簡直相差天與地。

看來。上得山多終遇虎,己方打敗了幾個幻像,這個覺得受辱的本體,真的急哄哄地前來算帳了。

雪貪狼跟天羅王子打了個手勢,兩人分閃,一左一右,默契無比,同時急襲向這位傲慢無比鼻孔朝天的神階強者,長尉。

就在得手的瞬間。

葉空瞳孔擴大了兩倍。

因為他發現,長尉的神軀就像輕煙般消失了,長尉的反應和速度,比起之前,要快上千百倍。而且,更加恐怖的是,長尉的真身,竟然無聲無息地出現在自己的身後。

“天界地獄門!”長尉瞬間消失于無形,雪貪狼和天羅王子兩人的攻擊齊齊落空。當他們轉過身,發現天空中有一道詭異的黑門,正在打開,成千上萬個類似長尉形象的影子激射出來,流星雨般俯沖向地面的葉空等人。可惜他們此時還不曾發現,長尉的真身,其實早就立于葉空之後。

“小心頭頂!”厲氏兄弟急了。

“不,應該是地下……”葉空的眸內,閃過一道精光,他感應到在地面,無數完全透明的長尉影子,正在透明的門內沖出,與天空中有形的影子相互呼應。表面上,這一招的殺著在于天空,但真正的威能,九成全部隱藏在地底之下。

他的呼喊,根本來不及改變戰場的局勢。

包括雪貪狼和天羅王子也瞬間中招,整個戰場上,除了葉空一個防住地底的襲擊,並以自己的天賦強行堅持屹立不倒之外,其余的人全部倒地。

長尉略帶意外地看了一眼葉空,這個人是戰場中唯一例外。

也是唯一的變數。

按照潛力而言,這小子應該還比不上那個冰酷小子,頂多是老二或老三,但他頑強的生存能力,竟然是全隊之冠,即使在自己的地獄門下重創,浴血渾身,仍然能夠屹立不倒,僅僅這一點,就遠遠超出了自己的估計。幸好岳泰坦小隊的這些年輕人都沒有足夠的神力支撐,他們的力量,早在幾天的苦戰中消耗盡了,光憑一腔熱血和不屈的斗志,就想戰勝神階強者嗎?

哈哈哈,想來還真是可笑!

不過,這也是下界凡人的天真想法,以為憑借自身的努力,可以逆天,可以改變戰局……

“你可以說遺言了。”長尉現在非常傲慢,他信心十足。雖然打不過岳泰坦,但那不是自己的問題,誰都知道岳泰坦的背後有個可怕的征服女王。可是,除了岳泰坦,別的通天塔下界武者,還會是個問題嗎?根本就是來多少滅多少,螻蟻嘛,本來就是弱小的存在。

“本來不想借的。”葉空輕輕的歎了一口氣。

“什麼?”長尉完全不明白葉空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死到臨頭,還胡說八道什麼?難道這是嚇瘋了嗎?

“也不知要還多少年才能還清!”雪貪狼也酷酷地自地上爬了起來,他渾身是血,傷痕累累,但這小子的表情如故,仿佛那一身傷都在別人身上似的淡然。

“這就是永琲滲咫O嗎?太強大了!”天羅王子站起來,閉著眼睛喃喃自語。

“你們都在說什麼?”長尉對面前發生的一切感到莫明其妙。

沒有恐懼。

沒有死亡的驚嚇和自身力量弱小的哀鳴。

相反,只有一種莫明其妙的詭異歎息。哪來的亂七八糟的情緒啊?這種根本就不像是失敗者和瀕死者的表情好不好,你們就沒有一點點弱者的自覺嗎?

葉空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目中卻流露出一種世間任何事物都無可改變的堅貞:“我明白了,他這樣做是有原因的。我們果然還不是神階的對手,那怕最弱的神階。不過,我們不會放棄的,我們會繼續努力,迎頭趕上,我們絕對不會讓他一個人孤軍奮戰的。”

厲氏兄弟同時點頭:“沒錯,我們可是隊友!”

最後一個艱難地自地面爬起來的海胖子。一路小跑地奔向風息海鳥。滿臉是血的胖臉堆出笑容:“你沒事吧?”

“你離我遠點!別靠得太近,我一看你就有種窒息的感覺!”風息海鳥讓他嚇個半死,趕緊遁出十米外,雙手連擺:“拜托。不要再笑了。滿臉是血的笑容。看得我差點要吐了,哇哇,真的好惡心。別再過來了,否則我會自殺的……別迫我,千萬別迫我,我真的很痛苦!”

“別怕,寶貝兒,我很理解你,我會給時間你適應的!”海胖子表示自己是個很體貼的人。

“嘔!”

風息海鳥忽然很想死,自己怎麼可能跟這種人扯上關系,這種人生太悲哀了。

長尉雙臂間的神光再次閃動,千萬道神光如箭。

再次飛射而出。

站在箭雨中,此前被瞬間擊倒的海胖子,就像肉山般屹立不倒。

盡管身上傷痕處處,鮮血激噴如泉,但這回,他牢牢地站在地面上,血紅的眼睛就像野獸那般,死死地盯著長尉,那種凶狠勁頭,讓身為神階的長尉,心底也莫名地浮生出一絲絲寒意。不僅僅是海胖子,所有人,包括雪貪狼、天羅王子他們在內,所有人的目中都充滿了這種恐怖的殺機。

“螻蟻的掙紮嗎?”長尉怒了,身為一位神階強者,竟然被下界的凡人給威嚇了,這算怎麼回事?

“我,葉空,願意接受命運力量的恩賜,更願意為了未來神聖至尊的宿命而戰。”葉空將右手,凝重又輕盈地按在自己的胸膛上。

“是的,我們同樣願意。”

與葉空相同,雪貪狼、天羅王子、厲氏兄弟,以及那邊的海胖子、風息海鳥,統統做出了這一個舉動。

長尉來不及開口,他駭然發現,這些螻蟻般的凡人軀體中,有種浩瀚如海的神力湧現出來,不可阻擋更不可估量。在眨眼之間,神力就流轉貫通了全身,並且高速往頭頂上螺旋上升,與自動懸浮出來的寶典光柱,同步交纏往上噴發。

難道這些凡人要凝聚傳說中的神座嗎?

不,不可能的!

他們根本就不具備那些條件,而且,他們明明都還是凡人啊,連神階都不是的凡人,又怎麼可能擁有那種至高無上的東西?

“門!”長尉驚極,他伸手一點,在面前凝聚了一扇神門。

無論面前發生了什麼事,他都不願意留下考究。這些凡人是否凝聚神座,是否有資格凝聚,這些統統不在他的思考中。因為,敵人的力量已經完全超越並且壓倒了自己,再停留下去,結果只有一個,那就是隕落!

為了保證生存,為了保證自己的神階力量,現在只有一個目標。

那就是離開!

“岳泰坦,這是你為他們做的吧?很好,你與東方、不動至尊以及神殿至尊天禦他們去爭去斗吧,你們的戰爭,與我無關,休想我再為你們付出。想用我長尉的生命和神力來添作你們的墜腳石嗎?不,不可能!我的生命和神力只屬于我自己,我要做個逍遙自在的神,而不是一個棋子,離開,我要離開這里,返回我美妙的天界,享受屬于我的一切!”長尉惱怒地狂吼一聲。

他趁葉空和雪貪狼等人還要接受和凝聚神力,身軀急不及待地穿行進神門之內。

什麼棋子棋局,他根本不想去管了。

只有生命,才是最重要的。

讓岳泰坦和天禦打個你死我活吧,那與自己無關;至于通天塔下界,是崛起還是沉淪,也與自己無關……

正當長尉進入神門,自以為安全的時候,一只手于前方出現,直接扼住他的咽喉。就像拎小雞那般,直接將他這位神階強者給揪了起來。

葉空、海胖子、雪貪狼和天羅王子等人讓面前這一幕徹底驚呆了。

他們目瞪口呆地看著,一個俊美無比的男子,一手提拎著長尉,一手握著尚在滴血的神劍,昂首闊步地自長尉的神門中走出來。也許掃了全場一眼,也許根本就不在乎所有人的反應,這個男子將神劍插在地面上,然後,用一種極其野蠻又極其簡單的手法,直接將長尉的頭,自脖子上擰下來……

長尉發生無比慘烈的哀鳴。

但無濟于事。

他這個自以為很強大的神階,在俊美劍士的面前,竟然連掙紮的可能都沒有。

只能發出痛苦的悲鳴,然後身首分離地死去,神格消散,一身神力,于幾個呼吸間,已經完全讓對方汲取。

“你,你,你是誰?”就連葉空這等鐵打膽子的人,也給嚇得心頭發毛,這個從來沒有出現在記憶中的陌生男人,他到底是誰?為何要殺長尉?又為何而來?

“告訴岳泰坦,我欠他的,現在兩清了。”俊美劍士隨手將長尉的尸首拋扔在地面上,又變出幾顆人頭,漫不經心地拋扔在葉空他們的腳下。就這樣,沒頭沒腦的拋下一句,施施然拔起神劍,信手一劃,破開虛空,大步邁進其內,瞬間消失無蹤。

這,這個人是誰?

說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他又怎麼可能進入東方的棋弈世界,進入這個變化千萬的時空迷宮?

葉空轉臉看向海胖子,可是海胖子現在比糊塗蟲還要糊塗,一個大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表示完全不明白。

“咦,這,這張臉……”天羅王子仔細看了看滾到自己腳邊的一顆首級,忽然失聲驚叫起來:“這,你們看這張臉,這該不會是那個姬無日的頭顱吧?天哪,太不可思議了,姬無日竟然死了,而且腦袋就在我的腳底下!我這不是做夢吧?”

“看起來,還真有點像那個沒有小**的姬無日!”海胖子一聽可激動壞了,趕緊擠進來圍觀。

“如果這是姬無日,那麼殺了姬無日的人……”葉空心中為之凜然。

“開天魔尊!”雪貪狼立即反應過來:“剛才那個人就是開天魔尊!他殺掉姬無日,就是為了還掉人情,只有他,才有殺掉姬無日的可能!不過,開天魔尊他不是剛剛才在試煉神典里解脫出來嗎?他的動作也太快了吧!”

“啊,不會吧,開天魔尊實力這麼牛逼嗎?”這下,連平時最穩重的厲氏兄弟也驚叫起來。

“開天魔尊牛逼是好事!”只有海胖子這個沒心沒肺的家伙,才會這樣認為。

“閉嘴!”風息海鳥覺得直到現在,心跳還好快,剛才差點沒有被開天魔尊的出場嚇死有木有,以後,都不要提起這種可怕的家伙了。

“天界大亂將至!”葉空別的不敢說,但是這一點可以絕對肯定。

開天魔尊複出,即使用腳趾頭想,都知道沒有好果子吃。

假如神殿至尊天禦與岳陽宿命對戰失敗,中央神殿,又拿什麼來抵禦開天魔尊的反撲?像長尉這等神階,都被秒殺當場,天界,又有幾人,能夠阻擋這位開天魔尊的神劍所指?通天塔的苦難快要結束了,可是天界,苦難和戰亂,恐怕現在才剛剛開始上演吧?

*** *** ***

停更了好多天,很抱歉。

努力更新,回報大家的等待和支持。

*** ***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第四十七章:【小盜賊,加油!】     下篇:正文 第四十九章:【猜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