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通天大道在哪里?】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通天大道在哪里?】

時間廣場。

入口。

背負著雙手仰首向天的神殿至尊天禦,一直靜靜地站著。而站在他的對面,費雯麗女皇陛下同樣如此。這兩個人,都擁有足夠的自信,無論目前的戰局進行和發展到任何境地,都影響不了其心志分毫。

長時間的對峙,是為了尋找出敵人的破綻,發動致命一擊,達成最終勝利的目標。

兩個人,皆有非同一般的耐性。

如果需要,也許這種對峙可以持續千年。

“我犯了一個不小的錯誤。”神殿至尊天禦忽然微微歎息一聲:“假如我當年親自出手,現在就不會有一個讓人如此頭疼的敵人,又一次站在我的面前,擋住我的去路了。”

“我也犯了一個錯誤。”費雯麗女皇冷笑不止:“萬年前,我若不是好勝,事事拼爭第一,如果伸手援助無雙皇絕世一把,你今天連站在這里胡吹大氣的資格都沒有。天禦,別說我不讓你進時間廣場,就算讓你進去,你真以為能在里面呆下去?你連挑戰夜夢的海市蜃樓都不敢嘗試,還妄想獲得時間廣場的認可?”

“我不需要獲得時間廣場的認可,也不需要里面的傳承。”神殿至尊天禦口氣非常輕淡,絲毫也不動氣:“我只做光明天界的神聖至尊。”

“既然如此,何必前來?”費雯麗女皇譏諷道。

“只為一償當年心願,攀登至神聖至尊。當完美無缺圓融無憾于世。”神殿至尊天禦笑答。

“這種借口想必連三歲小孩也不會相信吧!盡管你進去了也白費心機,但讓一個卑鄙的入侵者闖進通天塔先祖的榮譽之地,是種不可饒恕的褻瀆。”費雯麗女皇言語決絕至極:“天禦,除非我今天戰死在這里,否則,你不可能踏進時間廣場一步。我知道,你習慣玩弄陰謀詭計,肯定布置了很多後手,所以,不必再遮著掩著了。一並使出來吧。我從來就沒有指望過你會有一場堂堂正正的決斗。”

“你的確是一個好對手。”神殿至尊天禦輕歎一聲:“真奇妙,世間最了解我的人,竟然是我的敵人。”

“世事之矛盾,往往就是如此。”

這句話。

並非費雯麗女皇說的。而是另有其人。

有一位須發如雪且長長垂拖至地的慈目老人。捧著一本形如寶典般的古書。緩步走了進來。

費雯麗女皇一看,即怒目則視,口中禁不住火氣地怒叱道:“老鬼。滾回你的星辰殿,不要多管閑事,這場宿命之戰,不是你可以管得了的!”

慈眉善目的老人緩緩地搖頭:“丫頭,老夫的確不想管,但是沒辦法啊,禍從口出,誰讓老夫當年口不擇言惹下此等滔天大罪,現在想回頭,已經回不了了……丫頭,老夫一直很想為你做一件事,彌補一下當年的愧疚,可是命運不在手中,現在只能隨波逐流,奈何,奈何!”

費雯麗女皇怒極反笑:“隨波逐流不是很好嗎?也符合你一向縮頭烏龜的品性。”

慈目老人聽了,也不生氣,只是低低地歎了一口氣。

神殿至尊天禦和費雯麗女皇仍在對峙。

老人慢吞吞地走到一邊。

盤坐。

捧著古書,安靜地看,仿佛不知道隨時都有驚天動地的大戰爆發似的,也許他什麼都知道,只是早不在乎自己的生死了。

“只有一個神機老頭嗎?”費雯麗女皇不屑地嘲諷道:“天禦,你指望他的預言能帶給你勝利?”

“當然不。”背負雙手氣定神閑的神殿至尊天禦,輕輕搖頭:“神機前輩他只是自願前來,非天禦所請。”

在時間廣場入口通道的最前端,忽然多了三個影子。這三個影子的出現,讓一直驕傲自信胸有成竹的蛇妖女皇變了顏色,她極力按捺住怒氣,尖聲喝起倒彩:“好啊,真是太好了,恭喜天界的大神們,竟然把牢底坐穿,現在紆尊降貴到我們通天塔這等鄉下地方來恢複自信來了,真是無任歡迎!”

三個影子聞言,稍稍止步。

旋即,中間的那個影子踏出一大步,腳步沉重如山:“我等只想獲得自由。”

右邊的影子同樣跟上:“我們早已真心悔過,但沒有赦免也沒有限期,那種無盡的牢獄和懲處,對我們實在太不公平了。”

左邊的影子似乎猶豫了一下,最終化作一聲歎息:“此間事了,本尊將在此自囚萬年,以表歉意。費雯麗,你若放棄,本尊願作仲裁,讓你帶走通天三族,諸事不究,以平息上界下界的紛爭……你有無上智慧,當知目前形勢不利,何必倔強,帶走三族,另覓別處,重新振作,何嘗不是一條全新的通天大道?”

費雯麗女皇大笑。

傲世無雙。

她舉起了手中的神兵,直指敵眾,口中極其冷酷地宣言:“我的通天大道,將鋪在你們的尸骸之上!”

天平世界的戰斗正如火如荼,尤其是光明守護至尊與岳泰坦的戰斗。

在這個詭異的鏡子世界里。

手持命運神珠的朵朵開始還能緊緊追隨在岳陽身側,但很快就不知哪里去了,與她一同消失的,還有那個手持怪鐮的迷亂之神。鏡子世界是迷亂之神的主場,更是光明守護至尊的殺手锏,岳陽在其八米真身的追擊下,甚至無暇為朵朵分心,只能憑著直覺,一直向前。

這里有千萬條空間通道,即使是擁有天目慧眼的岳陽,也無法分辨哪一條才是真正的出口。

又或者,這里面根本就沒有出口。

唯一的辦法。

是打倒光明守護至尊。

“來,來吧來吧。來決戰吧!岳泰坦,你看看你像什麼樣?真是一個可憐的膽小鬼!”光明守護至尊其八米真身一直在後面追趕著岳陽,想迫使他與自己決戰,可是岳陽一直奔逃,不願意在這個敵人擁有絕對優勢而自己處于全面劣勢的‘鏡子世界’里決戰。這是敵人的主場,非是自己的優勢之地,要在這里與敵人開戰?想找虐也不是這樣的!

岳陽一語不發。

面前的鏡子世界變幻無窮,無一秒都有千萬種變化。

無數的空間通道產生,又有無數的空間通道消失,更多的是合攏或者分裂。誰也弄不清其中的奧妙。

最可怕的。是里面的時空通道,充滿了鏡子,有大有小,有圓有方。有靜有動。當岳陽涉足其中。里面倒映有千千萬萬個‘岳陽’。有的如石靜止不動,有的如馬奔跑不止,有的可不僅一人。成雙成對,甚至成群結隊,向岳陽本人招手揮舞,或者嬉笑鬼臉。

千奇百怪之余又真實莫測,對于有些鏡像,岳陽也分辨不出是真正的倒映還是真實的存在。

不過,就算是真實存在,也可以肯定是敵人的分身或者戰獸幻化。

一時不察更是危險。

“歡迎,來,我們來握握手吧!”許多鏡子里的‘岳陽’會直接自鏡子里伸出手來,遞向真正的岳陽,似乎很是友好。但更多的是‘岳陽’手持各種神器,窮凶極惡地撲殺而來,圍殺及阻止前進的岳陽。

“給我破!”闖過雙手宮、處女宮,又經曆了生死門考驗的岳陽,當然不會被幻像所迷。

他完全不顧身後的光明守護至尊。

一直以神力開路。

見物立即動手。

破盡一切。

八米之巨的光明守護至尊真身,緊緊追趕在岳陽身後,每覓得機會,重拳如雨,籠罩而下。

口中,還不依不饒地挑釁著:“岳泰坦,你個可憐的小蟲子,你以為你能逃得了嗎?在鏡子世界,在本尊的神力和意志之下,這里面有千億萬種變化,你能一一擊破?難道你還不明白嗎?你早已經困在本尊的世界里面,你現在就等于在本尊的肚子里,即使再逃一萬年,也徒勞無功!回來決戰吧,這是你唯一的機會!”

在魔龍等人的視角中,岳陽此刻變得無限小。

小如豆,細如粟。

困在一個直徑超過萬米的巨型空間場中,不停地向前突進。

可是無論怎麼努力,也無法直線前進,而在場中的通道和鏡子的影響,不住的兜圈子,唯一讓魔龍他們感到安慰的是,這個圈子越繞越靠近外圍,那怕此時仍在場中核心區域,但比起最初,已經逃脫了一大圈。

空間場中鏡子不住旋轉著,通道時生時滅,映像千變萬化,別說減蒼生他們了,就是魔龍也看得暈頭轉向。

“要鑽出來,估計最少也需要兩個小時。”魔龍作了個最大膽最樂觀的估計。

假如岳陽堅持下去,一直不犯錯。

那麼兩個小時後。

他將脫困。

問題是,在兩個不足三小時的時間後,神殿至尊天禦將趕緊這里,岳陽就算脫困,又豈能以一敵二?

“快想辦法!”魔龍看向減蒼生和赤丹子兩個。

“啊,你讓我們兩個想辦法?”減蒼生一聽驚呆了,你說請吃飯還差不多,讓咱倆想辦法?你以為我倆的腦袋有東方那麼好使嗎?再說,現在這種困局,就算是東方前來,恐怕也無力回天……魔龍一看兩人表情,恨鐵不成鋼地罵道:“斗大的腦袋生來干什麼的?你們真是一點兒用都沒有!”

“……”減蒼生很無語。

就算身為天界第一凶人的你,不也束手無策嗎?別要求太高行不行,拜托,我們不過是小角色罷了,你要指望我們可不行!

心里是這樣發羅嗦,說出來可不敢,畢竟人家魔龍老大天界第一凶人的寶號不是白給的!

另一邊,背負神山的無雙皇絕世還在穩步前進。

只是他的每一步。

都透支著他的生命和神力。

通天大道似乎就在面前,可是誰都知道,他無法走到終點了……

*** *** ***

重返地球,更新繼續。

感謝心之龍,感謝許多像心之龍這樣每天都在等待更新的書友,大家一直以來的不離不棄,沒有辦法不讓霞飛為之感動。在前一段時間,霞飛想過,干脆不碼字,拋下一切算了,這種危險的想法,困擾了霞飛好長的一段時間,可是許多書友的堅持,又把沮喪的霞飛自懸崖邊緣拉了回來。

好吧,最少把召喚和同居完本,至于以後,是否繼續碼字,到時再說。

霞飛也不知道,自己碼字的通天大道,還能走多遠……(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第四十八章:【三頭奇美拉】     下篇:正文 第五十章:【沉默權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