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斬!】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斬!】

鏡子世界。

漸漸的,開始爆碎,雖有部分還原,但速度大減。

有許多被摧毀的鏡子空間,化作了能量亂流或空間漩渦,再沒有恢複的可能。

獸潮更加狂燥,到處狂奔疾走,搜索追捕,企圖將一切敵人淹沒。它們幾乎填滿了每個空間通道,有些特殊屬性的,直接自鏡子中穿行,亦有毫無理智的,直接沖入空間漩渦中,完全不懂生死之道,心中只有毀滅一切的戰意。

“嘭嘭嘭……”

令魔龍他們出奇的是,鏡子世界里,不知何時多了一種牆壁。

非是鏡子生成,而是透明的水晶,它們模擬鏡子世界原來的構造生成,無聲無息間,將鏡子世界轉化掉,那些瘋狂的獸潮,無法辨識,直接撞上去,結果撞了個頭破血流。

因為獸潮的包圍,鏡子里面的水晶牆壁形態漸漸清晰。

短短時間內,它已經占據了鏡子世界的百分之一,且非完全一點,而是巧妙地分布在鏡子世界各處。

“是誰在這里面做了一個水晶牆壁的迷宮?”魔龍看了半天也沒有發現是誰所為,但他注意到,有個臉蒙輕紗走路小心翼翼仿佛很不習慣行走的自由女神,她祝福過的每一個人,都有自由穿行水晶牆壁里外的能力,就連那個弱得估計連個神殿士兵都打不過的調皮女精靈也不例外。

“岳泰坦的妹妹好厲害!”減蒼生有點汗。

他看見岳冰小姑娘,正在大發神威。指揮著泰坦古樹屠殺著洶湧而來的群獸。

沒錯,就是屠殺!不管什麼屬性,也不管是什麼類型,甚至不在乎對方是否生命能量構成,只要沖到她的面前,結果只有一個,那就是被秒。

最恐怖的是,任何召喚獸來到她的面前,都會因為‘遠古森林’的守護,而困足不前。擠成一團。漫天的荊棘纏繞住一切敵人。有生命的首先被烈毒所毒殺,無生命體,亦被吸盡能量,散化作一灘碎片殘渣。極少數強悍不畏毒的。尚來不及沖到她的面前。即被一輪符文半月斬掉。

生命不滅,永琣u護。

這是岳冰小姑娘參悟出來的領域法則,群攻對她是沒有任何意義的。獸潮在她的面前發揮不出半分威力。

“那個半月形的符文之輪,有點像岳陽的滅世之輪,只是核心處沒有太古符文,用來屠殺召喚獸實在是大材小用。”魔龍皺著眉頭,他覺得這個岳陽的妹妹還有一個特色,甚至是她自己也不知道的,那就是特別擅長殺戮。

被她殺傷的,沒有一個能夠活下來。

沒有一個例外。

幸好掌控這種恐怖殺戮威力的她是一個心靈純淨的小姑娘,要換成是另外一個人,絕非世間生命之福。

靜靜守在岳冰背後,悄然出手輔助的,是安坐于靈鏡之上的伊南。

鏡子世界對她的影響最小。

幾乎。

可以忽略不計。

靈鏡配合精神上的心靈沖擊,無智獸潮在奔跑中,靈魂就會不知不覺地湮滅掉,毫無痛苦。

鏡子世界每一面鏡子,只要伊南伸手觸碰,都會爆碎,甚至轉化成她掌控之內的鏡子。伊南自鏡子世界,如魚得水,她的戰斗比岳冰還要輕松。

“極光!”沒有受到鏡子世界很大影響的人還有落花,無論是涅盤太陽花,還是九轉螺旋極光,一出,都能自鏡子世界折射千萬,威力千百倍的提升,有時候就連她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獸潮,她根本看不上眼,她現在想做的,就是如何毀滅這個鏡子世界。

“迷中魂牽夢縈,乍然驚坐起,曉鏡始覺白發生,美人遲暮,病纏繞,粉靨無顏色,黃花片片凋零。夜風不叩珠簾,紅妝曾記否,嬌嬌兒女懶扶起,蝴蝶雙雙,歡飛舞,一曲琵琶行,鳳凰聲聲啼落。”

“半生回首,樓台依舊在,嬉笑尤耳,卻是年華虛度……”南疆妖王優雅地彈著玉石琵琶。

一邊輕唱一邊緩步前行,她的腳步所經過之處,無論鏡子,還是空間通道。

統統碎裂。

仿如歲月無情劍。

冰雪,長長地鋪出一條小徑,細細如淚。

有一個極其特殊極其隱密的鏡子空間,迷亂之神正與朵朵對面而立,外界發生的一切,兩人皆不理會。兩人之間,只有一個人能夠活下來,那就是勝利者。用盡了一切手段,也用盡了一切辦法,戰到如今,天時地利或者神力威能,已經不再重要,只有意志,才是堅持到最後的關鍵。

“迎風怒放,色彩繽紛,才是生命的真正意義啊!”朵朵看了看手中的命運之珠,忽生感慨。

“……”迷亂之神忽然有種感悟,這個花神要跟自己同歸于盡了。

生命守護戰獸不會死。

同時于盡的舉動,本來不會有任何意義。

但是,假如真的讓對方實現,那麼鏡子世界,也許不複存在,需要鏡子世界為引而打開的遠古通道,可能功虧一簣,面前這個花神,打的就是這樣的主意吧!可惜,她永遠不會知道,鏡子世界的守護者有兩個……

沉默的迷亂之神爆發起生平最大的威能和最強的法則。

與敵俱滅。

這也是他最想做的。

只要面前這個花神倒下,那麼岳泰坦將如斷一臂,這番兌子豈有不兌之理?

“再見,再見了。”朵朵的小臉,呈現出滿足無憾的微笑,為了他,為了守護他,她可以傾盡一切,那怕是來之不易生命:“隕落,也許是另外一株笨笨的刺花誕生的開始吧!也許那一天,他還會傻傻的。無論什麼東西都往它的嘴巴里塞……世事無常,盛者必衰……就算不記得以前了,那株小笨花也會一樣快樂的……”

手捧命運之珠過頂。

神光億萬。

爆發。

化作花瓣片片,漫天飛舞。

在花雨中有一位巨大無匹的花神降臨,擎天立地,沖向對面同樣巨大的迷亂之神。

兩種傾盡所有的毀滅神力猛然沖撞在一起,形同千百個太陽同時爆炸,鏡子空間刹那化為齏粉,就連一丁點碎片也剩不下來,全部歸入混沌……

在爆炸中心。花神和迷神之神的影子漸漸黯淡。

最終消逝于光海之中。

化為虛無。

這個大爆炸產生的沖擊波。就像宇宙大爆炸一般恐怖,席卷了整個鏡子世界。

鏡子世界千億萬的鏡子和通道,如雪遇光,統統蒸騰為氣。沖擊波所過。一切散于無形。

那些堅固得幾近永琲漱臙嘛蟛嚏C也在大爆炸的沖擊波中搖搖欲墜,躲避在內的眾女,一個個淚流滿面。她們早就知道這種戰斗結果,也明白朵朵她作出犧牲的真義。比擁有鑽石寶典的小文麗還要早上許多,在岳陽的麾下再沒有誰比她更早參悟神識,第一個誕生的神階,第一個誕生的花神,她甚至回過頭來,反過來啟迪主人,向更高的神階之道進發。

還沒有進入鏡子世界前,眾女就在天空中飛舞的花瓣中獲知她的意願。

生命守護戰獸不會真正死亡。

可是。

傾盡一切的神滅。

會讓她的記憶消失,再次誕生靈識的那個,也許不再是原來的她了……即使是這樣,她依然無怨無悔。

“朵朵,我不會讓你一個人戰斗的。”螭龍女絳櫻淚流滿面,她面前站著一個囂張的敵人,光明使者,身處鏡子世界,他可以隨意化身千萬,任何攻擊都會轉嫁虛空,任何攻擊都將無效的光明使者,是個只要擁有光和鏡就可以完全無敵的對手。

“鏡子世界真的摧毀了嗎?太可笑了,別忘了我也是鏡子世界的擁有者。”光明使者因為兩神對拼的沖擊波而狼狽了好一陣子,但很快恢複了自信。

他的手一揮,在遠離爆炸中心,在鏡子世界的外圍空間,又重新恢複起鏡子空間來。

盡管盡有破碎,不如以前,但已經足夠讓他施展威能。

螭龍女絳櫻渾身是血。

她的戰斗,並不占上風,她不是茜茜和雪無瑕,沒有六識天賦也沒有真相在手的她跟光明使者打得很吃力。

“失敗,不管你還有什麼絕招,都注定失敗。在鏡子世界里,我是無敵的存在。假如剛才大爆炸時,你沒有懦弱地流淚,借機向我攻擊,說不定還能起一丁點作用,現在?已經太遲了!”光明使者剛才很擔心,因為鏡子世界被炸,他的實力大減,可是幸運的是,這個龍女因為感應到同伴的犧牲,禁不住悲傷,將寶貴的機會都化作無聊又無用的淚水了。

“流淚不全是懦弱,有些是堅強,我的淚讓我的心變得更加堅強。”絳櫻咬牙,抹去淚水,拳頭緊握。

“哈哈哈,既然如此,那我就讓你淚流成河!”光明使者輕蔑地嘲諷道。

“淚流成河的,只會是你!”絳櫻伸手,插進自己的胸膛,直刺心髒,然後一揮手,讓鮮血就像瀑布般噴湧出來:“以血為誓,祈願龍神,執以刑罰,法則為台。”

光明使者看了一愕。

自殘?

他禁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不要以為這樣就能攻擊自己吧?鮮血對自己根本無用,因為這是光與鏡的世界!

絳櫻血手合十,神色肅穆地祈禱起來,她心髒噴湧的鮮血,漸漸的化成了一座血紅色的刑台。光明使者的笑聲有如刀斬,扯動的臉皮如火山熔漿冷卻那般僵硬,目光大寒,正欲遠遠逃離,忽然胳膊一緊,不知何時,自虛空的鮮血中,有兩個金色的神之虎賁出現,他們手執斬首處決的神斧,金燦爛的鎧甲幾乎要亮瞎光明使者的眼睛,神光迫得他睜不開眼睛來。

他們一左一右站立,揪住光明使者的雙臂。

強行將他拖向那座血色刑台。

光明使者瘋狂地掙紮,但絲毫無用,光與鏡在這種執刑法則下,發揮不出半分威力,龍神至尊的意志,那怕僅僅一絲,也比大山還要沉重,壓得光明使者根本無法喘息。

“不,不可能,我比你強太多了,你是不可能斬殺我的!”光明使者瘋狂地大吼。

他看向絳櫻,發現這個螭龍女也到了生命的邊緣,心髒的鮮血幾乎噴盡,她的臉色比紙還白。

可是她依然堅定,雙手穩穩地合十祈禱。

生死,全然置之腦後。

“你撐不住的,你的血已經流盡了,下一秒,你就會倒下。你想殺死我嗎?不可能的!我,我能熬到最後一刻,你輸了,你注定失敗……”光明使者就像狗一般,被兩位力大無窮的神之虎賁強拖上血色刑台,按倒在斬首的位置,神斧高舉,他還不甘心,仍然在大吼大叫。

天際外,鏡子世界的外面,光明守護至尊憤怒地發出一記神指。

全力一擊。

光芒穿透了空間。

貫穿了岳陽的胸膛和半途飛身阻擋的阿蠻的腰腹,准確地命中在螭龍女絳櫻的身上。

神斧高舉即將斬下的兩位虎賁,動作停滯了。

血色刑台在顫抖。

崩潰。

光明使者他經此一劫,險死還生,不由得喜極而泣:“我說過,我才是贏家,我才是真正的勝利者!失敗,你注定失敗的!我,我,我熬過了你的處決法則,即使你繼承了龍神至尊的意志又怎麼樣?你畢竟不是他的女兒,你能使我怎麼樣?我贏了!我贏了!”

“是嗎?我說過要讓你淚流成河的,現在才剛剛開始!”光芒散去後,渾身鮮血淋漓絳櫻尤存,她虛弱無比地笑了笑,即使被光明守護至尊憤怒一擊,身受重創,但她的雙手依舊堅定,保持著合十之姿,祈禱仍在繼續。

“啊?啊不……”光明使者目中流出了恐懼的死色,淚水蒼惶。

斬!

神斧重重斬下。

不僅**,就連靈魂也一斧斬滅。

光明使者的頭顱滾摔下來,血與淚塗了一地,死前的驚懼殘存瞳仁之上,格外惡心。

靈魂,則化作一團淪為神識湮滅混沌無華的能量團,飄飄渺渺,就連返回主人召喚寶典的本能也似消失了。

鏡子世界徹底崩潰,開始是一點點,然後,就像推倒的骨牌那樣。

越擴越大。

一發而不可收拾!

“朵朵,是你在前面嗎?別、別跑那麼快,等等我!”絳櫻喃喃自語,如同夢囈,她的頭越垂越低,就連堅定合十的雙手,也無力地松開了……

*** *** ***

今天第一更。

*** ***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第五十四章:【戰獸實力的界定?】     下篇:正文 第五十六章:【試煉,橡樹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