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終極審判VS生命和弦】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終極審判VS生命和弦】

鏡子世界粉碎,原來深深隱藏里面的遠古通道被發現了。

茜茜公主左擎虎獄神劍,右持命運之劍,當頭斬下,將里面洶湧而出的獸潮滅為飛灰。

岳雨、病美人以及落花城主趕到了,她們顧不得為同伴們悲傷,一個個將手掌割開,滴血在雪無瑕手中的命運之印上,眾女集取全部的智慧和神力,加持命運之印,准備封印這條花了光明守護至尊兩萬米神軀才構建成遠古通道。只要把這條可以直通天界光明山、通天塔時間長廊以及上古神門阻隔的天平世界的遠古通道封印上,那麼神殿至尊天禦前來進行宿命對決的美夢就會落空。

“鏡子世界,只是開始。”手捧命運之印的雪無瑕神色肅然:“姐妹們,只要我們再堅持一下,將它封印,這場決戰的最終勝利,必定屬于我們。”

“是。”包括茜茜公主在內,無不齊聲答應。

岳雨召喚海嘯女神使,掀起一陣陣狂潮,驚濤駭浪千丈,席卷了整條遠古通道。

海藍也利用深海落星珠的力量助佑,將之倒灌萬里,至于南疆妖王她們,則迅速將這些海水化冰。

幻月女神輔以無盡神力,配合病美人的符文神語,一點一點地轉換成堪比世界石堅固無摧的永琱臙飽A自由女神在上面祝福,施以自由法則,只要非是己方,則必定喪失自由通行的無上神權。最後一步,交給擁有極寒冰力的雪無瑕。她將鮮血染遍的命運之印,緩緩地抬起,敬奉如頂。

只要在永琱臙馱W面,深印。

那麼一面就連神明也要為之歎息的水晶牆壁將要誕生,除了命運之子或者與他的命運羈絆者,誰也不能穿行。

“鮮血、生命、自由以及永琲滲宣v敬畏,無論付出任何犧牲,我們都無怨無悔。”雪無瑕手中的命運之印在其余的命運神兵共鳴下,發出千萬億道神光。

那些神光與水晶牆壁的符文圖陣一接,相生互成。重新構建出全新的命運法則。

水晶牆壁漸漸褪變。

漸變為一種就連神明也無法通過只有面對其無奈歎息的‘歎息牆壁’。

歎息牆壁瘋狂地吸取著雪無瑕她們身上的神力。兼並她們的智慧與屬性法則,飛快地生成著……眼看歎息牆壁就要生成,正與岳陽、至尊拼斗的光明守護至尊瘋狂了。他不顧一切地俯沖,在歎息牆壁全部生成的瞬間。他直接沖進填充得滿滿的遠古通道中。全然不顧自己是否會一並封印于內。

“啊!”

沖進歎息牆壁的光明守護至尊。發出慘烈的嚎吼聲。

破壞法則運行的反噬,統統加以他的身上,比神火燃燒還要痛苦千百萬倍。光明守護至尊的真身在消融,可是他堅持穿行,決意貫穿遠古通道,用生命給正在前來的天禦鋪路!

“天禦給了你什麼好處啊?你為他這樣拼命?”岳陽在光明守護至尊的身後緊追不舍。

“讓開。”至尊祭起生命之劍。

劍鋒千尺。

生命之劍擦過岳陽左肋,差點穿心而過,就這樣,挾帶著至尊與岳陽兩者的鮮血,挾著兩人的殺機和神力法則,一劍將光明守護至尊的真身刺了個對穿。

光明守護至尊對于這柄穿胸而出的生命之劍也有點愕然,神座的防禦也無效嗎?

劍尖收回。

它挾帶的鮮血,卻化成了涅盤之火,熊熊燃燒起來。

直到現在光明守護至尊才明白,岳泰坦這小子的血有問題,輕易沾染不得,而且神力根本無法驅散,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它在自己的胸口燃燒,這見鬼的涅盤之火,要是平時都夠嗆,現在里外交加之下,真是……他不知道岳陽的血加上至尊的血,威力會飚升百倍,至尊刺他這一劍,其實由心而發,而且早有預謀。

此前苦無良機施放,此刻光明守護至尊執意破壞歎息牆壁的形成,慘被法則所制,正是天賜良機。

“生命和弦,彩虹三重奏!”至尊爆發了。

原來怎麼也打不著的滑溜敵人,現在平白送上門來,有此地利,豈有不打之理?

她的雙手舒張向外,身上的光芒化作千億光武,或劍或矛,或槍或戟,或箭或矢,每一神光之兵皆沾染上她的鮮血,以血為引,潮水般追擊向面前的光明守護至尊。在這等恐怖大招之下,就連打不死小強般的岳陽同學,也嚇得趕緊避開,生怕挨了一丁點。

光明守護至尊暗暗叫苦,全力破障的他,根本無處可躲。

假如離開,可保安全。

但歎息牆壁的破壞將功虧一簣。

“守護。”光明守護至尊咬緊牙關,死命堅持,原來在死海邊緣開戰的四萬米神軀,瞬間消失,並自光明守護至尊背後的神座鑽出,張開巨掌,化盾阻擋。

“破,給我破!”至尊明眸如電,原來舒張開來的雙手,飛快一合。

千億光武刹那合攏如一,直接貫穿了四萬米神軀的化盾巨掌,甚至連同巨掌後面的神顱也一穿到底。

光明守護至尊也是超級狠人,回首發現神軀阻止無效,干脆將真身化作黃金遠古屠戮者之形態,瘋狂地張開雙臂,准備硬接。同時,四萬米神軀亦蓄勢反擊,向追在後面的岳陽和至尊,施放光明神族中最大力量的自創造以來就視為禁忌秘招的‘終極審判之光’,意圖與敵拼個你死我活……

假如在廣闊空間,這一招或許無用。

可是,在這個平直的遠古通道,在歎息牆壁唯一貫穿的狹隘通道中,這一指。將躲無可軀,必定發揮出其究極之威力。

“尼瑪!”因為至尊大招而躲避一旁的岳陽,看得睚眦欲裂。

他沖上去,想替至尊擋下。

只是至尊毫不猶豫,一掌將岳陽打飛。

她迎著敵人的終極審判,絲毫不避,反而主動迎上去,以身軀正面抵禦敵人的致命攻擊,不讓其威能透漏向岳陽半點。她手中緊緊合攏的玉指,忽然一一彈起。彎曲如月。輪動如奏。一種生命的輝光,形如彩虹般,在她的頭頂上升起來,那怕在熾烈的終極審判之光前也毫不遜色。

千億光武如矛。將化身黃金遠古屠戮者的光明守護至尊釘在歎息牆壁上。

生命彩虹。在終極審判之光擊中至尊的刹那。越過敵人的神光,毫無阻礙地波動前進,層層推進。越演越烈地擴散向光明守護至尊。

僅僅一波生命彩虹之光,已令光明守護至尊化成的黃金遠古屠戮者皮肉融化,筋斷骨折。

此虹,卻有三波。

一波更勝一波。

生生挨下第二波後,光明守護至尊痛苦不堪地慘叫起來。

他黃金遠古屠戮者的原形早已崩潰,腦汁流淌,皮肉成水化汽,就連其內的靈魂,也受到神罰般的沖擊,讓光明守護至尊痛不欲生。

第三波至,就連神座也扭曲了,光明守護至尊幾乎沒有融化在此種生命彩虹的演奏之中。

另一邊,被終極審判之光擊中的至尊。

亦像斷線風箏般飄飛。

岳陽沖上去,一邊抱住她,一邊以背承受著終極審判之光的余勁沖擊,他口中的鮮血止不住地噴湧,沾染了她一身:“不,不要,你為什麼要這樣做?我不用你為我犧牲!我是個男子漢你知不知道,我現在已經是個神聖至尊了,我參悟了生命,我參悟了永琚A你為什麼不讓我保護你?我能保護你的!我能保護你的……不,不……你是最堅強的,我知道你是世間最堅強的,不要這樣,不要讓敵人打敗你,你是世間獨一無二的至尊,你比任何人都要強大,你不會讓別人打敗你的,你是不會倒下的,對不對?回答我,你回答我呀……”

“如果要犧牲你,才換回宿命對決的勝利,那我還不如不要這個勝利!”

“你是最知道我的,我也需要你的鼓勵,你不要拋下我!”

“聽著,我不能沒有你……”

“快回來……”

現在的至尊,臉上呈現出從來沒有過的羸弱,在這個時刻,她才像一個柔柔弱弱的女孩子,可是,岳陽甯願一輩子也看不到她現在這種‘溫柔’。

淚水,止不住地自眼睛里流出來。

失去愛人的痛苦,簡直比錐子錐刺心髒還要痛,那種要命的感覺能讓人直接瘋掉。

假如能夠換她回來,他甯願血流成河,甚至淚流成河,他不在乎,只要她能夠回來,再次睜開眼睛,那怕是怒氣沖沖的瞪著他,他也心滿意足,也可以為之付出一切。

在對面,自血水汙物中,光明守護至尊重新凝成形。

真身恢複。

只是遍體鱗傷,渾身上下,無一不殘。

手指,僅余數根,胳膊筋骨折斷,胸膛血洞,清晰可見心肺,肋骨碎裂不全,就連背後的神座,也扭曲變形得厲害。他身上尚有涅盤之火在燃燒,**不斷地崩潰,光明守護至尊痛苦地喘息著,咬碎鋼牙,雖然神座有神力源源,卻這種供給卻是杯水車薪,根本無法短時間恢複這種接近生命本源的傷創。他趁著遙遠那邊岳陽正抱著至尊撕心裂肺地哀嚎,立即反應,讓半殘神軀繼續撐著自歎息牆壁貫穿的通道,自己繼續向前,神色與當初肩扛神山填海的無雙皇絕世一樣決絕。

“宿命對決,必定實現。”光明守護至尊拼盡一切,奮力貫穿了歎息牆壁的最後一寸,最後耗盡心力,無力地癱倒地上,他對著追上來岳陽一笑:“絕世可以為你扛山,天禦也有我為他開道。這很公平吧?殺了我吧,我現在太累了!”

“你想死?休想!”岳陽臉上血淚縱橫,殺氣猙獰:“我要把你封印進歎息牆壁里,讓你永遠在里面囚禁,永世不出,受到神罰,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如果這場宿命決斗,你是最終的勝利者,那我也不反對。”遠處,忽然有個清澈如泉的聲音響了起來。

*** *** ***

第二更。

*** ***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第五十五章:【泄密者斬】     下篇:正文 第五十七章:【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