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光明山主,天命禦守】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光明山主,天命禦守】

時間廣場的入口,一片血光。

鮮血,就像染料那樣,塗滿了整個廣場入口的空間。

曾經橫掃整個天界俯視眾生從來不曾在戰場倒下的費雯麗女皇,此刻必須以手中的劍刃持地,才能勉強撐住極度重創的身體。只有她的眼睛,依然冰冷如故,在天禦看向她的時候,一種嘲諷毫無掩飾地透漏出來。

她的敵人,那三個影子,那三個脫困于光明山封神牢獄的超強前輩,以不同的姿勢,擋在天禦的面前。

為了阻止這位征服女王的無情殺戮,他們全都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但也成功地將她打倒在地。

第一次。

天界的武者在費雯麗女皇成長起來晉升為征服女王之後,第一次成功將她打倒在地,第一次讓這位倔強的女戰神無力揮舞手中的神兵利器……

右邊的影子傷得最重,瀕死的他,身上沒有奄奄一息的虛弱,反倒有種奇魅的亮光閃動,仿佛旭日東升光芒四射般盡情地燃燒著神力。對于天禦的憤怒,他臉上是最坦然的,沒有任何的後悔也沒有任何的怨恨,相反,他朝天禦微微地搖頭,笑意寬容得就像長輩看見犯錯的孩子:“戰爭從來都是這樣的,無論勝敗,都必須付出巨大的代價。我們的犧牲是理所當然的,而且,這也是我渴望的結局。多少年來,我想到了死亡,但那根本不可能,直到現在才真正獲得這種權利。對我來說,這是最好的回報,也是生命中盼望已久的解脫。”

“一定要這樣嗎?”天禦的眼眸里湧現了不忍:“這就是登頂所需的代價?”

“這種程度的犧牲,也許只是剛剛開始。”右邊的影子搖頭。

“但是,另一個人根本沒有任何付出,他也有資格登頂,這不公平。”天禦口中所指的就是岳陽,他覺得岳陽不配是自己的對手,最少,他沒有付出自己萬分之一的努力。

“既然是對手。是宿命對決。那付出肯定就是對等的。”右邊的影子輕輕歎息一聲:“付出有許多形式,有一個人,在山上山下興建了許多座宮殿,富麗堂皇。很有王者氣派。他付出了。另一個人。他只是動手在地面興建了一座塔樓,他也付出了,你不能說山上漂亮的宮殿一定比地下的塔樓更高。也不能說數量眾多的行宮就一定勝出那座獨一無二的塔樓。”

“難道這麼多年的努力,都是白用功嗎?”天禦不自覺地握緊了拳頭。

“走向山頂的道路,有的人只走一遍,就觀賞到了最美的風景。有的人需要走上一百遍一千遍,才能確定最美的風景是什麼,這兩者的結果是一樣的。走一百遍的人,不需要嫉妒只走一遍的人,只要最終的結果是對的,就沒有任何問題。也許,只走一遍的那個人會反過來羨慕走了一百遍的人,只是別人不知道罷了。”右邊的影子好言安慰道。

“……”天禦明白這些道理,但依然心結難解。

岳泰坦是一個讓人抓狂的對手,無論天賦、悟性還是幸運,這小子都能讓天上地下的競爭者為之吐血。

強如天禦,也不例外。

身為光明山的神殿至尊,天禦他自問自己掌控和擁有著世間最多最好的東西,而且天生就有世間最強最精的天賦,無論悟性、意志又或者努力的付出,他都超出別人千百倍。

可是,縱然如此。

他也不得不眼睜睜地看著這樣的一個小輩,憑著變態一般的成長速度和逆天的運氣,就站在與自己平起平坐的競爭位置,站在自己的對立面,一起進行宿命對決。這種不可思議的事情,假如在數年之前,簡直是嗤之以鼻的笑話,就連那個岳泰坦自己,恐怕也想像不到這種榮譽歸屬于他,這種宿命對決是他生命的另一起點。

偏偏命運就這樣安排,命運就這樣選擇。

太不公平了!

數萬年的努力,萬年如一日的付出,竟然不僅別人一日之功。

天禦真的想不通這是為什麼?為什麼自己的努力沒有獲得認可,反倒是對手,如此輕易獲得了資格。

自己擁有不亞于任何人的智慧和天賦,又擁有超出任何人的背後助力,再加上無人可及的用功,這樣的條件和付出,竟然不及一個下界的渺小人類……

為什麼?

中間的影子盤坐在地,他的身體傷損最重,前後透明的窟窿處處,內髒幾乎讓費雯麗的神兵絞了個粉碎。

但他比右邊的影子要好上許多,最少暫時沒有生命之危。

他的態度,與同伴截然不同,非常嚴厲,那怕面對的是未來的神聖至尊天禦:“想不通?這只是因為你自己的原因!只要有想不通的地方,你就還有不足!你的敵人,你的競爭對手,為什麼不會覺得不公平?他需要面對的敵人是你,神殿至尊,光明山之主,一個在任何方面都具有壓倒性實力的敵人,他為什麼不會覺得不公?他為什麼不會心生抱怨?他為什麼還要在這種明知結果注定敗北的決戰中努力?這,就是你不如他的地方!你比他更強,付出比他更多,但不等于你就已經完美無瑕到可以直接晉升神聖至尊的境界……你的最大敵人,其實是你自己!你的對手是個可以戰勝自己的人,而你,萬年之功,還沒有達成這種境界,你應該慚愧,這也是你與他的最大區別!”

“是這樣嗎?”天禦眸中閃過一絲明悟的慧光:“原來最大的敵人,一直都是我自己嗎?”

“你其實已經戰勝自己,但還需要超越自我。”神機老人也輕輕的點頭。

“超越嗎?”天禦覺得自己在全面升華。

“把一切自恃的東西拋棄。那些都是晉升神聖至尊的障礙。”中間的影子威嚴如山:“你如果能夠將自己擺在對手的同等位置,甚至,把你自己當成他,戰勝自己,你才會是這場宿命對決的最終勝利者。宿命對決,不是兒戲也不是鬧劇,這是最嚴肅最嚴謹也是最殘酷的決斗,你必須付出一切代價,犧牲一切,才有可能獲勝。不然。你憑什麼與上面那些威德無窮的神聖至尊站在一起?你憑什麼超脫這個天界空間的法則禁錮?你憑什麼獲得遠古意志和更上層生命的認可?時間是無意義的,努力的真正意義,也是心的改變,境界的改變。力量的大小是決定神聖至尊的條件嗎?如果是那樣。我們這些老家伙早就是神聖至尊了!”

“沒錯。”躺在地上懶懶地不願起來。身體鮮血染遍卻沒有多少傷痕的最左邊的影子也同意道:“我們不出手破碎你的夢境,就是希望,你能夠自己走出來。我們這些老家伙。可以為你付出一切,但不可能推著你前進,不可能把你推上神聖至尊,這需要你自己來改變。你自己走的,才是最正確的,才是最成功的。”

“明白了,我開始明白了。”天禦眸中的慧光不斷閃動,他感覺自己在前輩們的啟迪中,受益無窮。

“你是唯一有資格參與宿命對決的,不必氣餒也不必憤怒,你只差最後一關,只要徹底戰勝自己,就能戰勝你的對手,就能贏得勝利。”右邊的影子溫和地安慰道:“你的力量已經足夠,心境也接近完美,現在是如何使用它來證明自己的問題。”

“是。”神殿至尊天禦垂下頭顱,沉穩如山地,萬物無可撼動地回答了一聲。

無論心境還是神力。

法則、天賦以及身上的一切,皆在這種耐心的啟迪中質變。

他的憤怒和怨恨,心中的不平,不知何時就已經消滅得無影無蹤了,一刹那覺得天清氣朗,整個世界都仿佛發生了全面的變化,天禦的心境,重新歸于平靜,歸于沉穩,更勝當年接任神殿至尊繼承光明山之主時的‘光明山主,天命禦守’無上心境。

他身上散發出來的神光,更加內斂,亦更加凝固。

乍看起來。

就像一個普普通通的人間賢者,再沒有此前那種威迫如山天命無上的王者氣派。

盡管來不及驗證,但天禦自我感覺知道,現在的自己,才真正達至完美,才真正配得上卓越超絕的天賦,才真正對得起數萬年來各位前輩的悉心教導。

也像沉睡的人一下子覺醒了那般,天禦向前輩們深深一鞠躬。

又向孤獨地坐在廣場入口角落的神機老人。

點頭致敬。

然後,大踏步向前。

再沒有任何夢境或者其它雜念可以羈絆他前進的腳步,在這刻開始,他等于永琲漸明山,頂天立地,能夠主宰掌握他命運的,只有他自己一人……走了幾步,他忽然回過頭來,又向費雯麗女皇真摯地施了一禮:“盡管是對手,但能夠認識你,這是天禦的榮幸,無論立場如何,我都覺得自己的生命因為你的出現而精彩,也因為有你們這些勁敵的存在,而不至于孤獨寂寞。”

“再見。”費雯麗女皇對他可沒有什麼好說的,能夠哼出這一句已經非常給面子了。

“再見。”天禦點點頭,繼續大步前行,轉眼間就消失在時間長廊的深處。

等天禦走遠,原來以刀劍撐地的費雯麗女皇又挺直了腰身。

殺意再次彌漫整一個戰場。

幾近熄滅的生命之火,又一次騰起,化作熊熊烈焰。

三個影子看了,相視而搖頭苦笑,對于這種永戰無盡不可征服的敵人,又能拿她怎麼樣呢?

雖然這是他們自己選擇的結局,但倒斃在這位征服女王腳下的命運,還真不是他們可以想像得到的。直到交手以後,他們才明白,原來脫離了光明山之後,死亡懲罰不在于遠古法則的反噬和審判,而是這位通天塔魔淵一族蛇妖女皇的殺滅。

這位征服女王的殺滅力量,要比遠古法則的審判更早降臨,搶在懲罰之前,將命運劃動在她的戰刃之下。

右邊的影子輕聲歎息:“雖然沒有親眼看見,但能夠輔助未來的神聖至尊登頂,老夫也無憾了。”

費雯麗卻在冷笑:“你說天禦?笑話,他是永遠不可能獲勝的!”

三個影子都奇怪地看著她。

天禦剛才心境的提升和神格威能的質變,她是看見的,怎麼還會這樣說話?

“真相,我在會你們臨死前的那一秒,告訴你們……”費雯麗女皇舉起手中的神兵,戰意昂然:“我說過,我的通天大道,將鋪在你們的尸骸之上,只有我費雯麗,才有資格說輔助神聖至尊登頂。老鬼們,屬于你們的時代已經過去了,你們現在唯一要做的和唯一能做的,就是永眠!”

*** ***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第五十八章:【雙頭魔狼?】     下篇:正文 第六十章:【惡人還需惡人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