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守護與犧牲】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守護與犧牲】

這邊,位于水晶牆壁之內的姐妹們,還在歡慶岳陽自狂暴中恢複理智。

那邊的自在天已經跪下了。

除了恭迎主人。

他們不會再向任何生命下跪,包括光明守護至尊這樣的超級強者,也僅是低頭致敬。自在天他們一跪下,雪無瑕趕緊召回阿蠻和紅,灰太狼還想跟究極天糾纏,讓岳陽一腳板踹回了。幻月女神的臉色凝重,不複此前應對究極天時的輕松,她站在岳陽身邊,輕聲歎息:“這個天禦,來得比我們想像的還要快。”

原來最少需要三個小時的時空阻隔,現在僅過半小時,他就再次趕到了天平世界。

“陛下……”岳陽擔心牽制不動至尊之余,還以真實夢境阻攔天禦的陛下,不知她是否有事,是否受傷?

“只要夢境不破,陛下就不會出現危險。”幻月女神趕緊安慰岳陽。

“的確是那樣。”天禦的身形,再次在遠古通道的盡頭出現,他神色平靜自然地承認了幻月女神的猜測:“盡管我再次突破,自我感覺,無論心境還是神權法則皆全面升華,但依然無法破碎夜夢的海市蜃樓。她是一位讓人敬佩的對手,在此之前,她的夢境,一定是我心靈弱點的折磨。”

“光明山主,神殿至尊天禦,你現在看起來,已經完全沒有弱點了。”幻月女神估計這個敵人比起走出夢境之前,最少強大了一百倍。

心靈上。也已經毫無弱點。

除了境界和神力上正面壓倒性的擊敗,再不可能用任何手段來打擊到這位光明山主了。

天禦卻搖頭否認:“不,此前的我,也認為自己接近完美,心靈毫無弱點。但是,在經曆再次覺悟後,我發現自己身上有著太多太多的不足,如果可能的話,我想再延遲一萬年來完善,到那個時候。相信再開始神聖至尊的宿命對決。就有足夠的把握了。”

強大的天禦,忽然變得如此謙虛,如此的理智。

遠處的雪無瑕和茜茜公主她們相視而驚,這絕對不是一件好事。

當敵人意識到自己有弱點。那無疑是最麻煩的變化。相反。假如一個敵人認為自己天下無敵,那就好辦多了。

岳陽第一次與天禦見面,是在陛下的夢境中。一夢之隔,那時他勉強能用天目慧眼看破敵人某些在表面上流露出來也是最淺薄的東西。再次見面,他正在狂暴中,幾乎失去理智的他,沒有太多的感應,但是現在,第三次看見天禦,沒有了一夢之隔也沒有任何的障礙,他再看天禦,忽然有種心中陣陣寒冷的驚悸。

天禦原來就足夠強大,足夠恐怖。

現在,他與此前又有了極大極大的改變,強大到簡直不可想象的程度,就連岳陽這個天不怕地不怕最喜歡逆天而行的穿越男看了,也覺得心底發寒、手足僵硬。

戰意想燃燒,卻怎麼也燃燒不起來,對于這種超出了自己承受范疇的敵人,岳陽心中泛生出無力感。

這還沒有開始打呢!

就成這樣式了,等下正式決戰,豈不是讓敵人隨手羞辱?

“你回去!”岳陽滿額頭都是冷汗,用力吞咽下一口唾液來舒緩緊張,他示意幻月女神立即離開。可能幻月女神卻一把抱住他的臂膊,小臉努力擠出笑容,沖他一笑:“沒關系,無論什麼樣的敵人,我都會陪著你的!既然是命運對決,那應該就是平等的,他再強大,你也有你的優勢才對。”

“我承認岳泰坦有許多地方比我更加優秀,正如剛才所說,假如我還有一萬年,那麼我絕對不會選擇立刻開啟宿命決斗。”天禦現在的心態放得很低,完全不像是一位神殿至尊,不像是一位光明山主,倒像一位普普通通的天界武者,迫不得已才與岳陽決戰。

“你沒有把握做到最好是嗎?”光明守護至尊忽然開口詢問。

“沒有。”天禦搖頭。

“非常好。”光明守護至尊首次表揚道:“你能夠清醒認識自己,證明你真正獲得了升華,也證明我們這些老家伙的付出沒有白費。假如你還有一萬年時間來完善自己,那麼再參加神聖至尊的宿命對決,也就不算了,所以這也是為什麼晉升神聖至尊需要如此之多犧牲的主要原因。”

“什麼?”神殿至尊天禦聽後一愕。

“你是光明山主,我是光明守護至尊,你說我這些年守護的意義是什麼?”光明守護至尊身上神光大作。

“不,我不需要您的犧牲!”神殿至尊天禦反應過來,眸內湧現了一絲感情波動,痛心且不舍。

“本尊守護的最終意義,就是犧牲。”光明守護至尊來到天禦面前,傲然屹立,他眸中的神光比太陽還要璀璨千萬倍,破破碎碎的神座,也在煥發,散射出億萬光華。光明守護至尊巨掌按在天禦的頭頂,光明神力,源源不斷地傳輸進天禦的體內:“無雙皇絕世可以為岳泰坦背負神山,征服女王費雯麗可以為他犧牲自我,在各個戰場,無數的人類,用全部生命來守護他們心中的神聖至尊……如果想獲得這場宿命對決的勝利,天界也必須做出犧牲,不僅是光明神殿所屬,還有許多生命,都應該為這一場戰斗付出,包括我這個光明守護至尊在內。”

“可是,我擁有足夠擊倒岳泰坦的力量,您沒有必要……”天禦沒有掙紮,但他真心不希望亦師亦友的光明守護至尊為了自己而犧牲,他的付出已經足夠多,應該享受勝利之後的一切,而不是在臨門一腳時,告別離開。

“你擁有了強大的力量。但不等于可以徹底擊倒對面的岳泰坦,就算你可以擊倒他,也不等于你可以全面超越自我。”光明守護至尊聞言大怒:“你應該拋棄一切。無論是本尊,還是別人,又或者任何生命,任何羈絆,任何你擁有的東西,都是你邁向成功的巨大障礙。你不但要接受本尊的光明傳承,還要親手殺了我!親手斬斷以前的一切,以全新的生命。晉升更高境界!這是最基本的東西。假如你做不到,你就不要再幻想什麼神聖至尊了!”

岳陽同學震驚。

尼瑪,天禦已經夠強大了,你還給他傳功?還讓別人活不活啊!

最要命的。你這犧牲也太大了吧?傳承一身功力不說。還要對方殺掉自己。借此斬斷羈絆,你這麼偉大想要干嘛?你不是想連我這個敵人也給感動了吧?

無窮無盡的光明源力,注入天禦的體內。

神殿至尊天禦背後的神軀暴長起來。原來就有三萬米的高度金色神軀,在光明守護至尊無私的傳承中,一直增至五萬米的高度,才緩緩停止。而兼容了光明守護屬性的神座,更是多了一個極巨的光輪,大得將神殿至尊天禦整個神軀都包裹其中,里面,生成了奧妙無窮的神權和法則。

相反,光明守護至尊的神光卻迅速地黯淡下來,重創殘破的身軀不斷地崩潰腐爛。

沒有神力支撐的他,現在估計連岳陽一拳也抗不下來了。

原來威能無窮的神座。

碎片一塊一塊地掉落下來,崩潰得比光明守護至尊的身體還要快……除了一雙眼眸還在燃燒,還勉強散發出一縷神光,光明守護至尊渾身上下已經完全沒有一丁點此前光輝如日傲視天下的威儀。

“你還等什麼?”光明守護至尊強壓住痛苦,哼了一聲:“本尊的犧牲,是求仁得仁,求義得義,是生命的最大解脫,是得償所願的最大歡喜,你還猶豫什麼?”

“是。”天禦閉上眼睛,神眸中忽然有兩行金色的淚水滑下來。

他的手,卻堅定地向後紮刺。

深深地洞穿了光明守護至尊的胸膛。

等天禦的手收回來,他的手握著一顆尚在跳動的心髒。天禦咬緊牙關,仿佛用盡了全身的氣力,才將那顆已經變得無限脆弱的心髒捏碎,用神力將之化為齏粉。

光明守護至尊的神軀就像影子般,在天禦身體散發的神光中消失了,而他的神座,也化成了細沙那般。

散落一地。

臉上帶著解脫和滿足,光明守護至尊看了遙遠的神山一眼,在那山的下面,埋葬著一位曾經讓他心靈震動的強大對手。現在,他也走上了這樣的一條犧牲之路,注定無償的付出,不歸的沉眠,可是他卻笑了:“通天塔可以有英雄為他們的後輩付出,天界也有英雄,為他們的後輩犧牲……在這一場宿命對決,天界也有付出,而且付出的不比你們少!”

光明守護至尊哈哈大笑。

他轉回身子,大步向遠古通道的深處走去。

每走一步,他的身體都在法則的反噬中融化一分,腳下血印兩行,一直延伸……也不知什麼時候,笑聲停止了,只剩下地面上的血跡。

一陣不知哪里吹來的微風拂過,那些血跡忽然燃燒起來。

熊熊。

鮮血蒸騰。

最少連半點痕跡也沒有留下。

仿佛光明守護至尊這一位超級強者,從來沒有在世間上存在過似的。

神殿至尊天禦,咬緊牙關,用力地握住拳頭,深深地呼吸著。等他平靜下來,再次睜開眼睛,再沒有一丁點情感的波動,代之而起的,是斬盡一切的無情和堅毅。那目中的神光,比猛虎審視羔羊的視線還要恐怖千萬倍,直直地看向面前的岳陽。

看向這個注定在彼此的宿命中進行生死對決的對手。

“臥槽!”岳陽一時間覺得頭皮陣陣發麻,這麼碉堡的敵人,上面到底怎麼安排的?這個天禦明顯就是開掛了嘛,這也不管嗎?趕緊封他的號!現在整了這一出,就是迫自己打電話投訴的節奏啊!

*** ***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第六十章:【惡人還需惡人磨】     下篇:正文 第六十二章:【等你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