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你太讓我傷心了!】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你太讓我傷心了!】

兩人對峙。

靜立。

神殿至尊天禦的神色平靜,岳陽的眸中卻怒火升騰。

岳陽打架需要憤怒,越憤怒越能發揮出力量,狂暴狀態下簡直無法想像。他此前為什麼長篇大論說一通,就是刺激自己的戰意。敵人越是囂張,越是傲慢,那麼他越能燃燒自己的戰斗意志,越能催發自己的力量。

“嚎嚎嚎嚎嚎……”岳陽一陣呐喊,涅盤之火在身體鎧化,火翼向兩側不斷延伸。

“禁錮神殿。”天禦右手微抬。

一點金光,在他的手心浮生出來,化作一座神殿,轟然籠罩在決斗戰場的上空。

此座神殿越擴越大,最後,化作實體輔設在天平世界的地面上。猛一眼看去,這是一座神殿廢墟,也不知戰斗過多少次,才破敗成這模樣,但它的神力法則還在,而且不因為外形的荒廢有一丁點的衰減,相反,它的法則越發強大,強大到就連邊緣處躺在神山之上的魔龍和減蒼生他們也深受其威的程度。水晶牆壁之內的雪無瑕和茜茜公主她們趕緊退開它的范圍,深怕稍一不慎,就會被敵覓得機會。

幻月女神也趕過來守護,她警惕地看著自在天、歡樂天以及究極天三個。

他們在這種神殿法則的增益下,戰力倍升。

讓她不得不離開岳陽。

趕回來守護。

“咦?”岳陽攤開了雙手,驚訝地看著。他發現自己的憤怒,一點一點地衰減,最後理智回歸,心中的怒火似乎被某種法則力量禁錮起來了,怎麼催谷也爆不起來。

“我聽說過你,岳泰坦,尤其是東方對你作出過最正確的判斷。他說你這個人擅長逆轉,是因為你的體內擁有著可怕的力量,一種你根本不擅長甚至不懂得使用的力量,一旦你失去理智。變得狂暴。那麼那種力量就會自動支配你的身體,讓你在最危險的關頭,生死逆轉。”神殿至尊天禦平靜地看著岳陽:“雖然你的力量,在我之下。但我不想有一丁點的意外出現。也不想在這場宿命對決中。發生任何的變故。”

“……”岳陽大汗,尼妹啊,這是連發怒的機會都不給自己是嗎?

“你可以開始了。”神殿至尊天禦做了個邀戰的手勢。

岳陽硬著頭皮。向天禦沖鋒而去。

當他的拳頭,重重地轟在敵人面門的時候。

同一時間,他發現有股力量,同樣回擊在自己的臉,而且這不是神殿至尊天禦動的手……岳陽踉踉蹌蹌地退了三步,發現天禦身上穿著的那件四神鎧,亦就是現在的禦天神鎧,存著一種無法突破的‘反噬之力’,它的神力能讓岳陽的打擊百分百返還。

天禦眼睛也不眨一下,他摸了摸臉頰,搖頭道:“速度太慢,力量也太弱了!失去了狂暴力量,你連自己力量的十分之一都發揮不出來。”

他的話剛落,岳陽已經飛起了一腳,彎月般倒掛在天禦的胸腹間。

最後一擊掃踢在天禦的下巴。

不等天禦作出反應。

岳陽已經借力彈飛身形,遠遠的退後。

慧星在倒退的刹那噴薄發射而出,在那閃耀的掩飾背後,模擬至尊生命之劍式的‘鮮血之箭’,在岳陽幻變出來的涅盤之弓中拉至極限,釘射向神殿至尊天禦的眉心。

“捕。”天禦伸出右手,將岳陽爆發的慧星牢牢地握在手心中,而緊接射來的鮮血之箭,他則以左手拈捉住。

威力恐怖的慧星,讓天禦直接握了個粉碎,星屑四射。

鮮血之箭。

倒是讓他多看了一眼。

天禦將鮮血之箭隨手棄之,漫不經心地伸出腳,重重一踩,將上面數種極高凝聚一起的究極神火踏滅,除了永琱ㄦ尷滲I盤之火,岳陽生平參悟的所有火焰,都讓天禦輕易熄滅了。天禦邁過那支威力大減卻尚有涅盤之火微微燃燒的血箭,目光平靜如昔地看向岳陽,似乎在等著他更多的攻擊。

“這還怎麼打!”魔龍掩面不敢看,力量相差得太懸殊了,天禦跟岳陽打,根本就是虐菜有木有。

“快想辦法……”減蒼生與赤丹子也覺得沒戲。

僅靠岳泰坦一個,分分鍾給天禦玩死,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來個像光明守護至尊那樣的老鬼,最好是通天塔里十幾萬年不出的那種老家伙,就算不能親手鎮壓天禦,給岳泰坦輸送幾萬米神力也行啊!

現在岳泰坦的萬米神軀,在天禦五萬米神軀的打壓下,比剛才還要慘。

光明守護至尊好歹還讓無雙皇絕世打殘。

天禦可是全力以赴,而且還得了光明守護至尊的光明力量傳承啊……沒有外力相助,這場仗不用看,也知道輸定。

“岳泰坦的背後應該有人吧?”減蒼生覺得這個沒有道理,天禦背後那麼多大牛支持,岳泰坦怎麼只有光棍一個?背後也應該有很多人撐場才對。再說,通天塔以前不是盛產牛人嗎?現在何解不出手援助一把?不用多,也不用高,隨便來一個稍微比光明守護至尊高點的就行。

“無雙皇絕世可能算一個,他掛了;費雯麗她也算一個,她來不了,那麼估計她現在好不到哪里去;再往下數就輪到我了……”魔龍的口氣簡直就像寡婦死了獨生兒,要多絕望就有多絕望。

“那完了!”減蒼生和赤丹子感覺滿嘴苦澀。

禁錮神殿中心。

理智又清醒的岳陽,咬緊牙關,鼓起最大的力量,揮拳沖向敵人。

天禦這次沒有站著不動,他一伸手。就把岳陽的拳頭抓住,身形微微一傾側,岳陽整個被抽提起來,身不由己地拋扔出去,緊接著,重重地砸摔在禁錮神殿的地面上。堅強的神殿基石在這種撞擊下爆裂,岳陽借趁彈起,可是小腹早中了天禦一記重踢。

比流星還快,岳陽高速倒射向天空。

岳陽極力控制住身形。

來不及停穩了。

天禦那五萬米之高的神軀,靈活得就像他本人揮拳那般。閃電般轟下一拳。將半空中的岳陽擊中,岳陽的身體比起此前更快百倍地速度,墜地。

“喝!”岳陽強忍住那種骨頭炸裂的痛楚,雙肢撐地。以卸五萬米神軀的摧山打擊。

“太慢。”天禦的腳尖恰好踢在岳陽的下巴處。將他整個踢了個跟斗。等岳陽翻摔在半空,天禦一伸手,又捉住他的腳踝。掄了個半圓,重新將他砸摔在自己的面前。

岳陽在地面上一陣長長的滑行,比泥鰍還要滑溜。

身子倒射在地面半尺,直到萬米開外,才緩緩地挺直腰杆,恢複成戰斗姿勢。

面前天禦的影子閃了閃,在岳陽的瞳孔消失,原來神識鎖定的敵人,莫明其妙地隱蹤不見了。岳陽心中閃過靈光,驚而回首,發現天禦早站在身後。神殿至尊天禦伸出手,按住岳陽的後頸,直接將他按壓地面,就像蠻牛耕地那般,自堅硬如鋼的神殿地面,強行犁出一道深深的巨坑,重新返回到岳陽原來攻擊的位置。

他放開手。

站在岳陽的面前,面無表情地俯視著他。

岳陽因為痛苦和恥辱,心中再度燃燒起熊熊怒火,戰力瘋狂增長,眼睛血紅的他,神力爆發如火山噴射。

“禁錮。”神殿至尊天禦一揮手,法則力量再次剝奪了這種幾近瘋狂的憤怒。岳陽身上的神火不斷消失,血紅的眼睛迅速消退,恢複清明和理智,原來沸騰的力量,也在憤怒的退潮下漸漸沉默,繼續潛伏。

“你到底想干什麼?”岳陽很惱火,但他怎麼也憤怒不起來。

“只是作一個小小的測試。”神殿至尊天禦平靜地點了點頭:“東方他說得沒錯,只要用法則壓制住你的憤怒力量,你將注定在這場宿命對決中失敗。岳泰坦,你知道我為什麼不向你的親人或者愛人出手嗎?很簡單,我只需要一個徹頭徹尾的失敗者,而不希望看見一個正常又理智的對手,因為親人慘死或者愛人恨別而瘋狂,失控,爆發出他原本不可使用的沉眠力量!”

“你的意思,是不是想暗示我們要自殺在他的面前?”雪無瑕忽然笑了:“剛才我沒明白,不過,現在我有點明白你的意思了,你該不會是嫉妒岳陽擁有的一切,打算在徹底勝利前,用計謀,摧毀掉他擁有的一切吧?”

“如果你們明白犧牲的真義,也許會有個最合理的選擇。”天禦並不承認,但也不否認。

“我們不會自殺,犧牲自己來激發他的憤怒。”茜茜公主一口拒絕。

“為什麼?”天禦問:“你們不是可以為他犧牲一切嗎?”

“我們不傻,不會為了滿足敵人的願望而白白犧牲。”雪無瑕緩緩搖頭:“天禦,我明白你的心理,你為了宿命對決,自願或者被人強迫著,失去了曾經擁有的一切,借此斬斷世間的羈絆。你這樣做了,但你的對手沒有,于是,你覺得非要將他拉到同一悲慘的水平線不可。你舉手就可以將他打倒,但你沒有,你剛才設下禁錮神殿這樣的戰局,限制他的憤怒,故意讓我們看見這一切,通過種種暗示,示意我們這些女人應該為愛自殺,一個個為愛犧牲無私付出,一個個用死亡和鮮血喚醒愛人……對嗎?”

“雖不全中,但也差不多。”天禦神色平靜:“假如你們全部死在他的面前,我覺得對于這場宿命對決,也許稍有幫助,以後我戰勝岳泰坦晉升神聖至尊,最少可以回憶,自己戰勝的是個強者,而不是一個菜鳥。”

“我來!”魔龍忽然豪氣萬丈地吼道:“假如需要鮮血和死亡來喚醒憤怒,就讓我這個老大來犧牲吧!”

魔龍他的意思是,身為一個老大,戰斗中沒能幫到小弟,心里真是何等慚愧。

現在需要鮮血和死亡來喚醒。

身為老大的他,自然要挺身而出了。

減蒼生和赤丹子驚愕地看著這位魔龍老大,不會吧,自殺你也這麼積極?這不是請客吃飯好不好!

岳陽也很汗,沖著魔龍勸道:“你就別添亂了,別說你自殺不了,就是掛一萬遍,我心中也沒有半點難過,只會覺得從此世間又少了一個禍害。”

一聽到穿越男這話,魔龍就怒了,肺幾乎當場氣炸掉:“你個混蛋,就算真是這樣也不用直說出來吧?這樣說話可是很傷人的!虧老子大發善心想做件好事,你卻一點兒也不領情,這也太不給面子了!”

岳陽徹底無語:“你的意思是我不該攔著你去死是嗎?”

魔龍憤怒地哼哼:“遲了,現在老子忽然不想為你而死了,一片好心當狗肺,你太讓我傷心了!”

*** *** ***

今天第二更。

等更的同學們辛苦了,霞飛總算兌現了諾言,明天繼續努力。

*** ***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第六十二章:【等你很久了!】     下篇:正文 第六十四章:【副本寶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