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是我打開的方式不對嗎?】  
   
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是我打開的方式不對嗎?】

"不錯,我喜歡這樣的選擇."天禦完全不在乎雪無瑕她們的戰斗選擇,更不在乎她們進攻的死海.

對于他來.

螻蟻一樣的敵人,無論做些什麼,都不值一.

就像東方,那個號稱中央神殿第一智囊事事算無遺策的男人,他的腦袋的確比一般人聰明,那又如何?面對實力無比的至尊級別強者,再高的智慧,又有何用?設計,布局以及謀算這些,能讓一只螞蟻打敗一位神明嗎?實力才是真正的保障,才是一切的前,這也是天界唯一的真理.

而這個真理,就掌握在自己手中.再,天禦從來不認世間有任何人的智慧可以超越自己.

就是東方也不可能.

假如自己在練功方面的心思稍放開一些,中央神殿第一智慧什麼時候輪到東方了?

"把他們放開,然後隨你們的心願,盡地玩弄,虐殺他們吧!"天禦示意自己麾下的神殿武士將葉空和海胖子他們放開,他的手指一彈,葉空和海胖子等等通天三族的戰士,全部拋向天空,每一個都化成一團流星,隕落進不同的神殿里面.

在那里面,葉空和海胖子他們將會受到最沉重的法則壓制以及最痛苦的法則折磨.

他們的力量,將會削減至最弱.

每一秒.

都在痛苦和絕望中喘息.

而隸屬天禦麾下的神殿武士,他們將會獲得最大的加持和增幅.

"咳.至尊在上,請允許我等效死,我保證,我們的忠貞可以比同永琱變的大光明山."尾隨神殿武士一同前來的天屠神屠世,屠萬以及幸存下來的天界巨頭們,一看局勢如此,悄然交換神色後,全部俯跪在神殿至尊天禦的腳下,親吻著他腳邊的土地,懇求獲得這位未來神聖至尊效力的機會.

"去吧,做你們喜歡做的事.相信你們的選擇.尊可以保證,你們的努力,將會獲得更多的回報."天禦眼角也沒有往他們的身上瞄一眼.

不過,他也沒有拒絕這些螻蟻的效忠.

他在意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身宿命對決的另一個人選的岳陽.

天禦漫不經心地打了一個呵欠.大度地沖著岳陽:"岳家三少,還有什麼動作,盡管使出來吧.不然,這場決斗也太無趣了!"

岳陽顧不得口唇反擊,他趕緊蓄起神力,給落入各個神殿痛苦掙紮的通天三族武者加持.要不這樣做,葉空和海胖子他們估計連一分鍾也活不下去.天禦靜靜地看著,並沒有出手干預岳陽,他的表有點奇怪,仿佛不把岳陽迫到最後的絕路就會抱憾終身似的.

"你肯定還有底牌,但你什麼不用?"天禦相信自己的直覺.

"別急,該用時會用上的."岳陽同學表示現在不是時候.

"那就繼續."天禦決定加大壓力.

他很懷疑,在這子的背後,是不是還站著一個守護,只有到了最後時刻,這個守護才會出手干預.

也許,這個守護不是這子可以控制的,或者,只是守護他的生命,平時並不干預他的生活.當然還有另一種可能,守護雖然有,但無法干預這場宿命對決.假如是後者,那麼天禦覺得自己只要好好享受晉升神聖至尊之前的決斗就行了.

不,這根不是決斗.

而是虐殺.

面前這個岳泰坦,盡管是神聖宿命對決的選擇人選,但他根就不是自己的對手,甚至,他連自己的一根手指也比不了……

"掙紮的人們,送你們一個禮物吧!"天禦雙手高高擎舉起來,神光大作,千萬億道神光如火樹銀花,閃爍在天平世界.一種極其特殊又極其奇妙的法則,像網一般遍布了整個天平世界,無論天地何處,無不在其網之內,無不在其網之中.

就像漁網.

剛才攻入死海的雪無瑕以及茜茜公主她們,連同歎息牆壁形成的海底水晶長廊,瞬間就被'天網’法則捕撈上來了.

網上,掛著的還有以葉空,海胖子,雪貪狼他們首的通天三族武士.

遍布天平世界的神殿,同時湧出了比潮水還要多的蜘蛛怪獸.

它們瘋狂地.

撲向被天網法則局限住的敵人……

"這麼多蜘蛛!"雪無瑕的臉上浮生著厭惡的神色,她的玉手一揮,一種遠古誕生隔世相傳的冰雪神力在無上智慧的加持下,席卷了整個天平世界,刹那,自神殿湧現出來的怪獸,之一滯,然後,盡化冰封僵尸.天禦神色微愕,雪無瑕右手握著代表智慧引導滅障破迷的命運神珠,看似輕描淡寫地轟出一拳,在她身邊限制的天網法則頓時消逝一空,天地法則,重新恢複如初.

"我們聚在一起."幻月女神以及茜茜公主她們趕緊過來呼應,破開天網法則,將伊南岳冰她們護在中央.

"你呢?不做些什麼嗎?"天禦轉眼去看岳陽.

他的話一出,天平世界內的寒氣盡消,神殿內又有無窮無盡的蜘蛛怪獸奔湧而出,決堤之洪般,鋪天蓋地的淹吞向通天塔三族武士.

岳陽什麼也沒有做,只是靜靜地看向上古神門方向.

天禦有點奇怪.

難道,這位岳家三少還有援軍?

不過就算有援軍,也不可能自上古神門進入吧?現在宿命對決開始,任何人也不能自神門進入才對.

就在天禦疑心浮生之際,上古神門忽然發出了一聲'咚’的撞擊,似乎有人拿腦袋往上湊.接著聽見哎呀一聲痛哼.真有援軍?尚來不及反應,又聽到'咚’一聲,這下撞得更響了……到底是誰,會用頭往神門上撞?天禦驚訝地看向岳陽,只見這位岳家三少也滿臉暴汗.

"是我打開的方式不對嗎?"有個很愚萌的聲音響起來.

"咚!"

"……"這下,就連身敵人的天禦都無語了.

"神門爺爺,就讓我進去吧,我有急事."萌貨一旦賣起萌來,根不管時間地點人物.

上古神門也能用賣萌的方式打開?

岳陽已經無力吐槽了.

不過,讓他難以置信的是.上古神門還真的打開了半絲空間.讓外面那個萌貨化作一道綠光閃了進來.她一進來,誰也不看,一頭撲進病美人的懷里,可憐兮兮的哭訴:"無痕姐姐.人家的頭好疼.都起包子了.而且這里好難找,嗚嗚……"

病美人心疼得趕緊一把抱住,溫柔地安慰她:"不哭不哭.你做得很好,大家知道你很努力了,冰吟乖,咱不哭!"

岳陽滿臉的暴雨梨花汗.

天禦看了半天,發現趕來的只是一個仙獸幼苗,外形就像豆芽菜般的不點,實力弱得讓人無語.

于是乎.

原來懸在半天空的心頭大石,終于輕松落地.

"這就是你的底牌?"天禦現在都替岳陽感到悲哀.這樣的底牌不亮也罷,甚至亮出來了,比不亮還爛,最少站在敵人的角度覺得,再沒有比這張底牌更讓自己放心的了.天禦再三掃瞄麒麟女冰吟,心中最終確定,認定加肯定,岳家三少再沒有別的大招的話,那麼這場宿命對決,自己是最後也是唯一的勝者.

"你來這干嘛?"岳陽覺得這麒麟妞來這里唯一的幫助就是添亂.

"我來幫忙."麒麟女冰吟揚起拳頭.

"好吧!"岳陽往遠處一指:"乖乖的呆在那邊,假如能憋住不話,那就幫大忙了."

"哼,好心沒好報."麒麟女冰吟鼻子哼哼,幸好她老人家心胸開闊,大人不記人過,否則一定不原諒這家伙的無理語,這分明就是輕視自己嘛,不給他一點厲害看看,他還不知道天高地厚……某麒麟妞心里閃過千萬念頭,一心想給岳陽同學好看,早把別的東東拋之腦後.

雪無瑕看她的拳頭攥得緊緊的,好奇地問:"握住的是什麼?"

冰吟才驚醒過來,哎呀一聲.

趕緊撒手.

彩光一陣閃爍,一大群強者在眾目睽睽之下還原體,但因讓仙力縮過久,一個個不自禁地痛苦呻吟起來.幸好每一個都是超級強者,要換成普通人類,估計命早就掛掉.

窮奇這家伙恢複最快,第一時間跳起來,沖向躺在地上等死的魔龍老大:"啊,老大你怎麼變成這樣?"

"你要挨上一記神錘轟頂,也跟老子一樣躺在地上裝死狗."魔龍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你子是存心的吧?那壺不開那壺?

"誰干的?我幫你報仇!"窮奇一個轉身,自魔龍老大那邊,瞬間撲在岳陽同學的腳下.

"抱大腿不是不可以,但我的大腿只給美女抱."岳陽從來都是個重女輕男的人.

"求你,放逐我."窮奇抱大腿是有原因的.

他知道全場唯一有能力的人是岳陽.

雖然是個逗比.

但,他絕對不是一個弱智.

岳陽的口吻跟麒麟妞冰吟很像:"好是好,但我跟你不是很熟."

放逐仙獸這種事,聽起來好像很酷,但一般的況下,智力正常的人都不會做,原因是每個仙獸背後,都有一個家族,或者一個宗派,一做就等于得罪一大家族的人.

你憑什麼把我的兒子放逐到低等下界?

假如可以大聲回罵,你兒子攤上大事了,老子這是了他好,也許勉強可以扛過去……假如一點事沒攤上就放逐了的話,這種熱心簡直比'看你媳婦一直沒懷孕挺著急的所以我幫個忙不用謝請叫我雷鋒’還要讓人憤怒.岳陽同學智力正常,而且從不蛋疼.

所以,窮奇這個逗比最好有多遠就滾多遠!

放逐窮奇不可能,但給金帝和妖帝解除一點封印,岳陽同學倒不含糊,現在是急需人手的時刻,別金帝和妖帝這種級別的援軍,就是一張廁紙也不能浪費掉.

"求求你,不放逐的話,你把我封印吧!"身逗比的窮奇,還有一個辦法.

身是仙獸,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和平法則限制.

別人不動手惡意攻擊,沒辦法爆發全力開戰.

這個法則對于別的仙獸是好事.

對于整天想干架的窮奇那就是天大的不幸,所以,他甯願不要做什麼仙獸甘願墮落也要隨心所欲地生活,要不身天界第一凶徒的魔龍怎麼可能成一頭仙獸的偶像?放逐不行,那就封印,最好把仙獸這個身份封印個一百幾十萬年的,等玩夠了再恢複,最後實在不能恢複,那也行!

窮奇是這樣考慮的.

"你得有多蛋疼."岳陽都無語了.

既然別人的兒子自甘墮落願意拿賤皮賤肉出來讓自己痛打一番,再不動手似乎講不過去.

這個封印能夠恢複過來,跟放逐不同,到時候一群老鬼圍住自己要求交人,自己把這貨一腳踢出去,也能勉強湊合應付過去……

"求求你,我想打架,做夢都想."窮奇這輩子最渴望的事就是痛痛快快地打上一架,啊不,是一萬架.

"事先聲明,這是你要求的."岳陽同學一臉被迫的無奈.

"是,我極力要求加請求."窮奇無限配合.

"以後你們家人族人要是找上門來算帳,你自己清楚,與我無關."岳陽首先撇開這個責任,學雷鋒做好事不留名,但做壞事更加不能留名.

"保證沒人來找,我家里人從來都不管我."窮奇這逗比的一貫表現估計是讓家人傷心透了.

"既然你這樣認真又誠意十足的請求……"岳陽覺得既然這樣,那麼有必要替窮奇和他的家人解決這個完全投錯了胎的人生苦惱.再封印還有挽回的余地,跟徹底的放逐不同,這逗比孩子玩夠了,收心了,到時再替他解封也不遲,至于現在嘛,就讓他做個合格的打手吧!

漠無表.

天禦在看鬧劇一般輕蔑地看著.

他不管岳陽做什麼,反正只要擁有最強的力量,無論敵人做什麼動作都不值一笑.

再,宿命決斗要這樣,才稍微有一點精彩,不是嗎?

努力掙紮吧!

我很看好你喔,岳家三少!

"神殿至尊大人,血色典獄長澹台屠滅,前來複命."岳陽這邊的封印儀式,還沒有來得及進行,那邊的遠古通道,又有了新的敵人援軍前來,而且還是實力非常強蠻的澹台屠滅.天禦看了一眼俯跪在地上的澹台屠滅,沒有開口話,僅僅是微微點頭.

他的眼睛,看向遠古通道的最深處.

在那里.

還有一個影子.

以高速移動,飛射而來.

上篇: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繼續前進吧,沖啊!】     下篇:第一千三百九十章:【再見,我的宿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