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再見,我的宿敵!】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再見,我的宿敵!】

"趕緊封印,不然就來不及了."窮奇最著急,澹台屠滅一來,他就沖到岳陽面前,拼命大吼,醒岳陽不要再看熱鬧了,敵人援軍還源源不斷的趕來,再不啟動封印儀式,那麼等下怎麼死都不知道.

別他,金帝和妖帝他們也著急得不行.

不過他們不敢催促.

只能干著急.

岳陽深深深地看著了一眼遠古通道那邊的影子後,伸手,按在窮奇的頭頂上.

以未來的神聖至尊之名,無上神力,在完全沒有抵抗的窮奇體內流轉,最後制訂下一種斬斷所有約束切斷過去未來命格的封印法則.

"嚎嚎嚎……"

窮奇痛苦之極地吶喊起來.

他的七竅流出了鮮血,僅次于放逐的封印法則,一旦制訂成功,那麼他將一頭仙獸,徹頭徹尾的改變,變成一頭墮落的妖獸.和平法則被封印,命格改變,原來潛藏在體內的力量,就像火山噴發一般,自頭頂升騰,直沖斗牛.

天穹上.

一種不知名的哀樂隱隱傳來,自天外的時空世界.

和平法則被封印,純淨的仙獸轉化成超級狂暴的妖獸力量,整個天平世界都被這股恐怖的殺戮妖力染,整個天際就像鮮血一般.

大地如獄,窮奇腳下站立的位置中心,千億萬的刀槍劍戟犄角獠牙利爪鐵蹄金睛銀鱗自大地生成,轉化成窮奇他獨一無二的妖力法則.當無所拘束.自動釋放出來的力量,讓身主人的窮奇,也不敢相信,自己體內竟然貯藏著這般強大的威能.

"啊啊啊啊啊……"窮奇一躍而起,浩瀚如海的妖力,盡地爆發,整個天平世界,竟在他的意志下顫抖.

但,他莫名地流下了血淚.

滴滴落地.

化成一個個燃燒的血池.

天際傳來的哀樂更盛,像岳陽這般無心無肺的家伙還好一點.多善憾的落花美人她們早哭成了淚人.

"這個笨蛋.竟然自甘墮落,哼,才不管他!"麒麟女冰吟抹了抹眼角的淚痕,鼻子怒其不爭地哼了下.她知道封印容易.可是想恢複如初.恐怕沒那麼容易,因窮奇這種嗜殺好戰之徒,勢必會因擁有超強力量而造下許多罪孽.到時不償還乾淨,都休想重返仙獸的行列,就像另一個墮落模版的魔龍一樣.

"現在,血色典獄長澹台屠滅,我要向你發出挑戰."窮奇急不及待,要與敵人開戰了.

首先拿來開刀的.

就是澹台屠滅這位曾經無視他的血色典獄長.

什麼不是神殿至尊天禦?窮奇是個崇尚*力的好戰分子,但不是傻逼,他用腳趾頭來想也知道,那位終極**oss不是他可以挑戰的,能夠叫板澹台屠滅,已經是他現在的極限!

"還有我們."金帝和妖帝相反,他們在岳陽的手中,已經獲得了解封,而不是封印.

三足金烏與九頭玄武的影像.

一左一右.

擴展至天平世界的邊緣.

雖然無法重返仙獸的行列,但有了岳陽的解封,金帝和妖帝被放逐封印後的部分力量被解封了,以他未來神聖至尊之名,接納並認可了他們戰場贖罪改過自新的舉動.

渾身的神力如陽,散發出千萬道神光,每一道皆如神劍當空.

這是金帝解封後升的金烏神力.

另一邊,妖帝身體散發的神力卻黑暗如獄,將半邊天空完全吞沒其內,一種連神光都可以燃燒吞滅的九冥妖火在妖帝的手中若隱若現,不時將金帝以及諸位強者身上散發出來的神光吞噬轉化.

"嘩……"雙頭龍古昂他們羨慕無比地看著窮奇,金帝以及妖帝三位.

只有他們三個,才獲得岳陽的認可.

其余的,就連九頭妖族以及影子神眾們,都沒有得到同樣的恩賜,更別此前還是敵人的他們天龍一族了.

現在擺在他們的面前,有兩條路.古昂他們第一條路,可以選擇追隨神殿至尊天禦,這位老大看上去必勝無疑,在他的麾下,雖不得重用,但最少命得保.假如不想做天禦麾下的螻蟻,古昂他們還可以選擇追隨現在看起來必敗無疑的岳家三少.

假如岳泰坦能夠逆轉翻盤,那麼選擇第二條路的話,那就大發特發了,獲得重用是最基的,混好了,不准還能進入東方世界見識一下.

"你們不用考慮嗎?"雙頭龍古昂還想跟影子神眾們商量一下,誰不想,影子神眾全部趕過去岳陽那邊.

"哼,你慢慢想,不用著急."影子神眾中的銀屏沖古昂做了個鬼臉.

"黑怖族願至尊效死."野豬妖與黑熊妖跪下了.

他們跪拜的不是神殿至尊天禦.

而是岳陽.

就算局勢再怎麼惡劣,它們都是妖族後裔,也許妖族的血脈已經稀薄得都不被妖帝這位天上界妖族老大承認的地步了,但不妨礙它們仍然有一顆驕傲的回歸之心.

明知必敗無疑,明知是戰死的結果,可是它們依然選擇,而且,無怨無悔.

"豬都比你們聰明."影子神眾中的綠茵也哼了一聲.

"死就死吧,拼,拼了,拼一把大的!"雙頭龍古昂與美豔女王萬骨酥相互對視一眼,也趕緊沖過來,跪在岳陽的腳下,向這位實力遠遠不能與神殿至尊天禦相比的岳家三少投誠.拋棄必勝又安全的第一選擇,走上必敗又危除的第二條路,雙頭龍古昂甚至覺得自己一定是瘋了,才會這麼的腦殘.

"你們真的這樣選擇?"天禦還真有點不解.

"還能重選一次不?"雙頭龍古昂弱弱地問出這句話的時候.身同伴的萬骨酥都覺得丟人.

"行,尊給你一次重選的機會."神殿至尊天禦最喜歡的事,就是無限地打擊岳陽,因,這個人,才是他生命中的宿敵,才是晉升未來神聖至尊的最大障礙.

"不是吧?"魔龍叫嚷起來:"就連老子這麼厚臉皮的人也做不來這種事,你也太無恥了!"

"閉嘴,這事難道不要慎重考慮嗎?"雙頭龍古昂真急了,要不然.給個水缸做膽子他也不敢沖魔龍嚷嚷.

"你的選擇是?"天禦看向雙頭龍古昂.

打臉.

他要的就是這種背叛帶來的打臉效果.

對于岳陽.他要做的,就是讓他在完全的絕望中沉淪,然後帶著無邊的痛苦和悔恨,眼睜睜地看著自己晉升神聖至尊.宿命對決要成就的.就是讓未來的神聖至尊之威名.擁有絕對不可挑釁不可褻瀆的神聖意志!

雙頭龍古昂回到天平世界中央.

低著頭.

神色作天人交戰狀.

身同伴的美豔女王萬骨酥.禁不住以手掩臉,不忍再看這種丟人舉動.

"好,我作出選擇了."雙頭龍古昂一握拳頭.他終于下定決心,自己以後將走怎樣的一條路.

"很好,明明白白地告訴大家吧,你做了怎樣的選擇,你來告訴大家,什麼才是正確的選擇."神殿至尊天禦嘴角浮生了一絲微笑.他非常有自信,自雙頭龍古昂反悔的那一刹那開始,他就知道,這個螻蟻不會再選擇岳家三少了.

"你這個叛徒!"那邊的魔龍已經怒火沖天地詛罵起來:"別撞在老子手中,否則,保證你生不如死!"

"……"金帝和妖帝,也用極度仇恨的目光看著雙頭龍古昂.

"哈哈哈哈!"澹台屠滅則哈哈大笑.

"我."雙頭龍古昂在同伴萬骨酥不解的目光中,用顫抖的聲音,喊出了一句:"我的選擇是,我最最最後的選擇是,岳家三少!"

"啥?"在場看笑話的神殿武士的眼珠子掉了一地.

"我沒有聽錯吧?"魔龍同樣愕然.

"什麼?"美豔女王萬骨酥也不敢置信地看向這位行舉止簡直莫明其妙的同伴.

"這是何?"天禦並沒有生氣,反而一臉平淡,不過他看了岳陽一眼後,用漫不經心的態度問了這一句.

"因,因,因……我,我要耍你一把."雙頭龍古昂用顫抖的聲音,在天禦的威壓下,極力喊了出來:"我投靠岳家三少,他原是我的敵人,這樣投靠過去,他就算不翻舊帳,心中對我們天龍族也一定不會重視.我既然選擇了他,就得豁出去,再拼大一點點,爭取在他的面前,拿個好印象,以表我的忠誠和態度."

天禦呆了一秒.

又點點頭:"很意外,想不到,螻蟻一般的你,也會玩心機,不過,你賭得也許太大了一點."

雙頭龍古昂的汗就像流水般自腦門滑落下來,他手腳都在顫抖,但聲音漸漸恢複如常:"我不賭,投向你那一邊,到最後也是個死,與其那樣窩囊,我還不如做個英雄,那怕只有現在這麼一會兒!"

"好好,得好,子,我欣賞你!"魔龍笑得就連鼻涕泡都冒出來了.

對于天禦裝逼不成反被打臉,他心中一百萬個愉快.

要不是動彈不得.

他還想起來給雙頭龍古昂一個超大的熊抱呢!

金帝,妖帝,影子神眾他們的怒意盡消,就連窮奇這眼角瞧不起人的家伙,也破天荒地伸了個大拇指.天禦那邊的人,則仇恨值狂飚,血色典獄長澹台屠滅此時再看雙頭龍古昂,就是個死人.

重新回到岳陽這邊,雙頭龍古昂還有種尿褲子了的不適感.

那個可是神殿至尊天禦!

這樣打臉.

你以心里一點也不害怕嗎?廢話!

遠古通道深處,那個高速移動的影子,終于趕到.

來人,是一個實力接近此前光明守護至尊的超級強者,來自中央神殿的大光明殿,天禦的師尊之一,此前與同伴'年華至尊’,'神燈至尊’一起圍攻蛇妖女皇費雯麗的三老之一'啟航至尊’.

啟航至尊還有一個名字,天啟.

他與天禦的關系.

是大光明山中央神殿最大的秘密,不過,無論啟航至尊與天禦的關系如何,人們都不會懷疑他對天禦生命曆程所起的作用.

擁有啟航神力和啟航法則的'天啟’,比光明守護至尊的作用更大.

他是將天禦的成神之路帶上巔峰的真正啟蒙者.

盡管在外界默默無聞.

但啟航至尊,無疑是世間最偉大的師尊.

盡管重創,瀕死,他仍然趕來,希望能了徒弟神殿至尊天禦的晉升,以他的啟航神力,作出最後的奉獻.

"師尊."同樣是師尊身份,天禦對于光明守護至尊,永遠不會像啟航至尊這樣禮貌,那怕同樣的尊敬,但能夠讓天禦恭恭敬敬執以師禮的,只有這位自誕生開始,就一直以啟航神力洗禮的'天啟老人’.

"必須盡快結束這一場宿命對決."啟航至尊的第一句話,就讓天禦感到沉重:"時間廣場外的戰斗,已經結束了.神燈已逝,年華決定在時間廣場里自我囚禁萬年,以贖脫離光明天獄之罪.蛇妖費雯麗,雖然傷重,但以她的意志,必定咬牙支撐趕來助戰.了免除意外,這場宿命對決,必須在費雯麗她趕到之前結束……"

"是."神殿至尊天禦,聽到神燈已逝,年華自囚這個消息,禁不住握緊了拳頭.

不過他調整得很快.

半秒之內.

即恢複如山不動的至尊意志.

他看了一眼拒絕接受神力恢複傷勢的啟航至尊,點點頭,轉臉,看向對面遙遙相望的岳陽:"該結束了,這一場鬧劇,到此正式終止."

岳家三少的底牌盡出,再無保留,以他目前的力量,根不可能逆轉.

這一仗,必勝無疑.

魔龍倒地不起,夜夢與不動決戰無暇分身,時間廣場決戰重創的蛇妖女皇費雯麗也來不及趕到,僅僅是增添了一只仙獸幼兒以及幾個弱如螻蟻般的援兵,也想翻盤逆轉?那是天大的笑話!這一仗宿命對決,在付出了諸多的犧牲之後,終于換來了未來的回報.

神聖至尊,正在未來等著自己.

"所有犧牲奉獻的各位,請安息,天禦,必不付你們所望."神殿至尊天禦,握緊拳頭,眼神流露出一種俯視眾生的超然神威,儼然,已經無限地接近了神聖至尊之境.

"……"岳陽絲毫不敢大意,緊緊盯著這位生命中最大的敵人.

"再見,我的宿敵."天禦完,出現在岳陽面前.

他的拳頭.

重重地擊在岳陽的心髒上.

無上的神力在這一刹那,足可粉碎整個天平世界,就這樣集中在拳頭上,再勢不可擋地轟殺在岳陽的胸口.

上篇: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是我打開的方式不對嗎?】     下篇: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叛徒與臥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