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叛徒與臥底】  
   
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叛徒與臥底】

岳陽倒下了.

天平世界在搖撼,整個處于毀滅狀態的空間,遠古源力緩慢地恢複.天平世界不會湮滅,但對于在其內對決的岳陽和天禦來,這其實是一種勝負的劃分,通過力量.此刻,那若隱若現存在于無形的天平世則,似乎已經天禦這種不可思議的強大力量傾倒,兩人的宿命天平,似乎更傾向神殿至尊天禦這邊.

對于這種毫無懸念的結果,天禦視乎必然.

要是岳泰坦能夠反抗.

能夠逆轉.

那才怪奇怪呢!

"唉,還真是一場無趣的戰斗."天禦微微歎息,高手寂寞的緒一閃而沒,也許,只有在背後支撐岳泰坦的征服女王費雯麗,才真正值得自己一戰吧.

"站起來,站起來……"魔龍希望奇跡能夠一再上演,被無數次打倒的岳陽能夠再次站起.

可是這一次不同,這一次,天禦用上了全力.

在數以十萬計的神殿法則的增幅下,在吸收了光明守護至尊無私奉獻的神力灌輸之後,天禦又在啟航至尊他們諸位前輩的指點下徹底覺悟我,他的神力,已經升到不可思議的程度.就連他自己,也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可以擁有如此巨大的力量.

這種程度的全力一擊.

別岳陽.

就是此前力盡倒下的無雙皇絕世複生,也不可以硬扛.

啟航至尊看了這個結果,非常欣慰.重創瀕死的他,默默地點了點頭,格外安心地舒出一口氣.

大局,已定.

天界付出了多少努力和犧牲,現在終于換回了最好的回報.

未來的神聖至尊,現在正式屬于天界的了.多少代夢寐以求,不計代價的追求,付出和犧牲,此刻它確定屬于光明山,屬于中央神殿.當年自己親手栽下的種子,終于茁壯成長成參天巨樹,成最好的棟梁之材.自己沒有看錯.也沒有選錯,天禦,真是天界最好的人選.

"啊………………"

一聲悲吼自死海深處爆發出來,風暴席卷過全場.

身軀巨大的死海守護至尊.自死海升起.他的臉上.沒有一絲勝利的喜悅,相反,他的臉色非常難看.眼睛里充滿了悲憤和絕望.

發生了什麼事?

別普通的神殿武士,就是啟航至尊和天禦,也弄不明白這是怎回事?

原來正在瘋狂歡呼勝利的神殿武士,聲音就像刀斬一般斷掉,所有人都莫明其妙地看著這位死海守護至尊.

"啊,你們統統都是蠢材!"死海守護至尊就像個瘋子,他用盡力量在咆哮著,向全場所有人,包括啟航至尊和天禦開口怒噴:"還有你,天禦,你實在太過驕傲,執著地迷信自己的力量,完全拋棄了謹慎和謙卑.該死,你讓人玩弄于掌股之間,還沾沾自喜,實在讓人憤怒,假如你能夠稍微讓狂熱的頭腦冷靜一下,思考下整局,那麼也不至于落到如此被動的境界!"

"你什麼?"啟航至尊聞驚呆了.

"我的話你聽不懂嗎?你們這些家伙是不是已經老得糊塗了?你們拼命捧著他,推著他,他掃平一切障礙,以這樣可以幫助他,可是你們錯了,這完全是害了他!你們他鋪就了一條光明大通,以那就是通天大道嗎?你們應該警惕,而不是麻痹大意!"死海守護至尊憤怒得幾乎要瘋狂了.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天禦聽不明白,宿命決斗的對手,岳家三少岳泰坦,已經被自己打倒,這場宿命對決已經勝利,一切已成定局,這還有什麼好憤怒的?

"神殿至尊天禦,最應該反省的人是你!"死海守護至尊咆哮如雷:"你看你都辦了什麼好事?你竟然讓一個螻蟻般弱的通天塔武士給蒙騙了,讓他玩弄于掌股之間,而你,現在還懵懂不知.身一個宿命對決晉升未來神聖至尊的絕對人選,你做得還遠遠不夠,我真懷疑你的大腦里除了肌肉還有什麼!"

"蒙騙?"天禦愕然.

誰能夠蒙騙自己?

現在還殘存一口氣可是只要嬰兒揮動一拳就能擊斃的岳家三少?

還是那個付出重創代價拼殺了神燈至尊並迫使年華至尊自囚時間廣場的征服女王費雯麗?

死海守護至尊憤怒地迫視著天禦,巨大的眼睛里面,燃燒著熊熊烈火:"愚蠢的家伙,你此刻還不明白嗎?真正將你玩弄于掌股之間的人,是那個你從來不正視一眼的通天塔叛徒,東方!你以他是一個只可憐的螻蟻,可是你卻被這只螻蟻玩得昏頭昏腦,至今也沒有清醒過來.這就是你,驕傲的神殿至尊,這就是你需要付出的代價,因你的高高在上和目中無人!"

"東方?"天禦一聽這個名字,終于感覺有點不妙了.

"東方做了什麼?"魔龍這邊也聽得糊塗.

哎?

不對?

東方不是通天塔有史以來最惡名昭彰的叛徒嗎?怎麼死海守護至尊會他將天禦玩弄于掌股之間?

率領伊南岳冰她們一直躲在歎息牆壁的雪無瑕忽然站了出來,態度無比恭敬地開口澄清道:"東方前輩,我們一直以他是通天塔的叛徒,可是,在進入死海,獲知他潛藏死海最深處的意志後,我們終于明白,他不是我們通天塔的叛徒,而是一個甘願背負萬年罵名的偉大臥底!"

"什麼?"聽了這個解釋,天禦感到簡直不可思議.

東方竟然是一個臥底?

這怎麼可能?

他可是了沉淪通天塔無所不用其極的超級惡魔,親手或者謀劃殺害通天塔武者無數.

就連通天塔在岳泰坦誕生之前最出色的天才武者獄皇戰風.也死在他的算計之下,這樣屠戮同族手染鮮血無數的惡人,竟然是一個臥底?

"東方前輩,他是臥底,是我們通天塔在天界最大的臥底."雪無瑕出了一個通天塔萬年以來無人知曉更無人猜測的終極秘密:"東方前輩了複興通天塔,付出了他生命中的一切,背負著無人可以承受的惡名.他的全部作,都是了今天."

"誰可以證明這一點?"啟航至尊心神波動,但很快恢複冷靜,開口質疑道.

"無雙皇絕世前輩.還有獄皇戰風前輩."雪無瑕一指死海:"在死海里面.東方的遺志中,有無雙皇絕世和獄皇戰風兩位前輩共同遺留的神念,他們可以證明,東方所做的一切.都是了布局.都是了今天的宿命決斗."

"就算那樣?那又如何?"天禦怒了.

區區一個東方.

他是叛徒也罷是臥底也罷.謀劃布局又能起什麼作用?

他能代替岳泰坦戰斗?還是能讓岳泰坦重新站起,逆轉必敗的戰局?

東方是什麼都好,根不在乎.他只是一個力量弱的螻蟻,要想破壞神聖至尊的宿命對決,就憑他?還不夠資格!

"這就是你,傲慢的神殿至尊天禦,這就是你!"不待雪無瑕開口,死海守護至尊就憤怒地咆哮了:"假如你能夠重視每一個對手,那怕是一個螻蟻,也不放松,根就不會產生現在這樣的鬧劇!可是,因你的傲慢,你忽略了東方,迷信于力量的你,讓他用瘋狂的犧牲和狡猾的智慧狠狠地算計了一把!你應該檢討你自己,天禦,你真的應該好好反省,那樣,你就不會連暈頭轉向地弄錯了對手也不知曉!"

"弄錯了對手?"天禦的臉色忽然難看起來,他看向緩緩自地面爬起來的岳陽,帶點不敢置信:"你是,宿命對決的對手,不是岳泰坦,而是他的師尊征服女王費雯麗?"

"錯!"死海守護至尊狂吼:"你現在還搞不清楚,你真正的對手,是她!"

死海守護至尊大手一指.

他指向的人.

是一個自死海輕煙般嫋嫋升起身著奇服臉蒙輕紗的神秘女子.

三朵用盡語也無法形容其美妙的鮮花,圍繞著她的身體,緩緩地旋轉.它們散發出來的陣陣香氣,讓死海里面那些瘋狂的怨靈一下子獲得了淨化,它們一個個立即怨恨詛靈轉化成哭泣的懺悔哀靈,眼淚生成的血雨,滂沱而下,讓死海再次蒸騰起來.

"什麼?"天禦看向這位神秘女子,發現這個人完全不在自己的報信息里面,她到底是誰?

"她在神山和死海里面繼承了天平世界的遠古意志,還獲得了無數前輩遺志的認可,她絕對是你宿命對決的另一人選!"死海守護至尊告訴天禦,你弄錯了對手,後果很嚴重.

"不可能,如果是她,那麼岳泰坦呢?"天禦不認自己有兩個對手,更不認宿命對決的另一方有兩人.

"愚蠢的家伙."

遠古通道里,有個影子在緩緩前行.

她的聲音比尖刀還要鋒利,紮刺進天禦的耳鼓:"到現在還不明白嗎?白癡一樣的你,難怪會讓東方那種蹩腳的把戲愚弄.我真懷疑,你是不是練功練傻了,以前的聰明勁兒都哪去了?也許,是擁有強大力量的自信和成神聖至尊的誘惑,讓你的頭腦如此發熱,才會這樣飄飄然,忘乎所以."

征服女王費雯麗,自遠古通道中緩緩游出,她渾身是血,傷創數以千計,皮膚幾乎包不住骨頭.

但她手中的戰刃仍然閃爍寒光.

殺氣沖天!

看見她的到來,天禦的瞳孔,也禁不住微微一縮.

岳陽一看費雯麗女皇趕來,立即拍馬屁地沖上去將她攙扶住,現在是最好的時機,不討好,下次可沒有這樣的機會了.

"原來我宿命對決真正的對手是你!"神殿至尊天禦再看向那位格外神秘的女子,受到干擾而紊亂的心神很快恢複.自信重返心胸:"你何德何能?能夠站在我的面前,與我競爭神聖至尊?無雙皇絕世,征服女王費雯麗,還有獄皇戰風,這些都不,僅是號稱萬年不出的絕世天才岳家三少,你憑什麼可以取代他成就通天塔未來的神聖至尊呢?"

"就憑她是岳家三少的媽媽."

陛下的聲音,在遠古通道的深處響起來.

不過,她不是一人前來,與她同行.還有岳陽最擔心的四娘.

四娘身後.還有個岳陽思念已久但一直沒能相聚的倩影,她悄悄的跟著,乖巧得跟剛過門的媳婦似的,正是明月光.自人谷一別之後.這個妮子.直至今天.才終于聚首.岳陽看向她時,她調皮地做了個鬼臉,又眨了眨美麗的大眼睛.差點沒有把岳陽同學給電倒.

至于遍身星光幾乎看不清形像的陛下,她比夜後還要神秘,要不是她的聲音,岳陽都不敢認.當然,陛下口中這話一出,岳陽立即顧不得別的,全部心神,統統轉注在那位三花繞體的神秘女子身上.

啥?

她是我媽媽?

長得好像很年輕啊,不像媽媽倒像妹妹有木有!

"萬年來唯一一個只身進入眾神廢墟,獲得時間廣場無數前輩認可;第一個溝通東方世界,獲得東方仙族各部認可;第一個開啟封印,打開天梯,讓世界樹重現天日;第一個通過生命花樹,創造出絕無僅有的嫡子生命;第一個使用無上智慧,繼承並契約通天塔鎮守神典;第一個通關試煉十關,同時將嫡子培養成上天下地獨一無二的命運之子,未來之神聖至尊……你她有沒有資格呢?"四娘手中捧著一巨大的寶典.

這寶典跟岳陽的試煉神典相近,但不完全相同.

麒麟女冰吟和文麗她們見過,這是在通天塔四層那個遠古空間神典法則保護其中的'神典’.

天禦都聽呆了.

岳泰坦的媽媽這麼牛,怎麼自己從來沒有聽過呢?

東方,不,還有許多通天塔的老家伙……天禦現在終于明白了,東方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才故意弄了這麼一個大亂局,其實神喻指向的,是這個受他們的全力保護一直秘密成長的'岳媽媽’.

自戰斗開始,一直以來,東方都將目標誤導向萬年不出的天才岳家三少.

他利用這一點.

成功地蒙騙所有人.

"還記得神機老頭的預嗎?"費雯麗冷笑道:"下一位神聖至尊,不會是龍騰大陸的男人,也不是魔淵的女人.你們很高興,不是無雙皇絕世也不是我費雯麗,更不是獄皇戰風,可是你們沒有想到,神機老人指的,是天梯的女人,是你們忽略的存在."

"不,神機的預,還有一句'不是通天塔的人’."永航至尊都急了,神機那個老鬼難道詐了自己,這不可能啊,自己跟他都快十萬年交,而且,當時他也沒有弄詐,而是確有其事的占卜啊.

"後那一句,指的是什麼?"費雯麗大笑起來:"你們永遠也弄不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你們也永遠弄不清楚什麼會有兩個神聖至尊的人選.不過,作失敗者的你們,不需要了解這些,你們只要保持著白癡的自信和絕望的悔恨,然後去死就可以了.我費雯麗成就不了神聖至尊,你天禦當然不成!你們以擁有力量就可以成就神聖至尊嗎?真是笑話!誰沒有付出,誰沒有犧牲,誰沒有覺悟我?這些只是基的東西,真正成就神聖至尊的,必須是超越自我,掌控命運……你們連敵人都分不清,還來競爭神聖至尊的位置,也不怕笑掉別人的大牙!"

"命運天平,宿命決斗,現在正式開始."神秘的'媽媽’一開口,身上神光大作.

天平世界的法則.

瞬間爆發.

千億萬倍地升華起來,形成一座無形卻又以法則形態真實存在的'命運天平’.

命運天平的一側是神殿至尊天禦,另一側,是神秘的'媽媽’,而沖過去迎接四娘的岳陽,根不在其中.

"見鬼."天禦現在要是還不知道自己弄錯了目標,那就真是白癡了.他心中非常憤怒,不過,他還擁有足夠的自信,因根據實力對比,他相信自己遠勝對面那個神秘女子,他自信能夠擊敗對手,奪取最後的勝利:"真正的宿命決斗,現在才開始,那又如何?我比你更加強大,這一場仗,最後勝者,仍然是我!"

"你很自信."岳陽那位神秘的'媽媽’嫣然一笑:"不過,你永遠不會是我的對手,如果我跟你打,好像有點欺負你的意思,但既然你堅持,我還是會給你機會的."

"……"天禦絕不相信,他覺得這是敵人的攻心計.

要想嚇退自己?

不可能!

我是神殿至尊天禦,必定勝利,必定成就未來神聖至尊的男人!

那邊的四娘,先是向岳陽點頭微笑,她捧著神典,款款地步向戰場:"姐姐,神典已經給帶來了."

"阿嫻,這神典早過送你了,我有自己的召喚寶典,而且在西天界的秘境金色神宮里,我重新契約了一神典."神秘的'媽媽’漫不經心的一擺手,表示神典這東東她有的是.

"噗!"

不僅魔龍老大忍不住吐血當場.

就連嚴肅如陛下,夜後甚至費雯麗她們也扛不住了.

尼瑪,這母子都是變態!兒子最少擁有三寶典,一比一強,已經讓人夠絕望的了,這位看起來妹妹一般的媽媽竟然同樣變態,最少兩,其中一還是別人夢寐以求的神典,難道不是變態不進一家門嗎?

*********

今天就四更,明天還有.

再一遍,召喚已經寫完了,不用擔心!

上篇:第一千三百九十章:【再見,我的宿敵!】     下篇: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老子忍你們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