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老子忍你們很久了】  
   
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老子忍你們很久了】

"既然宿命決斗正式開始,那麼我們也上吧!"窮奇一直在熟悉掌控自己的妖力.

剛剛擁有巨大的力量.

他需要時間.

不過,等稍熟悉,立即急不可待地沖向澹台屠滅.

"血色典獄長澹台屠滅,我們再來比過."金帝和妖帝同時左右包抄,面對超級強敵,他們也不講什麼單打獨斗了,就算解封力量,加上現在的窮奇,能夠與澹台屠滅戰成平手,已經是他們的心中所願.

"在神殿之內,我要將你們永遠埋葬."澹台屠滅現在也不複此前的囂張.剛才窮奇的封印儀式和金帝妖帝的力量解封,他自然是看在眼里的.金帝和妖帝的力量解封已經讓他心頭凜然,那個原來根沒放心上的窮奇更是來了個翻天覆地的改變,要不是擁有諸多的神殿法則相助,他還真沒有自信可以全殲這三位'手下敗將’.

"費雯麗,你還有一戰之力否?"啟航至尊決心以死拼掉這個最可能讓戰局改變的征服女王.

"笑話."費雯麗女皇舉起手中戰刃.

她的至尊意志不容挑釁.

而且,她的通天大道,注定建立在敵人的尸骸之上,無論是此前的神燈至尊,還是現在的啟航至尊.

天禦表面淡然,但眼睛卻看向死海守護至尊.即將死海守護至尊,狠狠地將他批評了一頓,但是.天禦仍然希望獲得這位超級強者的全力支持.

只要死海守護至尊全力以赴,那麼無論什麼樣的敵人.

包括強如無雙皇絕世.

都會倒在他的腳下.

這,就是任何強者亦無可否定的死海守護至尊!

"殺!"不待死海守護至尊表態,岳陽已經替他作出了選擇.岳陽沖天而起,至尊意志擺脫天禦遍布整個天平世界的神殿法則的封鎖,全部力量凝聚成一劍,向正與費雯麗對拼的啟航至尊當頭斬下.另一邊,幻月女神還有雪無瑕她們,全部爆發全力,默契地配合.集聚如一.齊齊攻向這位即使已經重傷瀕死但實力仍然可以傲視眾生的啟航至尊.

啟航至尊硬拼了一記,神力將岳陽等人統統震退,不過,亦付出吐血的代價.

"跳梁丑們.統統去死!"看見啟航至尊吐血.天禦憤怒了.

他一伸手.

身上激射出三千六百道神光.每一道威能恐怖的神光皆殺滅如槍,漫射向四周每一位敵人.

同時,天網法則收緊.將所有纏在上面的敵人統統絞殺,讓敵人窒息.天禦的意志,不計其數的神殿,亦噴薄出億萬光華,組合成各種神力漩渦,將困在'天網’里面的每一位敵人吞噬.

在憤怒之下,神殿至尊天禦全力爆發.

事後還有點後悔.

覺得不應該一下子將敵人統統殺光,因那樣子實在無趣.

這場宿命對決,于各種波折,自己應該將敵人一個一個地折磨而死,讓他們每個靈魂都在自己的手心中懺悔,在痛苦中哀號,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那才解恨……至于東方那個丑故意耍弄的手段,只是一個笑話!自己要用最強的力量,告訴他,什麼才是真正的王道!

無論上界還是下界,世間只以實力尊!

"飛花!"

神秘的媽媽打了個響指.

天禦身體漫射出來的三千六百道神光,以及天網和神殿法則形成的神力漩渦,瞬間,變成了漫天花瓣.

差點被秒殺的通天三族武士,身體統統一輕,全部自窒息中恢複.

此前受傷的人.

在花雨中.

迅速地恢複,身體的傷勢就像汲取了生命源泉那般自動愈合.

海胖子和葉空等等筋疲力盡的戰士,不斷站起來,氣力就像地底火山噴泉般噴湧出來,用之不盡.

"這是創造的力量."啟航至尊看明白了,如果天禦擁有更加強大的'毀滅’,那麼他的對手,那位年輕的姑娘就擁有更加強大的'創造’.

雖然她的攻擊力不強,但她的創造性達到了不可思議的奇妙之境.

就連敵人的毀滅,都可以轉化成自己的創造.

而且,還是一種生命源泉般的創造.

對通天塔三族有極大的輔助.

看到這里.

啟航至尊再也不敢大意,趕緊沖著大愕的天禦喝道:"不要管我們了,你只需負責宿命對決.你的勝利,才是最重要.天禦,解除憤怒,保持理智,在毀滅中,增加你的創造,用神殿法則來維持你的威能,用至尊意志來驅動你的神力,不要受到敵人的干擾.敵人擅長'幻象’,你要保持絕對的'自我’."

"明白."天禦一生都在接受啟航至尊的智慧指引,等啟航至尊道破真相,立即恢複了自信和理智.

"你其實什麼都不明白……"神秘的媽媽嫣然一笑,搖了搖頭.

天禦正欲揮拳.

猛發現自己不知何時,已經置身一個花園.

花園不大,但芳草遍地百花綻放,蝴蝶雙雙起舞,調皮的鳥于枝頭跳躍爭鳴,仰首其上,有白云朵朵,蔚藍碧空如洗,整個世界清新無比.神秘的媽媽,就站在對面,看起來不像一個宿命對決的種子選手,倒像是一個于陽光下愉快玩耍的少女.

"夢一般的幻景嗎?給我破!"天禦估計這種是跟夜夢公主那樣實現真實俱化的'夢’.

天禦爆發出來的神力如潮.

足可讓山海傾崩.

可是.

轟在這個花園,卻無癢無痛.只是下了一場瀝瀝雨.

天禦不信,又爆發一次神力沖擊波,數萬道神光籠罩了整個天平世界,可是,最後卻化成了一陣拂面清風.

媽媽擺手:"你的殺滅威能遠在你的創造之上,神殿至尊天禦,你太過在意你的力量了,單腳走路,是走不遠的.你也許很努力,也付出了許多.可惜.你的努力方向錯了……"

"閉嘴!"天禦極力按捺著憤怒,讓理智重歸于心.

"這就是傳中的南轅北轍?"岳陽奇問.

"對."陛下點頭.

"我早過,他的努力還趕不上你,因他的方向錯了.完全走上了一條不歸之途."雪無瑕微微歎息:"來以他的天賦.應該成就更高.可是不知什麼,也許是因東方的誤導,這條路的方向不知不覺就拐彎了.萬年苦修以及無數犧牲.只換到無雙的力量,實在是讓人扼腕.大家都要引以戒,這個是最大的教訓."

"……"天禦的眼眸幾乎要噴出火來,不過,理智還在他的心胸:"不管你們什麼都好,都別想動搖我的心志,幻景也好,夢境也好,都是眼睛的迷障罷了.這場宿命對決,我必勝無疑,你們所做的一切,統統無用!"

"得好,傻瓜!"魔龍大力鼓掌.

"傻瓜!"窮奇緊隨其後.

"哈,我就是一個傻瓜,別問我有多傻,我苦修萬年全落空……"海胖子猥瑣地扭著大屁股,這種惡心的行徑連同伴也看不過去了,葉空悄悄地拿起棍子,准備將這貨放倒,誰不知風息海鳥更快,一記閃電霹靂劈在海胖子的頭上,等某肉山大魔王變成焦炭,再一腳將這個米蟲踹飛天涯海角去.

啟航至尊看見天禦陷在對手的花陣中,無法脫出,趕緊向死海守護至尊求援:"我們聯手,殺掉岳泰坦,"

死海守護至尊卻已經沒有啟航至尊那樣的自信.

他的神色凝重.

向啟航至尊微微點頭後,開口道:"我需要另一團神光,假如三神光無效,那我的力量,只能到此止了.天啟,也許你也有,這在我的心中特別的明顯,那是一種不太妙的預感……雖然你我都已經覺悟生死,但是,世間有些東西,是超越生死的,你懂我的意思嗎?"

"我懂."啟航至尊看了一眼正在花園繼續攻擊力圖破除迷障的天禦,唇角,浮生一絲堅毅:"當年的道路就是這樣選擇的,我們都這樣走過來,並此付出全部的心血,現在,已經不可能再回頭,只有繼續前行了."

"那祝你好運,天啟."死海守護至尊點點頭.

"謝謝你!"啟航至尊自額際引出一團神光,其色白,潔淨中,自帶通天慧光.

自靈魂中釋出'白’神光後,啟航至尊仿佛經曆了一場極其艱苦的戰斗,汗流浹背,同時眼眸中的慧光也黯淡不少.無比珍視地捧著這一團的神光,啟航至尊帶點不舍,但又帶點決絕,猛地將它拋向死海守護至尊.而死海守護至尊隆重地將之接過.

捧在手心.

讓身上環繞的'赤’與'金’兩團神光,與'白’合聚一.

瞬間,整個天平世界分成三色,天穹的兩邊分別是赤金,而是中央是白.

擁有六萬米神軀的死海守護至尊將三合一的神光放在額際,又在神座中引出一團燃燒的神火,讓它焚托在三色神光的下方……

"三色,三色神光."岳陽同學看得直流口水.

盼了多少日子,終于看到另外三色神光了.

雖然現在還在敵人手中.

不過,將五色神光合聚一,再袋袋平安那是肯定的.屬于我的東西,一定要將它拿回來!

岳陽還在yy著,天空出現了一只巨手,如同泰山壓頂,向他的頭頂轟隆隆地砸壓而下……此時,無論費雯麗還是陛下,又或者趕回戰場的至尊,都無法阻止死海守護至尊的進攻.

三色神光.

將她們的阻擊統統抵住.

在神光的外圍,茜茜公主她們甚至無法攻破神光,進入戰斗圈子.與岳陽共抗死海守護至尊的全力一擊.

戰場的另外一個角落,于神殿法則的輔助下,血色典獄長澹台屠滅巨拳如烈陽當空,將窮奇,金帝,妖帝他們打得步步後退.天屠神屠滅,也對上天誅,血色神力將天誅他削了個遍體鱗傷,若非手持神劍,又有龍皇在一側持盾守護,天誅恐怕已經不支倒地.

神殿法則的壓制,讓通天塔三族武士根無法發揮出十分之一的實力.

就連海胖子葉空他們也陷入了苦戰.

雪貪狼與天羅王子冰火齊爆.

拼命支撐.

幸好.通天三族的武士.都讓岳陽授以神徽,匹配以無限的神力,等同擁有一個神座,可以源源不斷地使用岳陽神座源生的神力來維持他們自己的生命……

"岳泰坦.你技盡于此嗎?"死海守護至尊的巨手.已經籠罩在岳陽的頭頂.

"他會是戰局的關鍵."重創的啟航至尊則爆發最大的神力.壓制住岳陽的萬米神軀,讓死海守護至尊可以全力攻擊,全力殺滅這個誤以是未來神聖至尊另一人選的通天塔天才少年.啟航至尊的啟航智慧.雖然無法完全洞察到全局真相,但他跟死海守護至尊一樣,有種預感,而且越來越強烈,總是感覺戰局勝利的關鍵,就在這個看起來還很弱的年輕人身上.

"如果你再沒有別的招兒應對,那就交待遺吧!"死海守護至尊非常後悔當初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無雙皇絕世的身上,要是早發現,將這個年輕人殺掉,也許局勢不會演化成現在這樣.

"……"岳陽對面壓頂而來的巨掌.

就像嚇壞了一樣.

一動不動.

他的這種表現,讓啟航至尊和死海守護至尊大感迷惑.

不可能,這絕對不是一個臨死之人該有的表現,這其中肯定有什麼詭計!可是事以至此,難道收手?

重掌,挾帶著無邊神力砸壓下來.

輕易就將岳陽淹沒.

殺滅成功!

啟航至尊趕緊去看費雯麗她們的表,費雯麗這個驕傲的征服女王毫無表,看不出任何東西.夜夢公主星光輝映,亦看不出.再看那邊以創造壓制天禦于花園之中的神秘'媽媽’,那個據是岳泰坦母親的女子,臉上蒙著輕紗,但會話的大眼睛竟然尚帶甜甜笑意,根沒有一絲喪子之痛的悲傷.

最後去看岳泰坦的妻子,她們一個個臉色如常.

哪有半點喪夫的模樣!

"有詐!"啟航至尊急急一聲大喝,死海守護至尊也立即止手,停住攻擊.

"啊,大膽,你們竟敢謀害未來的神聖至尊."一種永琲漱O量自巨掌底下源生出來,雖然很,不過這是來自試煉十關的遠古混沌空間誕生的絕對永皕N志,她自誕生起就在沉睡,直到主人受到神力毀滅靈魂死亡的最大威脅,才憤怒地蘇醒.

那是一個娃娃.

細如女嬰.

身上,僅僅纏繞著一條生命絲帶.

她根還不會話,但是她的靈識意志天生凌駕于萬物之上.

自遠古混沌中誕生的她,自岳陽創造她的那天起,就擁有絕對永琲熒N志以及不朽不滅的生命.

岳陽體內原來被劍氣封印無法使用的命運神力,讓她的手翻江倒海般牽引出來,如果不是劍靈禦姐的封印過于嚴密,恐怕還能修煉還有巨大進步空間的岳陽,瞬間就會讓她升到最後大成的神聖至尊之境,潛能全部成功覺醒,境界達至目前修行的最高巔峰.

浩瀚如海的命運神力,那怕只是解封了一部分,也讓岳陽整個產生了脫胎換骨般的改變.

盡管岳陽還無法使用全部命運神力,但他的體內已經打開了一個決口.

或者,一扇門,一扇岳陽此前怎麼也無法開啟的封印之門.

不需要喚醒命運巨人的他.

無須命運神兵.

就可以隨心所欲地使用更多更多的命運神力……

"糟!"啟航至尊現在後悔已經來不及了,他發現自己的神座讓那個憤怒的娃娃以生命絲帶一抽打,竟然破碎了.靈魂之震撼,差點沒有暈厥過去.

"危險."另一邊,受到絕對永皕N志沖擊的死海守護至尊,更加狼狽.

六萬米高的神軀轟然倒地.

護體的神器,神鎧以及神兵統統爆碎.

幸有三色神光.

護住靈魂.

否則,這一沖擊就是永琲煽騝!

"寶貝好厲害啊!"寶兒沒心沒肺地拍起手掌,除了她這個二貨,所有人都震驚了,包括岳陽也沒想到自己創造來的'她’,竟然擁有如此恐怖的力量.剛才他不反抗,其實在等劍靈禦姐的解封.又或者劍氣大蘿莉合體劍氣的援助.

沒想到劍靈禦姐還忍而不發.這個沉眠的家伙卻憤怒地蘇醒了,還打得兩位超級至尊滿地找牙.

這,這真的不是在做夢?

放倒兩位至尊後.

家伙萌萌地打了個呵欠,化作一縷美妙的永琱坏.繼續返回岳陽的靈魂安眠.

魔龍他們那些家伙的眼珠子掉了一地.早知道還有個這麼牛的守護.那還護著岳陽這子干嘛,早推他出去讓人活活打死不就得了嗎?魔龍老大非常痛恨自己當時的**,要是光明守護至尊截殺時.推岳陽出去,家伙早早爆發,哪里還有今天這樣的苦斗,不定無雙皇絕世都不會掛!

當然,假如無雙皇絕世不掛掉的話,自己就不一定能當上岳陽的老大.

啊,算了.

還是現在這樣好!

魔龍思來想去,感覺還是自己當老大更合適……

"你已經是神聖至尊了?"啟航至尊看岳陽就像活見鬼一般.

"好像是."岳陽同學正在熟悉'暴動’的命運神力,因解封出來的命運神力實在太多,雖然是暫時性,但也不是好控制.

"你是神聖至尊了,怎麼還跟我們竟爭未來神聖至尊?"啟航至尊覺得太抓狂了,你子明明已經是神聖至尊了,卻還跑來跟天禦開戰,佯裝自己是未來神聖至尊的另一方選手,你,你,你這不是騙死人不賠命嗎?而且打了好半天的,一直裝成菜逼一樣的弱者,任人虐,這樣的行真是一個神聖至尊該做的嗎?

"我有苦衷的."岳陽同學很誠懇.

的確,要不是劍靈禦姐的封印,他現在早飛升離開天界了.

已經晉升但無法使用真正力量的穿越男你傷不起啊!再少爺是不是人選,那都不是你們的?我一個字沒,從頭到尾也沒有承認過啊!

你們要怪,只能怪東方那家伙太狡猾.

是他把你們忽悠得團團轉的.

要算帳找他去吧!

不過他已經掛掉了,就在死海的上空自盡,渣渣都不剩……

"全部經過就是這樣子,我只是順著你們的意思來配合你們,免費的義工."岳陽一番解釋,啟航至尊和死海守護至尊都有種吐血的沖動.

"怎麼會弄成這樣啊……"啟航至尊現在心中最後悔的事,就是當年接受通天塔的叛徒東方進入中央神殿.

"東方的帳,你們慢慢算,先算算我這筆,我比較急."岳陽摸了摸臉:"我這位神聖至尊的臉,讓你們的天禦打了無數拳,吐了無數的血,現在,是不是該算一算了?怎麼我也是個神聖至尊,要是讓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那了得?肯定給朋友起到不好的模范作用,所以,我想,老子忍你們很久了……"

"不好!"死海守護至尊大驚,但不是因岳陽的發飚,而是聽見,一聲天籟.

一聲響徹靈魂的天籟.

兩團烈焰.

不知自天際何方出現了.

瞬間,變成兩只涅盤之火的鳳凰.

她們沖進死海守護至尊的三色神光中,七彩的尾巴帶著三色神光,于虛空中盤旋三圈,再鳳鳴九天,降落岳陽的肩膀.岳陽福至心靈地將'黑’與'綠’兩色神光變出,同時燃起沖天的涅盤之柱.

鳳凰姐妹繞柱而轉,三色神光與尚在封印中的二色神光統統沒入其中.

最後,'轟隆’一聲巨響.

在涅盤之柱周圍.

赤,金,綠,黑和白五色神光直沖天穹亢極.

岳陽心神激動得幾欲放聲長嘯,忽然,自靈魂深處,一道熟悉的合體劍氣隱隱傳來,岳陽手中,立即爆發出黑歸藏,白霜華,赤宵練,橙宏光,黃龍淵,綠碧波,青太原等七道劍氣.神劍威嚴,天地俱震.在岳陽心神空明守一的刹那,似乎還看見劍靈禦姐的身影,他從來沒有施展過的最後兩劍'藍滄海’以及'紫星辰’,亦在沖霄而起,噴薄天外.

九劍合一.

天平世界似乎被重新分割重新制訂法則了,變成一片混沌.

也許只過了一秒鍾,也許是一千年,一萬年之久,當岳陽的心神在里面脫出,九劍早已經消失無蹤.

涅盤之柱消退,原來繞柱飛行的鳳凰姐妹也不見蹤影.

天空中,只剩下五色神光,柔柔如羽.

所有的神光都煥然一新.

它們既不相同.

又同一體.

合五一.

死海守護至尊向五色神光伸出手,但它們卻飄離他的巨掌,輕輕的降臨在岳陽的頭頂,沒入他的神座中……

上篇: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叛徒與臥底】     下篇: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你,並不孤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