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歸宿!】  
   
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歸宿!】

"請不要再摸我的頭,我已經不是孩子了.曦,我的人生我來做主,請不要用你的意志干擾我的決定好嗎?無論是對是錯,那都是我的選擇."死海守護至尊仰視自己的哥哥,表特別的嚴肅:"自離開的那一天,我就決定,不再回去.在天上界,不需要兩個一模一樣的生命,我,必須擁有我自己的人生,自己的歸宿."

"藏,我們兩個只是相像,但並不一樣,你擁有你的人生,擁有你的自,沒有誰可以否認.再,我們的誕生,也沒有什麼不好,當年不知道多少生命羨慕我們這樣奇妙相同的存在.藏,我親愛的弟弟,我從來沒有干擾過你的意志,我更不願意那樣做.對于你,藏,我打心底喜歡,無論你做什麼,我都無比尊重,你是知道的."八萬米神軀的'曦’非常溫和地勸解道:"你離家太久太久了,我們回去吧,只要你退一步,不再那麼執著,就能回到屬于我們的地方."

"如果能退一步,我早就退了."死海守護至尊搖頭拒絕道:"我也不要再回去,曦,我不是你影子,我屬于我自己."

"藏,你不是我的影子,從來不是."那位'曦’的臉上湧現了痛心:"這是外人錯誤的偏見."

"不管如何,那都是事實."死海守護至尊淡然一笑:"沒關系,我的確沒有你優秀,也沒有你的悟性.這麼多年過去了.我已經看淡,不再在乎外人的眼光.但是,我不會跟你回去了,這里才屬于我,而不是天上界那個所謂的家,這里,才是我的歸宿之地."

"什麼?"曦的臉上產生了一絲迷惘:"什麼你總是這般的偏激和執著呢?"

"因你不是我."死海守護至尊向曦伸出手,揮了揮,整個人解脫了那般,轉身步向死海:"再見了我的哥哥.曦.你是一個好哥哥,但是,那不是我最需要的.作你的弟弟,我需要的是自.還有獨立.我應該擁有我的全部生命.而不應該是另一個人的影子."

"藏,回頭吧,現在回頭還來得及."曦的神目流下了金色的淚.

"我從不後悔自己的選擇!"死海守護至尊半身緩緩沒入死海.神座上燃燒的神火在慢慢熄滅:"謝謝你,能夠一路陪伴我走過這樣奇特的生命曆程,我的哥哥,我心中最尊敬的強者,再見!"

"再見……"曦無限悲痛地閉上了眼睛.

死海守護至尊放棄了一切.

神力消散.

最後,將自己的生命以及靈魂全部封印在死海深淵,陷入永眠的他,化成了一塊永琣s在但始終孤獨的石頭.

八萬米神軀的曦,金色神淚有如雨下,滴滴灑落于死海之上.

假如他願意.

出手阻止.

弟弟不會擁有現在這樣的結局.

但是他尊重弟弟的選擇,那怕弟弟選擇是孤獨的遠去,作哥哥的他,也只能忍痛相送.

曦搖頭,長聲歎息,向媽媽以及岳陽抬手見禮:"我無意干涉你們之間的決斗,相反,我非常尊重宿命對決的結果,無論如何,我們天上界各族都會欣然接受."他的話剛落,心懸在半天空的岳陽籲出了一口氣,死海守護至尊就夠難打的,再加上這個哥哥,還真不好,幸好……

那邊的曦,又向自遠古通道行了一禮,向蹦蹦跳跳,背著魚簍手拿釣杆的翻江老人好問候道:"前輩,此間私事已了,曦要先行告退了."

"去吧去吧!"翻江老人漫不經心地一揮手:"我老頭子來這里,只是找那頑皮子討論釣魚,與你無關."

"誰要跟你討論釣魚啊!"岳陽一聽就火冒三丈.

身前輩.

架不你幫忙打!

現在好不容易打完了,你竟然來這討論釣魚,釣你的頭啊,你知道剛才有多驚險嗎?

翻江老人也不生氣:"你沒空,我等你,我不著急……姑娘你也在啊,沒事,你忙吧,我主要找那子,大家不用多禮,我特煩這個."

曦化成一道閃亮的神光離開了.

天禦原來燃起一絲希望之光的心中,頓時失落無比.

來個超強神階,還是死海守護至尊的哥哥,強大得不行,但竟然不是來援助自己一臂之力的.

不僅如此,對面那個岳泰坦,還來了個看起來不太靠譜的前輩幫手,雖然看起來不怎麼強,但畢竟是一個前輩老鬼,也許等會打起來,會有點棘手.

"生命獻祭."就在場中暫緩戰斗的時候,血色典獄長澹台屠滅大吼起來.

千百支鮮血之刃,自他的體內紮刺出來.

然後.

瘋狂地絞動.

在粉身碎骨的前一刻,澹台屠滅向天禦大聲吶喊:"神殿至尊大人,這是個局,敵人早就設好一切,再呆這里無益,請擺脫宿命法則,自我的生命通道離開吧!"

忠心耿耿的澹台屠滅以自己的鮮血和生命,重新在天平世界撕裂出一條空間裂縫.

雖然遠遠不及光明守護至尊此前苦心建造的遠古通道.

但這條生命交換而來的裂隙.

能夠短暫地擺脫天平世界里宿命法則的羈絆.

"找死!"澹台屠滅這個舉動觸怒了費雯麗女皇,戰刃重斬,毀滅神力劃破長空,直劈澹台屠滅的靈魂.天禦一指,神光如槍,卸開形如戰刃的毀滅神力.另一手半握,神力如盾,守護在澹台屠滅剛剛離體毫無防禦力的靈魂之上.

"啊……"

可是天禦力量再強,也無法庇護澹台屠滅靈魂的安全.

天平世界的遠古法則全面反噬.

直接在世界源力將這個破壞神聖至尊宿命對決的狂妄靈魂直接湮滅.

完全歸于混沌.身血色典獄長的澹台屠滅,昔日傲視一方的超級強者,瞬間在法則反噬中消逝于無形.當然這一點,完全在他自己的預計之內,不過,了讓天禦擺脫眼前極度不利的局勢,了讓主上能夠有重新再來的機會,忠貞不渝的血色典獄長,甘願用自己的生命和靈魂來交換.

他成功了.

雖然靈魂湮滅,但是以生命獻祭交換得來的空間裂隙依然存在.

自在天與歡樂天淚流滿面.

究極天瘋狂地嘶吼.

但.

一切一切.都無法挽回既存的事實.

別澹台屠滅這位萬年來並肩作戰的忠誠部下了.就是更加強大的光明守護至尊以及啟航至尊,在天平世界的遠古意志面前,不也一視同仁嗎?

"走,我們守在這里.護離開.主上.請珍惜這個機會."自在天恭敬地俯跪在天禦的面前.

"請離開."歡樂天也低頭請求天禦離開.

"我們是生命守護戰獸,我們也永遠不會死亡,所以.請不要擔心我們."究極天尖叫起來:"這場宿命對決根是不公平的對戰,我們不需要遵守遠古法則的約束,主上,請趕緊離開,我們相信,擁有最高的智慧和無上的力量,就算不在今天晉升神聖至尊,未來,也一定能夠到達那個境界的.主上,請不要辜負我們的好意,請趕緊離吧!"

"……"天禦的手顫抖起來.

他何嘗不知道,現在的局勢是何等的惡劣.

可是,他陷入了最難的選擇之中.一邊是光明守護至尊和啟航至尊無私的犧牲,他們告誡自己要永遠保持自信;另一邊,澹台屠滅和自在天他們,卻用生命來警醒自己,要求自己立即離開,保存實力,等待更好的時機.

現在的自己.

無論力量,還是智慧.

都接近完美之境,距離神聖至尊只有一線之差.

是就此放棄還是繼續堅持呢?是選擇穿過生命交換而來的空間裂隙,逃離天平世界;還是繼續戰斗,堅持到最後,成就神聖至尊?

"現在,我的面前,有兩個選擇."天禦閉上眼睛,深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眸中的神光恢複了自信.他向自在天他們伸出一只手,似乎要觸摸他們的頭頂,聲音變得無比溫柔:"我知道,你們的心意,澹台屠滅,更是了我犧牲了一切.我也希望他的犧牲變得更有價值,可是,我不能那樣做,因,假如我拋棄自信,拋棄面前這一次機會,變得一個臨陣脫逃的懦夫,那麼,我永遠也不可能再獲得今天這樣宿命對決的資格,那樣才是真正的失敗,才會讓所有人的犧牲,變得毫無價值."

"可,可是……"自在天顫抖了.

"了所有支持我們走到今天而犧牲的人們,我們要堅持."天禦作出了最後的決定.

"其實,就算你想離開,也不可能做到的."翻江老人自懷中掏了個果子出來啃:"神門關閉,決戰開始,任何人都只有加入而無逃脫的可能,更別身決斗主角的你."

"那澹台屠滅豈不是白死了?"海胖子一聽就笑了,笑得很舒暢.

"哎呀真可憐."葉空裝模作樣地歎息.

"可惡!"真正感到不滿的人只有窮奇那個好戰如命的逗比,來澹台屠滅是一個好對手,現在了讓天禦逃命,竟然毫無價值地使用了生命獻祭.

"這就是幫凶的歸宿."費雯麗女皇冰冷的眼神掃向自在天以及神殿武士他們:"而且他不過是一個開始."

"殺!"以天誅首的通天三族,戰意千萬倍爆發.

沖在最前方的,是灰太狼那條賤狗.

天禦怒了.

手,剛剛抬起來.

發現至尊就站在對面,她的目光如劍:"你最好不要動,否則,必斬爾一臂."

一生中從來沒有受人威脅過的天禦憤怒了,怒火在他的眼中噴發出來.神力幻化成千萬神兵,轟向至尊以及天平世界內所有的敵人.

"毀滅."媽媽輕輕一揮手,所有的神兵化于無形.

她再一揮手:"創造."

湮滅的神力于天平世界的遠古法則,重新被創造出來,按照媽媽她的意志,化成片片花瓣.

于天地間飛舞.

漫天飛花.

片片.

另一邊的至尊閃現在岳陽身後,並指如劍,刺在他的背心處.

生命之劍自岳陽的心髒射出,挾帶著她的殺戮意志以及岳陽的鮮血,輔以不可抗逆的命運神力.勢不可擋地紮刺而下.歡樂天雙掌猛擊,擊飛了自在天和究極天.在究極天和自在天的悲吼聲中,生命之劍,自歡樂天的額頭深深紮刺進去……

歡樂天的臉上卻沒有平時的憂郁.更沒有面對死亡的驚恐.

他在微笑著.

坦然.

轉過臉.深深深地望了一眼天禦後.他又轉過來,輕輕地向同伴自天和究極天揮揮手:"這,是我最希望的結果.自一誕生.我就知道了我的命運,但是,注定以後悲劇結局的我,一直不希望自己死得毫無價值,所以,能夠救下你們,那怕只是一時,心中也無比的榮幸."

"歡樂天,不要放棄,我們是生命守護戰獸,永遠不會死亡."究極天拼命安慰同伴,可是眼淚卻止不住地下來了.

"生命守護戰獸的確不會死亡,但複活的,不會再是以前的那個我了."歡樂天微微一笑.

"再見,歡樂天,我的兄弟."自在天向歡樂天揮手作別.

"再見……"歡樂天的聲音漸漸下去.

"真的很高興,一路上有你,歡樂天,我的兄弟,請你先走一步."自在天向天禦俯跪下去,恭敬地行禮:"主上,敵人勢大,我們也要告別了.我們力量太微弱,無力輔助主上登頂,非常慚愧.雖然相處的日子不多,但是我們心中,都無比敬重主上,是我們生命的最大榮光!我的主人,視好運!"

"祝好運!"究極天從來沒有過那麼禮貌,因,他知道,最後的時刻到了.

在生命之劍中漸漸封印,神光僅剩一點燈火大的歡樂天.

也在微弱地搖曳著.

作最後的道別.

天禦,又一次閉上了眼睛.

他不忍心看見自己的同伴和部屬自己犧牲,離別,但是選擇了神聖至尊這一條路,他就沒有第二個選擇.

澹台屠滅用生命獻祭撕裂出來的空間裂隙消失了,歡樂天的神光也完全消失,他被至尊的生命之劍以及岳陽的命運神力永琣a封印進歎息牆壁之符文核心,至尊和岳陽不死,那麼歡樂天將永遠不得脫出.

"啊啊啊……我要殺光你們,岳泰坦,我讓你們承受我一樣的痛苦."神殿至尊天禦決定,讓岳陽變成自己一樣孤單的獨行者.

"你的對手是我."媽媽醒他道:"假如你們中央神殿在屠戮其它億萬生靈的時候,也有今天的感觸,那就不會造成如此之多的殺孽了.你們此前種下的'惡因’,現在必須用鮮血和生命來付出,來償還,才能匹配上你們收獲的'苦果’,你們今天的一切,都是究自取,你不要埋怨別人."

"沒錯,你們屠殺我天梯族人時,可曾想過今天."至尊冰冷的眼神俯視向下一個目標,自在天或者究極天.

"我們的眼淚,不曾獲得憐憫,今天你們,也休想獲得寬恕."夜後態度決然.

"那就戰,生死相決!"天禦咆哮起來.

這個世界強者尊.

誰的力量大,

那麼他就是勝者,那麼他就可以毫無爭議地擁有一切一切……

天禦舉起拳頭,擁有超強力量的他,至尊意志絕不動搖,那怕面對一個幾乎不可能戰勝的對手,他依然信心十足,堅持戰斗到底:"來吧,你們一起來吧,天上地下,看誰能擊敗我天禦?是宿命對決的你嗎?還是征服女王費雯麗?又或者自稱是神聖至尊的岳泰坦?統統一起來吧,我天禦,將告訴你們,什麼叫做力量,什麼叫做不可戰勝!"

*********

關于完,大家放心,明天還有,後天也還有.

一直更到完.

上篇: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你,並不孤獨!】     下篇: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勝負已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