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勝負已定】  
   
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勝負已定】

"我要戰斗下去,無論一千萬,一萬年,我都會戰斗不息,永不放棄,所以,最後的勝者,必定是我!"天禦的信念,已經達到了極限,任何東西皆不可改變.

"執迷不悟."一直靜靜觀察的翻江老人搖頭歎息,再也不看他了,自顧爽脆地啃著手中的果子.

天禦堅定無比地沖向媽媽,即使他知道攻擊無效,但是,他仍然堅持.

無論揮空了多少拳.

無論有沒有命中.

他都繼續.

因,他堅信這樣攻擊下去,敵人會因自己的意志和力量崩潰.

"連世界之力和生命源力也不知道的你,只是一個蠻牛罷了,這樣做,是毫無意義的,不過既然這個是你的選擇,作對手,我也無所謂."媽媽纖手一引,她用生命源力在天平世界奇妙地幻化出一片空間,粉色,仿如鮮花海洋,將天禦包裹其中.這片花海空間的基法則,是生命的創造,與毀滅相反,在天禦參透生命源力的奧妙之前,他將無法順利離開這片貌似脆弱的鮮花世界.

"毀滅!"天禦深信自己掌握的力量,可以摧毀一切.

他的神力,不停地將花海毀滅.

但是,更多的鮮花.

在毀滅中新生.

天禦就像一個永不知倦只知揮拳的巨人,在花海中來回沖鋒……

自在天淚流滿面,他知道主上陷入了偏激的執著.將一切認幻像,除了自己,誰也不相信,可是,他無法幫助主上更無法警醒.在那種偏執狀態,任何與主上意志相違的東西,都將會被視之錯誤,根無法糾正.

他的目光,越過面前的岳泰坦,看向同伴.發現究極天正痛苦地在費雯麗的戰刃下掙紮.

也許究極天現在想要死去.

可是.

那是一個奢望.

所有挑釁和冒犯了征服女王尊嚴的結局.都會同樣悲慘,究極天也不會例外.

"謝謝你."自在天向岳陽點點頭:"謝謝你願意我保留一絲自尊,雖然,我們不是好朋友.但勉強也能是一個好的敵人."

"安心地長眠去吧.屬于你們的時代已經結束了."岳陽歎息道.

"再見."自在天回首.再看一眼天禦.

收回帶淚的目光,沒有任何抵抗.

他的靈魂.

在岳陽的命運神力中縮,變成一團極極的光點.然後,在心靈解脫後,陷入了深深的永眠.岳陽以手握住自在天的靈魂,等自在天的身軀在天平世界的遠古法則吞噬下漸漸湮滅,才輕輕地將這個對主上忠貞不渝的敵人,封印進歎息牆壁之內.

究極天還在痛苦掙紮.

沒有費雯麗的赦免,他的懲罰還得繼續……雖然封印長眠的命運已經注定,但此前,他還要洗刷自己過去犯下殺戮的罪孽,承受無邊的折磨.

"嚎個毛,沒有那麼大的頭就不要戴那麼大的帽子,你殺別人那種爽勁兒哪去了?"魔龍超級鄙視.

咱身上中了一錘子.

就連骨頭也斷了,不也沒哼一聲嗎?這才是漢子!

窮奇此時用崇拜的目光看著魔龍老大,在這個逗比的心中,那怕魔龍癱在地上,像爛泥一樣,也格外的帥!

遍布天平世界,千萬座神殿仍在維持著法則,但它們的萬丈神光,在陛下和夜後的意志下,漸漸褪色,一手虎獄神劍一手命運之劍的茜茜公主,和接替水無痕使用命運之盾的明月光,不斷地沖擊著第一座神殿,手持命運之戟的醉貓禦姐迅速加入,後面還有輪轉命動之錘的阿蠻和揮舞命運之鞭的天罰.

岳雨稍微站後一線,手持命運之杖.

落花美人與她並肩而立.

她的玉指.

代替雪無瑕佩戴著命運之戒.

指引著整個戰局,而捧著命運之珠的雪無瑕升起神念領域,開始以無雙智慧,開始封印神殿……至尊等了半天,發現進展不大,輕哼一聲:"麻煩,讓開!"

雙手擎舉命運之印的她沖天而起,與幻月女神一同,瞬間將天平世界變成黑白兩色.

至尊法則,壓倒一切.

轟隆!

第一座神殿與第二座神殿的連接長廊,被至尊*力地強行摧毀.

雪無瑕手心中,光芒大作,面前的神殿無主自動.

中門大開.

失去天禦意志支撐的它,根無法長期抵禦眾女的進攻,第一神殿,宣告被破.茜茜公主一馬當先,沖了進去,她發現困在里面的通天三族武士正在苦戰,大喝一聲,虎獄神劍高高舉起,牽引了千萬道雷電,形成一道霹靂閃電,當空炸將下來,將里面的神殿武士殛個遍體焦黑,肉香陣陣.

"好!"通天三族的武士看了這一幕,欣喜若狂.

南疆妖王和明月光.

還有岳冰,伊南和柳葉她們緊接著,爭先恐後,沖進第一神殿,速度最快的甚至已經飛射向第二神殿.

外面,只有水無痕陪伴著四娘.她們靜靜地站在戰場之外,靜靜地等待著,在她們的心中,無論是岳陽還是媽媽,都有足夠的信心.

獲得認可但四娘沒有舍得契約的那神典,在她的身邊輕盈地懸浮著.

看見進展順利,雪無瑕與茜茜公主聯手攻破了第一神殿.

她們的臉,皆露出舒心的笑嫣.

甜甜.

有了第一,第二就容易多了.

因有陛下夜後的壓制,又有至尊和幻月女神的*力截斷,孤立無援的神殿.一個個被分割,一個個被先後攻破.開始還需一番手腳,最後面人越多,力越大,通天三族被解救出來的武士,在天誅和龍皇他們的率領下,就像洪水般,沖擊向各個被攻陷的神殿.

"殺,殺啊!"窮奇這個好戰分子喜瘋了,之前他無法攻破神殿.無法進入里面.只能與澹台屠滅對戰,現在總算可以大開殺戒了.

"這些家伙是我的,我包圓了."雙龍頭古昂也拼了老命,要是現在都不努力還等何時?

"沖啊!"麒麟妞冰吟這萌貨握住拳頭沖在前頭.

許多沒有攻陷的神殿大門.讓她一頭就撞開了.

不得不.

她的腦袋比茜茜公主的神劍好用多了.尤其是用在破門上.

"我們投降.我們投降!"天屠神屠滅和他的弟弟屠萬,嚇得面無人色.

"現在才投降,會不會太早了點?"金帝和妖帝兩個天上界大牛相視而笑.局勢都發展到這地步了,你們才投降,你確定你不是在開玩笑?

"……"天屠神屠滅他們也有他們的苦衷.

剛才在神殿里.

命就捏在天禦手中.

別投降,就是稍微一動念頭,都會死無葬身之地.

要不等到天禦困在花海不出,神殿被破,怎麼敢開口投降呢?

"殺!"窮奇這好戰分子咆哮如雷地撲上去,投尼瑪的降,老子加入這場戰斗就連仙獸的身份都不要了,老子褲子都脫了,你才這些?

"真渾!"翻江老人看見這逗比也很頭疼.

幸好一物治一物.

那邊有個岳子在管著這爛攤子呢,是好是歹也不關自己的事.

花海里面,天禦仍然在不知疲倦地向四周轟擊著,他的力量可以瞬滅花海,但瞬息之間,花海又再次重生.

"這場宿命對決到此止吧,再打下去,已經沒有意義了."媽媽看見最後一座神殿也被雪無瑕和茜茜公主聯手沖破,最後一個神殿武士,已經被海胖子活活砸成肉餅,搖了搖頭,向瘋狂地天禦揮揮手,示意戰斗結束:"你走吧,當然,你也可以留下,以敵人的身份,見證我晉升神聖至尊.但願,我的建議,可以讓你迷途知返.作種子選手,天禦,你並不缺乏天賦,也足夠優秀,只是,你過于執著了……"

"休想用花巧語來蒙騙我."那怕神殿已經全部告破,但天禦臉上的神色不變,傲然而立.

"勝負已定."媽媽不願意再繼續了.

"不,我絕不承認."天禦意志堅定.

"那好,現在,就讓我來領教一下所謂天界第一強者的風采吧!"身受重創幾番戰斗已經筋疲力盡的費雯麗女皇,拖著戰刃,游進花海之中.

"就憑你?"天禦根看不起她,假如沒有受傷,這個征服女王還值得忌憚.可是現在,就是一個孩,揮出一拳,也能將她擊倒.不過,雖然明知費雯麗不是自己的對手,但天禦也不介意多殺一個敵人,在他眼中,只有全部死掉的敵人,才是最好的敵人.

"是,就憑我!"費雯麗的戰刃費力地擎舉起來.

斬劈而下.

天禦連招架的動作也沒有.

隨隨便便地伸出一指,神光暴漲如柱,轟隆隆的沖擊向費雯麗的身體……

費雯麗也沒有躲閃,也許是躲閃的力量都消耗沒有了.她不避不讓地揮動手中的戰刃,似乎要拼個兩敗俱傷地斬向敵人.

神光,遠遠比戰刃更快一千倍.

但詭異的是.

戰刃斬在天禦肩膀上的時候,神光還沒有到達費雯麗的面門.

"不可能!"天禦難以置信地看著滲出了金色神血的肩膀,他無法相信身穿神鎧防禦天下無雙的自己會扛不住敵人的一斬,更無法相信自己的神光會擊不中敵人.當他定神細看,發現自己的神光在花海中緩慢地前進,不停地毀滅沿途的一切,可是又讓不斷新生的花海阻擋住去路,速度越來越慢,最後簡直仿如蝸牛爬行.

轟隆隆,威力無儔的神光柱還沒有來到費雯麗的面前.

就消失了.

消失得無影無蹤.

費雯麗女皇唇角冷冷一笑:"你的毀滅力量,遠遠大于你的創造.至于永,身神殿至尊的你,根不知道真正的永甯O什麼,真可憐!"

她完,轉身,拋開了手中的戰刃:"原來只是可憐蟲一般的天界第一人,我也不打了!"

天禦感覺自己生平所受到的最大恥辱.

莫過于此.

敵人,竟然因瞧不起自己,感覺與自己動手掉價而罷戰.

"可惡,你還沒有我現在一半的力量.又有什麼資格來羞辱我?"天禦沒辦法不生氣.盡管他極力控制,但怒火仍然如火山噴發般自心中噴射出來.

"你的確是一個可憐蟲."岳陽出現在他的身後,點頭同意道:"一個擁有巨大力量的可憐蟲."

"你什麼?"天禦激怒.

"等我打得連你媽都不認得的時候,我會告訴你的!"岳陽滿臉笑容地伸出手.揪住天禦的脖子.將這個此前打得自己落花流水的超級強敵.就像巨人碾壓侏儒那般*力,直接將天禦自地面拎起來,到最高處.再狠狠地砸在花海地面上.

拳,有如雨下.

拳腳交加.

文麗這丫頭也上來湊熱鬧.

兩人合力把擁有巨大神力的天禦完全給打懵了.

不可能,這不可能,這絕不可能,明明對方呈現出來的力量不足自己十分之一,敵弱我強,何他能夠反過來壓制自己?這難道是夢嗎?是夜夢公主在搗鬼?還是岳泰坦的媽媽的幻景?

"你剛才打得我很爽是嗎?現在少爺統統還給你!"岳陽毫不客氣地揪住天禦一頓暴打:"還有利息呢!"

"這是夢!"天禦不能接受這種事實.

"哈,你認這是夢也可以!這是試煉神典第十關一樣的夢,超現實的存在,擁有巨大神力的你,神殿至尊天禦,發現了嗎?你只不過是一個可憐蟲!你擁有毀滅,但沒有足夠多的創造,更沒有洞察真正的永!你根沒有屬于你自己的永,你只是個瘸子,沒有手,單腳走路的你,也妄想競爭神聖至尊,你自己才是在做夢!"岳陽沖著天禦一頓痛打狂毆.

"停手吧,沒必要故意羞辱對方,不管如何,他的確此努力了,不要嘲笑別人的努力.不僅是他,還有許多人都此努力了,不管如何,我們應該正視."媽媽表示天禦只是努力錯了方向,她沒有鄙視對方,更沒有嘲笑,相反,她打心底尊重所有的努力,不管是對是錯也好.

"……"天禦站起來.

他發現自己的傷勢瞬間恢複如初,頓時,自信返回心底:"這就是夢,你們休想動搖我的心志!"

岳陽聳了聳肩膀,攤攤手:"對你來,的確是夢,而且是一個不敢醒來的惡夢.沒有創造,你無法理解生命的真正意義,沒有屬于你自己的永,你擁有再多的神力,也不過是別人給予你的,這種堆疊起來的沙塔,只是表面的強大,永遠登不了大雅之堂.繼續做夢吧,天禦,咱們兩清了,我也不再生氣了……"

生平最記仇的岳陽同學,猛然發現敵人處于一個很可悲的境地.

他不是去打擊.

而是離開.

因很腹黑的他,生平更多的打擊,會喚醒敵人的偏執.

盡管這種可能性極,機率極低,微乎其微,但他就是不願意冒險!

"站住."天禦看見重新將命運神力貯藏起來罷手不戰的岳陽,像費雯麗一樣轉身離開,心中的羞辱更大,他甚至甯願像剛才被敵人按在地上暴揍,也不願意看見敵人這種輕蔑的無視.

"再見了,天禦,在我的生命曆程中,你已經是一個過客."岳陽感覺這貨還是挺強的,但太可憐了,他不知什麼時候開始,一直讓人坑,直到不久前,還讓東方給狠狠的坑了一把.假如是一個弱者,那還好,偏偏是一個擁有無比神力超高智慧的神階強者……這能讓人什麼呢?

嘲笑,還是同心泛濫成災的憐憫?

哎,算了.

咱還是將他無視吧!

了不傷害人家大光明山中央神殿第一強者那顆脆弱的心靈,咱們悄悄的打醬油路過得了!

另一邊,神山意志產生了某種奇妙的波動,死海亦然,就連神門也在微微顫動,天平世界的遠古意志,投射到媽媽的身上,讓她在神光中誕生出來的神軀無限增長.

這是遠古法則正式的認可.

宿命對決結束.

勝者.

屬于她,在這一刻開始,她就是未來的神聖至尊,天平世界的新主人!

上篇: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歸宿!】     下篇: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背負,通天之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