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魔奴 第三卷 夜吟九歌 第一百四十九章 血焰的傳承  
   
第三卷 夜吟九歌 第一百四十九章 血焰的傳承

在阿內爾卡所部的駐地休息一夜後,李冰繼續領著隊伍向北進發,這一次,阿內爾卡也帶上了他麾下的一千五百余名叢林騎士團加入了李冰的隊伍,而時間,還剩五天!

出了山區,接下來就進入了一片平原地帶,這兒是一片農業區,一路上基本都只見農莊農夫不見士兵,李冰也稍微安了安心,按這種情況推斷,這段路段應該沒有什麼關卡.

但是隊伍在太陽落山時分,卻還是遇到了一座關卡,這座關卡建造得比較簡單,僅僅是一道矮牆連接著附近幾座小山上的城堡和軍營而已,這兒,看上去應該是一個小貴族的駐地.

作為大陸社會上地方軍事和政治領導,貴族也分三六九等,而且貴族之間也有一向上下級效忠關系,比如地方貴族就可以自己冊封騎士.

這座關卡相信只不過是一個小貴族的駐地,幾乎所有人都認為,對方的首領應該會識相點,放這支已經壯大到擁有七千余精銳士兵的部隊過關.

但是眾人都想錯了,當李冰派出部下通告對方守軍迅速開門時,卻遭到了敵人軍官的嚴詞拒絕!

太陽已經完全落山了,關卡守軍和李冰所部也都點起了一根根火把,由于今晚烏云較多,月光透不過來,整體光線還是很差.

不過,李冰還是看清了關卡上那些守軍士兵的真面目.

他們大多都沒有穿戴盔甲,僅有一些小軍官穿著簡陋的皮甲;他們的武器簡陋粗糙,甚至還有不少人拿著鐮刀,劈柴斧這樣的武器.

他們是地方民兵.

不少沒有什麼勢力的小貴族,為了保境安民,的確經常征召一些民兵來駐防.而在一些大戰時,除去奴隸部隊,民兵部隊也是不少軍官喜歡用到的炮灰部隊.就好像當初龍河之戰初期,卡恩陛下愣是靠著一大幫民兵抗住了北方領幾十萬大軍的進攻!

不過,這支炮灰民兵部隊似乎和普通民兵部隊不大一樣.

這群民兵部隊,盡管裝備簡陋,但是他們大多身強體壯,眼神堅定,軍官發令鏗鏘有力,士兵動作整齊利落,從某種方面看,他們的軍事素質並不亞于一些正規軍.

"這兒的領主一定很有軍事才能,居然能把一群民兵訓練成這樣."查理曼感慨了一聲.

李冰現在正在想,自己是不是應該直接派兵闖關,也就在這時,一位身著紅色重甲扛著一柄巨斧的戰士出現在了那座關門上方,造型倒挺像一名血焰軍團重裝兵.

"幻焰四等男爵保羅.加索爾在此!哪里的叛軍大膽想從此地經過?!"一陣野獸吼叫般的聲音響起,不少軍馬居然開始害怕地坐下了,不過……那些軍馬身上大多背了兩個人太累也是事實.

四等男爵,已經算是貴族爵位中很低的爵位了,地位僅僅比騎士或者武士高一點點,當然,比起沒有實權沒有領地沒有津貼的勳爵也是很不錯了.

查理曼愣了愣,突然策馬上前對著牆頭喊道:"請問,加索爾男爵,您父親當初是不是血焰軍團的加索爾師團長?"

加索爾一愣,又很欣喜地回道:"對對對!家父正是當初血焰軍團的師團長!"

查理曼又感慨地說道:"加索爾當初是因為患了肺病才提前退伍,不過他也因此躲過了血焰軍團的覆滅……老加索爾還好嗎?"

加索爾又有點傷感回道:"我父親五年前已經病逝了,他今生最大的遺憾,就是沒有和他最崇拜的查理曼親王一起戰死……大哥,您認識我父親?"

查理曼幽幽地歎道:"加索爾,想不到……你還是敵不過時間啊……"

加索爾突然問道:"大哥,您認識我父親?我以前好像沒見過你啊?"

查理曼此時的模樣看上去頂多三十歲,加索爾如今也才二十幾歲,故才親切地叫查理曼"大哥",更讓查理曼再次感歎生命和時間的珍貴.

"我……我父親以前也是血焰軍團的士兵,我小時候經常聽他給我講加索爾師團長的故事,真是好人啊∼"查理曼歎了幾句,又說道:"這位小弟,我們的李斯特大人現在要去星若堡,你能不能行個方便?"

查理曼其實是在拯救加索爾和他的部下,李冰如果想攻克這座關卡,早就把它夷平了,查理曼正是為了拯救古人之子,才來和加索爾套近乎,希望他能夠識相點開關門.

"不行!我身為幻焰帝國的貴族!絕對不能放任叛軍過關!李斯特大人現在應該在九歌山,而不是去星若堡!我父親生前經常教育我,做人要坦蕩,不能做對不起國家的事,現在國家已經統一,卡恩陛下已經繼位,我自然要效忠皇帝陛下!"加索爾好一陣正氣凜然,說得查理曼老白臉頓時變得通紅,不過好在光線比較暗,別人也看不出來.

查理曼看遠處的李冰已經開始不耐煩地把玩兵器了,又急忙喊道:"加索爾!你擋不住李斯特大人的!你還是放李斯特大人過關吧!"

加索爾還是那麼倔強,他再次大聲吼道:"我父親一生光明磊落為國拼殺!我又怎麼能貪生怕死玩忽職守!"

查理曼這一刻似乎想到了什麼,又說道:"你父親好歹也算是一個師團長,你最後怎麼就被封了一個四等男爵?!"

"我父親也只是被封一個三等男爵啊∼"加索爾莫明其妙地說道:"這兒的士兵,他們父親都是當初那場聖戰從前線殘疾生病退下來的血焰老兵,當初,國家將血焰軍團的退伍兵都安排在了此地……"

"什麼?!"查理曼突然大聲吼了一聲,居然把一向嗓門很大的加索爾都嚇了一跳,"那些戰士在前線為國拼殺,結果最後竟然落得如此下場?!血焰軍團!血焰軍團為什麼總是收到如此不公的待遇?!經曆了的聖戰的老兵,最後居然都被封到這種地方?!一個師團長,居然只能成為一個三等男爵?!天哪!"

查理曼流淚了,隨著他全身血焰斗氣的爆發,他的眼淚也變得鮮紅,如同血淚,他們猛然拔劍,狠狠地砍向了那道簡陋的木制關門.

"加索爾!你小子聽著!"當那扇木門破紙般輕飄飄地飛了出去,查理曼又強壓著怒火喊道:"我告訴你!那場聖戰退下來的老兵最低待遇都是武士頭銜和一塊富庶的土地!而你們的父輩,居然因為是血焰軍團的成員而受到如此不公的待遇!這是國家的錯!這是皇室的錯!"

加索爾和一干民兵聽得目瞪口呆,而查理曼又喊道:"如果你們還算是個男人,就他媽的給我滾下來,一起去找卡恩算帳!他不是皇帝嗎?!他必須給你們和父輩還債!"

查理曼親王一向很少罵人,但是他今天還是出了粗口,多少年來血焰軍團收到的不公正待遇讓他爆發了,其實,從血焰谷的士兵遺骸一直無人收拾就可以看出來,幻焰皇室對于查理曼親王的排斥和嫉妒有多麼的嚴重!

血焰親王當年什麼都好,就是缺少政治智慧,而追隨他的部下也都一個個是政治白癡,一如如今死也不肯通融的加索爾男爵.

"另外,老子告訴你們!今天,有一個人已經繼承了血焰軍團!他就是我們的李斯特大人!他現在,手上就戴著血焰魔戒!血焰召集令今天再次發起,血焰軍團的成員們,請再度集結在血焰的旗幟下!"查理曼直直地擎起寶劍,運起十足的斗氣,一道血色的火焰形光芒頓時出現在夜空中,將附近的地區都映地血紅.

而李冰現在才意識那枚血焰魔戒的分量,當初查理曼只是把這枚戒指給他,其實就是想讓他繼承血焰軍團,成為又一個守護幻焰帝國的血焰親王.

只是,李冰還沒有意識到,血焰魔戒在不少人眼中,還代表著血焰親王私生子的皇室血統!也就是一個順位很高的皇位繼承權.

李冰和眾人也驚詫地發現,附近開始聚集起一批批傷殘病弱的老人,他們都穿著一身血紅的鎧甲,血焰軍團的鎧甲.這些鎧甲雖然顯得陳舊,但是上面卻沒有一絲鏽斑,可見這些老人對鎧甲的愛護.

"血焰軍團第一師團成員兩百一十二人,除三人目前因病缺席,其余人都已集合!"一位缺了一只胳膊的老頭強撐著孱弱的身子,站在了李冰面前,而這種老兵,已經越聚越多.

"血焰軍團第二師團成員三百五十三人……"

"血焰軍團第七巨盾隊兩百三十二人……"

"血焰軍團第四巨劍隊二百四十七人……"

……

無數經曆了風霜和戰亂的幸存血焰老兵,都開始向那血紅跳動的火焰下聚集.沒有經曆過那一段曆史的人,也許根本無法理解血焰召集令對于他們的意義,雖然已經有許多老兵被時間和病魔奪走,但是每一個還能站起來的血焰老兵,都換上自己年輕時的鎧甲,配上自己塵封多年的兵器,向此處蹣跚步來.

他們之中,不少人年輕時都是貴族,但是他們都因為自己對查理曼親王的追隨而付出了代價,他們的家人得到了榮耀,卻失去了金錢;他們的家人得到了人民的贊揚,卻失去了貴族的權力……

幾乎所有過血焰軍團經曆的貴族,在當年血焰親王查理曼戰死後,都遭到了各種各樣的打擊,即使國家已經分裂,各地的領主依舊對這些血焰老兵"照顧"有佳,這似乎已經成為了一種習慣,迫害有功者,高尚者的習慣,這是一種悲哀,而這種悲哀卻貫穿了整個人類的文明和曆史.

人們尊敬高尚者,但如果高尚者離自己太近,他們又往往會選擇迫害高尚者,就好像地球曆史上的耶穌基督,是在他摯愛人民的歡呼中被釘上了十字架.

近兩萬名血焰老兵又聚集在了這道血焰召集令下,他們齊刷刷地沖著血焰魔戒的主人李冰跪下,燃起他們最後的熱血齊聲高喊道:"血焰軍團萬歲!"

即使此刻的李冰已經是冷酷嗜血的魔皇李斯特,但是他內心底還是感受到一種悲壯與淒涼加容的悲傷,而李冰似乎又突然變回了那個仁慈的冰伯爵,他沖著這些老兵,動情地大聲喊道:"所有血焰老兵!請帶著你們的家屬遷徙往洛水,在那兒,你們和你們的家屬會得到新的家園,新的土地,以及你們應有的尊嚴和榮耀!"

保羅.加索爾驚愕地看到他的部下和附近地方的年輕人們,紛紛被自己的父輩甚至母親帶著聚集在了李冰的周圍.

父親們紛紛脫下了鎧甲交出了武器,不少母親也含淚捧出死去的丈夫或者兒子的血焰鎧甲和武器,一位位從小便受到各種嚴格訓練的年輕人,紛紛激動地扔下了他們原有的粗陋裝備,換上了他們父親或者兄弟用過的鎧甲武器.

有不少家庭,一群兄弟間甚至分別換上僅有一兩套的裝備.其中,有一家兄弟五人分別拿到了長劍,頭盔,胸甲,護腕和護腿!

還有不少女孩,將自家的鎧甲武器送給了她們的心上人,並不斷獻上真摯的囑咐.

這些青年的年紀,大多和魔奴們的年紀差不多,年齡段基本重合,他們都是那場聖戰的產物,不過,一邊是勝利者,一邊是失敗者,而他們,最後卻又走到了一起.

當天上的烏云悄然散去,蒼青的月光照耀著地上那支血紅的大軍,交織成一片詭異而又靜默的紫紅.此刻,連月神都在感慨這支穿越時空的血焰軍團,又重現人間!

加索爾領著兩萬四千余名血焰軍團老兵的後裔,在一片肅穆地靜默中,突然齊刷刷地跪下,刀槍向上,人頭向下,向血焰軍團的繼承者效忠,讓血焰軍團的繼承者簡約.

李冰的眼神再次變得像一位魔皇,他滿意地看著這支代表著殺戮與勝利的血色大軍,發出一陣陣如同龍吟般的大笑,仿佛蒼生都已經掌握在他的手中.

查理曼看著大笑的李冰,眼神有些複雜,他就靜靜地站在那兒,口中喃喃道:"沒時間了……沒時間了……"

(老萬碼完一章,望了望窗外的月光,口中喃喃道:"鮮花不夠……鮮花不夠……")


上篇:第三卷 夜吟九歌 第一百四十八章 騎士怪傑     下篇:第三卷 夜吟九歌 第一百五十章 史上最大的討債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