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化龍道 正文 第四十章 相救  
   
正文 第四十章 相救

才走進百十丈左右,王雷就有點兒後悔了,看樣子,抱著同樣心思的,不僅僅是王雷一個人而已.從洞壁處留下的痕跡看,進入這個洞口的人顯然相當多,而且,已經有不少人得到收獲了.在洞壁的邊上,時不時的可以看到一兩條丈把長的靈蛇,渾身雪白,晶瑩剔透,只是,早就已經被修士們開膛破腹,里面的蛇膽被取了出來.有些靈蛇的旁邊,還躺著一兩具尸體,估計每一個蛇膽,都會引起一番激烈的爭斗吧.

征得了席方平和哥幾個的意見後,王雷只能拿著火龍劍,繼續在前面開路.也是,都鑽進來百丈多了,再退回去,浪費時間不說,天知道其它的洞是不是也跟這樣激戰連連呢,倒不如直接往里走得了.反正,該來的總歸是要來的,閻王叫你三更死,你也別想著活到五更.生死由命,富貴在天,身為修士,對命運這東西,還是比較看重的.

靈蛇洞跟席方平上次在天池處找到的洞一樣,洞底鑲著巨量的夜明石,整個洞內的光線相當的好,正好可以讓修士們殘殺個痛快.洞口剛開始的時候很窄,根本就無法如在山谷那樣排開陣形,只能一個個魚貫而進,很容易遭到別人的襲擊.可是,越往里走,洞就越寬,等走到約三百丈深的時候,洞已經寬到足夠十個八個修士並排著前進的程度了.洞壁上,到處都是或大或小的窟窿,那些窟窿外沿光滑異常,很顯然,那些都是曾經的蛇穴.席方平透出神識,觀察著這些蛇穴,他發現,蛇穴內空無一物,里面的靈蛇要麼已經被宰殺,要麼,就是有多遠就跑多遠去了.對靈蛇來說,這些闖進它們家園的修士,可比它們的天敵三首烏蛇還要可怕萬分.

再往里走了約兩百丈之後,席方平等人終于聽到了遠處傳來的叮叮當當的法器相撞的聲音.很顯然,那里正在進行著一場激烈的爭斗.席方平連忙放出了神識,他發現,在離自己約五六十丈遠的地方,有五個修士正圍著兩個修士在不斷地發起進攻.席方平打量了王雷等人,他們也努力放出神識,可是,臉上卻是一陣茫然,顯然,他們沒辦法把神識透到如此遠的地方,護洞大陣看樣子只對席方平網開一面,而對他的兄弟卻是手下無情.

哥幾個加快腳步,朝著發出響聲的地方趕去.前行了五十多丈後,洞口猛一拐彎,一塊約五畝大小的空地出現在眾人的面前.空地的周圍,有五個洞口,天知道會通到那里去.空地上,五個穿著黑衣服的飛劍門弟子正祭著他們門派特有的青銅色的飛劍,朝著兩個穿著白衣服的云門澗修士不斷地進攻.那兩個云門澗弟子左支右拙,明顯的已是燈枯油盡,只是在勉力支撐而已.

看到席方平等八個,其中的一個較老的云門澗弟子臉上露出了喜色,大聲叫道:"八位道友,快來救我們."

五個飛劍門的弟子看到對方援軍突然來到,愣了一下,停下了進攻,聚在一起,滿含敵意的眼睛,死死地盯著席方平等人.

司馬晉如想也不想,拿著火雷盾就要沖上去,卻被席方平拉住了.剛才那個云門澗弟子的聲音他太熟悉了,正是前天晚上在訓練場谷口處講話的那個有著蒼老聲音的修士,而旁邊那個看起來只有四十多歲的修士,很可能就是前天晚上那個年青聲音的主人.這兩修士擺明了是其它門派派到云門澗的臥底,此番來靈蛇洞,也不是為了靈蛇膽而來的,只是想著借此次靈蛇洞之行把情報送出去而已.席方平雖然對云門澗沒有多大的好感,可是,也不想著云門澗任由其它門派擺布,所以,他想拉住哥幾個到別的地方去,要借飛劍門修士的手,把這兩個臥底干掉,多少也算是對張掌門器重自己的一個小小的報答吧.

只是,他拉住了司馬晉如,卻沒有拉住王雷等人.還沒等他說話,王雷等人就已經各執法器,義無反顧地沖了上去.席方平心下里微歎,王雷等人的性格他了解,他們七個都是熱血漢子,不會看著同門弟子受人攻擊而袖手旁觀的,這兩個臥底的命真大啊,竟然碰到了王雷等人,如果碰到的是其它同門弟子,估計他們理也不會去理吧.在靈蛇洞里面,各人顧各人,同門弟子之間都會為了爭奪靈蛇膽而互相殘殺呢.出洞的時候,劉寒等人只會看看你有多少顆靈蛇膽,而不會去想這些靈蛇膽是自己打的,是從別個門派弟子手中搶來的,還是從同門師兄弟手中搶過來的.

五個飛劍門的弟子原本是有可能從別的洞口逃走的,可是,他們沒有想到,王雷等人來得如此之快,根本就不打招呼,也沒有去問一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就直接拿著法器沖了上來.等他們想著要撤退的時候才發現,他們已經身處包圍圈中,哥幾個把他們團團圍住,各種法器滿天亂飛,不斷地朝著他們身上招呼,把他們的後路給斷了.

飛劍門的弟子比他們早進洞三個時辰多,先前早就已經跟其它門派的弟子拼過幾場了,再加上才剛剛跟兩個云門澗修士拼殺一場,本就已經是筋疲力盡了.而王雷等人休息了老半天,一直沒與人爭斗過,又服用了赤陽蜂漿,那精力充沛得很,再加上人多勢眾,才剛剛交手才一會兒,飛劍門的五個弟子就明顯處于了下風,只能象剛才的兩個云門澗弟子一樣,苦苦地支撐著.不過,他們明顯也曾經學過聯手對敵的一些陣法,再加上飛劍門是劍修門派,個人戰斗力本來就比其它門派的弟子強上一些,五個人防得密不透風,王雷等人一時之間,竟然無法攻進去.

王雷等人越打越是興奮,越打越是開心,正想著一股作氣把五個飛劍門弟子干掉的時候,一杆長箭,無聲無息地飛過眾人,紮在一個飛劍門弟子的胸膛上.那個弟子被箭上強大的力道撞得倒飛了十幾丈,一頭撞到了洞壁上,慢慢地倒了下來.現在的席方平,已經達到了引氣十一層,其體內靈氣跟引氣十五層的修士相比也差不了多少,把個穿云弓拉得滿滿的,箭上灌滿了靈氣,力道之強,是那個筋疲力盡的飛劍門弟子所無法抵擋的.那個飛劍門弟子身上的護體靈氣如一張破紙一樣被穿云箭輕易擊破,穿去箭正好擊中其心髒,箭上所含靈氣,瞬間擊碎了那個飛劍門弟子的心髒,當下就要了他的小命.

席方平的聲音在山洞里顯得有些兒陰森森:"哥幾個,既然已經開打了,手腳就得利索著點兒,我們還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呢."

席方平一擊成功,讓王雷等人士氣大振,攻勢也越來猛了.而剩下的四個飛劍門弟子,顯然沒有想到看似只有十一層修為的席方平卻有著如此大的殺傷力,心慌意亂之下,防守的漏洞也大了不少.當第二個修士倒在席方平穿云箭下的時候,剩下的三個飛劍門弟子終于無法支撐下去,紛紛倒在王雷等人的法器下.

王雷氣喘籲籲地罵道:"媽的,這幾個飛劍門的弟子還真是強悍,我們七個人圍他們五個,竟然擊不破他們的防禦圈,要不是席兄弟的穿云箭厲害,我們今天得費多少手腳才能把他們干掉啊."

司馬晉如一邊搜索著五個飛劍門弟子身上的東西,一邊笑著說道:"飛劍門是個劍修門派,引氣期的弟子一般都要比別個門派的同階弟子強上一些,不過,一旦進入了凝氣期,他們就不占任何優勢了,如果進入了結丹期,同階修士之間發生爭斗,他們一般要處于下風."

等席方平撿回了兩杆穿云箭後,哥幾個已經把戰場打掃好了.五個飛劍門弟子的身上,竟然掛了九個儲物袋,這五個飛劍門弟子的殺性還真是強啊,才不過一會兒時間,就有四個修士死在他們手中了.哥幾個看了一下儲物袋里的東西,個個臉上露出了喜色.儲物袋里面除了一些法器,總數量達一千塊的下品靈石以及一些草藥和私人用品外,竟然還有五顆蛇膽.五顆蛇膽啊,這說明,只要能夠走出靈蛇洞,哥八個中已經有一個鐵定能夠得到凝氣丹了.

席方平轉過頭來看了年地,剛才的兩個云門澗修士早就已經不見蹤影了,他不由得奇怪地問道:"哥幾個,有誰發現剛才兩個師兄弟去那里了?"

張逸點了點頭,指著旁邊的一個洞口說道:"我們剛沖上去的時候,我正好看到他們從那個洞口跑走了."

王雷氣得朝地上吐了一口口水:"媽的,還什麼狗屁師兄弟,我們在這里替他們拉死拼活的,他們倒好,一開打就撥腿逃走,這年頭,修士們越來越不值得信任了.還是哥幾個好啊,不管是死是活,都要呆在一塊."

席方平無所謂地說道:"人各有志麼,他們既然不想著跟我們在一起,我們也不要勉強了.這樣吧,既然他們兩個是從那個洞口跑走的,我們就換個洞口吧,我可不想著跟他們再見面."

剛才說話的時候,席方平已經透出了神識,掃瞄了一下附近地區,他發現,那兩個云門澗的弟子並沒有走遠,而是呆在離自己約一百五十丈左右的地方.而且,跟他們在一起的,起碼還有二十個修士.他無法肯定對方是不是自己的師兄弟,說不定是接應兩個臥底來的.一旦哥幾個撞了進去,揭露了他們的秘密,那麼,對方必定要殺人滅口,一場激戰在所難免,他可不想著打這場不知所謂的架.

席方平從儲物袋里面掏出了一瓶赤陽蜂漿,讓哥幾個分別服下,恢複一下體力.反正他這次從渾元宗內帶出來的赤陽蜂漿多達百瓶,足夠哥幾個喝個痛快了.席方平一向對身外之物不大放在心上,在兄弟鏢局的時候就是這樣,他的東西是哥幾個的,哥幾個的東西,他拿起來一點兒也不會感到不好意思.

稍微休息一下後,席方平帶著哥幾個,隨隨便便找了一個看起來不大不小的洞口,鑽了進去.剛開始的時候還好,這洞口跟別的洞口一樣,上有夜光石,旁邊有無數的小洞穴,小洞穴里面空無一物,靈蛇都不知道跑那兒呆去了.

可是越走,席方平等人就越覺得不對勁,他們整整走了半個時辰,以他們那充沛的體力,估計都走過五六里地了,卻還沒有走到盡頭.更讓席方平奇怪的是,洞邊,即沒有靈蛇的尸體,也沒有修士的尸體,甚至于連打斗的痕跡都見不著,好象,這個地方從來就沒有人來過一樣.

席方平心里頭感到不對勁了,他可是知道得很,靈蛇洞的洞口再多,可是,一下子湧進一千五百多人,而且,每個人都盡量避免跟其它人走在一塊,這就意味著,只要有洞口,就可以有鑽進去.可是,這個洞如此的長,而好,好象沒有任何的痕跡,只能有一個解釋,有人故意把洞內的痕跡給消去了,說不定在里面布下了天羅地網,等著修士們自投羅網呢.

上篇:正文 第三十九章 進洞     下篇:正文 第四十一章 埋伏(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