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化龍道 正文 第五十五章 任務  
   
正文 第五十五章 任務

席方平走上前去,這才發現張掌門和劉寒兩個人,正圍著一張大方桌不斷地打量著,間或還低聲商量了一下.這張方桌相當的大,長有兩丈,寬達一丈多,方桌上用木頭,石頭,泥巴等,擺出了云門澗方圓三千里內的所有地形地貌,相當的逼真.估計也只有象云門澗這樣,天天都在思量著如何擋住赤城山進攻的修真門派,才會把周圍的地形堪探得如此細致入微吧.

席方平一眼就發現了,云門澗就在方桌的中心位置,云夢山就在其西北方向,而天池則在其東面一千里處,也處于云門澗的傳統勢力范圍內.云門澗的東北方向邊緣處,正是他出身的青狼鎮.不過,那青狼鎮好象已經脫離了云門澗的勢力范圍,屬于三不管的地帶.

方桌上挺著約四五十把白旗,特別是在云門澗附近,白旗的密度相當的高,很顯然,那些白旗,代表著云門澗現在所控制的地盤.除此之外,上面還插著二十一把小黑旗,這二十一把小黑旗的范圍就廣了,遍布方桌的各個角落,但主要是在邊緣地帶,這應該是已經被赤城山所控制的地方吧.

張掌門指了指在天池城東北面的一把小黑旗,問席方平:"席師侄,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

席方平搖了搖頭,他平日忙著看書養虎獅獸,對云門澗的事情不管不問的,那里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啊.

張掌門的臉上露出了憂色:"這是我們云門澗八大種植園之一的翠櫳峰種值園,相信席師侄也略有耳聞吧."

席方平點了點頭,原來,這就是王雷等人曾經提起過的翠櫳峰種植園啊.云門澗有八處種植園,四處大的全部在山門之內,四處小的,則分布在山門之外.這八處種植園,每年可以給云門澗帶來百多萬塊靈石的收入.云門澗雖然僅列十大門派之末,可是,平常的開銷也大得驚人,一年沒有三百萬塊靈石,根本就支撐不下去.而八大種植園,不但滿足了云門澗對靈藥的需要,而且,還支撐了近半的開銷,由此可見,這種植園對云門澗來說有多重要了.翠櫳峰種植園,在八大種植園中只不過是個小字輩,每年也僅給云門澗帶來五萬塊左右靈石的收入,但是,卻提供著云門澗一般弟子所需的大部分低檔次靈草,對云門澗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看來,張掌門把自己叫來,是跟這翠櫳峰種植園有關的了.

張掌門接著說道:"這翠櫳峰種植園面積達三百多畝,雖然園內靈氣相對來說要弱一些,只能種植一些不起眼的奇花異草,但是,黃精丸所需原料,全部是出自那里的.黃精丸是一般弟子能夠分到的唯一一種丹藥,也算是個重要的戰略物質.因此,我特別派了一個凝氣初期的修士,帶著二十個一般弟子管理兼看守翠櫳峰種植園.五天前,赤城山翠櫳園發動了突然襲擊,二十個一般弟子全軍覆沒,只有管理的那個凝氣期弟子重傷逃回.那個管理的凝氣期弟子叫司馬晉如,也就是跟你一塊兒進靈蛇洞的那個新晉凝氣期弟子司馬晉如,聽說,跟你的關系相當的不錯吧."

席方平的腦袋嗡了一下,司馬晉如,是司馬晉如受了傷,是自己的好兄弟司馬晉如.席方平的火頭騰騰升起,他對云門澗一來就沒有什麼留戀,云門澗是勝是敗,是存是亡,他並不怎麼放在心上.可是,司馬晉如就不同了,他可是自己的兄弟啊,是自己好不容易才結識到的好朋友之一,是他仍然呆在云門澗的最大因素.赤城山的弟子們竟然敢對自己的兄弟下手,也怪不得咱席方平跟你們耗到底了.

席方平深呼吸了幾下,好不容易平靜了一下心情,淡淡地問道:"掌門師伯,司馬兄現在怎麼樣了?"

張掌門明顯地感覺到了席方平的心理變化,他的臉上露出了微笑,這正是他希望看到的,也只有這樣,才能夠把席方平的戰意真正地激發出來.要知道,在云門澗內,席方平可是一個特殊的存在啊,雖然只有引氣十五層的修為,可是,卻把虎獅獸管得服服帖帖的.兩只虎獅獸聯手,完全可以當一個結丹初期修士使用,這可是一個相當強大的戰力啊.

張掌門的臉上,裝出了痛惜之情:"司馬道友受傷甚重,不過並無性命之憂,我們給他上了最好的藥,還給了他不少靈藥,相信用不了一個月,他就可以全愈了.此次,司馬道友表現得相當不錯,在處于極端劣勢的情況下,竟然還擊傷了一個凝氣初期修士,擊斃了六七個赤城山的引氣期弟子,多少也算是給我們云門澗爭回一口氣了."

一聽司馬晉如性命無憂,席方平這才松了一口氣.想了想,席方平問道:"掌門師伯把我叫來,是不是想著讓我去翠櫳峰一趟?"

張掌門還沒有回答,劉寒卻搶著說道:"不錯,我們正是有此打算.現在兩派已經真正開打,我派的結丹期以上修士正閉關養精蓄銳,准備著與對方的高階修士一搏,在高階修士這一塊,我們不見得落于下風;但是,我們在凝氣期修士這一塊,明顯的弱于對方.門內現有的凝氣期修士,除了負責各方面的事務外,有的還得負責主持護山大陣,根本就走不開.而且,赤城山對此次戰斗已經策劃了很多年,可以肯定的是,我們門派內的凝氣期修士的所有資料,都被他們所掌握了,一旦出去,很可能遭到有針對性的攻擊,所以,我們才想到了你."

張掌門接過話來說道:"現在,云門鎮的凡人和散修都已經漸漸撤離,你可以混在散修中間離開云門澗,沒有人會注意到你的.你雖然只不過是個引氣期弟子,可是,卻能夠使喚得動虎獅獸,其戰斗力遠比一般的凝氣期弟子強得多了,相信,你可以給翠櫳峰的赤城山弟子一次致命的打擊.當然,此行危機重重,我們也不想著硬逼你去,只是,我希望席師侄你不要讓我失望,不要讓你的好朋友司馬晉如失望."

席方平並沒有立刻答應,而是看了看方桌上的東西,奇怪地問道:"掌門師伯,我可以問一下嗎?為什麼西,北,南四個方向的據點被赤城山的占領了很多,可是,東面的卻只有三處地方被占?"

劉寒點了點頭,對席方平的觀察力表示贊許:"沒錯,這正是赤城山圍三面,留一面的陰謀.赤城山並不想著把我們全殲,他們只想著把我們逼走,獨占云門澗這個風水寶地而已.一旦我們根基不在,云門澗對赤城山也就構不成任何威脅了.所以,他們留下了一面,只不過是想著誘我們逃跑而已.席方平,如果你答應接收這個任務的話,事成之後,我們可以答應你提出來的任何要求,只要這要求不致于太過份就行了.連著一個月,云門澗都處于被動挨打的局面,我們很需要一次大的勝利來提升士氣,而這,就看席方平你的了."

"任何要求?"席方平愣了一下,這個條件也實在是不錯了,如果他干掉了翠櫳峰的赤城山弟子,那麼,自己是不是可以把虎獅獸據為已有?這個要求不算是過份吧.想了想,席方平說道:"掌門師伯,請問,我的真正任務是什麼?總不成只是為了殺幾個赤城山的弟子吧."

"那當然不是,如果只是為了殺死幾個赤城山弟子,你留在這里,所起的作用會更大一些,"張掌門搖了搖頭:"翠櫳峰的奇花異草,總價值達十幾二十萬塊靈石,你的任務就是把這些靈草帶回來,實在帶不回來的話,就把它們毀掉,反正不能讓它們落入赤城山的手中,白白提升了他們的實力."

"有時間限制嗎?"

張掌門搖了搖頭:"沒有,沒有任何的限制,你盡可以根據實際情況做出決定.完成任務後你就馬上回來,如果你回來的時候,云門澗已經被赤城山所包圍,那麼,你就留在外面,見機行事,想協助我們守山門也行,想襲擊對方的據點也行,總之,只要你在外面搗蛋,讓對手不能集中注意力于攻山,你就算是立下大功了."

席方平考慮了好一會兒,這才點了點頭:"可以,我可以去翠櫳峰一趟,我不能讓對方白白欺負了我的朋友.不過,還請掌門提供一些東西.第一,我需要幾件低階靈器."

張掌門輕輕一拍腦袋:"哦對了,我忘記了你雖然只不過是個引氣期修士,可是,身體特殊,體內的靈氣遠超一般的引氣十五層修士,應該使得動低階靈器.倉庫里面還有一些低階靈器,到時候你去找幾樣順手的就行了.不過,以你的修為使用低階靈器,頂多只能支撐一刻鍾左右,你得慎用啊."

席方平呵呵一笑,他當然不能告訴張掌門他擁有玉蜂漿,就算體內靈氣用完了,喝一滴下去,立刻又是龍精虎猛了.也正是因為玉蜂漿的數量足夠使用,他才會索要幾樣低階靈器來防身.

席方平從儲物袋里面掏出了穿云弓和四杆穿云箭,說道:"這是晚輩最喜歡的法器,象這樣的偷襲戰,穿云弓是最適合不過了,用來對付引氣期的修士,簡直一殺一個准.只是,我手頭上只有四杆箭了,其余的,全部在靈蛇洞內用光,還望張掌門能夠給晚輩多配備幾杆."

劉寒接過了穿云箭看了看,微微點了點頭:"這只不過是一件極品高階法器而已,沒啥了不起的,我們門內有幾個出色的制器師,制造出來的法器,絕對不會比這差.這樣吧,我讓他們專門給你制造一些,用的材料比這還好,保管更加好用."

席方平點了點頭:"劉師祖費心了,只是,還請劉師叔祖告訴制器師,別箭在做記號,而且,要造得跟以前的穿云箭有所不同,至少,要在表面上看起來有較大的差異.晚輩曾經在靈蛇洞中用這穿云箭干掉了好幾個赤城山的弟子,我怕他們仍然記得."

劉寒點了點頭:"你放心好了."

席方平這才說出了自己的最後一個要求:"還請師伯賜幾張高級中階風遁符,以便出事的時候可以逃跑."

"高級中階風遁符?你不是有虎獅獸麼,它們的速度可不比使用高階中階風遁符差啊."張掌門奇怪地問道.

席方平搖了搖頭:"這不一樣,掌門師伯.我在云門澗殖養虎獅獸成功的事情,赤城山肯定已經知道了,所以,除非逼不得已,最好是不使用虎獅獸,讓對方摸不著我的底細.如果一開始就把虎獅獸拿出來,那麼,可以肯定的是,赤城山一定會派上有實力的弟子專門來對付晚輩,晚輩就無法進退自如了."

張掌門點了點頭:"席師侄不愧是在俗世押了好幾年鏢的人了,考慮的就是周到,在行兵布陣上有著自己的一套.好,我答應你了,你離開之前,我會給你十張高級中階風遁符的,我想,這應該足夠你跟赤城山弟子糾纏一陣子了."

再商量了一些事情後,席方平這才被帶去挑靈器了.他對劉寒和張掌門的想法,多少有些了解,所謂的翠櫳峰種植園,只不過是個幌子而已,云門澗再窮,也不會為了十幾二十萬塊靈石,而搭上了兩只六階妖獸的.劉寒和張掌門顯然已經預料到了戰局的發展,云門澗根本就沒有實力跟赤城山硬碰硬,只能憑著護山大陣硬抗,等著映月宮的到來.而按照往常的習慣,映月宮是絕不會提前到來的,他們會等到雙方打得筋疲力盡的時候才來.也因此,開始的時候,云門澗必然處于被動,必然會被團團圍住,這個時候,如果云門澗在外圍還有一只有著相當力量奇兵的話,將對戰局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而席方平,正是這支奇兵的最佳人先.席方平只有引氣十五層修為,一點兒也不引人注目,可偏偏他能駕馭虎獅獸,赤城山的凝氣期弟子碰上他都只能自歎倒黴.赤城山在高階修士方面並不zhan有優勢,也就是說,一旦圍山開始,赤城山的高階修士也是無法動彈的,如果他在外面不斷搗蛋的話,赤城山的凝氣期力量將被分出很大一部分來防范他席方平,如此一來,云門澗的日子就將好過許多了.劉寒和張掌門都是老奸巨滑之輩,他們想出來的主意,是絕對不會錯的.所以,他們才會如此大方地讓席方平去找幾樣低階靈器,如此大方地送席方平十張高級中階風遁符.要知道,單單這十張高級中階風遁符和幾樣靈器,其價值起碼就有幾萬塊靈石,那可是一筆相當大的數目啊.

席方平跟在一個引氣期弟子後面,走進了專門儲存著靈器的倉庫里.這個倉庫就在藏書閣附近,而且,多少也算是門派重點,張掌門派了起碼二十個引氣期弟子和兩個凝氣期弟子輪流監守.畢竟,這里存放著好幾百件各階靈器,是云門澗好不容易才積攢起來的.戰斗中損壞靈器是相當正常的事情,如果沒有足夠多存貨的話,到時候那些凝氣期弟子保不定只能用法器應戰了.

倉庫渾入地下,共分三層,越往下面的,靈器的品質就越高.一層存放的是低階靈器,二層存放的是中階靈器,三層自然放著高階靈器了.席方平被帶到了一層,這里的靈器最多,足足有兩百多件,這說明,在云門澗的凝氣期弟子當中,還是初期修為的居多啊.

負責守庫的弟子顯然知道席方平的身份,對他相當的客氣,向他一一介紹各種靈器的功用及使用辦法.兩百多樣低階靈器啊,把席方平的眼睛都看花了,要知道,在云門澗,除非你是有著較大潛力的凝氣期弟子,否則,頂多只能按照修為分配到一樣靈器,可是,此次張掌門竟然讓他要幾件就挑幾件,大方到了讓席方平都感到吃驚的程度.既然張掌門如此的大方,席方平也不想著客氣,當然是要好好找幾樣了.俗語說得好啊,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反正云門澗又不是他心目中的真正的家,對他來說,云門澗也只不過是個過路的門派而已,這樣的機會席方平如果不把握的話,白在俗世間混那麼久了.

上篇:正文 第五十四章 火龍蜥     下篇:正文 第五十六章 豐海市(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