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化龍道 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章 劫道(下)  
   
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章 劫道(下)

,了方平看著那家伙.微微搖了搖頭!前輩,干眾行…辦…算是個老手,已經無藥可救了.既然如此.那就讓晚輩送你們上路吧."

話音網落,兩只雙翼天馬,就出現在席方平的身邊,天馬的背上,各騎著一只手勢鐵棍,興奮得呱呱亂叫的紅臉雪稀.

兩個家伙臉上的笑容頓時凝固.他們想也不想,調頭就走.這可是兩只十二階妖獸和兩只十一階妖獸啊.一只十二階妖獸就可以把他們打得滿地找牙,一下子出現了四只,他們那兒有不跑的道理呢.

雙翼天馬發出了一聲長呤,隨後.朝著已經逃出視線的兩個家伙直追了過去.席方平慢慢地從地上站了起來.這場戰斗的結果,他用腳趾頭都想得出來,根本就用不著擔心.席方平抬起頭.疑惑地朝著飛仙城方向望去,剛才幾個家伙互相爭斗的時候,他就已經感覺到了,在離此不遠的地方,有一個家伙一直在窺探著自己.這個家伙的修為估計只有元嬰中期左右,可是,他應該練有某種隱匿氣息的神通,連光頭修士都沒有感覺到.席方平對修士的神識特別敏感,可是,也只能隱隱約約感覺到.

到底是誰在窺探著自己呢?席方平想了想,嘴角處掛起了一絲冷笑.很顯然.應該是飛仙門的人,說不定就是萬修本人.剛才在交易會上時,席方平就感覺到了,萬修身上的氣息特別奇怪,若有若無,若隱若現,與其它修士不同,不是身上有著某種寶物,就是擅長隱匿行蹤的高明神通,看來,這個萬修表面上負責萬寶堂的日常事務,很有可能另有重任.估計就是萬寶堂情報收集方面的主事之人.

萬修為什麼會跟在自己後面呢?很顯然,他對自己的來曆相當感興趣,想要從一些珠絲馬跡中,探明自己的底細.只是.自己可是打滅魔星那邊來的.與這里的修真界八杆子都打不著,估計萬修會為此傷透腦筋了吧.既然萬修對自己好象沒有什麼惡意,席方平就不准備追究了,獨還想著跟萬寶堂做上幾筆大生意.還想著從飛仙門那兒弄到大量的靈石,探聽到一些消息.因此,這事兒就忍了吧.

才不過半柱香功夫,雙翼天馬就回來了.回來的時候,兩只紅臉雪抑的手上,還各拿著一個儲物袋呢.對于紅臉雪稀的靈智,席方平還是相當贊賞的,別的仙界遺獸,是絕對想不到要把儲物袋帶回來的,可是紅臉雪猜想到了,也這樣做了.難怪,一百零八種仙界遺獸中,也就紅臉雪抑懂得使用法寶,他們的聰明,在仙界遺獸中獨樹一幟,真要論起來,紅臉雪稀對席方平的作用.並不比一品仙界遺獸差多少.

透出神識,探測了一下儲物袋,里面的東西不多,連靈草帶丹藥奉制器材料,總加起來,估計也只有二三十萬塊靈石而已,這樣的財產.對于一個元嬰中期修士幕說,的確是少了點兒.在其中的一個儲物袋里面,席方平發現了一塊指甲蓋大小的東西,那玩意兒,無色透明,晶瑩別透,跟極品靈石似的,相當好看,其內含有大量的冰系靈氣,入手處寒冷無比,連席方平這樣的特殊體質,都有點兒承受不了.

席方平把那東西放入儲物袋中.然後.閉上眼睛,把渾元宗的典籍仔細地回憶了一遍後.微微地點了點頭.沒錯,是玄玉.玄玉在滅魔星上從來就沒有出現過,可是,渾元宗的典籍,對此卻有著詳細的記載.說穿了,玄玉就是極品的太陰石,但凡在優質的太陰石礦中,一般都可以找到玄玉的.只是,玄玉跟太陰石,又有著相當大的差距.太陰石的使用受到了極大限制,只有與某些冰系的妖獸之骨相配合,才能發揮出其真正的作用來,要不然.太陰石也就只不過是贊通的制器材料而已.算不上什麼好東西.可是玄玉就不一樣了,只要在法寶中加入一定量的玄玉,那麼,法寶的威力就會大增,擊出時會帶著可怕的寒氣,如果玄玉的比例合適的話,那寒氣,甚至于可以直接把一個同階修士凍僵的.就拿席方平手中的雷棍來說吧.雷棍也算是一件古寶了.重達兩萬斤,里面摻進了近二十斤的庚精,威力相當大.可是,如果往里面加入二十斤玄玉的話.那麼,雷棍擊出時不但無聲無息,可以瞬間爆發出極強的破壞力,還可以利用寒氣,傷人于無形之中.如果席方平把二十斤玄玉摻入雷棍之中,他甚至于有能力僅單雷棍跟元嬰初期修士斗個旗鼓相當了.

一直以來,席方平就感覺有點兒怪,渾元宗典籍中記載的相當多東西.都是滅魔星上所沒有的,那些渾元宗的前輩,是怎麼知道這些稀奇古怪的東西呢?現在席方平總算是想明白了,很顯然,渾元宗的前輩們.曾經在角宿星等一些星球上活動過,說不定角宿星就曾經是渾元宗的下屬星

, 萬哪,只不討是因為傳送陣被破的渾示宗的前輩們不得承伏邯了對角宿星的統治,也使得天靈派撿到了便宜,把這個靈氣格外濃郁的星球據為已有.想到這里,席方平心下里淒涼.如果渾元宗一直保持著對角宿星等星球的絕對控制,估計烏木那個老家伙就不敢下手了,他們也怕遭到可怕的報複.也正是因為渾元宗放棄了對這些星球的統治,使的其實力大減,多年之後,甚至于只剩下大貓小貓三兩只,那個烏木真人這才毫無顧忌地盤算起渾元珠來了.冥冥之中,這一切好象自有定數吧.

既然這里可能曾經是渾元宗的的盤,那麼,如果把天靈派的人趕出去.對渾元宗的前輩們,也算是有一個交待了.想到此,席方平心中不由得一陣熱血沸騰.幾百年來,他一直把心思放在如何找到開天斧身上.可是,細想一下,其實.席方平還是有很多事情可以做的.如果恢複渾元宗在角宿星等地方的統治,那麼,自己尋找起開天斧來,不是也多了不少幫手麼?再不濟,也得想辦法通過那個傳送陣,讓滅魔星與角宿星互通有無,如此,對雙方都是一件大有利的事情吧.

好一會兒,席方平這才冷靜了下來,他想到了一個現實的問題,雙方的力量相差太大了,根本就不在一個級刷上,憑著席方平的實力,想要動搖天靈派在這片星域的統治.想要推翻天靈派,就算可能,沒有幾千上萬年,也做不到啊.看來,此事還得從長計較,先探聽到了開天斧的消息後再說.

席方平計較停當後,把兩個儲物袋內的東西裝進自己的腰帶後,又在附近找了老半天.把被擊毀肉身的三個元嬰初期修士的儲物袋都找到手了.細查了一下,席方平還是相當滿意的,最起碼,他得到了價值約三十萬塊靈石的東西.這些東西,對于富得流油的席方平來說不算啥,可是,席方平知道得很,高山都是一粒一粒沙子堆起來的,就算只是一塊靈石,也能發揮其應有作用的.

收拾好了東西後.席方平這才朝著飛仙城直飛了過去,他相信,經過此戰之後,那些對自己懷有異心的人,會暫時消停一眸子的.也是.十個追趕他的修士中,有三個莫名其妙就消失了,那些家伙就算是再貪心,也得估量一下,自己的腦袋瓜子是不是比這三個元嬰中期的修士更硬一些,更經得住打擊.

比., 萬

飛仙城內城的一個被護法大陣重重保護的房間里,坐著五個胡子都花白的家伙.論起修為來,這五個家伙並不比一般的元嬰末期修士強多少,論起進階的潛力來,他們比那些年青的元嬰末期修士還要差上不少.可是論起管理一個大門大派出所批驗來.飛仙門內能勝得過他們的.還真就找不出來,他們,就是飛仙門的實際統治者,在門內被稱為大長老,飛仙門的一切命令,都是這五個大長老經過商量後傳出來的.

角宿星上各個門派弟子的等級.與滅魔星不大一樣.引氣期的修士.根本就不算弟子.只不過是雜役而已.而且.他們收的雜役,起碼都是地靈根以上的,都是可以輕松進階凝氣期的.凝氣期的家伙.才有資格被稱為弟子,而結丹期的呢,則一般是稱為執事.只有到了元嬰期之後,才會被稱為長老,而長老中德高望重的,就會被稱作大長老.真算起來.這些大長老,其實跟滅魔星上太上長老所起的作用差不多.

大長老一般不去管幫內的具體事務.可是,但凡大事,沒有經過大長老的同意,根本就無法執行.

此時,身為元嬰中期修士的萬修,就恭恭敬敬地站在五個大長老的面前,把所探聽到的一切,一五一十的向大長老彙報.那五個大長老認真地聽著,時不時地打斷一下萬修.查問一下其中的細節:"自席方平拿出兩棵七千年份的靈藥後,屬下就知道有人對席方平起了殺心.說老實話,我敢肯定.在場的人中.起碼有一半以上起了殺心.只是.席方平既然能夠如此大大方方在拿出七千年份的靈藥,肯定是想到了這一點.並且,有持無恐.所以,起了殺心的人不少,可是,真正將之付之實施的,卻只有那十個人而已.

交易會一完,屬下就用大長老們賜予的云靈佩遮蔽住全身氣息.悄悄地跟在席方平的後面.屬下發現,那十個元嬰期修士把席方平截在離飛仙城約兩千里遠的一個平原上.當時屬下就在離他們約五里遠的高空中.那里發生的一切,屬下看的明明白白.

才開始的時候,一個元嬰中期的光頭修士朝著席方平揮出了一道白光.那白光有著元嬰初期修士全力一擊的力量,連屬下都無法輕輕松松地接下,可是,席方平的身上突然間冒出了一套灰蒙蒙的盔甲 正好把白光擋住了,連氣都沒有喘一下.盔甲擋住攻擊口 就罩住席方平今身屬下認真地看了好會兒.可略肯賀的是.那盔甲的防禦能力相當高,有可能是靈寶,或者,最起碼也是極品的古寶

"等等"中間那個紅臉的老頭子打斷了萬修的話:"你敢肯定,那是件靈寶或者極品的古寶?"

"是的,屬下敢肯定".萬修點了點頭,毫不猶豫地說道:"席方平只不過是一個結丹初期修士.以飛行速度來看,他的實力估計可以跟結丹末期修士一比高低.可是.他卻輕輕松松地接下了相當于元嬰初期修士全力一擊的那道白光,由此可以肯定,那件盔甲來曆不

一個黃臉的老頭子搖了搖頭.有點兒懷疑地說道:"不可能啊,整個角宿星上,擁有古寶的門派倒是不少,你的那件云靈佩,就是一件下品的古寶.可是,擁有靈寶的門派.近萬年來,從來就沒有聽說過.以前角宿星上也有幾件靈寶,可是.都被天靈派強行要走了."

那個紅臉修士點了點頭:"說的是,別說一向以橫征暴斂而著稱的天靈派了,就是一向寬厚對待附屬門派的黃龍門,道德宗等幾個擁有幾百個星球的超大門派,也不會允許附屬門派中擁有可以威脅到他們存在的靈寶.只是,黃龍門等門派不會象天靈派那樣直接派兵上門來取.而是用古寶以及大量的東西去交換而已.天靈派.黃龍門,道德宗等幾個旗鼓相當的門派,手頭上所擁有的靈寶都不是很多,頂多也就二三十件而已,不可能拿出一件給一個結丹初期修士吧."

一個臉色有點兒發綠的老頭子皺著眉頭,悠悠地問道:"師兄的意思是,這個席方平是來自那三個高高在上的門派?"

比., 萬比北

五個老頭子對視了一下,情不自禁地打了一個寒戰.那三個門派.對他們來說,實在是有點兒高不可攀,擁有數千甚至于上萬個星球.門內弟子數量簡直多不勝數.就連他們的主子天靈派,在這三個門派面前,都只能夾起尾巴做乖孫子.更何況他們呢.人家伸出一個小拇指,就可以捏死百兒八十個象飛仙門這樣的門派了.

好一會兒,綠臉老頭這才輕輕地說道:"有點兒不大可能吧.那三個高高在上的門派,也沒有如此之多的靈寶啊,他們丹內的化神期弟子妾達萬個,就算有靈寶,也不會任由一個結丹期修士執有吧.唯一的可能就是,席方平是那三個門派中某個卓門的嫡系弟子,或者是肩負著重大使命的."

一個沒有說話的一個臉色蒼白的老頭子搖了搖頭,說道:"那三個,掌門執掌大權都有三五千年了,他們的嫡系弟子在整個修真界都是跺跺腳地動山搖的角色,最小的弟子估計也已經是化神期以上了,根本不可能擁有一個結丹期的弟子.也就是說,只有後面一個可能.席方平是肩負著特殊使命來的

"一個如此大門派的結丹期弟子.會為了什麼使命,來到角宿星這樣一個對他們來說如雞肋一般的星球呢?"紅臉老頭默默地念叨了幾平,臉色突變,跟其它四個老頭對視了一下,聲音都有點兒顫抖起來:"難道.是為了天獅星域?.

黃臉老頭肯定地點了點頭:"沒錯.也只有天獅星域,才能引起那三個門派的注意.天獅星域是修真界剛剛發現的一個星域,擁有近兩百顆星球,而且都是靈氣濃郁,資源極其豐富的星球.據我們所知,單單比角宿星大,條件要好上幾倍,幾十倍的星球,在天獅星域內就有三五十顆.可以說,誰占領了天獅星域,誰的實力就將獲得巨大的提升.現在,黃龍門和天靈派為了爭奪天獅星域,已經打上近千年了,雙方死傷慘重,但誰也不願意後退.看來.黃龍門和天靈派後面的靠山,也准備著出動了.

綠臉老頭的臉上,滿是懼容:"這三個大門派都出動了,修真界.難道又要掀起一股腥風血雨?數萬年來,整個修真界激斗不斷,好不容易才消停了四五千年,沒想到.為了一今天獅星域,又要開啟戰端了?.

好一會兒,那個紅臉老頭這才說道:"這不關我們的事情,我們也沒有能力加入戰端,以我們的實力.就算想要參于,也沒有一個門派會搭理我們的.我們唯一可以做的事就是,如何逃過這一劫.或者,如何利用這個,機會,讓我們飛仙門的實力有一個巨大的提升.我們也不要求獨占角宿星.我們只要求讓自己多一些地盤,多一些權利就行了.我們給天靈派當了一萬多年的狗,而且是那種吃不飽穿不暖的狗,我們.不想著再當下去了."

說完,紅臉老頭轉向萬修,輕聲說道:"萬修,接著說下去."

上篇: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 劫道(上)     下篇: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大長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