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化龍道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三章 攻占梅花城(下)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三章 攻占梅花城(下)

忍索間.收拾戰場的活兒已經結束了.收獲還是不錯珊:請大量的儲物袋,法寶,丹藥外,單單靈石就有四億塊,真靈門的修士,相對來說還是比較富的麼.所有伙計的嘴都合不上了,窮了百多年,一下子見到了這麼多的靈石,對這些伙計來說,簡直是被天上掉下來的餡餅給直接砸中了.想不高興都難啊.

古靈益樂得眉開眼笑,硬拉著一向沉默寡言的樸文圭,跑去清點戰利品去了.他對自己的手下可是清楚的很,如果不去監督的話,保不定.有相當一部分法寶和丹藥會被伙計們裝進腰包的.古靈益對自己的老板可是熟悉得很,偷偷裝進腰包可以,但是不能裝得太多,大部分的東西,可是要拿來出售的.

謝赫並沒有如往常那樣去清點戰利品,而是陪在席方平身邊,輕輕問道:"老板,接下來我們是不是要去梅花城?"

席方平點了點頭:"梅花城是當然要去的,不過我想,我們估計用不著去碰那可怕的城牆了."

謝赫的臉色一變:"老板,你是說.梅花城內的駐軍出動了?"

席方平點了點頭:"沒錯,我已經探測到了,離此三百里遠,也就是離梅花城約五十里遠的地方,出現了一支數量龐大的部隊,據我估計.應該有二十萬左右,只是,修為都只不過是凝氣期左右,用不著擔心."

謝赫奇怪地看了一下席方平:"老板,你只不過是元嬰初期的,按理說,你的神識放不到那麼遠的地方啊,連我都探測不到,那麼遠的地方.只有元嬰末期的人才可以做到.

席方平愣了一下,他沒有想到,自己竟然在這個小問題上漏出馬腳了.苦笑了一下.席方平輕輕地說道:"謝道友,你知道就行了,我本來就有元嬰末期的實力,如果單打獨斗的話,元嬰末期的修士不一定能夠打得過我,我剛才就跟駐梅花城的部傑硬打了好一段時間,在沒有祭出本命法寶的情況下,依然打了咋.旗鼓相當."

謝赫點了點頭,不說話,這個老板身上有很多神秘的地方,還是不要多問為妙.他既然出身那個最最強大,煉制丹藥最最出色的渾元宗,自然有著一套可以讓自己越級挑戰的本事. 席方平呵呵笑道:"謝道友.我先行一步了,你帶著手下,隨後趕來.估計還來得及去收拾一下戰場."

說完,躍上半空,朝著梅花城方向急趕而去.看著席方平遠去的身影,謝赫苦笑了起來.堂堂席記商行一千個身經百戰的伙計,在找著了老板後,卻發現自己最主要的任務竟然是打掃戰場,這還真有點幾諷刺意味啊.顧不得多想,謝赫立匆下令把部隊組織起來,排成整齊的隊形,朝著梅花城慢悠悠地趕去.他們用不著飛太快的,總得給席方平一點兒時間,讓他把活兒辦完了再說吧.

等謝赫率隊趕到地頭的時候.戰斗早就已經結束,戰場上沒有一介,活人,地面上是堆積如山的尸體,在尸體中間,偶爾還可以看到幾只寒冰蠍和青翼蛇.謝赫心中駭然,百多年不見,席方平的實力又見漲了.二十萬凝氣期的修士,竟然在如此短的時間內被消滅乾淨,由此可知,席方平肯定是派出了數量和修為上都占有絕對優勢的妖獸大軍了.謝赫微歎了一口氣,現在的席方平,殺性好象越來越大了.以前他會保存一下實力,慢慢地干掉對方,可是現在,竟然一出手就是全力.謝赫不知道席方平手中有多大的實力,不過.由此可以判斷出來.他的實力,絕對不會在以前的飛仙門之下.

透出神識,探測了一下五十?外的梅花城,謝赫發現,梅花城早就沒有了以前喧鬧,這座曾經給飛仙門余黨造成無數麻煩的堅城,同樣沉寂在一片死寂中,只有在城中心處.謝赫發現了自己老板的氣息.搖了一下頭後,謝赫命令手下把戰場上的東西都收拾好後,再進入梅花城接著收拾,他則帶著古靈益和樸文主,飛向了梅花城.

城中一處高大的樓房內.席方平正盤膝坐著,他的面前,擺著一付茶具,縷縷茶香從茶杯內升起,充溢著整個房間.房間外面,一片的血腥氣,十萬真靈門修士的尸體,躺在梅花城的大街小巷,他們不是身子被砍成兩段,就是胸口處出現了一個大洞.席方平竟然是同時對兩股敵人發動進攻,以青翼蛇和寒冰蠍進攻城外的修士大軍,而把大量的綠巨蝗和云影鳥派到梅花城里來了.

看到謝赫等三個趕到,席方平並沒有站起來,而是指著前面的茶,輕聲說道:"坐吧,三位道友,估計你們以前沒有在梅花城內喝茶的經曆吧,嘗嘗看,在這種地方喝茶,味道好象有點兒不一樣啊."

謝赫面無表情地坐下,而古靈益和樸文圭則是搖了搖歎,面露苦笑地坐了下來.古靈茲邊坐 壞嘀吐道:"…老板啊,上那兒喝茶不好啊,非得到這個到處都是尸體的地方喝茶,你聞聞那味道,到處都是血腥味,怎麼喝得下啊."

席方平笑了起來:"隨你們了,我之所以在這里等你們,就是想跟你們說一些事情.謝道友,能否問一下,天靈派的山門在那里?我仔細地查看了一下玉簡,卻發現,整個角宿星上,根本就沒有天靈派角宿星下院的山門,這是怎麼回事呢?"

謝赫朝著席方平看了一下:"老板,你准備向天靈派下手?這可不大好辦啊,天靈派的實力擺在那兒,我們最好還是不去惹他們的好."

席方平歎了一口氣:"問題是,你不惹他們.他們卻非要來惹你.還記得一百五十年前的梅花原之戰麼,我們就在離這只有幾十里的地方,干掉了天靈派的百萬修士大軍和一千多個元嬰期修士,從那時候起.我就知道,天靈派與我們席記商行,永遠不可能走到一處了.我師父曾經說迂,要麼不惹對方,要惹,就得把對方連根撥掉,不讓他們有任何複蘇的機會,這一點,我深有體會啊.所以,不管現在我們有沒有後悔,都只能選擇與天靈派決一死戰了.因此,知道天靈派的山門所在地,這是必須的."

謝赫笑了笑:"得,既然老板有此雄心大志,我們這些當伙計的,也只能舍命陪君子了.說真的,整個角宿星上的人都知道.天靈派在角宿星上設有一個下院,里面的實力相當驚人,甚至于可以輕松干掉如真靈門之類的大門大派.可是,一萬多年來,天靈派的下院到底在那里.知道的人極少."

席方平的臉上露出了異色:"這怎麼可能呢,你們角宿星的散修們.難道都不會離開角宿星?據我所知,離開角宿星的所有傳送陣,都控制在天靈派的人手中,也就是說.那些傳送陣,就應該在天靈派的下院處,怎麼可能沒有不知道呢?"

謝赫搖了搖頭:"老板,你對角宿星上的事情知道得太少了.以前.是有不少人離開過角宿星,到別的星球去尋找各種制器材料的靈草丹藥.那時候.傳送陣的控制還是相當寬松的,只要付給一定的靈石,誰都可以自如地離開.可是,自打一真七千年前渾元宗從傳送陣離開角宿星之後,情況就發生改變了.當時,天靈派派出了大量的弟子,分赴各派檢查典籍,禁止各派把傳送陣的具體所在記在典籍上,甚至于還在各派內派了不少人,明的暗的都有,嚴禁各派修士談論有關傳送陣和天靈派下院具體所在的事情,如有犯著,輕者罰靈石,重者就會對門派展開攻擊.因此,各大門派無論是在公開的場合還是在私下場所,都不敢談論傳送陣的具體所在.千年萬年過後,到現在為止,竟然沒有人知道傳送陣和天靈派下院的具體所在了."

席方平微微點了點頭,天靈派對下屬門派的管理還真是到位啊,連自己下院的山門都不讓人知道,如此一來,就算有下屬門派想要造反,也找不到地頭啊.想了想,席方平奇怪地問道:"那麼,從此以後,就再也沒有人離開過角宿星了?"

謝赫搖了搖頭:"那倒不是,他們天靈派也不會這樣做,要是事情做絕的話,對他們也沒有什麼好處.不過,自那以後,天靈派規定,只有各下屬門派的長老級人物,才可以離開角宿星,而且,想要離開.也沒那麼容易.天靈派在真靈門的山門所在地,設了一個專門負責此事的類似于衙門的地方.無論是那個門派的長老想要出去,都得跑到那個地方報個名,繳納十萬塊靈石,然後,乖乖地在真靈門山門所在地住下來,等人數湊夠了之後,天靈派自會派人來接的.

人數一夠,就會有一艘大型飛舟飛到真靈門上空,同時跟來的,還有五六咋小元嬰末期修為的天靈派弟子.想要離開角宿星的人,都得敞開心神,讓天靈派在其身上施下禁制後.這才可以坐上飛舟.飛舟是密封的,上面還有抑制神識放出的陣法,呆在里面,不但不知道飛舟的速度如何,連飛舟朝那個方向飛都不知道.

等飛舟僂了之後,他們才發現.自己已經身在一個山洞中,而傳送陣.就呆在那個山洞里面.

天靈派規定,任何人離開角宿星不得超過一年,一年過後如果還不回來,施加在其上的禁制就會起作用,無論是誰,都會立刻暴體身亡.當然,如果你准時回來,天靈派的人會負責把你送回到真靈門止.門處,並為你解除禁制.如此嚴格控制下,天靈派角宿星下院所在地.幾乎成為了角宿星上最大的謎團了.

由于出一次角宿星不但費用貴的嚇人,而且,只能出去一年時間,一年的時間內,如果運氣不好,換不來什麼好東西.因此.谷大門派長老出去的意願伯億迅來越小了.不過,為了保持對外界的了解,各大門派每年還是會咬緊牙關.派出幾個長老出去一趟,探聽一下外面的消息.因此,我們才會知道渾元宗,開天派,黃龍門和太乙門等超級大門派的名字,才會知道,原來天靈派在整個修真界,也只不過是依付于別個門派才能生存的小不點兒而已.

只是,一千多年前,天靈派與黃龍門正式在天獅星域開戰,天靈派索性把傳送陣整個兒關閉了,只供他們的弟子使用.因此.千多年來.幾乎沒有一個非天靈派修士離開過角宿星,現在外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也沒有一介,人知道,我們,整個兒就成了被關在籠子里的家畜一樣,只能任由天靈派想怎麼宰割就怎麼宰割.可以肯定的是,其它星球的下屬門派,享受的也是同等的待遇,以前還有一些其它星球門派的長老到過角宿星,並且對我們大吐苦水,看樣子,天下烏鴉一般黑啊."

席方平對天下烏鴉黑不黑的問題根本就不感興趣,他關心的,只是天靈派山門的具體所在而已.由剛才謝赫的話中可以得知,天靈派下院山門,就應該在離真靈門山門不遠的地方,要不然,天靈派絕對不會派飛舟去接人.謝赫所說的飛舟,估計就是跟滅魔星上用來載人的飛舟差不多,頂多也就是華麗一點兒,速度快一點兒,上面再施加了一些禁制,不讓里面的人用神識探測舟外的而已.而且,如果飛舟離真靈門山門較遠,並且有經過一些修士較多的地方,那麼,肯定會有傳言留下來.問題是,到如今為止,關于天上過飛舟的傳言,在各個門派的地盤上都沒有.

席方平想了想,再問道:"謝道友,我記得,玉簡上真靈門山門所在地的真靈島,外面被大河圍繞著.其唯一通道橋梁的相對方向 則是一座連綿達萬里的山脈.不知道你們對這止.脈知道多少?"

謝赫贊許地點了點頭:"老板果然聰明,沒錯,真靈山脈連綿萬里,萬丈以上的高山數不勝數,別說結丹期修士了,就連元嬰期修士都別想著順順當當地通過.一直以來,角宿星上的人都在猜想,傳送陣就應該在真靈山脈深處.可是,真靈島擋在真靈山脈面前,幾乎充當了外圍防護的任務,因此,想要進去探密,相當的困難.也有一些修為高深的修士繞開真靈島,潛入真靈山脈,但是,卻沒有人發現他們出來過.那些探索的人,基本上都有著元嬰末期的修為,可是仍然沒辦法出來,由此可知,真靈山脈是如何的堅險了.至于那些修士是隕落在窮止 惡水中呢,還是死在天靈派弟子的手下,這,誰也不知道

席方平端起一杯茶二慢慢地喝了下去.從剛才謝赫的談話中,席方平可以肯定,天靈派下院,也就是傳送陣,就應該在真靈山脈中.以他對飛舟的了解,真靈山脈的崇山峻嶺中,肯定存在著一條秘密的通道.要不然,再強大的飛舟,也不可能越過那萬丈高山的.想要對天靈派角宿星下院發動進攻,就必然找到這條秘密通道.而想要不受阻擾地找到這條秘密通道,就必須干掉真靈門.

那條通道肯定非常的寬,要不然.天靈派也不會一次性派出幾百萬的弟子來參戰.飛舟的載人量有限.他們參戰的時候,肯定是直接飛過通道的.

由此可知,通道的高度不會超過三千丈.三千丈,是結丹期修士所能達到的極限,而真靈門一出動小其戰斗主體就是結丹期修士,這倒是很容易想到的.

席方平想得到,對方,包括以前進去探查的大修士也可以想得到.由此可以判斷,在通道中,肯定存在著無數的類似于哨所之類的存在或者其它機關,以保證沒有任何一個修士偷偷潛入.要知道,就算是化神初期修士,他們的神識.也頂多只能探測近千里的范圍.而真靈山脈連綿萬里,真要把一切都罩籠在神識內,就算派上幾十個化神初期修士都沒用.想要弄明白這條通道的存在,這些哨所就是關鍵所在.如果能夠找到一處哨所,並且對里面的天靈派弟子進行搜魂的話.弄清通道的秘密只不過是一件小事而已.席方平微微笑了起來 看來,找到天靈派的山門,並不是一件太難的事情.以前那麼多修士都找不到,只不過是因為,那條秘密通道,前有真靈門坐鎮,後有化神期修士坐鎮,區區幾個元嬰期修士進去,自然是連骨頭都保不住了.如果先干掉真靈門,把一頭去掉的話,事情就好辦多了,至少,天靈派得費很大的精力,來阻止源源不斷到訪的角宿星修士了.,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 肌.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篇:正文 第一百八十二章 攻占梅花城(上)     下篇:正文 第一百八十四章 大生意(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