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化龍道 正文 第兩百三十五章潛入  
   
正文 第兩百三十五章潛入

二平坐在那張破舊的椅午卜,泡了壺茶,慢慢地心繼.不只他的確沒有想到,自己竟然如此輕松地混入了開天派,他本來還做著緊急時候派出妖獸大軍冒險一擊的准備呢.單憑著身上的衣服和儲物袋里的那塊玉牌,席方平就通過了不少關卡.很多關卡只是看到了他身上的衣服,就揮揮手讓他過去了.偶有幾個關卡要檢查玉牌,但也只不過是隨意看了一下而已.一路上.竟然沒有人問他去了那兒,去做什麼事情,是奉誰的命令去的,害得他為這些問題准備了好幾種的應答.全都白費了.如果整個,開天派都是這種警懼性的話,可以說,開天派的滅亡同,其實也已經離此不遠了.

承平日久,開天派的警惕性,已經降到了最低點.特別是這一百多年來,渾元宗閉門不出,開天派在修真界內一家獨大,那可真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根本就沒有想到,自己有可能會在太歲頭上動土呢.門派重地,就此被自己混入,他們不敗都有點兒難了.要知道,為了確保自己混入成功,渾元宗可是做了極大的努力,甚至于還把發動進攻的時間拖後了兩個小月,就是為了造成天下太平的假象.沒想到.開天派竟然還真就上當了,渾元宗做出來的那一切,什麼作用都沒有派上.

還有一點,席方平僅憑著幾樣不值錢的東西,就得到了錢武的信任.甚至于成為了錢武的心腹.這的確有點兒出乎他的意料之外.那幾樣東西,都是席方平腰帶中頂頂不值錢的.連送人都嫌麻煩,沒想到錢武卻視之為寶,還替自己開脫,這樣的上司,還真是可愛啊.

從王木青的腦海里,席方平得知,這個錢武一向貪財,是那種雁過拔毛的角色,底下的兩百多號結丹期弟子.被他折騰得夠嗆.可是,錢武如此貪財,卻並不是為了自己.他現在已經離坐化不遠了,貪這麼多靈石有什麼用啊,他之所以如此做,全是為了自已出身的那個修真家族.

錢武跟王木青一樣,出身于一個小得不好意思說出口的修真家族.身為那個修真家族數千年來最出色的弟子,錢武被召進了開天派,並且進階了元嬰期,使得那個.家族為此風光了好一陣子.可是,現在的錢武已經風燭殘年,已經無法為那個小家族再掙些什麼榮光了,他能做的.只有盡可能多的撈一些靈石,拿回家族,期望著他的後輩們,能夠利用這些靈石,再培養出一兩個出類拔萃的人才來.說老實話,對于錢武的這種作法,王木青還是很同情的,他的境遇.跟錢武幾乎同出一轍.錢武估計跟王木青的想法也是一樣雖然平時看王木青不識相而氣得半死,但是,暗中對王木青倒是頗有些兒照顧.

因此,席方平就想到了利用錢武的這個弱點,來取得錢武的信任,並且找到藏有重要東西的所在來.要知道,錢武看守了整整兩千年的典籍,知道很多事情,而這一切.就要靠席方平慢慢地從其口中挖出來了.

已經順利混入了開天派,對席方平來說,任務已經完成了一半,剩下的另一半,只能看自己機緣如何了.對此,席方平倒不是很擔心,大不了,先配合渾元宗滅掉開天派,奪取開天斧,再慢慢地找解除封印的辦法得了.

席方平所在的這片區域,被開天派的弟子們統稱為書院,由一個活了七千多歲的化神初期修士統領,手下有近百個元嬰期修士,有三萬多個結丹期弟子,而錢武負責的這一部分,是這片區域中最不受人待見的了.錢武負責的這棟樓.占地約五十畝左右,高有五層.其中,一至三層是專門供結丹期修士看的.四層是專供元嬰期修士看的,五層是專供化神期修士看的.這棟樓里面所藏的典籍達百萬冊之多,主要是開天派的弟子們所寫的在各個星球上游曆的見聞,以及各個星球的風土人情,特產等等.這些個東西,修士們一般都不大重視,因此,到這里來查閱的弟子極少,錢武他們也樂得清閑.

席方平是負責四層的十個弟子中的一個.也算是較受重視的弟子了.負責四層的弟子.都是結丹末期的修士.他們的任務.就是以最快的速度找到弟子們想要看的書籍和玉簡,同時,把被弟子們毀掉的書籍和玉簡修複.這種工作.簡單而枯燥,王木青干了幾百年,都得得煩透了.可是,席方平卻不煩,他一向喜歡看書,對于這樣的工作.倒是相當喜歡.整整一個,月,席方平都在用神識查閱那些玉簡.樂而不疲.他的神識一向強大,堪比元嬰末期數峰的修士,因此,看起王小簡來,速度到是相當快的,一個時辰看個百多塊根本就沒有問題.旁邊的人.還以為他在認真地擦拭那些玉簡呢.

席方平用了一個月時間,把近四萬心占卜都看了個小遍.里面所記載的東西的確五花八門.包呔,可是.卻沒有席方平想要知道的東西.席方平對此並不氣餒,如果連元嬰期修士所寫的東西都記載有藏有重寶的密室消息的話,密室就無法稱其為密室了.席方平把目光盯向了第五層,雖然他知道,只向化神期修士開放的第五層,也不可能記載有密室的確切位置,可是,保不定會有一點兒珠絲馬跡吧.開天派的化神期修士有一萬五千人之多,大部分的化神期修士,只能游離于權力的中心之外,他們也不應該知道太多的東西吧.

想要上第五層,可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錢武幾乎一整天都呆在那座小閣樓上.神識放出,別說修士了,就連一只蚊子也別想著瞞過他.而且,大門幾乎都在他的視線之內,就算席方平施展了屏息術,也沒有用啊.席方平很想著對錢武施展搜魂術,以席方平現在的修為.制住錢武並把他腦子里面的東西搜光,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可問題是,如此一來,必然引起其它弟子的注意,席方平可不想著因此而讓自己的潛入大計天折呢.席方平並不急.他一邊兢兢業業地干著自己的活,一邊跟在錢武的身邊.不斷地向錢武獻殷勤.每隔一兩個月,席方平就會從自己的腰帶里面拿出一些東西孝敬錢武.

那些東西都不值錢,頂多也就值個千兒八百塊靈石而已.可是.對于錢武來說,這已經相當不錯了.書院是個清水衙門.呆那兒的修士一個個都窮得半死的,本來就沒有多少油水可撈.席方平接連不斷的上貢,對錢武來說,已經是相當不錯的額外收入了.因此,錢武對席方平.是越來越著重,很多事情,也直接交給席方平處理得了.

有空的時候,席方平也會走出書院,到霸王山脈別的地方去逛.憑著他的那身衣服和懷中的玉牌小霸王山脈倒有八成的地方,他是可以去得的.席方平看似閑逛,暗中卻把霸王山脈的地形一一記在心上.這些個地形.席方平從王木青的腦海中已經知道了,可是,跟現實仍然有一定的差距.畢竟,王木青一向不喜歡外出.很少去別的地方閑逛的.對于這個王木青的異常表現,錢武也不在意.一來,錢武以為,王木青是腦子開了竅,懂得出去享受生活了;二來,在錢武看來,王木青的修為太低了.就算是有所異心,憑他的修為,能折騰出什麼動靜啊.再說了.王木青每隔一段時間就孝敬些東西給他,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軟,他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了.再說了,在開天派,象席方平這樣偶爾出來閑逛的人多的是,這個王木青的表現,一點兒也不突出,沒什麼值得懷疑的地方.

潛入三個;月後,席方平發現.開天派內的氣氛明顯的緊張了起來,警戒也稍微加強了一些,特別是對那些非開天派正式弟子的盤問,也多了起來.席方平不用打聽也知道,肯定是渾元宗開始出動了.雖然按照計劃,現在渾元宗的一切行動都是在一些小地方進行,頂多也刻打擊一下這段時間附屬開天派的那些門派而已,看起來,主要目標並不是針對開天派的.可是.只要渾元宗放棄閉關鎖派政策,對開天派來說就是一個巨大的威脅,他們不緊張才怪呢.只是,渾元宗的行動明顯的只是小打小鬧,那些開天派弟子們緊張了一陣之後,也就恢複正常了.

直到消入一年以後,席方平的機會才姍姍來遲.看著低眉順目,恭恭敬敬站在自己面前的席方平.錢武顯然非常滿意,他喝了一口酒後,輕輕地說道:"木青啊,你跟了我也有一年了吧,這段時間來,你也學到了不少東西,如何管理這些典籍,你應該心中有數了吧."

席方平連忙搖了搖頭:"那里,那里,弟子只不過學到了一點兒皮毛而已.該學的東西還有很多呢."

錢武笑了笑:"用不著謙虛,木青,我觀察你很長時間了.你有確變了很多,學會了隨機應變.學會了如何管理其它弟子.看來,有時候出運曆練一番,對弟子們來說,的確是有點兒好處的,至少你就是那種人.現在,我要出遠門一趟.估計要一個月以後才能回來,一個月內,這里的事情就交給你了."

席方平愣了一下,連忙問道:"錢執事.你是不是奉了什麼命令呢?"

錢武搖了搖頭:"沒有,我只不過是有些私事要去處理一下而已."

席方平心下里跟明鏡兒似的,他從王木青的腦海中得知,每隔一段時間,錢武就要回自己的家族一趟,把自己撈到的東西送到家族處,並且在那里逗留上十天八天小把自己對修練道法的領悟,教給家族中的那些小輩們.至于這時間的長短,完全取決于錢武所撈到的東西.正

可是,據席方平所知,上一次錢武回去.離現在也只不過是三年時間而已.看來,自己這段時間不斷地給錢武送東西,到是讓錢武的回家之行提前了整整兩年時間.席方平不由得暗自懊悔,早知如此.他早就用大量的靈石砸暈錢武了,害得自己在這里苦等機會,等了整整一年時間啊.幸好席方平與渾元宗早就約好了,才開始的二十年內.渾牙,宗不會直接向開天派發動進攻,讓席方平有二十年的時間可以慢慢地打聽有關解除封印的辦法.席方平笑著說道:"原來錢執事是要回去一趟,干嗎不早說呢.早說的話.弟子也會有所准備了

錢武笑罵道:"我回去,你准備什麼啊?"

席方平搖了搖頭:"自然是要准備的,執事大人現在功成名就,衣錦還鄉,雖然每隔幾年都要回去一趟小用不著大張旗鼓,可也不能馬馬虎虎啊,至少要對得起執事你老人家的身份才行.只可惜,弟子是不能象執事大人那樣衣綿還鄉了.想當年,弟子出來的時候,整個家族的人是遠送千里,就期望弟子能夠為家族爭一口氣啊.只是,弟子資質不佳,混了幾百年,到現在還只不過是一個結丹期修士,都沒臉回家呢."

錢武一聽,微微歎了一口氣:"木青,你的話,真是說到我的心坎里去了.我們所出身的家族,都是小得不能再小的家族,整個家族的弟子總加起來,也只不過是幾十上百人而已,結丹期的修士都找不到幾個,開天派對象這樣的家族根本就不重視,也不會提供一些修真用品的.那象一些大家族,弟子少說也有幾十上百萬人,每年向開天派提供的弟子達上千個"開天派每年都會給他們大量的資源.哎,這年頭.象我們這樣的小家族,真是越來越難混了

席方平知道,自己的話題對上錢武的胃口了,他微歎了一口氣,幽幽地說道:"是啊,我們是越來越難混了.執事大人還好些,一年有一兩萬塊靈石的收入,拿回去,多少可以風光一下,而且,執事大人所在的家族,離這里並不遠,以執事大人的修為,一個月就可以打個來回了.可弟子就不一樣了,一年才幾千塊靈石的收入,天知道要積到什麼時候.才能拿回去露一露臉呢.再說了,弟子的家族離此地太遠了.一咋,來回估計要兩年時間.看樣子,這輩子是沒有希望回去了."

說完,從儲物袋里面拿出了一柄長刀,恭恭敬敬地遞了過去:"執事大人,這是弟子一年前從一個結丹初期手中奪到的法寶,本想著拿回去.多少也算是個鎮家之寶吧.可是看來,弟子這輩子是沒有希望回去了,這件法寶對弟子來說也沒有什麼用處,就請執事大人勉為笑納,就當是弟子送給貴家族那些後輩們的禮物吧

錢武心下里大喜,這件法寶雖然品質不怎麼樣,可是,起碼也可以賣到兩萬塊靈石左右.對他來說不無小補.這法寶對開天派的修士來說幾近于垃圾,可是,對于那些連結丹期修士使用的法寶都沒有幾件的修真小家族來說,這可是值得用命去拼的東西啊.想到這里,錢武就有些兒心酸,要不是他們家族內出了自己這樣一個正兒八經的開天派弟子,他們的日子.在修真界,只能算是乞丐一類的了.

錢武接過了法寶.想也不想地就塞進了儲物袋,好象生怕席方平反悔似的,讓席方平大為感歎開天派修真家族生活的不易.據他所知,其它門派的修真家族,沒有混得如此慘啊.如天靈派,每過一段時間,或三五年,或十年八年.都會在修真家族中大派資源,小的少分,大的多分,雖然數量遠比不上他們的正式弟子,但多少也說得過去吧.可是,開天派就不一樣了,大量的資源被投入到表現開天派豐功偉績的工程中去.那里有余力替修真家族著想啊.特別是,開天派建派十幾萬年,修真家族弟子多得半死,總加起來,幾千萬億簡直是小意思,如果要在他們當中分配資源的話,有多少的靈石都不夠投那無底洞啊.因此,開天派的上層,索性把修真家族放在一邊,任其自生自滅了.如此一來.修真家族間貧富分化大大加快,有些修真家族,幾乎正文 第兩百三十五章潛入(20:01)

[

上篇:正文 第兩百三十四章 霸王星     下篇:正文 第兩百三十六章 線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