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九百三十八章 利益糾葛  
   
第九百三十八章 利益糾葛

第九百三十八章 利益糾葛



"查爾斯最近有了突破的跡象,正在專心于魔學習,所以這次聚會他不會參加.我們還是黃昏之塔問題吧,難道摩加迪會長不想要那塊血清草的特產地了嗎."約瑟夫微微挑了下眉頭,卻是不動聲色的一語正中摩加迪的要害,頓時讓這位血月會會長沒了話,接著道:"閃金商會就算是支持他,難道還真的會傾盡全力嗎,而且要我看的話,恐怕閃金商會的胃口比我們還要大呢."

血月會的核心成員,都是如摩加迪一樣的混合血脈,除了巨龍與人類的混合血脈之外,還有如高等精靈與人類的混合血脈,甚至于洪荒魔獸與人類的混合血脈.但是,這種混合的血脈,在帶給他們強大力量的同時,也給他們帶來了無盡的痛苦.

在他們還是血月禁衛團的時候,還有高等精靈領主配制的特殊藥劑壓制痛苦,但是在高等精靈覆滅之後,沒有了那種特殊藥劑的壓制,逃過了戰爭劫難的血月會成員,甚至有不少人因為無忍受那種痛苦而自殺.

直到後來,血月會發掘到了一處高等精靈的遺跡,獲得了那種特殊藥劑的配方,這種況才終于得到了緩解.而且通過對藥劑配方的研究,他們還發現在進行血脈混合的時候,這種藥劑也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只是用量要比壓制痛苦多了百倍不止.

但是,在配方中,最主要的一種草藥就是血清草,而血清草的生長環境極為苛刻.目前血月會通過各種渠道能夠得到的血清草,用來配制壓制痛苦的藥劑尚且不夠,更不必用來創造新的混合血脈的成員了.在偌大的輕風平原上,也只有加蘭德以西的一處沼澤地,環境最適合血清草的生長,可是那塊沼澤是屬于黃昏之塔的.

其實,如果只是一塊沼澤,如果只是一塊生長血清草的沼澤血月會首先就會想到直接向黃昏之塔索要,畢竟血清草雖然珍貴對于藥劑師來卻並沒有太大的用途.可問題就在于,但凡生長血清草的地方,必然會有大量的魔金屬礦脈,而這肯定不是黃昏之塔能夠放棄的,同時也不是血月會能夠買得起的.

"你的意思是……閃金商會想整個吞掉他?"克勞斯有些不太相信的道.

聽到這個,摩加迪也不話了,如果那塊沼澤落到閃金商會手中,那和在黃昏之塔的手中有什麼區別的,最大的區別就是血月會將更加難以得到.

"霍夫曼那個胖子的奸猾你們又不是沒有見識過,他對你笑的時候,就意味著已經從你身上剜掉一塊肉了.你們仔細想想,閃金商會可能把錢白給黃昏之塔嗎,如果最後黃昏之塔還不起錢,那就只好……"約瑟夫冷笑著道,好像黃昏之塔真的已經落到了閃金商會的手中一樣.

不能不承認,約瑟夫的的確是有幾分道理,如果最後閃金商會真的吞掉了黃昏之塔,那麼眾人這番計劃就等于是給別人做了嫁衣.想到這里,摩加迪和克勞斯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答應了約瑟夫的邀請.

"秘銀聯盟邀請我?"距離灰燼術士定下的日期越來越近了,林立卻突然接到了秘銀聯盟的邀請.雖然這兩天林立除了時常和霍夫曼在一起聊天之外,就沒有與其他任何勢力接觸,但是也知道這次針對黃昏之塔的種種,正是由秘銀聯盟挑頭的.

一間被布置成會議室的房間中,林立見到了算是有過一面之緣的約婁夫,而在這個房間中也只有約瑟夫一人血月會和凱撒家族這兩個秘銀聯盟的最大盟友卻都沒有人出場.

"費雷會長,請坐,"約瑟夫只是坐在那里身子都沒有欠一下,面無表的指了指對面的位子.

林立毫不在意的走過去,拉出椅子坐下,身子很是隨意的靠在椅背上目光注視對面的約瑟夫,眼角帶著淺淺的譏誚之意卻是遲遲沒有開口的意思.

約瑟夫與林立對視了片刻,最終還是先有些忍不住了,道:"費雷會長,關于前兩天的事,暫時先放到一邊,這次請你過來,是想和你談談關于黃昏之塔的問題."

"不好意思,不知道我是不是聽錯了,即使是最高議會也給予了黃昏之塔絕對的自主權,黃有之塔的事似乎還輪不到您費心吧."林立用帶著幾分嘲諷的語氣道.

約瑟夫眼中頓時閃過一絲慍怒,不過卻並沒有發作,只是微微搖了搖頭,道:"如果只是黃昏昏之塔的內部事務,我們自然是無權干涉,但是現在涉及到輕風平原的利益,做為輕風平原眾多勢力的代表,我們秘銀聯盟就不能不站出來幾句了."

"好啊,那我就聽聽您有什麼指教,"林立雙手抱在懷中,身體背在椅背上,臉上帶著輕松愜意的表,仿佛等著看戲一般.

"黃昏之塔這兩年的發展,不得不的確令人感到驚豔,如果黃昏之塔是在輕風平原之外的地方,不定我們還有可能成為合作伙伴."約瑟夫先是感歎了一句,不過馬上語氣一轉,沉聲道:"但是,這里是輕風平原,黃昏之塔的發展,已經影響到了輕風平原維持了千年之久的平靜.恐怕費雷會長也無否認,現在黃昏之塔的塔基下,更多的是其他勢力的尸骸."

"優勝劣汰,這是自然的則,人有生死,一個勢力也有興盛與衰落,就連高等精靈那樣興盛的王朝都被推翻了,約瑟夫先生身為秘銀聯盟的主事之人,這個道理難道還用我教嗎."林立毫不客氣的道,雖然明知道約瑟夫只是在為後面要的事找理由,但陪他玩玩又何妨.

"不錯,優勝劣汰的確是這世間亙古不變的自然則,"約瑟夫縮在袍中的手緊緊的攥了一下,臉上卻沒有太多的表,先是認同似的點了點頭,接著道:"但是費雷會長不要忘記,在這輕風平原,自然則之上還有一種秩序的存在,那就是灰燼術士的意志.黃昏之塔這種掠奪式的發展,打破了輕風平原維持干年之久的平靜,而這恰恰違背了灰燼術士的意志.違背灰燼術士的意志的下場,想必不用我為你介紹,你也應該有所耳聞吧.這一次黃昏之塔受到灰燼術士的邀請,難道你以為真的是因為你的黃昏之塔,已經可以與我們並列了嗎."

"哦,那麼約瑟夫先生以為,灰燼術士邀請我來這里,又會是因為什麼呢."林立故作憂慮的看向約瑟夫,心里卻是一陣好笑,很顯然對方了那麼多冠冕堂皇的話,終于還是忍不住要攤牌了.

"費雷會長已經猜到了,又何必我出來呢,不過這件事也並非沒有一絲緩和的余地."看到林立的表,約瑟夫心里反而有些疑惑,這位年輕會長的表現似乎和傳的有點不太一樣.不過,想想灰燼術士的恐怖,就連自己心里都有些發寒,對方就是膽子再大,也不可能沒有一點畏懼吧.

"還有緩和的余地嗎?"林立繼續著自己的表演,臉上露出些許緊張和期盼的神色,身子也離開椅背坐了起來.

"那就要看你自己如何選擇了,是選擇自己的生命,還是那給你惹來大麻煩的黃昏之塔.如果你肯放棄黃昏之塔的話,在灰燼術士面前,秘銀聯盟的話還有一定作用的."約瑟夫本來還想,讓林立歸附秘銀聯盟,可是心里又擔心無掌控這個人,到時恐怕就是引狼入室了.

"你的意思,是要我放棄黃昏之塔,把黃昏之塔全部送給你們秘銀聯盟嗎?呵呵,可惜你們胃口雖然不,卻不知道有沒有咬得動黃昏之塔的牙齒."林立重新靠回椅背,臉上完全沒有了剛才的緊張,看向約瑟夫的目光中也充滿了嘲諷的意味.

雖然知道自己被耍了一把,不過約瑟夫卻沒有暴怒,而是冷笑著道:"看來費雷會長已經有了選擇.真是可惜啊,以你的才能,恐怕在哪里都會大有作為,唯獨這輕風平原卻不適合你.

"適合不適合,不是你了算的.不過我倒是有些好奇,聽秘銀聯盟和血月會凱撒家族是同盟,約瑟夫先生這次單獨邀約,難道不怕被他們知道嗎?"林立已經沒有談下去的興趣了,有這時間還不如用來冥想.

"這就不用費雷會長擔心了,相信很快,你也會接到他們的邀請,不過對于他們邀請的結果,我想我已經有了答案."約瑟夫面無表的坐在那里,絲毫沒有起身相送的意思.

就如約瑟夫所的,林立回到自己房間後不久,果然血月會光派人前來邀請了.起來,血月會的胃口,倒是不如秘銀聯盟那麼大,但是也絕對不.血月會要求黃昏之塔,讓出多蘭德西部的沼澤礦區,而條件僅僅是承諾不再與秘銀聯盟聯手針對黃昏之塔.




上篇:第九百三十七章 熟人霍夫曼     下篇:第九百三十九章 羅蘭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