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九百三十九章 羅蘭德  
   
第九百三十九章 羅蘭德

第九百三十九章 羅蘭德



如果血月會只是要少量的血清草,林立完全可以把那沼澤的血清草送給他們,那血清草雖然難得,可在他看來也是沒什麼大用的一種草藥.可是血月會需要的並不僅僅是血清草,而是要那塊利于血清草生長的沼澤,如果真的只是一片無用的沼澤,林立倒是也不介意以此為代價,為黃昏之塔減少一個對手.

然而,那片沼澤礦區中,卻蘊含著大量的稀有魔金屬,這些稀有魔金屬,並非是鍛造武器裝備的主要材料,但絕對是不可缺少的.在鍛造的武器裝備中,只要加入極為微少的稀有魔金屬,就足以讓魔武器的性能達到質的提升.而除了鍛造之外,這些稀有魔金屬還被廣泛用于魔紋,魔首飾,煉金陣等各個方面.如此重要的一處礦藏,林立又怎麼可能輕易放棄呢.

但是,在開采稀有魔金屬的過程中,沼澤的環境必然會隨之改變,漸漸變得不再利于血清草的生長,這又是血月會不願意看到的.這樣一來,矛盾顯然是很難得到調和了,商談的結果自然是以失敗告終.

在灰燼術士出面之前的這段時間,各個勢力之間都在不斷的互相接觸,除了黃昏之塔與三巨頭之間的問題,各個勢力之間的矛盾也需要在這個時候得到解決.其實,這段時間,就是給他們面對面商討解決問題的時間,灰燼術士扮演的角色可不是調解者,而是最終的裁判者.所以各個勢力都有一個共識,再大的問題,最好在灰燼術士做出裁判前,自己互相達成一致,否則真要到了灰燼術士進行裁判的時候,那恐怕誰都得不到好處.

幾天的時間一晃而過,通過這段時間的談判,各個勢力之間這三年中積累的種種問題,也基本都得到了解決.唯獨只有黃昏之塔與三巨頭之間似乎完全陷入了僵局,一方面是林立的寸步不讓另一方面則是三巨頭胃口驚人.

那外表破敗的灰色高塔外,灰燼術士的兩位老仆,坐在大門前的台階上打著瞌睡,各個勢力的首領聚集在高塔前的空地上,等待著灰燼術士的出現.直到這個時候,也沒有人邀請眾人進入高塔,但是所有人都沒有絲毫的不快,如同參加露天宴會一樣,相熟的人之間繼續聲的交談著.

"費雷會長灰燼術士進行最後裁判的時刻就要到了,我還是希望你能夠好好考慮一下我們的建議.要知道,如果沒有了生命……切堅特都將成為虛無."血月會的摩加迪會長來到林立的身邊,想要借助此時最後裁判所帶來的壓力,迫使林立同意他的要求.

畢竟那塊沼澤礦區,對于其他勢力同樣有著莫大的誘惑力,如果最後由灰燼術士做出裁判摩加迪也不敢保證沼澤礦區一定會落到自己手里.所以最好還是由黃昏之塔,提前將那塊土地轉讓過來,那麼不管灰燼術士最後如何裁判,血月會也已經達到了自己目的.

還沒等林立話,卻從旁邊走來一位須發皆白的魔師,語氣頗為得意的道:"摩加迪會長真是抱歉,我想那塊沼澤,黃昏之塔是無權轉讓給你們的.那塊沼澤原本是屬于雷霆傭兵團,而雷霆傭兵團是在我們迪達家族的支特下建立的,從屬關系的契約書就在我手中.雖然雷霆傭兵團被黃昏之塔殘忍的滅殺了,但按照道理那塊沼澤也應該是屬于迪達家族的."

見話的是剛網趕來格蘭鎮,代替查爾斯的迪達家族長老利普頓,摩加迪的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冷冷的道:"利普頓,你這些話,是秘銀聯盟的意思嗎?"

"摩加迪會長不要誤會,雖然我們迪達家族是秘銀聯盟的一員但是血月會和我們之間未必就不能合作."利普頓壓低聲音,意味深長的道.

自從前任族長死後迪達家族現在的況可真的是一點也不好,而之前查爾斯和師團成員又被廢了,更可謂是雪上加霜.雖然秘銀聯盟的五大家族,數干年來關系一直非常密切,可那是建立在實力平衡的基礎上的.

如今,屢遭重創的迪達家族,實力早已經被其他四家甩得老遠,恐怕和千年前那七個家族一樣,距離被這四家瓜分的日子也不遠了.

所以,在查爾斯等人被送回家族後,利普頓和其他幾位長老經過短暫的商討,決定在秘銀聯盟之外尋找一個盟友.整個輕風平原上,能夠與秘銀聯盟對抗的,也就只有血月會和凱撒家族了,而且血月會正在研究的血脈混合技術,也正可以用來提升迪達家族的實力.

而關于雷霆傭兵團的事,利普頓倒也不是胡編的,只不過雷霆傭兵團僅僅是個幾百人的傭兵團,也不是直接從屬迪達家族,而是隔了兩個從屬勢力才扯上關系的.當然,如果那塊地真的是雷霆傭兵團的,利普頓的從某種程度上也不算錯.

然而,聽到利普頓和摩加迪的對話,林立卻忍不住笑道:"哈哈,實在不巧,那塊土地的所有權,卻是光明神殿轉讓給黃昏之塔的.至于什麼雷霆傭兵團,不過是在未經光明神殿允許的況下,占據了那塊土地罷了."

"光明神殿?光明神殿什麼時候把手伸到輕風平原來了,真是聞所未聞."利普頓知道查爾斯等人就是毀在林立手中的,此時自然是沒什麼好氣.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黑暗年代末,光明神殿就已經有神職看來輕風平原傳教,並且購買了大量的土地.雖然傳教進行得並不順利,但是那些土地的契約書卻都被帶回了光明神殿.我看你們回去後,還是好好的查一查自己的地盤吧,不定哪天費雷會帶著契約書去收回那些土地."霍夫曼眯著一對眼,一本正經的替林立的做了證明.

只要不是商業談判,沒有人會懷疑霍夫曼的話,更何況這段曆史在輕風平原並不是什麼秘密.霍夫曼的一番話,頓時讓利普頓和摩加迪啞口無,同時黃昏之塔和光明神殿的關系,也讓他們不由得有些驚疑.

光明神殿那是什麼樣的存在,那可是真正站在安瑞爾世界頂峰的最強大的勢力之……整個輕風平原所有勢力捏到一起,也未必能夠與光明神殿相抗衡.

而黃昏之塔呢,剛剛建立三年時間,已經有了如此巨大的成就,難道僅僅是依靠那今年輕會長個人的能力嗎,很難這後面有沒有光明神殿的幫助.至少,如果和光明神殿聯系起來,黃昏之塔建立後創造的那些奇跡,似乎也就變得不是那麼誇張了.

在驚疑的同時,利普頓和摩加迪以及周圍的一些人,不由得都想起了前不久的一個傳聞.三個打劫了黃昏之塔商隊的盜賊團,被一隊神聖騎士用了半天的時間淨化得一個不剩,三個傳奇級的首領也沒能逃脫聖光的審判.

神聖騎士團,那是光明教宗的直屬禁衛軍,居然會為了一個黃昏之塔離開光明聖山?最初得到這個消息時,幾乎沒有人相信,就算是那些各個勢力的眼線,親眼看到了神聖騎士們對三大盜賊團的審判,從心里也是無接受看到的事實.

可是現在,光明神殿居然還把土地契約轉讓給了黃昏之塔,這恐怕就不僅僅是一般的商業合作關系了.要知道光是那片沼澤礦區的價值就已經相當驚人了,而且聽霍夫曼那話中的意思,光明神殿轉讓給黃昏之塔的還不只是這一塊土地.眾人並不懷疑霍夫曼所的真實性,因為契約轉讓也是閃金商會的業務之一,並不是把契約交到誰手中就算完事的.

忽然之間,所有人都感覺到心中一沉,好像天空一下子壓了下來,沉甸甸的讓人呼吸都有些不順暢了.在這種感覺降臨的一刻,現場也隨之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轉向了高塔的方向,目光齊齊聚集在高塔的大門那里.三年一次聚會,這種感覺對于眾人來,簡直已經深入骨髓了.

果然,在眾人的注視下……個身穿黑袍蒼老干瘦的身影,看上去還有些步履蹦珊的樣子,從高塔的大門中緩緩走了出來.但是,在場的所有人,沒有一個人敢在臉上露出一絲的輕視,反而一個個都是滿臉的恭敬.

這就是灰燼術士嗎?林立注視著那位走出高塔的黑袍老者,甚至有些無將眼前的身影,與傳中無比霸道的灰燼術士聯系起來.只見那老者須發皆白,兩腮凹陷的臉上滿是深深的皺紋,還有一塊塊明顯的老人斑,松弛的眼皮耷拉著好像睜不開眼一樣,看起來比那些行將就木的老人,還要更加蒼老許多.

而更讓林立驚訝的是,從這位老人身上感覺到的,並非是多麼澎湃的魔力波動,而是一股無比濃重死氣沉沉的氣息,仿佛眼前這位老人已經或者即將步入死亡一般.但是林立又清楚得知道,這老人與亡靈生物又有著極大的不同,那股沉甸甸讓人感到無比壓抑的氣息中,並沒有亡靈生物所特有的濃烈腐臭,反而是非常純淨,只是讓人感覺不到一絲的生機,就如同一段枯萎的樹木.這讓林立想起,自己手中曾經死亡的永睅虩,沒有生機,卻並不腐朽.

見灰燼術士走出高塔,所有人都立教擂到了台階前,不管是在外面多麼風光無限的大人物,此時都滿臉恭敬甚至帶著些諂媚,爭相向灰燼術士問好.秘銀聯盟以約瑟夫為首的四大族長,血月會的龍人摩加迪,凱撒家族的族長克勞斯,這些平時跺跺腳就能讓輕風平原抖三抖的人物,也毫不例外一個個都低眉順眼的上前問好.見一群人都湧過去問好,林立也就沒有立刻跟著去湊熱鬧,遲一點早一點問聲好又有什麼區別呢.

而灰燼術士羅蘭德,則拄著杖站在台階上,只是偶爾微微點頭,回應眾人的問候.再看他身邊的兩個老仆,更是連眼睛都不睜一下,好像站在那里還在打瞌睡一樣,嘴里偶爾還嘟嘻兩句,似乎在抱怨人們的吵鬧.

向灰燼術士問好之後的人,都按照以往的習慣退開站到台階兩邊,隨著問好的人漸漸變少,有些雜亂的場面也漸漸的恢複了秩序,終于顯露出了站在不遠處的林立.而就在林立准備上前問好的時候,灰燼術士卻率先開口了,眯著眼睛看著林立,道:"家伙,聽你在多蘭德干的不錯."

"您好,尊敬的羅蘭德大師,您太過獎了,我只是運氣好一些而已."林立謙虛的道.

林立並沒有感覺有什麼特別的,然而周圍那些大人物們,卻一個個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灰燼術士的邀請三年一次,在場的眾人最少的都參加過幾十次,像血月會的摩加迪更是參加過數百次,可是誰也沒有聽到過灰燼術士誇獎過哪個人.別是誇獎了,這麼多年無數次聚會,除了在進行最終裁判的時候,灰燼術士甚至都沒有和任何人多過一個字.

眾人心里都很清楚,盡管自己等人又是頂級勢力的首領,又是實力強大的傳奇強者,可是在灰燼術士眼中卻仍然只是的螻蟻.灰燼術士,就是凌駕于輕風平原之上,俯視輕風平原眾生的神靈.而現在這位神靈,卻給了一個螻蟻一句評語,而這個螻蟻又是自己這群螻蟻想要除之後快的……

他們不得不去猜測,灰燼術士的這句話究竟意味著什麼,是誇獎還是諷刺,又或者只是心血來潮!所有人的心里都因為這一句話,生出了無數的猜測,每個人的臉色都隨著心中的猜測不斷的變化著顏色.

而台階下所有人當中,除林立的神色依然正常之外,就是閃金商會的霍夫曼臉上沒有太多的變化.當然,霍夫曼也被灰燼術士這句話嚇了一跳,不過在震驚之後,更多的是為林立和黃昏之塔而感到高興.




上篇:第九百三十八章 利益糾葛     下篇:第九百四十章 顛倒黑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