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九百四十一章 利益分配  
   
第九百四十一章 利益分配

第九百四十一章 利益分配



霍夫曼這下可有些著急了,然而閃金商會雖然與三巨頭並列,此時面對幾乎代表整個輕風平原眾多頂級勢力,也顯得有些勢單力薄.如果僅僅是這些勢力倒還好,可問題是灰燼術士那是凡人根本無法與之抗衡的存在,霍夫曼也不得不考慮身後的閃金商會.

事發展到這一步,可以幾乎所有人,都已經能夠預料到黃昏之塔的下場了.就連林立自己,也暗暗的提高了幾分警惕,畢竟以前和灰燼術士從來沒有過任何交集.雖然灰燼術士在傳中,是屬于三大仲裁者那個級別的強者,但林立也不是一個輕易認命的人.

在眾人的請求聲中,站在台階面無表的灰燼術士,終于緩緩開口了,然而話一出口,卻讓所有人都錯愕不已.

"看來,輕風平原最近很平靜,那麼就將這平靜繼續維持下去,最好不要有人去試圖將它打破."灰燼術士的聲音,沙啞低沉,透著不容置疑的意味.

平靜?怎麼可能平靜!黃昏之塔搞出那麼多事,以極其強勢的姿態崛起,輕風平原怎麼可能平靜得了!所有人都陷入了呆滯,簡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個個難以置信的看著台階那個瘦枯干行將就木的老者,甚至懷疑這灰燼術士會不會是有人假扮的.

可是,對于灰燼術士的話,卻沒有一個人敢站出來質疑,因為誰都知道,這就是最後的裁決,就是今後輕風平原新的秩序.

尤其是最後一句話,不允許有人試圖打破現有的平靜,這簡直就已經是赤裸裸的威脅了.這句話,就等于是給了黃昏之塔一道護身符,灰燼術士不但不計較黃昏之塔搞得那些事,而且還杜絕了其他勢力對黃昏之塔采取激烈手段的可能.

三百多年前,輕風平原南部,有個叫血獅冒險團的勢力,實力雖然不能和秘銀聯盟等巨頭相比,但也有了被灰燼術士邀請的資格.不知怎麼認為灰燼術士不能離開格蘭鎮,拿他們沒有辦法,雖然在新的秩

序確立時沒有表示不滿,可回去就將灰燼術士的警告當成了耳旁風,

繼續與周邊的勢力爭奪利益大打出手.

灰燼術士的確沒有親自出面,降臨在血獅冒險團總部的,是一頭渾身燃燒著熊熊黑焰的深淵魔龍.血獅冒險團四位傳奇首領,數千精銳戰士,以及一支一百多人的法師團,連同那城堡一樣的總部,一夜之間被從輕風平原徹底的抹去了.

有著這樣的前車之鑒,此時這些各個勢力的首領們,不但在這里不敢質疑灰燼術士的話,離開後也是萬萬不敢有一點陽奉陰違的.回想岡,才站出來,義憤填膺的請求灰燼術士驅逐黃昏之塔,此時的眾人一個個的臉色都變得相當精彩,失望,後悔,尷尬,憂慮等等,各種的緒在臉不斷的變換著.

尤其是站在前方,以約瑟夫為首的幾人,面對灰燼術士如此明顯的偏袒之語,此時面色更是極為難看,卻也是敢怒而不敢.原以為憑著三巨頭聯名,怎麼也足以引起灰燼術士的重視,哪成想螻蟻就是螻蟻,個頭再大在灰燼術士眼中也一樣是螻蟻.

此時的約瑟夫,心里無比的懊悔,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編排了那麼多東西,竟然換來灰燼術士這樣一句話.如果早知道是這樣,還不如在這次聚會之前,直接聚集強大的武力,搶在新的秩序確定前將黃昏之塔滅掉.

一次也就是三年前的格蘭鎮聚會時,輕風平原的勢力版圖還沒有黃昏之塔的名字,可以不管如何對付黃昏之塔,只要別把動靜搞得太誇張,就不算是違背灰燼術士的意志.只不過,黃昏之塔的實力,即使秘銀聯盟也並非能夠隨意拿捏,正面硬碰硬難免還是要付出一些代價的.而秘銀聯盟如今人才凋零,五大家族誰也不願意自己受到一點的損失,于是約瑟夫才想出這麼個借刀殺人的主意,想要借灰燼術士之手,兵不血刃的拿下黃昏之塔.

不得不,約瑟夫的這個主意還是相當不錯的,否則摩加迪和克勞斯也不會同意與他聯名.黃昏之塔那位年輕會長與灰燼術士,這兩者之間怎麼看都看不出有什麼交集,再加三巨頭聯名的影響力,灰燼術士又怎麼可能輕易放過黃昏之塔呢.

然而,灰燼術士的心思,又怎麼是凡人能夠揣測的呢.約瑟夫這一場算計,結果卻是弄巧成拙,灰燼術士不但沒有絲毫追究黃昏之塔的意思,反而還給了黃昏之塔一道護身符.這樣一來,約瑟夫要是想再對黃昏之塔動武,就要做好承受灰燼術士怒火的准備,別血月會和凱撒家族不會和他一起胡鬧,就是秘銀聯盟內部八成也不會贊同.

作繭自縛!真是作繭自縛啊!約瑟夫心里縱然有再多怨憤,卻也不敢再在這件事繼續糾纏,只得是向灰燼術士恭敬的行了一禮,道:"是,我們會繼續努力維持輕風平原的安甯平靜,您看我們現在是不是開始下一個議題."

灰燼術士微微點了點頭,似乎也沒有追究約瑟夫等人的意思,這讓岡才站出來請求驅逐黃昏之塔的眾人,不由得暗暗松了口氣.要知道在灰燼術士這里,可沒有什麼法不眾責的法,真要是把他老人家惹怒了,即使眾人都是輕風平原的大人物,也難逃像臭蟲一樣被碾死的命運.

約瑟夫所的下一個議題,其實就是確定各大勢力的地盤,而在往次的聚會中,一般進行到這一步的時候,差不多也就算是接近尾聲了.

這麼多年以來,由于灰燼術士的存在,各大勢力的地盤幾乎沒有過太大的變動,往往三兩語也就把一切都定下來了.

而這一次,黃昏之塔的崛起,顯然為輕風平原的勢力版圖帶來了不的變化.黃昏之塔為什麼當初會建立在多蘭德,正是因為那里曾經是輕風平原幾大頂級勢力的地盤交界之處,是整個輕風平原很少的幾處勢力空白的區域之一.當然,這個所謂的空白,並沒有算那些不入流的勢力.

然而,這空白之處不過是彈丸之地,否則幾大勢力也不會將其無視.而如今黃昏之塔已經可以和三巨頭比肩,地盤自然早已經向著周圍擴大了無數倍,幾大勢力的地盤也有不少被劃入其中.所以,接下來要確定輕風平原勢力版圖,對于黃昏之塔,對于其他幾個勢力,也有著相當重要的意義.

其他幾大勢力之間,在地盤邊的糾紛,早已經在之前互相通過協商談判取得了一致,所以此時也沒有什麼值得討論的.約瑟夫把他們協商的結果彙報一下,在看到灰燼術士點頭後,按協商結果對各自的地盤進行些許的修改,勢力版圖就算定下來了.

唯獨到了黃昏之塔這里,之前各個勢力互相接觸的時候,黃昏之塔不管對誰都是寸步不讓,自然也沒有在地盤的問題,與任何勢力達成任何一致的意見.

約瑟夫沒能挑動灰燼術士對付黃昏之塔,反而還讓黃昏之塔多了一道護身符,心里自然有著頗多的不甘.盡管已經不可能給黃昏之塔制造大麻煩了,但是約瑟夫還是沒有放棄給黃昏之塔找別扭的機會.

你灰燼術士不是輕風平原很平靜嗎,那麼現在黃昏之塔有這麼多的問題,需要你來進行裁判,看看你還能不能平靜得下去!于是到黃昏之塔與其他勢力在地盤的糾紛時,他雖然沒有了之前那麼明顯的傾向性,卻是盡量的將問題得複雜化.

當然,約瑟夫也並不是在做沒有意義的事,既然無法將黃昏之塔驅逐出輕風平原,那麼在劃分地盤的時候,盡可能的減少黃昏之塔的地盤,多少也應該能夠起到一些壓制的作用.特別是,黃昏之塔這次參加了聚會,也就被納入了新的秩序約束中,以前任意妄為可以不知道規矩,以後總不能再肆無忌憚的攻城掠地了.

黃昏之塔算是外來勢力,除了高塔矗立的地方,其他的地盤哪一個不是從其他勢力手中的奪來的.所以在到黃昏之塔的地盤時,約瑟夫總是會提到,這塊地盤原來是屬于誰的,或者按道理來講應該是屬于誰的等等.總之,如果按照約瑟夫的法,最後黃昏之塔所擁有的地盤,也就只有那高塔矗立之地了.

然而約瑟夫了還沒有一半,灰燼術士卻突然開口打斷了他,似乎有些不耐煩的道:"不必了,現在屬于誰,就讓它屬于誰."

灰燼術士的一句話,約瑟夫好像被卡住了嗓子一樣,再也不出什麼了.就這麼一句話,所有的問題也就不是問題了,那地盤既然現在屬于黃昏之塔,那就不要糾纏以前屬于誰了.這個時候,誰要是再看不出灰燼術士對黃昏之塔的偏袒,那真的要懷疑智力是不是有問題了.

對于這個結果,約瑟夫其實已經早有預料,只不過是不甘心放過任何一絲可能罷了.聽到灰燼術士的話,他也只是在心里遺憾的歎了口氣,臉卻沒有什麼太多的表,恭敬的應了一聲,也就不再多什麼了.

毫無疑問,就因為灰燼術士這一句話,黃昏之塔無疑成為了這次聚會中最大的贏家.雖然在這兩三年的時間里,黃昏之塔憑借自己的實力,將多蘭德以及周邊地區收入囊中,占據了偌大的一塊地盤.但是,做為一個外來勢力,擁有這些地盤的正當性,難免會一直被本土勢力所詬病,並且還可能不斷引起各種糾紛.

然而灰燼術士的裁決,卻讓黃昏之塔的一切,都變得名正順了.

可以,從這一刻起,誰也不能黃昏之塔,對于輕風平原是一支外來勢力了,因為黃昏之塔已經是這片土地不容質疑的主人.

這個結果,也讓血月會的摩加迪,臉色變得更加難看了.那塊對血月會極為重要的沼澤礦區,被灰燼術士一句話明確了最終的歸屬,這意味著摩加迪徹底失去了得到那塊地的希望.可是,他就算有再大的膽子,也不敢無視灰燼術士的存在,因此心里不由得有些埋怨約瑟夫.

沼澤礦區雖然對于其他勢力,也是一座極具誘惑力的寶藏,但對于血月會卻有著更加不可替代的重要意義.財富從哪里賺取都可以,但是能夠批量種植血清草的地方,在整個輕風平原卻僅此一處.如果能夠得到這塊寶地,用來大量的種植血清草,首先血月會的核心成員們,將不用再擔心身受那血脈空裂之苦,其次還可以完善血脈混合技術,讓血月會的實力飛速提升.

雖然,血月會之前也參與了打壓黃昏之塔的行動,並且在旅店中單獨接觸時態度也算不好,可在摩加迪看來,起碼還沒有真正的撕破臉,關系緊張卻還有著緩和的余地.然而現在呢,岡剛聯名請求驅逐黃昏之塔,計戈,如果成功也就罷了,偏偏黃昏之塔得到了灰燼術士的袒護,那麼接下來該如何面對黃昏之塔呢.

眼見著勢力版圖就這樣被定了下來,集加迪心里的焦急遠甚于其他勢力首領,一邊暗怪約瑟夫把自己引向了錯誤的道路,一邊絞盡腦汁思考化解之道.

突然間,他看到了站在不遠處的霍夫曼,其他勢力首領此時一個個都面色陰郁,霍夫曼那張胖臉卻笑得五官都擠到了一起.

摩加迪一下子想起,之前霍夫曼好像表現得和黃昏之塔那位年輕會長關系不錯,自己畢竟不是打壓黃昏之塔的領頭者,能不能通過霍夫曼緩和一下與黃昏之塔的關系呢.雖然那塊寶地是沒什麼指望了,但沼澤礦區也不是一時半刻就會被開采完的,如果能在那之前種植出一些血清草,起碼也可以應付一時之需.




上篇:第九百四十章 顛倒黑白     下篇:第九百四十二章 制造身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