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九百九十六章 父親  
   
第九百九十六章 父親

第九百九十六章 父親



林立身後的平台上,黃昏之塔和閃金商會的人,隨著林立的動作,都表現得有些緊張.畢竟這里是布雷希爾親王的陵墓,而這一路走來,大家也都見識了布雷希爾的變態之處.又是低語之神,又是骸骨巨龍軍團,還抓了上古冰霜巨龍來給自己守墓,誰也不知道他會在這最後一關,再玩出什麼變態的把戲.

林立踏入聖域境界,對于黃昏之塔,對于閃金商會,都有著極大的好處.誰也不希望,林立這個時候出什麼意外,就算沒有生命危險,萬一要是境界又跌落回去呢.布雷希爾連聖域巔峰的冰霜巨龍辛德拉都能抓住,還給轉化成了亡靈生物,林立可只是剛剛踏入聖域啊.

而另一邊,約瑟夫和克勞斯,此時的心就多少有點矛盾了.究竟是巴結上一位聖域強者好,還是保持著輕風平原原有的秩序,繼續做自己的土霸王更好呢.但是不管怎麼樣,誰臉上也不敢露出一點異樣來,而是和黃昏之塔那邊的人一樣,都是滿臉的緊張.

林立沒有在原地多停留,再次邁開腳步,一步步沿著台階向祭壇走去.而隨著他每邁上一個台階,祭壇當中的那個人影也就越來越清晰,漸漸的面目五官也都顯露了出來.雖然沒有見過布雷希爾親王,也沒有見過畫像,但是林立還是從那人影的氣質上,隱隱猜到了他的身份.

當林立走過全部台階,真正踏足那圓形平台上時,身後的那些台階突然間全部消失了.林立並沒有因為這個變故而驚慌,而是微微皺著眉頭,看著祭壇中間的那個已經凝實了許多的人影.此時他已經能夠感覺到,那人影並不是一個虛無的幻影,而是一個真正的正在漸漸醒來的靈魂.

平台周圍的魔法晶柱,光芒漸漸的黯淡下去,直至露出了黑色的本質,祭壇中央的靈魂也終于緩緩睜開了眼睛.

林立表面不動聲色,暗地里卻已經做好了應變的准備,或是瞬間發出全力一擊,或是瞬間發動空間法袍離開.對方是布雷希爾親王,是培育了低語之神,禁錮了辛德拉的瘋子,即使只是一個靈魂,林立也不敢有絲毫的輕視,

但是,那靈魂睜開雙眼後,看著站在平台邊緣的林立,臉上卻露出了一縷微笑.在他那微笑中,透著幾分欣喜,又有幾許釋然,卻沒有絲毫的敵意,仿佛看到的不是入侵他的陵墓的敵人,而是許久不見的朋友,又或者比朋友還要更加親近一些.

不過,林立沒有開口,也沒有因為這,在他看來有些莫名的微笑,而放松心里的警惕.他保持著足夠安全的距離,沒有向前再邁一步,只是靜靜的看著對方,等待著這位布雷希爾親王,或是或是戰.

終于,布雷希爾的靈魂,微微泛起了一陣波動,語氣非常柔和的道:"父親,你終于來了,我等了你很多年了,你的武器就在世界之樹倒塌的地方,手持你送給母親的遺物,就可以重新踏上你的王座……"

通過靈魂波動傳遞來的話語,讓林立能夠從中清楚的感覺到,那種親切與期盼的意味,但是這些卻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布雷希爾所的內容.

開什麼玩笑,誰是你父親,老子才二十來歲啊!布雷希爾的話,讓林立只感覺自己好像被雷霆轟到一樣,耳朵里似乎都充滿了滾滾的雷聲.這個結果,可是他從來都沒有想到過的,就算是不用大戰一場,也不用這樣亂認親吧!

但是,林立想要讓布雷希爾解釋時,卻只看到布雷希爾的靈魂,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由剛才的凝實變得虛化淡薄.還沒等林立開口,布雷希爾的靈魂已經完全從祭壇上消失了,只是在祭壇的中央,留下了一支權杖.

權杖?高等精靈女王的權杖?林立遠遠的看著祭壇中央的那支權杖,卻沒有立刻沖過去取.盡管那支權杖,應該就是辛德拉所的,不朽之王送給高等精靈一代女王的禮物,可是林立卻一點也不敢冒失.

林立仔細觀察了一下祭壇周圍,又將目光落在了祭壇中央的權杖上,遠遠看那權杖的外形,似乎是與傳中,高等精靈女王曆代傳承的月光權杖有些相似.據,任何人掌握月光權杖,就可以號令整個高等精靈一族,可以是高等精靈一族至高王權的象征.

而且,月光權杖也不僅僅是象征王權,其中也蘊含著極其強大的力量,在安瑞爾世界的曆史上留下過不少的傳,其名聲地位不遜于格雷斯科的永琱妙.關于月光權杖的傳,林立雖然來安瑞爾世界不久,卻也算得上是耳熟能詳.只不過,如果真是月光權杖,怎麼會落到布雷希爾的手中,他姐姐才是高等精靈女王的繼任者.

林立帶著滿腦子的疑問,等了片刻之後,見這祭壇的確是沒有什麼異常,這才心的邁步踏了上去,向祭壇中央的月光權杖走去.

不過,越是走近月光權杖,林立的眉頭卻皺得越緊,而且腳步也不覺得漸漸加快了幾分.以至于到最後,他更是三兩步搶到近前,一把將月光權杖抄到了手中,神色顯得頗有些急不可耐.

離得遠時,還只看到個外形,雖然林立覺得有些熟悉,卻認為是與記憶中的傳相符合.可是真正走近了,看清楚這月光權杖的細節時,林立就再也無法保持心中的平靜了.他終于知道了,自己對月光權杖的熟悉感,並不是因為那些傳,而是因為自己曾經見過,握過,擁有過.

當年在無盡世界那款游戲中,林立的獵人職業主號,是整個游戲中的頂級強者之一,做過不少傳級甚至史詩級的任務.林立還記得,那是自己挑戰太陽井的時候,雖然挑戰最終成功,卻引發太陽井的崩塌.在太陽井崩塌的前一刻,自己手中所握著的,正是眼前這支權杖.

只不過,這權杖的使用有限制,只允許高等精靈種族使用,所以林立就沒有交到法師號手中,而是一直留在了獵人主號的身上,算是成功挑戰太陽井的一個紀念.

那麼,林立就不能不疑惑了,自己雖然穿越到了安瑞爾世界,卻是以法師號的身體穿越來的,不管魔法天賦還是身上的裝備,全部都是法師號的.這支權杖既然是在獵人主號身上,又是怎麼來到安瑞爾世界上的呢,

而且,按照辛德拉和布雷希爾的法,這權杖還落在了不朽之王的手中,由不朽之王送給了布雷希爾的母親做禮物.這就太奇怪了,林立穿越到安瑞爾世界才多少年,這月光權杖在安瑞爾世界又存在了多少年,甚至還留下了那麼多的傳.

更誇張的是,剛才布雷希爾叫自己什麼,難道他睡了一千多年睡傻了嗎!居然叫自己父親,他老媽可是高等精靈的第一代女王,自己這胳膊腿的推得倒嗎?林立怎麼想都有些費解,這根本就不搭界嘛.

不過,想到東西是不朽之王送的,林立突然有了猜測,難道布雷希爾親王口中的父親是不朽之王?

布雷希爾把自己當成了不朽之王?這倒不是沒有可能,林立還記得當初在奧蘭納魔法工會,黎明廣場上那位亡靈三君主之一的化身,好像見到自己時就大呼什麼不朽之王.還有死亡之痕,那座不朽之王的雕像,好像模樣也是幾乎和自己一模一樣.

星辰之怒,星辰碎片,本來是無盡世界中的魔法武器,都被掌握在自己的獵人主號手中,為什麼會出現在安瑞爾世界,這用巧合根本解釋不通.現在,一直放在自己獵人主號背包中的月光權杖,竟然也是早就出現在了安瑞爾世界,還被不朽之王送給了高等精靈女王,這就更無法用巧合來解釋了.

林立手中緊緊握著月光權杖,看著上邊每一點熟悉的印記,雖然一時無法理清所有疑問,但是可以肯定,自己,不朽之王,自己的獵人主號,三者之間必然是存在著某種關聯.

抬頭掃視了一眼周圍,林立這時才察覺到,原本布雷希爾的靈柩,其實就在這祭壇下邊.不過,既然自己已經得到了月光權杖,並且他也了,拿著這個就可以去獲取不朽之王的武器,那麼也就沒有必要再去打擾他了.

林立暫時收起心中的所有疑惑,將月光權杖放入了無盡風暴之戒指,直接激發了空間法袍的力量,身影猛然間閃爍到了黃昏之塔的隊伍中間.

見林立安全回來了,所有人這才終于松了一口氣,當時看到布雷希爾的靈魂出現時,他們都緊張得要沖過去了.

"費雷大師,您終于平安回來了,您看是不是指示一下接下來的行動."克勞斯和約瑟夫,爭先恐後的來到林立近前,滿臉恭敬的請示下一步的行動.

林立自己也沒想到,從進來到現在居然這麼順利,只用了半天的時間就達成了自己的目標.自己現在月光權杖到手,也知道要如何去拿到不朽之王的武器,但是其他人基本還是兩手空空.探索遺跡為的是什麼,不是為了考古做學問,為的是可能收獲的巨大利益,就這麼離開顯然對其他人不公平.

于是,林立考慮了一下,道:"走到這里雖然很順利,但剩下的時間並不是很多了,返回的時候各自搜索,如何分配你們自己商討.不管收獲多少,只有一天時間,一天之後立刻撤離陵墓."

一聽林立這話,約瑟夫和克勞斯頓時欣喜若狂,就算黃昏之塔要吃獨食,有著聖域強者坐鎮,他們也不敢有任何的異議.但是,林立的話意思很明顯,黃昏之塔不但不會吃獨食,而且還不會參與接下來的搜索,就是不管找到什麼東西,都是凱撒家族,秘銀聯盟和閃金商會三家分配.

當然,林立這麼,約瑟夫和克勞斯卻不敢真這麼做,而且相比陵墓中殉葬的財寶,和聖域強者拉近關系似乎才是更大的一筆財富.

不管怎麼,得到林立的允許之後,探索隊返回的速度比來時慢了許多,仔細的搜索著陵墓中的每一個角落.而黃昏之塔,也的確如林立的那樣,並沒有一個人參與到搜索當中.只是,約瑟夫和克勞斯,每當自家發現了一些什麼,就會立刻跑到林立這里,詢問黃昏之塔是不是需要什麼的.

不過,詢問的次數多了,兩人也看出來,林立是看不上那些東西,想從這方面入手拉近關系有點不太可能.于是,兩個人又盯上了霍夫曼,閃金商會和黃昏之塔的關系,那根本不是他們兩家能夠相比的.既然沒辦法直接討好林立,那麼從閃金商會這邊,不定能得到一些進展呢.

當然,對于霍夫曼,約瑟夫和克勞斯就不至于那麼赤裸裸的巴結了,就是分配搜索到的東西時,故作大方的讓一些利益出去.他們也相信,以霍夫曼的精明,肯定是會明白自己的意圖的.

霍夫曼當然是心知肚明,而且還得到了林立的暗示,所以對于秘銀聯盟和凱撒家族讓出來的好處,自然是毫不客氣的笑納了.

"費雷大師,您看看這個,應該用得上吧."霍夫曼突然拿著一支藥劑瓶,來到了林立近前.以他和林立的關系,自然不用像約瑟夫他們那樣諂媚巴結,既然拿過來了,就是覺得林立真的有用.

林立也是知道這個,所以接過了藥劑瓶,藥劑瓶是安眠水晶雕刻的,但是其價值不會讓霍夫曼這麼重視.而當林立打開瓶塞,卻是立刻不由得挑了挑眉頭,藥劑瓶中散發出一股熟悉的氣息,竟然是冰霜巨龍辛德拉的氣息.原來這藥劑瓶中裝的,竟然是冰霜巨龍辛德拉的血液精華.RO!




上篇:第九百九十五章 人影     下篇:第九百九十七章 絡繹不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