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零四章 蒼蠅  
   
第一千零四章 蒼蠅

第一千零四章 蒼蠅



事實上,馬森和歐靈在各自的魔法工會中,也的確是被視為魔法天才來培養的,都被寄予了極大的期望.就連奧德文都過,兩人是這一代年輕魔法師中的佼佼者,很有希望踏入傳奇境界.

三個人雖然好久不見,而且地位上也有了差距,但畢竟都是年輕人,能夠聊到一起的話題很多.林立輕風平原上的事,馬森和歐靈各自自己試煉後的經曆,不知不覺就了很長時間.

"兩個鄉下來的廢物,竟然還什麼魔法天才,真是讓人笑掉大牙啊!"

隨著一句充滿不屑的嘲諷,一個滿頭金發的年輕魔法師,微微揚著下巴,走進了林立等人所在偏廳,看向馬森和歐靈時,狹長的雙眼中隱隱透著一絲陰冷.

林立對對方並不熟悉,但是馬森和歐靈顯然和對方有過接觸,馬森更是毫不客氣的道:"格羅索,我們什麼,關你什麼事!我們是鄉下來的,不知道是誰一點規矩都不懂,見這里有人還往里闖,你老師就是這麼教你禮儀的嗎!"

"是不關我的事,不過有的人,大話也不知道聲一點,我聽著都替他臉啊.明明就是廢物,偏什麼魔法天才,還做夢踏入傳奇境界,我看也就只能是做做夢了.至于什麼有人?"格羅索看一眼林立,沒有從林立身上感覺到多麼強大的魔法波動,于是接著道:"我可沒看到什麼人,就是一群廢物而已."

"格蘭芬多的哥哥",歐靈一句話向林立明了來人的身份,只是目光卻緊盯著來人沒有移開,扶在椅子上的手也暗暗的攥緊了拳頭,似乎與來人並不僅僅是.角之爭那麼簡單.

原本,林立還不知道,他們之間有什麼仇怨,但是一聽對方是格蘭芬多的哥哥,頓時心里全明白了.當初試煉的時候,自己用精神擾亂,廢掉了被稱為法蘭王國第一魔法天才的格蘭芬多,而後自己去了輕風平原,這位格羅索自然是把帳都算在了馬森和歐靈的身上.

馬森猛得站了起來,恨聲道:"格羅索,別以為自己十九級有多了不起,這世界上十九級的大魔導士多了,未必個個都能成為傳奇法師."

"十九級是沒什麼了不起,但只要能把你們打趴下不就夠了嗎.之前要不是老師攔著,哼!"格羅索毫不在意馬森和歐靈那殺人般的目光,徑自走到了張椅子前坐下,看了一眼馬森,又道:"對了,的確十九級不是個個都能成為傳奇法師,馬森,你的老師好像就卡在十九級好多年了吧,也難怪只能教出你這樣的廢物了."

"格羅索,你敢仔辱我的老師!"馬森雖然總埋怨老師太嚴厲,但也絕不會容忍別人公然侮辱自己的老師,當下也不管這是在哪里,不管格羅索的實力強過自己,拿了法杖出來就准備要動手.

面對憤怒的馬森,格羅索沒有一絲一毫的慌張,輕蔑的看著對方,道:"這怎麼能是侮辱呢,我的可是事實."

格羅索就等著馬森忍不住動手了,以馬森的實力,根本不可能傷到他,而這里可是最高議會的永痚甽,在這里動手,不但馬森自己會有大麻煩,就連馬森的老師喬伊會長也逃脫不了干系.

雖然聖域之下皆為螻蟻,但是林立畢竟還很年輕,和那些踏入聖域境界上千年的老家伙們不一樣.真的把馬森和歐靈視為螻蟻嗎,真的把葛瑞安視為螻蟻嗎,林立做不到.

其實,不管是三大仲裁者,還是黑暗大祭祀羅格,恐怕他們當年年輕的時候,也是有無法踏入聖域的朋友的,只是隨著朋友一個個的離去,他們的心也就真正離凡人越來越遠了.

因此在這個時候,林立自然不會看著馬森吃虧,于是語氣平和的道:"馬森,有些事不是別人怎麼樣就是怎麼樣的,聽奧蘭納魔法工會的麥德林大師,也是被卡在十九級很多年,可是最近卻已經踏入傳奇境界了.傳奇境界這種事,誰能得准呢,以有些人的狹隘,麥德森大師以前恐怕也沒少被他們成是廢物."

林立的話,雖然不至于讓馬森無視格羅索對自己老師的侮辱,但是也稍稍的冷靜了一些,想起了現在自己身在何處,這才壓下了心中的怒氣,不再去看格羅索那張欠揍的臉.

見馬森居然沒有反應了,格羅索的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看向了自己一直都沒有放在眼中的林立身上,狹長的雙目中閃出一絲狠色.

以自己對馬森的了解,自己剛才那句話一出來,馬森肯定會不顧一切的動手,但是沒想到居然被那個無名的子勸阻住了,看來他們之間的關系很不一般啊!

看著對方有意無視自己在那里閑聊,格羅索眼珠微微轉了一下,冷笑一聲,道:"馬森,看來你心不錯嘛,是不是千帆城的海盜已經解決掉了?正好我回去見到老師後,也可以和他一,以後就不用再派人去你們那里了."

馬森和林立聊了兩句,心正漸漸的平複了一些,可是一聽到格羅索這話,卻是頓時滿臉漲又站了起來,憤怒道:"格羅索,這是我們個人的恩怨,有本事你別牽扯到工會上去."

馬森的魔法工會所在的城市,是位于法蘭王國東南的一座沿海城,因此才有了千帆城這個名字.千帆城魔法工會雖然實力不怎麼樣,但憑著最高議會的威懾力,在當地還是有著相當高的地位的,尋常的本地勢力也不敢輕易招惹他們.

但是在這個世界,險峻的群山中往往少不了呼嘯山林的山賊,被稱為死亡之地的沙漠也少不了來去如風的沙盜,而無邊無際的茫茫大海,雖然蘊含著無窮的危機,卻也給海盜們提供了絕佳的隱蔽.

別人怕魔法工會,是因為自家的產業就在那里,真要撕破了臉,誰也討不到好處.但是,海盜們卻沒這個顧慮,瞅准機會就上岸瘋狂劫掠,有強敵來了,就上船逃入無盡的大海.而在大海上,那就是他們的天下了,就算是傳奇強者,也奈何不得他們.相比起來,海盜可能要比山賊沙盜,還要更加無所顧忌.

從格羅索和馬森的對話里,林立知道,千帆城看來就是被海盜盯上了,而作為千帆城地位最高的勢力,千帆城魔法工會肯定需要做些什麼,否則如何讓其他本地勢力心服.只是以千帆城魔法工會的實力,就連會長喬伊都沒有踏入傳奇境界,別是消滅這支海盜了,就算是想單純防備海盜劫掠都很困難,恐怕連自己的利益都難以保障.

至于格羅索的新月城魔法工會的援助,很明顯也沒有太大的作用,頂多是讓海盜們多一點顧忌,安靜上一段時間而已.當然,也不排除,新月城魔法工會出工不出力的原因,總之就是海盜依然存在,千帆城魔法工會依然要不斷的向新月城魔法工會求助.

其實解決一群海盜真的很難嗎?見馬森幾句話被格羅索堵在那里,而那格羅索更是一臉洋洋得意的樣子,林立突然開口打破了僵持的局面,淡淡的道:"馬森,這種事,剛才怎麼不和我一聲呢,太不把我當朋友了吧.不就是一群海盜嗎,這樣好了,你見到喬伊會長後和他一聲,我可以給你們送幾門魔晶炮過去.這東西雖然威力一般,不過用來對付海盜也足夠了."

雖然以黃昏之塔現在的實力,林立就算抽派一批大魔導士出去,也不會對黃昏之塔產生什麼影響.但是,輕風平原上的魔法師們,可從來沒有過海戰的經驗,而且也不可能長期的駐守在千帆城.另外,林立也是考慮到馬森和喬伊會長的感受,千帆城魔法工會的實力的確是很弱,突然派一批大魔導士過去,難免會給人一種喧賓奪主的感覺.

而魔晶炮就不一樣了,不管魔晶炮的威力有多大,價值有多高,畢竟就是一件工具,是給人使用的.魔晶炮送過去,使用的人就是千帆城魔法工會的人,消滅掉海盜也是他們消滅的,而且還可以提升他們在千帆城中的威望.

林立的話一出口,偏廳中另外三人明顯都愣了一下,馬森很快反應過來,收起法杖坐回了椅子上,扭過臉對林立笑道:"是嗎,那可太好了,有魔晶炮的話,要解決掉那些海盜可就太簡單了,以後也省得有些人總去我們那里白吃白住."

雖然知道林立的黃昏之塔,在輕風平原經營的非常不錯,但是不錯到什麼程度,馬森是想象不出來的.因此,對于林立的話,他其實是不太相信的,只當林立是為了替自己解圍,所以也立刻擺出一付高興的樣子,順著林立的話接了下去.

"喊,送幾門魔晶炮?好大的口氣啊,你知不知道魔晶炮是什麼樣的,知不知道魔晶炮發射一次要消耗多少魔力?或者你就記住這麼個名詞,更多的東西都看不懂吧,那麻煩你大話的時候,稍微過一下腦子好不好,簡直是可笑至極."格羅索自然是更不相信林立的話了,魔晶炮的價值他還是知道的,一門魔晶炮就是十幾萬金幣,隨口就送幾門出去,白癡才相信這種鬼話呢.

"哦,對了",林立並沒有因為格羅索的嘲諷而生氣,反而好像突然得到了提腥一樣,對馬森道:"差點忘了,你們沿海那邊沒什麼魔獸聚集地,不太容易獲得魔晶.這樣好了,除了魔晶炮之外,我再讓人給你們送些魔晶過去.

魔晶炮至少要十級魔晶才能啟動,要對付海盜的話,一百顆十五級魔晶應該夠了.不過,難免以後還要應付其他居心叵測的人,干脆五百顆吧."

"啊",馬森大張著嘴,這話都有點接不下去了,一顆十五級魔晶是多少金幣來著,一百顆……五百顆,怎麼算不出來了呢!

從一進來偏廳的時候,格羅索就觀察過林立的實力,卻並沒有感覺到明顯的魔力波動,因此認定對方也只是一個跟隨老師來長見識的學生.對于這種無足輕重的人,他本來是懶得搭理的,但見對方這麼不識好歹,什麼本事沒有只知道大話一再奚落自己,終于覺得忍無可忍了.

"啪!"格羅索拍桌子站了起來,一手指著林立,揚著下色,怒聲喝斥道:"你是什麼東西,知不知道這里是什麼地方,也是你這種貨色能來的嗎!我不管你是怎麼混進來的,最好立刻給我消失,別讓我叫人來把你扔出去!"

然而格羅索的咆哮卻並沒有引來任何的回應,林立根本就連臉都沒轉一下,笑著對馬森道"行了馬森,別算了,魔晶這東西,市場上賣得價格是挺高,不過在我們那邊還算不了什麼,就是獵殺些魔獸的事.這事就這麼定了,你記得和喬伊會長提一聲."

"我在和你話!你老師是誰,我到要看看,倒是什麼人一點規矩都不懂,隨便什麼阿貓阿狗都敢往這里帶!"見對方根本不理自己,還在那里自顧自的大話,格羅索就更是怒不可遏了,甚至已經忍不住要上去動手教訓對方了.

然而,還沒等格羅索有任何動作,完全沒有任何征兆的,突然感覺到了身體一僵,渾身的魔力好像都被瞬間冰封了起來,接著身體就完全失去了控制.

這是什麼況!無邊的恐懼一下子將格羅索淹沒了,這種事自己可從來沒有遇到過,身體好像是突然變得不是自己的了,自己就連一根手指都難以動彈.

而在這個時候,林立也站了起來,不過去沒有看格羅索一眼,而是對馬森和歐靈道:"走吧,我們換個地方聊,省得被影響心."!




上篇:第一千零三章 舊友     下篇:第一千零五章 這麼囂張?